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墨绿风暴:群狼出击>第三十章:救赎之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救赎之战

小说:墨绿风暴:群狼出击 作者:熠辉 更新时间:2018/4/15 14:13:01
军事行动:黑旗(未被授权) 地点:中国·重庆市 时间:2055.10.8 17:28 0016hrs 我们一起进入了指挥室,钦光不久之后也来了。启扬牺牲了,只能由文烈负责介入敌人电脑,对他们的下一步计划进行分析。在文烈忙活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算是缓下劲来了。然而,神经刚一舒缓下来,我的眼前就是梁战和启扬最后的画面。 “你们是执行什么任务?上级派你们来的?”维克多突然问我。我摇了摇头。维克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很快回过神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的战友死得很勇敢。他是你们的英雄。”维克多说,“就和我的战友一样。” 一问我才知道,维克多也不是被上级派来的。 “我们在西伯利亚执行警戒巡逻。有报告称那里出现了不明武装分子。我们队伍奉命前去搜索。可是,我们一进森林就中圈套了。他们太狡猾了,装成平民把我们队伍引到一处陷阱然后触发了炸药。我们损失惨重。因为当时我们四个人担任先遣队,没有和大部队一起,所以如你所见,薛上尉,现在还苟活着的我们四个人,就是我们中队仅有的生还者。几十个年轻人,就那么没了。”我觉得事情比我想的还要严重,这些敌人针对性地攻击我们这些特种队员,不是没有目的的。 “你不联系你的上级吗?”我问。这个问题,行动之前也有人问过我,我驳回了。我想维克多的做法也和我一样。 “不,与其就这么回去,不如就让敌人甚至上级都认为我们已经死了。我们利用电子对抗得知了他们命令发出的地方在这,就开直升机朝这里来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们。” “都是孤注一掷啊。”我感慨道。维克多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是我们经历多次行动后的那种直觉吗?我们并不鲁莽,我们只清楚要快速行动,出奇制胜。就算是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给敌人以重创。只是,启扬的死无法让我释怀。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和梁战死在我的面前。 “战争是残酷的,上尉。”维克多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许队长的职责是要保护好他的队员,可是他有更重要的使命,就是带领他的团队完成任务。不是每次都能把每位同伴照顾好,把他们带回家的。不是每次都能做到的。我一直祈祷自己不要处在那样的境地,但是现在情况就是这样。” 文烈心急如焚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他的表情也是我前所未见的,充满了恐惧、愤怒和不安。敌人的天灾计划和那个塔台人员提到的“第二轮太阳”当然有关系。那第二轮太阳,是一枚当量不小的核装置。他们打算让这第二轮太阳升起来,达成他们的罪恶计划。而他们选的地点更令人不寒而栗:是这些年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稳居全国前列,主城区的人口规模已经接近1300万的重庆市! 虽然基地一直在和执行计划的人保持通讯静默,但是文烈确认,敌人的核装置已经运到了江北国际机场。敌人也已经在主城区各大要道和地铁枢纽安插了眼线。目的应该是监视城市是否出现异常的疏散行为。“离通讯静默结束还有十二个小时,届时基地就会朝他们发送行动开始的讯号。也许那之后他们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准备完成,可如果让他们得逞,不管装置被运到哪起爆,整个重庆,估计都将不复存在。”文烈用近乎颤抖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敌人起爆的地点也不唯一,可以是观音桥、解放碑,也可以是时代天街或者朝天门。更让我们担心的是:计划中敌人在江北机场准备了至少8辆运输卡车,而真正的核装置只有一个。该怎么办?怎么制定行动计划?启扬死了,我们只剩七个人了。七个人在一个偌大的城市里阻止到处都是眼线的敌人启动核装置,该怎么办? “上尉,”维克多忽然说,“你们不止七个人,你们有十一个人。把我们带上。我们去阻止那枚核弹。”“等等!”海鹏说道,“你们再往里走就是中国境内了。没有上级许可直接去境外可能会有严重后果的!” “四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因为擅自行动而上军事法庭和1300万无辜人民惨遭杀害你们选哪个?我们四个也有账要算。这次我们成功的概率可能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但总比零多!”我再次被维克多打动了。为别国人民献出自己的一切,是何等高尚的军人情结!我们一直追求的不就是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吗?我叹了口气,张开双臂,维克多也一样,我们拥抱了一下。我理清思绪,再次思索后,向大家宣布我的计划: “我们没有时间了,必须立即出发。用这基地里还能用的飞机一趟飞到重庆去。我们分成三个组。维克多,你带你的人去机场,只要我们发出信号或者他们有第一辆卡车离开,你们就突入他们的车库,消灭所有反抗的人,控制那里。海鹏,你们五个人支援维克多他们的行动,负责拦截所有企图离开机场的卡车。我不能保证卡车的动向,所以命令是死的:用尽一切办法,不计一切代价,阻止任何一辆卡车进城。只要你们发现了核装置,就用他们设定好的密码解除核装置。至于我和钦光,我们要去机场东面。他们的指挥所在那里。我们两人负责渗透进去,杀掉他们的头儿。” “他们的头是谁?”杨凯不禁问。“尹靖。就是那个曾经自诩‘战神’的尹靖,现在是叛徒。”文烈回答。海鹏听后,一脚往旁边的椅子上踹去。难怪他们可以畅通无阻地到重庆去。 我们的兵力只能这么分散了。既然是斩首行动,我们当然也就只能采取这种办法。我只希望一切还为时未晚。我们吃了点东西,稍事休息。在杀死卢胤祥四十分钟后,我们就准备动身。我们从基地里就地取材,使用这基地里的两架直升机、三具单兵附加装甲、一架侦察无人机、一架攻击无人机和两辆无人地面载具。这种无人地面载具是国外产的,配备了榴弹发射器和重机枪。是比较理想的反步兵火力。用文烈的话说,杯水车薪总比手无寸铁强。我们尝试用基地的发射塔对游鲲进行了一次信息传送,没敢接收他们的回讯,更没敢联系上级告诉他们这种几乎不可能让他们相信的事实。就算我们豪夺了一把,我们离开时依然留下了大量的敌军装备,一同被留在那寒冰下的,还有启扬的遗体。唯一让我感到些许安慰的是,启扬留下了珍贵的情报。我们还借此获悉了敌人在重庆主城区的部署情况,这便于我们的行动。从某种意义上说,启扬,还在和我们一起战斗呢。 到重庆已经是下午了。城市没有异样。因为我们开着敌人的飞机,所以敌人并不会留意飞机上坐的是我们。我们释放了两架无人机,开始对机场的敌人进行监视。我们看到敌人在一处车库集结了8辆卡车,卡车上的贴纸似乎写着某某慈善中心的物资。“做慈善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吧。”海鹏对此吐槽了一句。一开始我们还没打算去机场降落,但是看到机场停了几架军用直升机后,我们也在那里降了下去,下机后立刻分组分开。我和钦光找了一辆车离开机场,其他人也各去就位。除了我们俩,他们还是继续在外面穿上敌人的衣服掩人耳目。那些敌人穿的是解放军的作战服,只是他们在衣服上动了手脚,加装了敌我识别的标志物。 不久我们全部到位了。我们的伪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被敌人发现。敌人似乎觉得他们的罪恶计划万无一失。趁他们按兵不动的时候,我们分别做好了准备。无人机已经飞到了机场上空,正在盘旋。 我一直盯着我的表看。当时间正好到达五点的时候,维克多那边发来了讯息:“战狼,敌人同时发动了三辆卡车。正在准备朝机场外面走。”“就是现在!”我下令了,“所有人行动!保卫我们的人民!”然后,我切断了和其他两支队伍的通讯。 “看来,这恐怕是我们最后一趟路了,战狼。”钦光把枪上了膛,“我们走吧。” 我和钦光开始我们的行动了,我将阻止核弹爆炸的任务交给了其他人,我们俩负责斩首叛徒的头目——尹靖。虽然我现在还不明白尹靖和卢胤祥为什么会叛变,但是我也清楚这个世界上解释不通的事情是很多的,想多了会扰乱一个人的思维。 因为我们手上依然握有敌人的通讯频率,我们可以继续监听他们的通讯。不过他们也是很谨慎,一直没有提核弹装在哪辆卡车上,因为这个是他们事先讲好的。我和钦光不费吹灰之力摸掉了几个沿路的岗哨,到了尹靖藏身的仓库区。可是干掉的敌人越多,敌人发现异常的可能性就越大。我们接近他们的临时指挥所时,敌人察觉外围岗哨的通讯中断了。敌指挥部在通讯里说他们认为可能是那片的人信号出了问题,就派出了一支小队。那支小队的路线刚好能拦截到我们的前进。我愈发紧张,这次,我是真刀真枪地和尹靖杠上了。以前在大队里训练时,他的指挥能力就有目共睹,而现在我和他的兵力对比几乎是一比几十,想赢下他,我就只能利用仅有的优势——暗处。 那支搜索小队人数众多,我和钦光放弃了交火,让他们过去。他们没发现我们,朝我们来的方向去了。虽然我们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作战时间已经被大大压缩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再花时间去处理尸体,那按这支小队的搜索速度,在他们到达离我们最近的交火地点之前我们最多有十分钟。 一只狼和一条蛟龙已经进入了老虎的营盘。 重庆开始下雨,越下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敌人预计的起爆时间是晚上七点。也就是他们布置好装置,然后撤离城市开始逃窜的时间。那个时间,晚高峰都还没结束,有大量汽车会滞留在道路上,也就意味着有更多人会当场被烧焦,爆炸中心区域的一切存在也都将消失得无影无踪。更重要的是,爆炸带来的强辐射会污染长江,敌人的计划如果得逞,蒙受毁灭性损失的将不止重庆,还会加上长江中下游流域的所有地区。 当那支小队发现尸体并且报告时,尹靖第一反应也就是特种部队。他能推测出我们的行进路线,但他不知道我们是谁的部队,也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尹靖命令加速执行计划,并命令所有人堵在我们可能的前进路线上用饱和火力阻止我们前进。我们后方还有一支正在撤回的搜索队。但我和钦光已有准备。我们的光学迷彩在这种能见度低的作战环境下更有优势。就算敌人释放了烟雾弹,我们也能用热能侦测镜找到他们的位置。并且在借助战斗盾牌的掩护下,我们两人在敌人匆忙布置的防线上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我们俩就将直捣黄龙。 但是尹靖的动作比我们更快。他思考清楚了,判断出来我们就是游鲲上的残存战斗力。这个结论一定让他感到恐慌,所以我们攻入指挥室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毕竟找他算账的人来了,他的手下要是挡不住,他还会傻站在原地任人宰割? 我们借助尹靖的通讯频率得知尹靖准备了备用撤离点,就在江边。想必他在那里准备了快艇之类的东西。我和钦光拿了一份指挥室的资料后,就抄近路去尹靖计划的撤离点。 我们两人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尹靖和几个人登上了一艘皮艇。那艘皮艇离开后,又有几个人想上另一艘皮艇。我们毫不犹豫地干掉了那些人,然后登上皮艇。“老薛!你开船,我打!”钦光说。我发动了皮艇引擎,然后朝尹靖那艘皮艇追去。那艘皮艇已经开出两三百米了,我们要追上他会很吃力。 皮艇的引擎声和江水拍打声混成一片,中间夹杂着零星的枪声。我分不清拍打在我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江水,只能用嘴大口呼吸。敌人显然安排了一些掩护,从后面有皮艇追上来。但是他们全都被钦光一下给收拾了。就在我觉得快要追上的时候,钦光突然喊道:“敌军直升机!”一架在机翼上挂载着机枪和榴弹发射器的Z-31从后面追了上来。它飞到我们前面,然后180°转身。接着朝我们俯冲过来,用机枪扫射我们。我麻利地避开了它的攻击。但是这架直升机就算不干掉我们,也能拖延我们的进度。 “别怂!我们不能让尹靖逃了!我们要报仇!还记得吗?薛队!你专心驾船,我想办法对付那架直升机!”钦光嘶吼道。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远处有一座高架在江上空的大桥,上面已经亮灯了。“我们到朝天门大桥了!”我喊道,“再往里走就到重庆大剧院了!”“跟紧他!我们不能跟丢!”钦光一边说一边朝直升机瞄准,试图打那架直升机的玻璃窗。 我觉得,都到这个时候了,已经没有必要再静默了,我打开了通讯器: “所有部队,所有部队,这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刃锋特种大队野狼特别行动组的薛煜钧上尉,代号战狼。我向所有能收到的部队进行盲发通讯。我和我的战友们本在东海执行任务,却因叛徒的袭击导致我部遭受重创。但我们始终如一地履行解放军士兵的使命,摧毁了位于我边境的敌指挥基地,现已确认敌人拥有核装置,并计划在重庆市某重要地点起爆。我们正在追击敌军头目,正在尽最大努力阻止核弹爆炸。请所有能收到的部队帮助我们,保卫人民!” 然而,我没有收到回应。 我觉得刚才我就像是在念我的遗言。语毕,我们已经驶过朝天门大桥。我一次又一次地规避那架直升机,朝尹靖接近。尹靖的皮艇继续在长江行驶。虽然我有他们的频率,但我没有和他说话。虽然我很想知道,如果我现在和他站在一起面对面,他会说些什么。也许他会说“优胜劣汰”吧。我们驶过了重庆大剧院、朝天门广场,在长江上追逐。沿途我们经过了不少船只。上面的人也许会一头雾水,但我不是。我的目标明确,我的职责明确。 钦光多次尝试未果。但在我们快到重庆长江大桥的时候,我们已经接近尹靖所在的皮艇了。钦光的本能冒了出来。他没瞄准直升机,而是把枪口对准了前面那艘皮艇。一声枪响后,前面皮艇的引擎“砰”一声爆炸,那艘皮艇立刻失控,砸向了桥墩下面的珊瑚坝沙洲。当时,我也本能地配合着钦光,稳住皮艇。而那一刻我没有进行规避机动,直升机刚好飞到了我们前面。等我再想加速时,一枚榴弹飞了过来。它没直接打中我们,而是炸在了我们旁边的水里。掀起的巨浪把我们的皮艇也掀翻了。我被掀到半空,然后重重砸到沙洲上,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时,我发现我正趴在沙洲上。旁边是我们翻倒的皮艇。钦光!钦光被压在下面动弹不得!他似乎还在呻吟。我感到剧痛,艰难地翻过身来,发现我左腹部像是被割开了一样,正在流血。不知道是在哪被什么东西给伤了,我往旁边一看,有一道血迹从一块插在地上的大块金属残片那里延伸到这里。看来我找到我受伤的原因了。我现在躺在地上虚弱不堪,我止不住血。这个时候,从敌人的皮艇后面转出来一个捂着肚子的人,从远处我就看出他眼里满含着不甘与恨意,催生这种东西的是他心中的邪念。 是尹靖。 他拿着一把手枪,瘸着腿捂着肚子朝我走来,艰难地抬起右手,想要瞄准我。他嘴里嘟囔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似乎把我杀死,他也十分满足。我稍微抬了一下头,那架直升机悬停在半空中,探照灯直勾勾地朝我们这里照来。我从头顶的长江大桥看向尹靖身后灯火阑珊的重庆城,第一次觉得这座城市是那么美丽。我为它,为它生养的1300万人民,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不!中国所有的地方,都很美!我为我的国家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突然,那架直升机急速爬升,像是要躲什么似的,但一声巨响后,那架直升机在半空中炸成了碎片,一块块掉到了江里。尹靖吓了一大跳,惊恐地回过头去。这时候,我没有迟疑。我将右手伸向胸前,把我的手枪拔了出来。尹靖似乎听见有动静,又回过头来。 我扣下了扳机。 子弹从他的右眼打进去,从他的后脑勺穿出,飞向远处,子弹的劲把他的右半脑袋撕烂,尹靖往后仰去,右手也松开了,他的手枪掉到了地上,他也倒了下去,左手还捂着肚子。我听到了熟悉的旋翼声,探照灯再次照到了我和钦光,但是,对准我们的不是枪口,而是救生索。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被往上吊的时时候瞥见了我的表,现在的时间是七点二十四分。
0

第三十章:救赎之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