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应该是邱少云唯一的照片,得知有人质疑,同班战友:他没经过打仗

如今,在重庆市邱少云纪念馆有且仅有一张邱少云的照片,至少在当前为止,这是2017年春节邱少云曾经的同班战士陈大权无偿捐赠的:这应该是邱少云唯一的照片,得知有人质疑,同班战友:他没经过打仗1952年初,陈大权和邱少云同在一个班训练了一个多月,战士们南至云南,北至甘肃,为了同一个使命来到这里,来自贵州的陈大权和来自四川的邱少云就这么认识了,相比较其他人,这两个相邻省份的“老乡”关系更为密切。。。对于邱少云同志,陈大权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邱少云的个子比我高一个脑袋,身体比我壮实。在部队,抽烟也是一种排解心里苦闷的方式,因为条件艰苦,所以一人买烟,都会在班上战士们的嘴里走一圈!这应该是邱少云唯一的照片,得知有人质疑,同班战友:他没经过打仗陈大权老人在班上,陈大权也是顶呱呱的,从1948年被伪军抓兵,18岁的陈大权就是机枪射手,重、轻机枪运用自如;因为别人射击都是用右眼,他用左眼,在打靶训练中,他也是枪枪中耙,回忆时一脸骄傲:“敌人在我手头,从来没有滑脱过,来一个,死一个,没死的,都是打趴了的。”在下连队的时候,陈大权再次操起老本行,调到了机枪连,邱少云则是调到侦查连——这应该是邱少云唯一的照片,得知有人质疑,同班战友:他没经过打仗离别时,依照志愿军的老传统,同一个班关系密切的战友,分别时都会互相赠送一张照片、一块毛巾表示纪念,陈大权则与邱少云互赠了照片,上面写有钢笔字“赠给亲爱的陈大权同志为纪念,战友邱少云。1952.2.19。”:作战连队之间需要密切配合,1952年10月12日那天,邱少云在执行潜伏任务,陈大权则在后方进行机枪掩护:根据陈大权的回忆,当时两人的距离不过“打撂撇子(甩石头)都能甩到那么远的距离”。。。当时,敌人的飞机一架接过一架前去侦察,那儿中间水凼而且四周长满了芭茅杆,敌人一无所获,却也不敢贸然前进——最终,他们发射了燃烧弹!邱少云同志则一动不动,任由大火的肆虐。。。陈大权知道那儿埋伏着自己的战友,心里只有愤恨,只是自己不能动,只要他扣动了扳机,我军部署将全部暴露,那样只会死伤更多。。。邱少云一动不动也是为了这些,他们都懂!只是面对英雄的牺牲,有人依然提出疑问,“邱少云的壮烈,大火焚烧,怎么可能一动不动?”面对这些,老人只是淡淡地说道:“没经过打仗的,讲了他不懂的。”当然也有人质疑照片的真假,比如说照片背面的签字,其中“赠”“亲”“权”“为”四个字为繁体字,其余都是简体字,在当时的确存在繁简混用的现象——还有普通战士胸前别着两支钢笔,其实中国人民志愿军学习风气非常浓厚,陈大权也在上甘岭战役结束后参与了扫盲,从零学起。。。回忆道抗美援朝最振奋人心的时刻,陈大权称:用美国话命令敌人“缴枪不杀”等命令。。。老兵不老,只是会逐渐凋零,请珍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