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天路>第93章 旗展昆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3章 旗展昆仑

小说:铁血天路 作者:吉大可 更新时间:2018/6/12 13:38:33
地处昆仑山隘口的柯克亚,因流经此地的柯克亚河而得名。上苍馈赠给昆仑山隘口山水相间,水脉相连的地理区位优势,就像是一位高超的画家,描画勾勒出一幅迷幻多彩的昆仑沟壑风光。 其迷幻多彩的首幅画面,当推昆仑山伸向塔卡拉玛干沙漠这根‘食指’上,秉性属‘木’的这片独一无二的茂密森林。森林贴敷在柯克亚河两岸的昆仑山坡上,依山势,自上而下分布着高原云杉(冷杉),雪松、桧柏和各色花草,当然,还少不了裸露的昆仑山砂砾岩灰褐色风采。 要是把时光推进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现在,它已经被当地政府划定为坡陇和果萨斯原始森林自然风景区。 而此时,这片西昆仑南麓少见的山区林莽草原风光,注定要为进军西藏,撑起一道绿色的风帆,为即将踏上高寒缺氧之地的我军将士们,提供了一块生态净土、修养胜地和绿色氧吧。 纵观这片总面积上千亩,层层拔高,葱郁繁茂的山地林带,薄雾朦胧,山花遍地,鸟语兽鸣的林海雪原,对于干旱少雨,森林牧场严重缺乏的漠南地区来说,可谓是一道令人神往,心情舒畅的绿色休憩港湾。 置身于山地林区,苍劲的山石、茂密的林海、幽深的峡谷、舒缓的草甸,欢唱的溪流,交相辉映,各具风采,并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脱胎换骨。春来百鸟竞歌,夏到万花争艳,秋时苍林红岩,冬至白衣银毯。好一副和谐宜人的自然景观,仿佛一副巨大的世间静物风景画,撩人心魄地跃入眼帘。 这里就是进军西藏的前进基地,它海拔两、三千米的高度,作为一个缓冲地带,将肩负起将士们出征前的体魄适应和归来后的身心调养的神圣使命。 更让人兴奋的是,在这里饲养的双峰骆驼,个头稍显矮小的黑色牦牛,颇具灵气黑褐色的高原战马,适应自然环境极强的毛驴,已经为出征的将士们,做好了驮运赶脚的充分准备。 这些都是漠南军区和地方政府,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进军西藏,不吃地方”,而预先作好了尽可能全面,尽其所能的各项准备。 …… 在此时,按照进军西藏的计划安排,先遣队一行,已经进驻到了进藏前进基地,正在一座座类似于蒙古包的白色毡房里,集中学习进藏须知。 在其中一座毡房里,先遣队和医疗队的主要干部们,围坐在一起,听靳弓书记强调进藏注意事项。 “同志们,我受魏书记委托,重点强调一下进藏的注意事项。”说着,靳书记往毡房中取暖的火盆前挪了一下凳子,就着毡房中间的一盆炭火的光亮,继续宣讲。 “第一,尊重藏区的当地习俗,对佛教寺院非请勿入。第二,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准强买藏民的东西。第三,有事进入藏民的家里,要摘帽施礼。第四,不准当着藏胞的面,吐吐沫,放屁。” 靳书记刚讲到这,毡房里顿时笑声一片。只见,柱子笑完后,低声对二娃说:“不吐痰没问题,那不放屁,谁能保证啊?” 平时就做事认真的二娃,立即板起面孔,一脸严肃地说着:“你不会走远点再放屁,就你多嘴。” 憨声憨气的马威武一听,可不干了:“那要是憋不住呢?老天爷都说了,屁是人生之气,哪有不放之理。” “对啊,有屁不放,憋坏五脏,没屁硬挤,锻炼身体嘛。”柱子的脑袋瓜子就是灵光,顺口溜儿是说来就来。 柱子的一席话,当即遭到了小媛的一顿呵斥:“柱子,就你屁话多,没看见靳书记正在讲课嘛。” 不服气的柱子,嘴里还不住地嘀咕着:“这就叫,放屁者洋洋得意,闻屁者垂头丧气!” 这一下,可把小媛气坏了,只见她怒目圆睁:“你这是指桑骂槐地说谁呢?” 让这几个家伙儿的屁话一顿搅和,靳书记也没心思再讲了,只见他当即起身:“三七,通知大家,下午四点过后,操场集合,听基地军马场的饲养员巴特尔,讲解饲养军马的有关知识,散会。” 靳书记说完,用手指狠狠地点了一下柱子的脑门,以示警告。 …… 按照部署,下午,先遣队的官兵们陆续来到操场,准备听讲解军马饲养的知识,特别是高原军马保养的常识,三七也走出毡房,准备去操场。 突然,一个体格强壮的军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总指挥您好,我叫巴特尔,是这里的饲养员,我想参加先遣队,上西藏。”憨厚质补无华的蒙古族战士巴特尔,说话的口气异常地坚定,随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介绍信,恭敬地递给三七。 “老营长,你好:巴特尔主动要求参加先遣队,我意极有必要。骡马不仅是我们唯一的运输工具,还是作战代步的最佳帮手,有经验丰富的巴特尔在,饲养救治牲畜大有好处,望酌情予以考虑。战友,国乌江。” 由于时间仓促,三七快速浏览着介绍信,拿信的双手感动得一个劲地颤抖。 他此时感动的是,作为老战友,不顾本单位军马场缺乏得力人手的窘境,甘愿把自己所属部队最好的教官给了我,让自己更有把握地,更无后顾之忧地踏进西藏。他更为感动的是,有这样好的战士,为了西藏的解放事业,不顾个人安危,主动申请到人迹罕至的藏北去,这多么难能可贵啊! 三七收好信,主动地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巴特尔满是老茧的双手,嘴里不住地说着:“欢迎,欢迎啊!欢迎你加入我们先遣队,我们太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了。正好,我们要成立一个饲养班,巴特尔,你就是这个班的班长了。” 三七正在为得到了一员得力干将而沾沾沾自喜,突然,操场上传来了连科队长的呼叫声:“三七,快点吧,大家都在等你呢。” 三七一拍巴特尔结实的肩膀,大声说道:“巴特尔,看你的了。” …… 作为YD国的首都XDL,恒河的一条最大的支流,相伴静静地流过全城。而在河流的西岸,圣雄甘地纪念馆附近的一家中餐馆里,G国人戴维,中国人文今夕,以及当地两名官员,正在有滋有味地品尝着中式粤菜的海鲜佳肴,他们正边吃边用英语相互交谈着。 “文先生,你们中国的菜肴实在是太美味了,我是百吃不厌。”说话的正是文今夕的好友,戴维。 戴维说完,当即举起红酒杯,与在场的其他三人共同举杯酌饮,以示见面后的问候。 “文,韩战爆发以来,美军已经介入台湾海峡,你们的国民政府,终于可以在台湾高枕无忧了,”一位皮肤黝黑的本地官员,看似带有庆贺性的言语,实则有些看不起的样子,为文今夕道贺。 专心饮酒的文今夕,假装权当没听见,倾其全部的注意力,急切地想了解各国对朝鲜战争走势的判断。毕竟,战争发生地就在中国的家门口,它可直接关系到中国共产党新生政权对西藏的政策和行动。 文今夕抿了一口红酒,看着刚才开口说话的本地人,目的明确地问着:“沃尔玛将军,您对韩战发展趋势怎么看?” 这位皮肤被晒得黝黑,穿着薄长衫垂裤,带着紫红色头巾,一身传统印度服装,带有雅利安印度高贵种姓血统,性格尚武秉直,心直口快的沃尔玛将军,闻声放下手中的酒杯,颇为得意地看着文今夕,自负地说着。 “当今,能跟美国一战的国家凤毛麟角,刚建国的中国共产党连年征战,实力有限,绝不可能再战了。” 听到这些话,来自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戴维心里,总有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酸楚感觉,好在,能够聊以自慰的是,美国的文化大都继承于这个帝国,总算还有一份当师傅的荣耀。 对于沃尔玛的说法,另一位本地人则颇不以为然,这位同样皮肤黝黑,身着尼赫鲁式正装(一种小圆领,类似于中山装,但上衣长及大腿的服装),来自婆罗门种姓,总是自喻智慧过人的贵族夏尔马,慢慢地轻摇着酒杯里的红酒以助思考,缓缓地说着。 “我有的一位医生朋友,他的名字叫柯棣华,作为二战时期的援华医疗队员,接触过中国共产党,他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一群信仰坚定,无所畏惧的人。从他们由弱变强,成长壮大的经历来看,绝对不可小觑。” 看着大家把谈话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韩战的话题上,这一来,戴维的心里可就着急了,他手中的酒杯此刻也不晃悠了,瞪着眼睛盯着文今夕。 作为帝国赋予他们的使命,他只完成了一半,那就是,在他们被迫撤离前,为了继续保有话语权,把Y国分解为Y、B两个国家,让他们纷争不断,好继续从中渔利。但是,从中国分离西藏的努力可还没着落呢。 “文先生,西藏的地位,对友邦Y国和我们G国的利益来说十分重要。西藏独立,将在两个大国之间,建立一块重要的缓冲地带,这对中国和Y国都有好处啊。” 戴维分析得头头是道,博得了当地两位贵族朋友的一致赞同,但令他颇感意外的是,文今夕只顾抿酒,冷漠到没有任何表示。 文今夕此刻深知,戴维是在利用他,为西藏独立当马前卒。但是,文今夕自己并不想这么做,他此刻的想法,首先是迫于经济上的压力,不得不替他们卖命,但这是有底线的。毕竟,他也是中国人,他为得是国民政府光复大路而来。 尤其是莒岚,已经明确警告他,违背民族大义的事,当卖国贼,绝不能干。 现在,文今夕的如意算盘打得自认为很划算,那就是借助洋人之手,削弱共产党对大陆的统治能力,说白了,他们这是在各怀鬼胎,各有所图。 …… 从柯克亚林场再往昆仑山里走,就没有通车的道路了,进山的牧民要么骑行,要么步行,沿着柯克亚宽阔的河谷一路上行。 说起柯克亚河谷地带,有一个叫普萨的村落,它坐落在柯克亚河谷地带,河谷两边峭立的山崖,形如刀削,默默地矗立静观,见证了上千年来的历史风雨。 想当年,唐代高僧玄奘,西天取经返回路过此地,对普萨是这样记述的:“有大山,崖岭嵯峨,峰峦重叠。草木凌寒,春秋一观。溪涧浚濑,飞流四柱。崖龛石室,綦布岩林。” 他用如此优美凝练的文字,尽情地描述着这里的苍凉幻境,由此可见,他当时是多么迷恋这里的山川风貌。 恰在此时,在河谷边耸立的山崖土林下,奔腾的柯克亚吾斯塘(维语‘吾斯塘’意为‘河’)畔的山路上,一展红旗开道,上行而来了一大队威风凛凛,蹄声铿锵的骑兵加驮队。 “柱子,你快看,右面的山崖上,一排垂直突起的土林,多像一组巨大的佛像啊?”骑行在队伍之中的二娃,兴奋地手指着右侧的垂如刀切斧刻的山崖,大声惊呼着。 听到二娃的喊声,秦玲、小婉和小媛都不约而同地扭头,齐刷刷地向右看齐,朝右前方看去。 但见,视线右前方的河道边,耸立着高达百米的山崖土林上,历经千万年水流冲刷,风雨侵蚀,自然形成了奇特的风化山崖雕塑,这些土林风蚀水雕,刀法浑然天成,堪称神来之笔,更胜似现代人的“山体雕塑”,令人无不赞叹其自然天成的天地造化之功。 远观的第一感觉,它们就像是并肩肃穆而立的八方尊神;再仔细一看,又像是古灵古怪的寿星朝贺;换个角度端详,还酷似一群驱魔辟邪的罗刹,看得多了,感觉又确实是一群四不像的天外来客,总之,形体奇形怪状的,十分引人入胜。 骑在马上的小婉,忍不住一声赞叹:“哎呀,真的,太像了!” “你们也不看看这地方叫什么名字?”秦玲的一句话点醒了大家。 对呀,这个地方的名字叫普萨,那谐音不就是叫‘菩萨’嘛。照字断意,古人早就看中了这块佛光宝地。 说来也巧了,离此不远的东侧,有一条不为人知的山谷崖壁,上千年前,就凿刻了大小不一,为数众多的洞穴,若果你有幸钻进洞穴之中,带有鲜明佛教色彩的艺术之光,就会直驱你的心灵,这就是当地名气不小,但默默矗立在裸露的沟壑山崖之上的棋盘山千佛洞。听闻了如此虔诚景致,昔日的大唐高僧玄奘也来到此地一游,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历史上,这里在两汉时期属于西夜国,玄奘《大唐西域记》载“斫【zhuó】句迦国,伽蓝数十,毁坏已多,僧徒百余人,习学大乘教,……” 乾隆期间编修的《西域图志》的校注明示,‘西夜又名飘沙,今叶城县有柯克亚乡普萨村。’由此推断,‘普萨’一名由‘飘杀’转音而来,而‘斫句迦’恰恰是‘飘沙’的谐音。 先不管它是怎么得名的吧,反正,给人视觉上的第一感觉,就是一种万佛朝贺的宏伟气势。 …… “好兆头啊!我们先遣队踏上昆仑山的第一步,就有菩萨保佑,必定是马到功成啊,哈哈哈。”三七看见此景,情绪激昂,忍不住是放声大笑。 “哎,你们看,咱们总指挥还佛心未泯,迷信佛道呢,欧!……”正在兴头上的战士们都跟着起哄。 “我这可不是迷信,这可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不信,你们今后去问李指导员,他可是大有学问了。”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先遣队里官兵关系,就是如此地和谐融洽。 …… 先遣队官兵进山后,遇到的第一道天险,名叫阿卡孜达坂,此时已时近中午,他们必须要抓紧赶路,力争在晚上十点钟(祖国西部比内地,晚两个小时的时差)天黑之前,翻过这道海拔3150米,因地势险要而得名,维吾尔语意为"连猴子都爬不上去的雪山",上下坡道路总长达27公里的昆仑山天堑门神。 前面带路的吐鲁干阿力,眼望着山岩风蚀,破碎严重,滚石塌方随处可见,山体垂直高度达到近千米的陡峭山峰,不禁一声感叹:“别看眼前的山峰海拔只有三千多,它就是登昆仑山的鬼门关!” 吐鲁干阿力说的没错,跟后续的昆仑雪山相比,阿卡孜达坂论高度只能算是一个小弟弟,但是,它是在昆仑山中爬升最快,山势最陡,道路最险,滑坡最多的雪山之一,也许,这就是玉皇大帝有意要考验所有进山的人类,有没有足够的胆量和能力,探访他的下界仙山。 为了安全起见,先遣队各班排都拉开了登山的距离,三七跟着向导吐鲁干阿力,带领着一排将士和炊事班,裹挟着医疗队、勘探和机要人员,走在队伍的前面,马连科带领二排和饲养班走在了后面,这是马连科有意的安排,他为得是避免三七他们被前面蹬掉的落石砸伤。 他们就这样沿着羊肠小道,来回地折返蛇形向上攀登,时间也在随着队员们沉重的脚步声,而不断地流逝。 …… 夹在行进队伍中的小媛,喘着粗气站到一边,扯开系着前胸两个背包带上的白毛巾,不停地擦汗,抬手看着军区特意给每位先遣队干部配发的美军汉密尔顿手表。 “哎呀,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山顶啊?都爬了三个小时了。” “来,把背包给我。”身前的柱子停住脚步,二话不说,一把夺过小媛的背包,扛在肩上,继续向上攀登。 “哎?我说走在前面的那位电线杆子,你也不想想办法,再长高一点,像老吊车那样,直接把大家都抓过山去,不就行了嘛?”小媛卸掉沉重的背包后,一下子浑身轻松了,自然,话也就多了起来。 已经走了两趟昆仑山的三七,此刻的身体倒没觉得有什么不适,随即,掺和进来跟着调侃。 “我要是有那个本事,早就把青藏高原抓到手,放进塔卡拉玛干大沙漠,让它们长得一般高,省得咱们爬山了,嘿嘿。” 走在队伍前面的夏尔巴提,正欲解除枯燥的登山之苦,一拽马缰,站在原地,当即插话跟了进来。 “这青藏高原已经够高的了,走在它上面的总指挥,犯不着再长个儿了,要我说,关键是要长出一个像大象一样超长的鼻子来,站在高原上,伸出鼻子往印度洋里深吸一鼻子水,掉转头,再喷到塔卡拉玛干大漠里,照这样,那可就功德无量了。” “我说老夏(对夏尔巴提的简称)啊,你这个想法太妙了,我想,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是,我得给你提个意见,你说话有些用词不当。今后,千万注意不要说‘喷’字,我已经被某些人‘喷’过好几回了。” 自从被秦玲和小媛笑喷过几次之后,三七现在是一提到‘喷’字,恨不得立刻就会从五脏肺腑里往外倒胃冒酸水。 而三七这种近乎难以忍受的话语,换来的,竟然是全体战士们的一阵爆笑。 秦玲一听,可被气坏了,抬眼望着走在上面的三七,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当即卸下自己身上的背包,厉声呵斥道:“什么眼力价儿,没看到二娃和柱子都在帮忙嘛,背上。” “欧!……”在战士们的一片哄笑当中,三七当即停下脚步,回手毫不在意地接过秦玲的背包,往肩上一跨,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山上走,嘴里还没闲着。 “老夏,我们来个比赛怎么样,看谁最先登到山顶,谁走在最前面,谁就手持红旗,敢不敢比试一下?”三七的话音刚落,夏尔巴提手举红旗,牵着战马,就奋力向上爬去。他的举动,立即带动了一大批战士们,也跟着往上奋勇争先。 再看三七,此刻倒不着急,只见他把自己的背包也解了下来,与秦岭的背包拴在一起,往马背上一搭,与马鞍绑在一起,牵着巴特尔特意为他挑选的‘飞龙飘雪’战马,迈开大步,一身轻松地朝山上冲去。 身后还撂下一句:“秦玲,你们就等着看好吧!” 秦玲知道,海拔接近三千米的高度,对于她们这些初次上高原的人来说,确实需要小心。但对于三七他们这些高原‘老油条’来讲,那只能用‘小菜一碟’来形容。作为一名医生,心中有数的秦玲,自然不会出面阻止他们的鲁莽行动。 …… 眼看着手擎红旗的夏尔巴提,就要冲上山顶了,突然,他的战马前蹄踩到了一块碎石上,一个趔趄,马背上的食品袋,噗噜噜地滑落马背,叽里咕噜地滚下了几十米高的坡地,掉落在下一级道路上。一脸沮丧的老夏,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红旗,反回头去,捡他那些不可或缺的装备。 而就在此时,浑身无负重之瑜的三七,是大步而上牵马赶到,一把抓起插在地上的红旗,奋力地冲向山顶。在他身后,带有藏北高原血统,雪白鬃毛,枣红色肌肤,四蹄飘白的高原战马,托运着他与秦玲两人差不多全部的个人装备,‘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四蹄交替,肌肉外凸,血管迸露,汗水如注,用尽全力地紧跟着三七,是寸步不落。 不久,胜利的红旗,在站在阿卡孜达坂山顶,三七的手中来回挥舞。 说来也奇怪,本来已经气喘吁吁的战士们,突然望见了一展红旗在山顶高空飘舞,就好像是有了一个既定的目标,顿时忘却了身体的疲劳,都兴奋地高喊着,争先恐后地向上攀登。 不到半个小时,海拔超过三千米,险峻的阿卡孜达坂,就被踩在了先遣队将士们的脚下。 令三七没想到的是,一登上山顶,巴特尔就心疼地掏出自己的毛巾,不停地给三七的坐骑,他的心肝宝贝,‘火龙飘雪’擦汗梳理鬃毛。 正在兴头上的三七一看,当即拨开欢呼的人群,快步走到巴特尔面前,面带歉意地陪着笑脸:“对不起巴特尔,我一时高兴给忘了。” 巴特尔憨声憨气地回了一句:“知道就好,再不许有下次了。” 庆幸的是,这里海拔还不算太高,要不然,如此鲁莽的举动,很可能会危及到战马的性命。在广阔的高原上,要是失去了战马,那就等于失去了战斗力。 三七这边正在不住地懊悔,秦玲清丽圆润的嗓音飘向了空中:“三七他作弊,是战马帮助他获胜的,不能算数!” 这一嗓子可非同小可,站在山顶正在庆贺欢呼的将士们,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向三七和他身边正在不停地喘气的宝马。 “总指挥作弊,第一名不算喽!”山顶的将士们是齐声高喊,起哄狂笑。 没办法,三七到手的第一,就这样只能拱手相让了,他极不情愿地掏出一个精致的指北针,递给了紧随其后,登上顶峰的一名精壮战士,换来的则是将士们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喝彩。
0

第93章 旗展昆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