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让美国不再被需要
让美国不再被需要
作者:方敏
2018523日,我坐在斗室,内心波涛汹涌,仿佛一只蝼蚁即将窥见大神花样作死的现场。
“伊核全面协议”本周五在维也纳有可能进入欧盟+中国+俄罗斯主导的历史性格局。
准确地说是由联合国四大常任理事国+欧盟领袖来决定一件重大国际事件的走向,这里面没有美国。
历史在一个特殊的节点,有可能出现的局面是 :“多极”以协商的方式决定世界走向,来对抗最强势的“单极”。
那个近来频繁地“掀世界桌子”的美国“被光荣孤立”。
出于对世界多数意愿的尊重,出于对当前美国跳出规则“直接宣布美国胜利”由美国主宰世界的反对,也许这次上帝真的站到了多数的一方。针对“伊核全面协议”这件事,最后的深层博弈结果有可能达成:美国不再被需要!
我想美国以外的世界人民都会乐见其成!其实一个过渡崇拜力量、过渡自私、根本不想聆听世界声音的“世界领导者”真的非世界之福!
第一件美国不再被需要的事情出现,也为世界带来一个思考:搅局美国政治的特朗普带领美国搅局世界,世界可以对他说不!
这会不会让世界眼前一亮:面对一个自私、冷酷、蛮横、残暴的 “世界领导者”,世界可以团结起来也有能力让他不再被需要!
“美国不再被需要”,这样的事件可以出现一件,那么第二件、第三件、第N件也是可以有的,直到美国重回正常国家的轨道。
美国第32届总统罗斯福在他准备于1945413日“杰斐逊日”的演讲稿中写道:“强大的力量要承担重大的责任……我们作为美国人并不打算拒绝接受我们的责任。”
有气度的大国政治家,不会抛弃对世界的道义和责任。因此罗斯福主导美国加入反法西斯同盟并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为世界长久的和平建立了基础。
而当今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全力释放美国国家的暗面意志,引导美国走向自私、冷酷、蛮横、残暴的未来。“美国第一”这个理念迎合了美国民众渴望改变的心理,也为特朗普带来足够的选票。客观来看对世界乃至美国,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都不是一个有益的选项。实现“美国第一”这个理念,特朗普必然推动美国跳出规则直接宣布美国胜利!特朗普目前正在借助美国强大的战争潜力恐吓、威胁世界,希图让美国不战封神!
美国人民难道就没有想过,就算特朗普达成目的,美国封神的那一刻起,美国就自动与世界相对立,成为被世界打倒的对象。
那时的美国,要么战胜世界成就一统天下的赫赫之功(难道这么膨胀也可以有?);要么被世界打翻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这个真是不美好!)。
针对“伊核全面协议”这个单一事件。
2015714日于日内瓦,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
20185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
现在的问题是:
以任性的特朗普的构想,强大的美国都走掉了,你们这些吃瓜群众(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德国和伊朗)作鸟兽散才是自然天体运行的规则!毋庸置疑,特朗普确实希望借此事抬高美国的国际地位(这一点上特朗普玩脱了)。
事实上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德国和伊朗的行动出乎特朗普的意料,几个国家反而凑在一起,打算2018525日于维也纳商讨签订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新的伊核协议(中国由外交部军控司司长王群率团出席)。
这怎么行?于是蓬佩奥口中的“B计划”出台,
一方面以“史上最严厉的制裁”恐吓伊朗;一方面“国防部和中东盟友”军事恐吓联合国四大常任理事国+德国和德国代表的欧盟(美国真有实力玩到这么大?)。其实恐吓只是美国在对别人说:这件事上我是有抓手的,也有厚实的筹码!
另外蓬佩奥以及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局长胡克也喊话:美国也不排斥谈判解决争端的可能。
美国这在说:我可以重新加入谈判!
有意思的情形出现了:如果英、法、俄、中、德、伊朗就是不对美国发出邀请,完全忽视美国的恐吓、威胁或台面下的利诱。
那么美国就尴尬了!
难道要搬个小板凳坐在谈判桌的旁边去做一个旁听生?
亦或是把英、法、俄、中、德、伊朗的谈判代表抓到华盛顿,逼着他们跟自己一起谈判?
那么,这一件事有没有可能博弈到“让美国不再被需要!”——这个几乎多数人都怀疑的画面出现?这要看英、法、俄、中、德、伊朗这些国家的力量、意愿、利益的现实需求。
现在我就来罗列这些国家的现实需求。
有一点,美国在退出“伊核全面协议”时,洒脱、豪迈、藐视一切、毫无顾忌,美国的国家形象就是一往无前、气象万千、紫气东来。完全忘了,被他抛在岸边的英、法、俄、中、德也是大国和强国,也有大国的气势,也要强国的尊严。
而美国在这件事的处理手法上完全没有大国气度,就像是一个莽夫(或许特朗普要的也不是气度,要的就是凌驾一切的气势)。
先说力量:
英、法、俄、中、德、伊朗,从他们决定要重签这个“伊核全面协议”时,那么针对此事通行的原则:反对方要拥有超过这几个国家力量的集合。
事实上可以判定美国抗衡英、法、俄、中、德、伊朗,在力量和声望上都是不够的!
再来说意愿和利益:
在说意愿和利益之前,有必要说一下伊核问题的由来,伊朗核开发始于1957年。当时,伊朗巴列维王朝是美国以及西方在海湾地区的战略支柱,也是其遏制前苏联南下的重要战略屏障,因此伊朗核计划得到了美国的支持。
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美伊两国关系恶化,伊朗就被美国当成应当封锁、制裁、打压乃至颠覆的国家。
1995年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计划得到俄罗斯支持。
伊朗核计划1979年之后,就在美国打压中不断成长,最终成为一个国际社会必须要重视的问题。
对于英国、法国和德国以及德国所代表的欧盟,一个拥核的伊朗,地缘上有更大的现实威胁,同时伊朗有霍尔木兹海峡控制权在手,事关欧洲能源安全通道,因此动乱的伊朗不符合欧盟的利益。
目前欧洲面临叙利亚难民危机,由难民带来的安全、经济及社会问题,已经让欧盟主要国家非常头痛。
想象一下,如果伊朗乱了,潮水般的伊朗难民涌入的必然是欧洲,而难民现实上不能游过大西洋到达美国!搞乱伊朗,美国人没有心理负担倒还有操纵石油价格波动带来的红利,附带可以站在潮水边看好戏。
所以,还是算了吧!求人不如求己!让伊朗稳定才是欧盟应该做的事。
再加上因地缘优势,欧洲对中东的传统影响力及欧洲大公司在伊朗的现实利益,因此英国、法国和德国三国对签订一个“伊核全面协议”是既有意愿又有利益的。
由“团结的欧盟方案”可以看出,这三个国家对那个强势、狂妄又难以捉摸的盟友难以再忍耐,希望由欧盟主导,再联合中、俄解决伊核问题,顺带给美国一次颜色看的心思必然是有的,但有多坚决就不好说了。
这才是关键,因为事实上英国、法国和德国三国的诉求只要有一个“伊核全面协议”就可以满足。让“伊核全面协议”博弈到“去美的”这种格局的程度,要取决于三国目前对美国执政者“厌恶”的程度,或者有被邀加入的中、俄其中一个或两个国家以“去美的”为联合条件来加以“说服”。
对于俄罗斯,伊核问题要签一个“伊核全面协议”首先是有意愿的,因为在中东,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四国达成了四国共享情报、共同打击伊斯兰国。俄罗斯、伊郎军队还在叙利亚联合作战,虽然之间没有盟约,但是事实上的盟友,稳定的伊朗是俄罗斯的政治利益所在。
经济利益方面,俄罗斯保持在中东稳定的军事存在、盟友及影响力,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全球能源价格,作为能源输出大国,这一点就可以为俄罗斯带来丰厚的利益。
因此俄罗斯必然有强烈意愿也有巨大的热情去推动“伊核全面协议”。
真的“让美国不再被需要”, 签一个 “去美的”“伊核全面协议”。俄罗斯也是既不缺少意愿也不缺少利益。光由此带来的政治利益就足够满意,因为美国对中东的影响力会大幅下跌。
俄罗斯与美国可以说是一对宿敌,在韩国、北方四岛、黑海、克里米亚、乌克兰、叙利亚……,在陆地、海上、天空!
所以,“让美国不再被需要”俄罗斯应该是很有意愿的,想想都觉得开心,毋庸置疑!
对于中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能源输出国的稳定及运输通道的顺畅符合中国的利益。出于对在伊朗的中资企业资产安全以及这些企业带来的现实收益的保障,要签订一个“伊核全面协议”中国也是有意愿的。
至于在伊核问题上“让美国不再被需要”,想想中国被迫帮美国抹平贸易逆差、瓦森纳协议……,一个“去美的”“伊核全面协议”中国当然会乐见其成。
(以上,作者只是基于有限信息对时事的观察,仅代表个人观点,特此声明!)
2018523日于重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