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洛E>C:冬至斯瓦尔巴(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C:冬至斯瓦尔巴(下)

小说:洛E 作者:MooN 更新时间:2018/6/11 11:53:30
漫漫长夜,相对于白天,更易滋生爱情。 身处斯瓦尔巴群岛,如果有人对你说一夜情很常见,请相信其这句话的真诚,因为北极圈的冬夜——实在是太漫长了。 每年11月到次年2月,岛上全天候笼罩在太阳二十四小时隐没于地平线下的无边极夜中,只有中午略有光亮,居民日常作息都需依靠电灯。当极夜过后的第一抹阳光洒向城镇时,当地人仿佛迎接神的恩赐般纷纷走出家门,纵然日照时间相对较短,室外气温依旧很低,但总算见到久违的白天。伴随闲置许久的窗帏重新启用,人们的生活习惯也渐渐恢复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应有状态。 若谁不慎错过永夜撮合,未能收获属于自己的爱情,那最好加倍珍惜身边的人和事,要不然,待到4月中旬极昼降临,夜话花前月下的机会也就随之不复存在了。 在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城市”的朗伊尔城,有弥足珍贵的阳光作伴,匈牙利女孩儿的花摊生意瞬间变得兴隆,短短几天,收入便赶上过去一个季度的总和。比囊中丰厚更令她感到开心的是,今天是与亚裔男子约好共进晚餐的日子,得以提早收摊,还能留给自己回租屋梳洗打扮一番的时间…… 不知道对方现在在做什么,是否也和自己一样,对即将到来的晚上感到期待? 此时此刻,世界最冷大洋——北冰洋,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东北方向东经70.2度、北纬84.1度附近的某个位置,始于去年9月的极夜仍持续统治着这片常年覆有冰层的海域。排除冬季夜幕作用,这里是地球上唯一的白色海洋,周围海冰漂移,气温低达零下32摄氏度。 可是,如此恶劣的条件下,依然有动物及人类活动的迹象。 由于拥有来自北大西洋暖流的中间温水层,北冰洋100米至250米深处以及600米至900米深处的水温最低不过零下1度,因而常有体型庞大的弓头鲸成群结队游弋出没,它们进食与社交时用以相互沟通的洪厚嗓音,是大自然赐予冰海之鲸的天籁,但却让同处一个环境下的渺小人类感觉有些瘆得慌…… 洋面巨大浮冰之上,四名手持萨博博福斯动力“CBJ-MS”冲锋枪的白人武装分子拉下厚实作战衣附带的防寒面罩,簇拥在一起点火,趁彼此交接换班之际,抽支烟压压“惊”。而在他们身后,由十多块覆有反雷达侦测涂料的大型篷布组合拼接而成的浅灰色船舶罩,则将于路破冰行进至此的“雪龙”号掩藏于漂泊冰山之间,就算战机和星舟从头顶掠过,也无法轻易发现其与周边环境完美融为一体的隐蔽存在。 静默的破冰船内部,于此生活多日的格瑞特·西兰早将4楼住舱设施最为齐全的船东套间当成了自己的家,在底层桑拿室汗蒸完后,丝毫不顾忌每楼都有如狼似虎的男人站班,仅仅裹着一条浴巾回房准备冲个淋浴,静待部属将自己的衣物洗好送至门外。 虽然狼多肉少,但作为统领四个小队共计二十名雇佣兵执行任务的女性首领,西兰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安全问题,且不说队中成员不敢在自己面前造次,就算他们有亟待发泄的欲望,也只会是对财富及杀戮的贪婪,至于那些生理上的需求,有了钱还怕找不到女人来满足? 说来也有意思,本次任务的雇主承诺,只要截获“雪龙”号破冰船及上面的中国少将,参与任务的所有人不单可以得到大笔酬金,更能拥有全体加入其麾下雇佣兵团的资格,成为北欧最有实力的“黄昏诸神”之一员,享尽常人所不敢奢望的权势与富贵。 同行雇佣同行,自己也是第一次遇到。若对方真那么有实力,做这种危险活路干嘛要假手于人?还不是怕得罪大国,承受不起接下来的打击报复? 自己所在的雇佣兵组织——N.W.Vikings,虽没有什么挂于嘴上的响亮名号,但纵横北冰洋附近海域十数载,就连北欧诸国海军都拿神出鬼没的“北风维京”没办法,又何需自甘堕落地去依附他人? 所以,只要中国政府愿意开出比“黄昏诸神”所付报酬数额更高的赎金,自己便将船上所有中国人悉数释放,但如果对方不肯低头,那就只有依照雇主要求,将“雪龙”号破冰船和那名倒霉的少将一起沉入这极度深寒的北冰洋中了。 希望智慧的中国人不要一时脑热想着以其并不擅长的武力来解决问题,因为那样只会让双方都没有台阶下。船上人性化的设施及各功能区域,配以餐厅厨师妙手烹调的异域美食,足够让人在短时间内爱上这条来自东方的“雪龙”,不到万不得已,自己不愿看到它就这样被船身关键位置装附的烈性炸药转眼之间送进海里…… 到此为止,不多想了。 西兰舒展四肢躺上床,就算房间里有空调,临睡前也不忘喝杯中国白酒暖暖身子,而已在外围值守三个小时的两名雇佣兵抽完烟后,瑟瑟发抖地回到船上,留下同样感到寒冷的两位同伴,百无聊赖间一个原地蹲下抱手保持体温,另一个则不断游走极地海冰各处,借有限的运动给自己增加点热量。 极光绮丽,降下连贯水天的五彩缤纷。 斑斓海面忽然浮起一串水泡,游走的雇佣兵见状轻步行至浮冰边缘,俯身凝望深邃水体,除了自己倒影之外,隐约还有个上升的黑色球状物,也许是海豹的脑袋…… 对于有深海恐惧症的人来说,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自找惊吓,不过,在见惯腥风血雨的雇佣兵眼里,远离人类文明的地方,才是最没有威胁最安全的,就算是可以生活在寒冷北冰洋的凶猛睡鲨,也不过是自己手中“CBJ-MS”的可怜猎物。 然而,视野中物体上浮的速度明显超出想象,海面突然涌裂,蹲伏在浮冰边缘的雇佣兵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已被拽住衣领狠拖进水,比海水更加冰冷的铁刃划过脖颈,刹那间雇佣兵只看到自己破散的鲜血于面前漂浮弥漫,而失去控制的躯体则缓缓坠入身下茫然一片的无底深渊…… 远方雇佣兵听到落水声,匆忙起身过来查探,可等待他的却是冰与海交界处飞射而来的一支尖锐物。长了眼睛的鱼枪穿喉而过,雇佣兵捂着脖子下意识跪倒,止不住的鲜血从指缝溢出,落洒冰面宛如水墨画般形成朵朵绽放于凛冬白雪中的红色梅花,美丽却又残忍。 滴水黑影上岸,瞄准目标前额补上第二枪,及时结束了他的痛苦。 换穿好敌方装备后,师武将烤涂成不反光深色的“99”式伞兵刀插于靴中,而脱下来的潜水服、眼鼻面罩、脚蹼、氧气瓶等物品,则连同被扒光的雇佣兵尸体一并扔进海里。捡起遗留在地上属于瑞典国防军及特战任务组的武器,做好持续暗杀准备的师武,已悄然来到船身下隐蔽。 此前,通过卫星电话中秋分所提供的信息,师武大概了解到中国军方四架“共工”级海空两用星舟这几天的搜索情况及推断“雪龙”号可能存在的位置,加之自己对北冰洋周边地理环境的熟悉,根据综合分析下来的结果,很快于事发地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东北方向高纬度极夜地区寻获属于大型船舶的碎冰踪迹,且据秋分查证,该区域并无别国破冰船活动,只能是“雪龙”号无疑。 劫持者既不往内陆移动,也没有驾驶到手的武装直升机或自己的船只携财物及装备离开,就算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这样的行为无疑也太过冒险。“雪龙”号出航后,即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他们应该知道,无论如何中国政府也不会允许国土落入外人手中,更何况上面还有中方船员及战略支援部队的少将旅长。 不解归不解,但作为龙嘉峪一手打造的战地尖刀,师武现在无需考虑那么多,其要做的只是将此间情况告知秋分,让他设法联络中国军方,然后在海军特种突击队赶来的这段时间,自己尽可能多的把船上武装分子伺机剪除! 师武借力船头铁锚几步登上甲板的动作轻盈,加之有船舶罩掩护,几乎不会为人所发现。指挥塔下过道亮着灯,却不见有武装分子值守巡逻,毕竟对外视野被遮蔽,于此警戒意义不大,还不如把重点放在指挥塔内部及船尾机库。 将防寒面罩往鼻翼上方提了提,以师武超欧洲人平均身高的魁梧体型,就算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武装分子面前,也不会引起对方怀疑,就像“雪龙”号泳池边一行字所写的那样: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事实也是如此,当1楼走廊两名雇佣兵看到同样穿着自己人服装的师武在入口处招手示意过来下时,毫不犹豫地派出一个人过去查看情况,几分钟后,同伴从外面回来,直到其走至跟前,1楼剩下的那名雇佣兵方才发觉有些异常:“你怎么……突然间变高了?” 来者听不懂雇佣兵口中奇怪的格陵兰语,但一手捂住其嘴鼻一手将反握的匕首横着凿进对方心脏,这个回答却是雇佣兵死前可以明白的。手腕90度翻转,伴随“99”式锋刃及棱背锯齿于人体胸腔内由横转直,敌人肋骨破碎,面容扭曲中彻底没有了生命反应…… 为免血液喷溅于周边提早暴露自己行踪,师武一直将雇佣兵尸体拉到洗衣房藏匿妥当后,方才缓缓拔掉其胸间利器。这时,耳中传来开门动静,以至于“99”式刚从死人血肉里抽身出来,很快又插入另一个活人的头颅中——西兰手下依照吩咐将其换下来的服装拿来干洗,谁知进门就遭来历不明的飞刀袭杀,顺流直下的腥浓液体,将篮中女性贴身衣物浸染得活像经历了一场血量泛滥的生理期,让人不忍卒看。 通过此细节,师武判断这伙武装分子的老大应该是个女人,因为倒毙于地上的白人壮汉不会帮被劫持的船员或者与自己平级的女性同伴洗衣服。 印象中,北欧有实力与国家政府作对的雇佣兵团,除了大名鼎鼎的“Twilight of The Gods”,还有一个叫“北风维京”的佣兵组织。该组织简称“NWV”,与“黄昏诸神”更多于陆上活动不同,他们的势力范围只集中在海上,因此也被各国情报部门视为21世纪的北欧海盗。 传闻“NWV”旗下有四员得力干将,个个都是杀人越货不计其数的极端分子,其中唯一一名女性——格瑞特·西兰,其名字姓氏在丹麦语中是“珍珠”和“西兰岛”的意思,此人拥有一袭海藻般浓密的深棕色长发,容貌惊艳,但因做的都是些刀头舐血的危险活路,且她习惯将右半部分头发大面积挑染成鲜艳醒目的赤红色,故被知道其存在的人称作“波罗的海血珍珠”。 不过,对组织出了名的忠诚并将“NWV”视为终生依靠的西兰并不喜欢别人这么称呼自己,比起那个美丽与恐怖并存的绰号,她更愿意自称为“漂泊蔚蓝大海上的北风之女”。 难道,劫持“雪龙”号的,就是“NWV”组织的格瑞特·西兰? 哼,既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了,师武真想找机会试试她有多少斤两……不过此刻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龙嘉峪将军和全体中国船员,待保证他们生命安全后,自己方能没有任何顾忌地尽情一战,届时,看这个所谓的“北风之女”,是否可以在自己沾满鲜血的手上讨得一条性命。 将刀尖附着的脑浆用尸体衣服擦拭干净之后,师武起身离开洗衣房,把首要搜索及肃清的区域定在B1F及B2F层。可到楼下后却发现,不管是负1楼的多功能厅、实验室、健身房,还是负2楼的实验室、篮球场、游泳池、桑拿室,全都没有人,取而代之的是安放在船身各隐蔽角落的“C4”塑胶炸药,当量足以让整个“雪龙”号永远沉睡在北冰洋的寂寞海渊。 看来无论怎样的情况下,都不能轻易暴露自己,以免这群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雇佣兵狗急跳墙,走投无路时想着和全船人同归于尽…… 舰艏指挥塔甲板以上有7层,虽不知具体船员数量,但保守估计至少在三四十人以上,如此多的不可控因素,对方不会让他们分散住在舱室,必然集中关押于某个容纳空间相对较大的地方,1楼的第一餐厅空空如也,那就只剩下2楼的第二餐厅及5楼和6楼的会议室,当然,也有可能在船尾机库。 这个时候,师武肯定不能搭乘内部电梯去往各楼层,只好选择又陡又窄的铁质台阶。站在2楼其中一侧楼梯口的雇佣兵见到大大咧咧走上来的同伴,甚至都懒得打声招呼,枪背在身后,自顾自地把玩着掌中手机,任由擦身而过的他肆意观察周边情况,并在走出几步后突然折返回身边出手扭断自己的脖子。 师武就近处理好尸体,来到双开门虚掩的第二餐厅,绕过入口处木质屏风,发现里面同样空无一人,不过遗留在餐桌铁盘的残汤剩饭使自己勉强填饱肚子,也算是小有收获。自从斯瓦尔巴群岛驾船出海以来,越往北行气温越低,师武携带的鱼肉很快被冻成咬不动的冰块儿,他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 2楼到6楼都设有住舱,现在正是睡觉时间,剩下的雇佣兵应该都集中在这几层。镇压了腹中饥饿的师武无法保证自己逐一搜索每个房间并顺利消灭里面的敌人,因而决定从2楼户外徒手攀爬至6楼平台,避免不必要的接触。 “雪龙”号从船底到桅杆顶超四十米,但从指挥塔2楼到6楼却只有十米左右的高度,对师武来说简直是如履平地。本层走廊上没有敌情,室内也未发现被劫持的中方人员,师武悄无声息地上楼,先行解决于驾驶台睡觉的雇佣兵,然后小心翼翼地下至5楼,见会议室门外有人把守,心想这里应该就是关押人质的地方。 师武抓握着鱼枪径直走向看门的雇佣兵,在对方为此不属于自己人的武器感到疑惑之前突施冷箭,近距离将其一枪射杀。从尸体身上寻获钥匙打开会议室大门,师武终于找到了部分船员。里面“雪龙”号船长看到穿着雇佣兵服装的人持枪走进来,第一反应是让同事们退到身后,直到师武拉下头套面罩露出与在场人相同的东方面孔,方才明白他是来救大伙的。 “只有你们十多个人吗,龙嘉峪将军和其他船员呢?” 师武将门口雇佣兵随身武器及自己先前缴获的“CBJ-MS”冲锋枪交给船长及其身旁大副,船长带头接过后,面色沉重地叹了口气:“除了雪龙船各部门负责人被集中关押在这里,其他船员全部锁在机库,至于龙将军,我们也不知道他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但听说将军手下破坏了直升机操控系统,‘武直-25A’无法起飞,所有人应该都还留在船上。 “几天前,龙将军和我们参与营救的人员在直升机返航过程中突遭武装分子劫持,是我下令‘雪龙’号保卫部放弃抵抗的,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对此,师武并不认为船长的行为有何过失:“别这么说。不做无谓的牺牲,顾全同胞的生命,您的决策非常正确。现在,我需要您和你的船员守住这一层,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和这群武装分子清算!” 话音未落,先前去上厕所的雇佣兵回来看到同伴尸体,端着枪咆哮冲进会议室,枪口直指与中国船长对话的那个陌生人:“Who the fuck are you!!!” 啧…… 伞兵刀插在靴中一时无法取出,手上鱼枪又被对方死死盯着,此刻师武完全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反击,只能眼睁睁地看对方情绪濒临失控,指尖扳机愈捏愈紧,仿佛即将在下一秒扣动……千钧一发之际,“雪龙”号大副举起刚刚接手的“CBJ-MS”毫不犹豫开火,膛中接连射出的9毫米“鲁格”手枪弹登时将注意力不在这边的雇佣兵打了个血雾横飞! 师武拭去额间冷汗,伸手朝救了自己一命的大副比出大拇指。不过这样一来,暗杀变成明攻,就必须和时间赛跑了。 如果是个普通人,绝不会在早上醒来时想到这是生命中最后一天,但作为时刻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雇佣兵首领,周边但凡有所异动,西兰睡着了都能睁开一只眼睛。北冰洋夜里寂静得容易让人产生幻觉,但楼上传来枪响则千真万确,而且听声音便知道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CBJ-MS”冲锋枪。 不好,出事了! 掀开被子与下床的动作几乎同时完成,西兰操起放在床头的手枪一个箭步跃至门边,可手下并没有把洗好的衣服送来,害她不得不耽误时间回房找浴巾来披上,毕竟自己就算再开放,也不能大冷天光溜着身子领一群男人去冲锋陷阵吧? 从4楼其他舱室及3楼跑来集合的雇佣兵没有对首领另类的战时衣着发表看法,西兰迅速清点一下人数,身边竟然只有区区九名队员!除了留守机库的俩人,对讲系统全无回应,剩下的……莫非都被干掉了?! 相比眼前难以置信的事实,更关键的问题在于,自己面对的敌人究竟是谁?是侥幸逃脱控制的船员,还是中国海军特种部队?如果是特种部队,他们又是怎么来到船上的,航海雷达一直未显示有大型船只或空中载具接近啊? 西兰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命两名雇佣兵先上楼查探情况,其余队员守住此楼层,待自己去找可能知道原因的人问个清楚! 几分钟前,同在4楼住舱的龙嘉峪正准备休息,忽然听到一阵枪声,知道雇佣兵首领很快会来找自己麻烦,索性坐在桌前椅子上静候她的出现。没过多久,房门打开,西兰在两名气势汹汹的雇佣兵护卫下走进房间,二话不说先朝没人的地方乱射一通,然后坐在刚刚被其手中枪械蹂躏过的床上,拆换弹匣的同时狠狠注视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但表情却在极力克制…… 还好,其射击的地方不会造成跳弹,只制造了一点具有威胁意味的噪音而已。从被这群武装分子劫持的那天起,龙嘉峪就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表现出任何恐惧,此刻也同样不会。 “穿这么少,你不会觉得冷么?” 对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英语,让西兰咬着牙冷冷一笑,到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调侃自己,他是真的不怕死呢,还是只为保持那不知所谓的大将风度? “少将先生,虽然我的手下控制了这艘船,限制您人身自由,但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过只是为了你们中国人并不缺少的钱而已。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自问没有亏待过您和您的同胞,那么,您是否可以告诉我,现在,究竟是什么人在船上残杀我的队员,中国海军,还是您忠诚可爱的部属?” 经过来时的泄愤及短暂自我调整后,西兰话间逐渐消弭了怒气,但龙嘉峪却依旧无法给她满意的答复:“抱歉,关于这点,我真不清楚。如果想知道答案,我建议你亲自去外面看看,胜过问一个几天来都没有走出房门的人。” “您是在耍我吗,少将先生?”西兰猛地站起身来,重新拉动套筒的手枪也径直抵在了龙嘉峪头上,“你是不是认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面对怎么回答都不妥的问题,龙嘉峪选择略带一丝苦笑的沉默。这个时候,西兰背后雇佣兵的对讲机里传来船尾同伴消息,话声断断续续,意思好像是说有名穿着自己人服装的魁梧男人正对直升机库发起袭击,没等西兰下令在必要的时候处决人质,那边已经没有了回复…… 大约十秒钟后,对讲机中传来另一个陌生男音:“Grete Zealand?” “Who are you?!” “Your imminent death...” 你即将到来的死神…… 对方决绝且冷酷的回答,让西兰闻言缓缓放下对讲机后半天没有任何动作。 龙嘉峪听出师武声音,正好借题发挥,以此干扰西兰判断:“原来你的名字叫做西兰。首先,我不知道谁雇佣了你们,也不知道要你们劫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是,在这个金钱至上的世界,当你们完成任务目标之后,就不会被雇主算计吗?中国有句俗话,大概意思是,当不需要再推磨的时候,驴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另外,我这次来,除了被你们关在机库的直升机正副驾驶及两名非战斗人员,并无其他部属随行,如果外面是中国海军,相信这时候你们已经全数被击毙了,因为中国政府从来不和犯罪分子谈条件。” 外面那家伙知道自己确切名字,按说应该不是中国军方的人,难道“黄昏诸神”真的要摆自己一道,既不付钱,又想把劫持中国船只的罪名推到“北风维京”头上?! “好吧,少将先生……” 西兰放下手中的枪,看来已经有所决定:“不得不承认,您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暂时救了您一命。不过别高兴得太早……” 身后两名雇佣兵看到首领眼神示意,合力抬来一套配备新型单兵激光武器的动力武装,西兰一把扯去身上碍事的浴巾,在龙嘉峪见状匆忙回避的眼神中,狠狠道出一句: “不管外面那家伙是谁,今天我都要看看,我和他——到底谁是谁的死神。”
1

C:冬至斯瓦尔巴(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