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我的回忆:别了,军营 共 647 个阅读者 
  1. 头像
  2. 军衔:陆军上尉
  3. 军号:1261307
  4. 工分:24802
  5.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我的回忆:别了,军营

我的回忆:
别了,军营
一九八一年国庆节一过完,连队即进行了“复员点名”,我也自然名列其中。这年的“复员点名”来得特别早,往年都是在12月才进行的。这年是我国进行“大裁军”的一年,不但复员工作进行得早,而且复员退伍人员的数量也特多。我们部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服役满三年后方能复员退伍,士兵最长服役年限是六年。施工部队,需要保留相当数量的技术骨干,这些需要留下的骨干,经过自己提出申请,部队层层审核批准,可以转为“自愿兵”,就可成为领“工资”的士兵,服役期满十五年后方可复员。复员点名前,连长和指导员曾征求过我的意见,想让我留下继续在部队干。这个问题,我早就思量过,昔日下乡的一帮哥儿们姐儿们都全部返城工作了,有的已经结婚生了子。自己经过上山下乡和入伍当兵,出来闯荡了八九年,年纪也老大不小了,得回家过正常生活了。至于工作问题,那时的城镇复员兵,政府都进行统一安排,这一点用不着担忧,因此我选择了复员退伍。在我们连队,一起入伍的广西籍战友,当初是十二个人,几年来陆续退伍复员了六个,这次剩下我们六个老乡全部一块退伍。一个姓何,炊事班长;一个姓杨,连队“铁匠房”的“铁匠”;一个姓张,原来在连部当了几年的通信员,后来当材料仓库保管员;一个是姓稽,副班长,一个姓盘,战士。姓杨这个在连队先是当了几年的“铁匠”,打造施工用的钢钎、蚂蟥钉什么的,后来下班,他选择了我这个排,有个我这个老乡帮罩着,可以舒服一些。姓张那小子复员前借当连队仓库保管员之机,偷偷弄了几十公斤的铁钉带回家,说是家里在起房子正好用得上。我嘛,一把木匠斧子用了几年,感觉用得挺顺手的,自然收进了包里,做个留念,以后回到家做张小櫈小椅子什么的,就不用找人借家什了。姓杨这个战友在两年前还来找过我,喝喝小酒叙叙旧,其余几位,都在忙各自的生活,复员后很少有联系。从1976年3月入伍,到1981年10月复员,当兵五年又七个月,军龄算六年,“退伍”证上的签发日期为“1982年1月1日”,部队发放的“伙食费”也发到1981年12月份。服兵役6年,按三年义务期算,嘿嘿,我连儿子的兵役期也“服”过了。当兵几年,探了三次家。第一次是在四川邻水时,从重庆坐火车经贵阳、柳州到桂林;第二次是在辽宁的东沟县,从沈阳乘坐火车到北京中转,再回到桂林。中转时在北京停留了八个小时,乘机到天安门广场逛了逛。这是第一次较为正式的到北京。部队调防时曾路过北京,在丰台车站吃过饭,那是部队行动中的短暂停留,不允许个人自由行动。那次的八个小时,参观了天安门城楼和历史博物馆。第三次是在内蒙古赤峰市,夏天八月探的亲,秋天十月就退了伍,间隔也就是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在部队六年,参加过无数次的培训学习。一个月的“识图培训班”,弄懂了施工中的框架组装、模型配置,还有工程钢筋的编织等等一些施工技术;三个月的“新闻报道写作学习班”,文化程度得到了一定的提高,要知道,我们上学时,正遭遇“文化大革命”啊......。一年的“集训队训练”,较系统、全面地提高了个人军事素质,掌握了工兵作业必备的专业技术;六年,我们排立“集体三等功”两次,个人受到的连、营嘉奖,被评为的“训练标兵”、“学雷锋积极分子”等先进,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因为入伍时间长了,对这些所谓“荣誉”已经很不在乎......(当时部队已不兴评“五好”)。
六年,跟随部队走南闯北,到过许多地方,在国防建设中洒下了无数的汗水。六年来的军营生活,也和连队的干部、战友结下了深深的情谊……,连长何泽南,1965年四川入伍的兵,只有小学文化,我分下连队时他就是连长,一直到我离队复员时,还是个连长,和他一块入伍的,都提到团长参谋长了的位置了(看来文化程度很重要哦),他仍然在基层连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战斗在施工的第一线。连长是个“急性子”,我和他在施工中常有争论,都是些技术上问题。两人争是争吵是吵,但个人感情上还是蛮好的,他对我也特别的信任和放心,连队里的一些“剌头兵”,几乎都被他放到我排里,让我来带。部队施工搞“大突击”的时候,连长往往就会蹲在我们排,带着我们一块干,我们排是连里的“主力排”嘛。连长的家属,每年都要来部队小住,他那三、四岁小儿子,左一个“老兵叔叔”、右一个“老兵叔叔”,小嘴巴叫得挺甜,和我玩得火热,这小家伙挺招大伙喜欢的。我们连队的指导员,六年中换了三任,第一个姓刘,四川人;第二任姓孙,安徽人;第三任姓骆,也是个安徽人,还是个“工农兵大学生”,文化层次较前两任都高些,对待战士没有架子,和士兵打成一片……。当然,这个骆指导员最后也和我成了“哥儿们”。入伍前家里为他订了个一门娃娃亲”,参军上大学后,他和一个女同学好上了,他想退掉“娃娃亲”和女同学结婚,可家里就是不同意,弄得他很是为难,婚姻自主,实行起来还会遇上各种阻力。退伍兵离队前,连队举行了一次欢送晚宴,留队的官兵们为复员的战友饯行。那晚,连长指导员特地把我请到连部,连排干部们个个都来和我碰杯,为我送行,那晚我们喝的是散装啤酒,一茶缸一茶缸地干,四个排长三位连首长外加一个事务长,八个人一对一地碰我一个......部队那茶缸一缸几乎就是一斤的啊。那一餐送行晚宴,我一样饭菜都没吃着,肚子被他们灌得溜圆溜圆的,胀得很是难受,后来跑到营房边的庄稼地里吐了个没完没了。那是我第一次喝醉酒,对那种难受劲印象十分深刻。别了,军营,别了,我的弟兄。当兵服兵役,我尽了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六年的青春在军营里度过,无怨无悔。我的回忆:别了,军营上传几张退伍时在北京与战友分别时的合影我的回忆:别了,军营
我的回忆:别了,军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4849378_1.html
延伸阅读: 桥下彻 血尸 廖智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1/2/17 10:00:14

      网友回复

      1. 军衔:陆军上士
      2. 军号:3255737
      3. 工分:2640
      左箭头-小图标
      嗯嗯,不错
      2017/11/15 15:05:08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149980
      3. 工分:21
      左箭头-小图标
      此篇回忆录写得好,拜读感受颇深。我是132团12连(77年-79年在重庆建53师师部大楼)的黄正洪,请老战友帮忙联系下12连的广西籍老乡阳德福,我的QQ号码506796312.
      2017/11/14 22:05:46
      1. 军衔:陆军列兵
      2. 军号:12149980
      3. 工分:20
      左箭头-小图标
      此篇回忆录写得好,拜读感受颇深。我是132团12连(77年-79年在重庆建53师师部大楼)的黄正洪,请老战友帮忙联系下12连的广西籍老乡阳德福,我的QQ号码506796312.
      2017/11/14 22:04: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我的回忆:别了,军营回复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