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

在联合国那么多的部门里面,权力最大的应该要算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了,简称安理会。每当国际冲突发生的时候,联合国的掌门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喊破喉咙都没有用,冲突各方想怎么玩继续怎么玩。但是如果安理会能通过什么决议来制止冲突的话,那还是很管用的,因为安理会的决议具有强制性。但是这种决议要通过的条件是非常苛刻的,需要同时让安理会的五大常任理事国都满意才行,一家不点头就别想通过。4月14号凌晨3点,安理会的三个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和法国一起动手,向叙利亚发射了105枚导弹。当然它们三家这个行为不是安理会的一致决议,也不是联合国建议的行为,就是他们自己觉得应该替天行道所以就做了。这事发生以后,各国政府的态度纷纷新鲜出炉,有赞成的,有反对的,还有我们那样的。那么我们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呢?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安理会表决叙利亚问题的现场)在当天的记者招待会上,咱们外交部对这件事的回应大概是这样:美英法三国因为叙利亚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而发起了这次行动,我们觉得这件事应该客观公正地调查,不能随便下结论就动手;我们一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敦促各方通过对话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同时主张尊重叙利亚领土和主权的完整。想必这是一个所有人看了都很熟悉的外交辞令,好像我们外交部讲话一直是这个风格和这套措辞。是不是这样呢?我们来看看15年前美国向伊拉克发射战斧巡航导弹的时候,我们外交部是怎么回应的吧。15年前的2003年3月20日,美国作为带头大哥发起了伊拉克战争。在第二天凌晨我们外交部的回应内容中,说我们反对在国际事务中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胁,我们呼吁有关国家立刻停止军事行动,重新回到政治解决问题的正确道路上来,国际社会应该尊重伊拉克的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也就是说呢,15年过去了,我们政府在类似事件上的态度好像几乎没变,一直是那么客观公正立场坚定,既是和平主义者也是联合国框架的积极拥护者,或许我国是每一届联合国秘书长最喜欢的成员国,因为我们一直和领导的态度是高度一致的。我们的外交态度让很多同学有点担心,担心看似公正的背后是缺乏立场,尤其是大伙儿对一件事有比较明显的倾向性的时候,这种回应多少让大家失望了,心里难免会想:怎么老是这样啊!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我们的外交部发言人)经常看到外交部这样的回应,我们难免会觉得审美疲劳,也难免对我们将来的处境产生一种担心,担心如果有朝一日在国际冲突中我们自己变成主角的时候,没人出来支持我们。那么我们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外交风格到底该怎么理解呢?这个问题先从我们身边的现象开始说起,是最容易理解和接受的。不知道各位同学有没有留心观察一下,在我们身边这个勾心斗角的社会中,混得最好的那些人都有什么特点。我们所谓混的好并不单纯以权力大小或者存款的多少为指标,还要把内心的愉悦感也算进去。其实混的好的这类人的特点早就被人给总结了:他们是那些顺应时代的发展趋势、自身非常努力、但是又不会和比自己厉害的人或势力发生直接对抗的那些人。当遇到那些令普通人怒发冲冠边骂边转发的新闻的时候,这类人很少做出回应。有些人说这种人就是左右逢源和蒙声发大财,但是你不能否认这一类人在每个时代都混得很好,算是时代的赢家了,在他们的人生目标达成之前,基本不做任何给自己带来风险和烦恼的事情,可以隐忍很久很久。这种处世方式算是我们中国人的老智慧吧。看到这儿你再把眼光拉向国际政坛,回顾一下我们政府每一次对地区冲突发表的看法,就能深深地体会到我们政府不过是在践行这种处世哲学而已。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或许我们自己并不了解自己)大家都知道过去的15年我们在经济和科级领域都发展的既快而且一帆风顺,这15年里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可是我们没有陷入任何一场冲突中,也没有被西方国家成规模地制裁,独自蒙声发大财。如果我们的外交部每次不是这种态度,而是像俄罗斯那样高调地支持这个反对那个的话,可能我们这些普通人这15年的日子不是现在这种过法。但是也不要简单地认为我们是没有立场的,各位都是中国人,都知道成熟的中国男人都喜欢低调,都尽量把自己的态度和行为藏起来偷偷执行,没做完基本不会张扬。所以在叙利亚遇袭这件事上,我们是不是暗中支持了某一方,外人并不是很清楚。当然在联合国的会场上,我们常常还是明显地站在欧美的对立面。这个几乎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因为在俄罗斯和欧美对抗的时候,安理会的任何一次会议都是不出成果的,我们支持哪一边或者反对哪一边完全不影响结果,所以国内的同胞们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只是有些少不更事的同学感情上有些接受不了,假如他们正好是普京大帝的铁杆粉丝的话,那感情上就更加愤愤不平了。他们多么希望人民解放军的铁骑可以踏入叙利亚和普京并肩作战,砸碎美英法帝国主义的纸老虎。只可惜政治决策不是儿戏,从来都不能感情用事,更不会考虑外国领导人粉丝们的感情。如果用图一时之快或感情用事的态度混社会的话,多数时候只会让自己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人生的伟大计划受到影响。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和我们的安全外交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俄罗斯的外交。普京的这一次总统连任才刚刚一个月,这一个月好像他的命中犯化学武器。3月18日大选之前一个前俄罗斯特工在英国被化学武器袭击,俄罗斯遭受了欧美的制裁;4月9号叙利亚爆出了疑似化学武器袭击的事件,美英法在14号天没亮的时候熬夜打击了叙利亚,这些袭击可是伴随着俄罗斯的警告和抗议发生的。普京正式爬上俄罗斯统治者的位置是2000年,距今已经过去了18年时间。宏观地看这18年来俄罗斯的整体状况,它家日子过得最舒服的时期就是油价最高的时期,当油价下跌到白菜价并且欧美一起制裁它的时候,日子就过得有些可怜了。18年来,俄罗斯用来出口创汇的东西一直是石油、天然气和农副产品,工业制造业商品少的可怜,就连让它骄傲的武器出口,所占的份额其实相当小。如果还是以上次伊拉克战争开始算起的话,这15年来中俄的发展经历有着明显的差别。俄罗斯的经济结构几乎没什么转型的迹象,15年前靠什么过日子现在依旧靠什么过日子,这个当然是俄罗斯人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俄罗斯不输出贫困和饥饿,我们外国人也就不说他什么了。但是俄罗斯为什么老是会被人制裁呢?这就跟它的外交方式有关系了。俄罗斯这些年的外交政策带有浓厚的普京个人风格,这种风格就是强硬和对抗,无论这种对抗是被迫的还是主动的,但事实就是如此。要知道俄罗斯人可以忍受拮据的日子,毕竟多少年来日子差不多一直是这么过;但是绝对不能忍受领导人的软弱,这是他们骨子里携带的基因决定的。所以我们既可以说是普京为了国家利益和西方对抗,也可以说他是被民意裹挟着和西方对抗,总之他上台的这18年里,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一直在对抗中前进。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这种对抗就给俄罗斯带来了很多坏处,它需要花费不小的精力和财力去处理这些人为的以及天然的威胁。在这些年的对抗里,俄罗斯自己的经济并没有多少起色,但是还要时不时地遭受一些影响它经济向前发展的制裁,于是就有了它现在尴尬的状态:虽然是一个资源丰富领土第一的超级大国,虽然有敢于对抗整个西欧和北美的勇气和武器,但是却没有长期对抗人家的经济实力。俄罗斯作为叙利亚政府邀请过去的盟友,已经在叙利亚呆了两年半的时间,连我们的出租车大爷都知道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保护的。但是当欧美如此高调并且不太合理地收拾叙利亚的时候,俄罗斯能做的不过是口头警告和抗议,以及到联合国组织一场没有结果的会议而已。它对叙利亚的保护是有限的,当对手是手拿轻武器的反对派时可以保护,但是当对手是美英法的时候就无法保护了。虽然我们的网友在网络上会尽情地释放他们勇敢和充满正义的一面,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或许还是在践行着中国人那套低调安全的处事原则;我们的外交部不过是用大家都使用的处事方式在国际上混而已,假如我们像俄罗斯那样搞外交工作而惹上麻烦的话,或许网友们又该说我们外交部不懂中国人的处世智慧了。因此结论是不管是俄式外交还是中式外交,都是民族性的一个缩影,也是一个性格决定命运的事儿,当然在这里是性格决定了国运。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叙利亚被空袭的导弹)在我们外交部评价国际冲突的外交辞令中,“主权”绝对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那么到底什么是主权呢?主权是一个国家可以独立自主地决定自己一切事情的权力,也就是说自己国家该怎么做自己说了算的权力。比如对内制定什么样的法律,执行什么样的经济计划,过什么样的特色节日;对外和哪个国家交朋友和哪个国家做生意,请哪个国家保护自己等等。也就是说内政和外交都是自家的合法政府说了算。如果主权完全被他人掌控,那么这个国家就不是国家了,就变成别人的殖民地了;如果主权一部分是别人说了算,那么这个国家就处在半殖民的状态。如今的叙利亚就有点半殖民的性质,他们的合法政府也就是阿萨德政府只控制了国土的一半左右,剩下的一半是反对派和库尔德人的地盘,他们虽然拿着叙利亚的身份证但是也拿着外国人的投资款。叙利亚政府的内政只能影响一半领土,外交也得顾忌盟友俄罗斯、伊朗的想法。叙利亚9号发生的那场化学武器攻击事件到底是真是假至今都没有完全弄清楚,但是美国、英国和法国在这种情况下就往叙利亚丢了炸弹,难怪俄罗斯要说这种行为是侵略了。无论是美国还是英国或者法国,它们的法律在对待自己国内刑事案件的时候,一定是有非常繁琐和严格的流程,没有证据和审判不会有惩罚行动,但是在对待叙利亚的这件事上,却并没有这样的流程,调查人员和处罚手段几乎同时抵达了叙利亚。从叙利亚被空袭,对比中式外交和俄式外交的巨大差异(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动手打完之后,美国总统川普还在推特上得意地表示这是一次完美的行动;副总统彭斯说如果叙利亚和俄罗斯敢反击的话,后续的军事准备已经做好了在等着它们。对于这种强势和傲慢,叙利亚和俄罗斯这对难兄难弟是比较无奈的,可见这年头国际舞台的政治生态似乎并不文明,或者从来就没有文明过,强者觉得有了合适的理由就可以对弱者动手,他们反复证明着落后就要挨打的朴素道理。在欧美这些强者一直很团结的大局面下,如何让自己变得强大是一个复杂的课题。我们的方法是隐忍与合作,在小心谨慎的外交风格下日夜兼程地追赶这种差距;但是俄罗斯的方法就是直接对抗,无论言语还是行动,这一点的确令人敬佩。可是假以时日,一个不强大的俄罗斯,将来还如何保护盟友和它自己,如何确保自己的主权不受侵犯呢!参考资料:http://www.eastday.com/epublish/gb/paper3/20030321/class000300005/hwz2421.htm?《外交部:中国强烈呼吁立即停止对伊军事行动(全文)》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076284??《中方回应“美英法空袭叙利亚”: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