折月:叙利亚攻破ISIS最后堡垒,伊朗发出最强警告,下一场战争即将打响!

持续多年的中东战争,终于迎来历史性的转折点。2017年11月9日上午9时许,叙利亚国防部宣布:极端组织在叙利亚境内最后的堡垒——阿布卡迈勒被政府军及其联军成功解放!
在代尔祖尔被解放后,极端组织ISIS在叙利亚境内占据的城市,仅剩下叙伊边境的重镇,阿布卡迈勒。大家注意这样一个细节,叙利亚的阿布卡迈勒与之间伊拉克中央军从ISIS手中解放的加伊姆非常近 ,双方成背靠互联之势。本月5号,伊拉克中央军和PMU解放加伊姆后,阿布卡迈勒实际上已是孤城。而这个地方,亦是美俄在摊牌前能抢夺的最后一块大蛋糕。当天,受命于美军的SDF准备一举攻下该城。谁曾想到,混迹在伊拉克中央军的伊朗军队在攻下加伊姆后,直接向阿布卡迈勒发起进攻,两者之间的距离仅25公里。伊朗军队兵临城下时,SDF和美军还有四十公里。然而,这不到一小时的路程,已是他们无法逾越的鸿沟。伊朗军队并不是孤军进攻的。11月5日,老虎部队接到命令,火速从迈亚丁开拔,进攻阿布卡迈勒。与此同时,政府军和黎巴嫩真主党及部分伊朗军队从伊拉克境内向阿布卡迈勒发起进攻,而联军借道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得到了巴格达当局的批准。前文说过,阿布卡迈勒是美俄在摊牌前争抢的最后一块蛋糕,SDF和伊叙黎联军分别代表美俄的去抢蛋糕的。现在,伊拉克当局向联军开放领土,帮助他们去抢美国的蛋糕,就是一种站队的信号。
上个月23日,临危受命的蒂勒森深夜到访巴格达,正面向阿巴迪施压,要求他放弃与伊朗、叙利亚的政策,转而投向沙特,与美沙以共同构建“反伊朗阵线”。当时阿巴迪已经直接拒绝了,但并未作出什么实质行动,直到联军进攻阿布卡迈勒的时候,伊拉克才真正的“挺身而出”。阿布卡迈勒解放后,战争的帷幕将从反恐战争滑向叙利亚内战,亦是美方阵营和俄方阵营直接开战的时候。而伊拉克在此时发出这样的信号,就说明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伊拉克将紧跟莫斯科。一是因为什叶派阵营的选择;二是莫斯科揪住了伊拉克的小辫子(库区问题),正是需要伊拉克表现的时候。随着阿布卡迈勒的解放,叙利亚境内ISIS基本已经覆灭(其他地方还有小规模的游击部队)。之前月子曾说过,IS挂掉后,美俄就进入摊牌阶段,要么是内战开打、要么是依码讨价。从最近发生的事来看,美国和以色列是打算引爆叙利亚新一轮内战。11月3日,极端组织HTS在以色列军队的炮火支援下,直接对戈兰高地附近的叙利亚政府军发动攻击。11月7日,美国的武装直升机突然出现在代尔祖尔迈亚丁城郊区极端武装IS控制区,接走了两名实战经验丰富的IS指挥官及其家人。同时,其他地区作战经验丰富的IS指挥官和战士,正被美国装甲车和SDF运输到约旦难民营地。其实,约旦这个所谓的“难民营”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货,它的真实身份是ISIS恐怖份子训练营地。这个营地最早由沙特王室出资修建,并对外招募作战人员,然后由以色列和美军的教官负责训练。根据俄罗斯情报部门的披露,本次叙利亚的ISIS跨境转移行动由美军和SDF参与协调。目前,该营地已经聚集了两万名作战人员。
另外,叙利亚情报部门称,美国、以色列、沙特正积极培养叙境内的库尔德武装,不排除约旦训练营的2万作战人员未来将加入SDF战斗序列。以上种种迹象已经表明,美国正在积极策划新的叙利亚战争。在普京访问伊朗的时月子就提到一点:受制于国内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以“内战形式”所展现的“新叙利亚战争”俄罗斯无法深度介入,但俄罗斯又不可能置巴沙尔当局死活于不顾,不然这两年俄罗斯军人就白白牺牲了。如此一来,作为莫斯科的头号打手、什叶派之弧的领头羊——伊朗,就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换而言之,伊朗军队要代替俄军,承担“新叙利亚战争”的主要作战任务。11月8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高级顾问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发声:随着叙利亚东部的军事行动完成,伊朗军队将帮助叙利亚政府军很快的发起伊德利普的解放行动。伊德利普省部分区域目前仍由极端组织所掌控,但不是ISIS,而是以色列支持的HTS。更重要的是,该地的HTS多次得到以色列军队的直接支持。比如在叙利亚政府军在哈马北与伊德利普省对HTS发起进攻时,以色列空军就曾多次出动F16战机轰炸政府军,以减轻HTS的正面压力。由此看来,韦拉亚的发声不仅仅简单的表示伊朗军队会参与叙利亚战争,还彰显出伊朗在叙利亚不惜和以色列开战的决心!
伊朗的此番表态除了对以色列彰显决心以外,还有针对沙特的意思。今年9月俄罗斯外长访问沙特的时候,曾提着一颗人头去见萨勒曼。在访问拉夫罗夫访问前夕,沙特前海军陆战队司令阿隆伊死于某国情报机构(是谁大家都懂的)暗杀,而阿隆伊当时的身份是HTS最高头目之一。不用猜了,HTS和ISIS一样,都是瓦哈比主义旗下的极端组织。作为瓦哈比原教旨主义的输出国,沙特正是HTS和ISIS背后最大的金主。韦拉亚借机针对沙特的原因,想必大家都清楚。近日,沙特与伊朗的关系因为胡塞武装导弹事件和黎巴嫩总理辞职事件而彻底撕裂。沙特外交大臣、海湾事务大臣先后用“宣战”一词回应伊朗。沙特大太子小萨勒曼更牛逼,直接称:“伊朗对沙特构成了军事侵略”。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发生了一件事,基本可以让伊朗和沙特不死不休了。据《今日印度》11月8日报道,在沙特“反腐风暴”造成的紧张局势下,现任沙特国王的侄孙图尔基·本·穆罕默德(Turki bin Mohamed bin Fahd)王子被曝已经逃离了沙特,有密切关注局势的人士称,他此次应该是逃往了伊朗。与此同时,胡塞武装也补了沙特一刀,也门萨那当局称:愿意为遭到萨勒曼政治迫害的沙特王子提供政治避难...如果沙特王子真的逃亡伊朗或者也门了,再如果沙特依旧步步紧逼,伊朗和也门必然会用沙特那些王子做文章。大家回想一下中国历史,削藩还好,至少还能苟活性命;但涉及帝权争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李世民几个儿子为了争夺皇位对亲兄弟都下死手,更何况沙特那群血缘关系不深的王子。据传,老萨勒曼有意在近期将王位传给小萨勒曼。
现在外界都看认清了一点:沙特的反腐就是一次大清洗,是为小萨勒曼登基扫清阻碍,被他们父子盯上的王子,每一个会有好下场。在身家性命不保的情况下,铤而走险投靠伊朗完全有可能。而伊朗如果对沙特完全失望的话,极有可能利用手中的王子挑动沙特内乱,甚至是内战。不过,伊朗现在仍对沙特保留着一丝希望。伊朗总统鲁哈尼在9号对沙特的讲话中,有两句话特别意味深长:“你应该了解伊朗的实力,比你强大的人都没能对伊朗人民造成什么威胁。美国和他的盟友动员了他们所有的能力反对我们,也一无所获。”“如果你认为伊朗不是朋友,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是朋友的话,你就犯了一个战略错误。”从上面的讲话来看,虽然鲁哈尼总统的态度十分强硬,但他仍然在最后关头劝告沙特要明白一点:沙特和伊朗的矛盾,捅破天了也只是家族内部(伊斯兰)矛盾,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你最好想清楚谁才犹太人复国主义和美国霸权主义是你的朋友,还是同为穆斯林的伊朗是你的朋友。现在,沙伊关系是好事和的主动权已经交到沙特手上。要和,伊朗肯定愿意;要打,刚过八年两伊战争的波斯民族根本都不怂(估计怂的人是沙特,这种局面和伊朗打仗真的是脑残啊)。
沙特和萨勒曼,已经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徘徊了很久,是时候做选择了。讲道理,月子既不希望伊朗和沙特打起来,也不想沙特陷入内乱。毕竟沙特要是出大事,整个中东那真就要天下大乱了。对中国而言,一个和平稳定的中东才符合我们的利益。更何况,沙特正在进行的“世俗化”和“经济转型”可以扩散“一带一路”的影响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