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四十二章踢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二章踢馆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8/3/14 14:56:41
  四十二章踢馆   身穿青色中式长袍,头戴礼帽,站在街角远远观战的村田琢磨。见冯庸大学学兵人多势众,特别是那二十几名手持工兵锹的学兵骁勇异常,眼瞅着八目他们要吃亏。当即将手里的礼帽高高举起,向对面街巷挥动了几下。   这是一个暗号,啥时间,对面街巷内又冲出几十个手持长刀的日本浪人,嚎叫着向冯庸大学校门口冲去。   尽管赶到现场的冯庸身上带着手枪,但他清楚这绝对不是一场突发事件,而是日本人为排挤冯庸大学,而蓄意制造的一场冲突。一旦开枪,日本人必定以此为籍口,压迫东北军政府将冯庸大学迁出工业区。   陈靖亚也清楚这一点,因此并未允许特战训练班学员们带枪前来。   冯庸和陈靖亚见这些浪人又增援军,急忙呼喊着召集学兵们返回校园,关闭学校大铁门以阻挡浪人们的进攻。   八目益雄见学兵们突然退回更加嚣张,挥舞着长刀大喊道:   “中国人最怕大日本武士,冲上去杀死他们。”   在八目的鼓动下,那些浪人们冲向了铁门,有的将长刀伸过铁门刺向堵在铁门边的学兵,有的开始攀爬铁门,试图冲进校园。   此时冯庸也没了主意,将目光看向陈靖亚。急切间,陈靖亚看到校园一角堆着一些建造训练设施剩下的砖块,马上大喊道:   “大家向后退,拿起砖头砸那些狗浪人啊!”   数十名在陈靖亚的呼喊下反应过来的学兵,马上冲向砖堆,紧接着又有几十名学兵冲过了去,捡起砖头向聚集到校园门口的浪人们掷去。   才将攀上铁门的朝鲜浪人被迎头飞来的砖头击落,跌落在铁门外。大家伙一见有效,纷纷寻找石块掷向阻挡与铁门外的浪人。那些蜂拥而来的浪人没想到学兵们会用这一招,仓促间有的被砸的头破血流,有的被砸的断手跛脚,纷纷向后面退去。   就在村田准备亲自指挥众浪人再次冲击冯庸大学校门之际,一队手持步枪的警察,在沈阳第六分局局长王兆贵带领下赶到了械斗现场。   “叭”   王兆贵高举的匣枪鸣响,宣召这场混战就此结束。   猖狂的日本浪人再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下,也没了此前的嚣张气焰。   八目益雄一脸不屑的走上前,指着冯庸大学校门对王兆贵说道:   “我们是东亚会馆的武士,他们侮辱了我们,因此我们必须以武士的方式处理此事。”   王兆贵看了看八目益雄,冷笑一声说道:   “他们这些学生能侮辱你们?你是拿刀的他们是那笔读书的,能侮辱你们?你也太能胡诌了吧!”   八目益雄吼道:   “我们大日本武士尊严就在这里受到了侮辱,如果你们不能保护我们,那我们就只能用自己方式解决了。”   王兆贵原是沈阳卫队旅的特务连连长,后来卫队旅改为沈阳警察总队,他也就随着转业到地方,当上了沈阳铁西区第六分局的局长。别看王兆贵在东北军中只是个连长,当年在第七军团中可是一员虎将。此人于奉天讲武堂第三期毕业,与沈阳警务署署长黄显声是同期。在奉军当兵期间一直追随在郭松龄,因勤奋好学,平素里爱论兵谈武,逐步升为手枪营营长。郭松龄兵变失败,此人受到牵连险些被杀,黄显声爱其才,将其要到身边当了分局长。   日本人在东北横行惯了,但到了王兆贵这员虎将面前就不好使了。   王兆贵眉目屹立,对八目益雄大吼道:   “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还由不得你撒野。以你的方式解决,在你的国家没人管你,但到了老子这里,就两个字,不行。”   八目益雄仗着有日本人撑腰,也毫不示弱,对身边的众匪徒大吼道:   “大日本武士天下第一,他们不敢开枪,大家跟我一起上。”   众匪徒才将动手,只听得“叭、叭”的两声,王兆贵手里的枪再次响了。射出的子弹在八目脚边激起两道烟尘。   这两枪宣誓了王兆贵的决心和绝不退缩的信念,八目等众暴徒有些胆怯了,毕竟这里既不是朝鲜也不是日本,而是在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   “撤!”   八目益雄当即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带着众匪徒在中国警察坚毅的目光注视下,狼狈逃回离此不远的东亚会馆。   东亚会馆是血樱在沈阳的总部,之所以将其设在冯庸大学附近,一个是这里离由关东军控制的满铁不远,再则它所在的位置正好与满铁奉公所一起对冯庸大学形成夹击之势。   陈靖亚和冯庸都清楚,今天的这场冲突绝不会因为沈阳警察的介入而结束,更大冲突事件还会接连不断的发生。   那些闹事的浪人撤走后,冯庸对陈靖亚说了一句: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跟你聊几句。”   校长办公室的窗户下面就是教军场,透过这扇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满铁奉公所那座三层大楼。冯庸之所以将办公室设在这里,目的就是看清自己,时刻警惕敌人。   陈靖亚轻敲了两下门后,推门而入。站在玻璃窗前凝望满铁大楼的冯庸转回身,请陈靖亚座下后问道:   “你对今天朝鲜浪人的寻衅事件怎么看?”   陈靖亚坦言道:   “此事件发生于我与苏联在中东路上剑拔弩张的最紧要时刻,绝对不是几个朝鲜浪人偶然寻衅滋事这么简单。”   冯庸说道:   “冯庸大学地处日本人控制区边缘地带,一向被日本人视为眼中钉。此前日本浪人也经常来寻衅,但据这次的情势来看,这是一场有预谋,有布置的寻衅事件,其中必有日本人不可告人的隐情。”   陈靖亚想了一会说道:   “冯庸大学是学子们学习训练的地方,为保一方净土,我们是不是应该将此事上报张总司令,请东北军政府出面与日本人交涉此事?”   冯庸摇摇头说道:   “刚得到消息,苏联人又往边境增加了两个步兵师。中东路的局势一触即发,看来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在这个档口,如果我是汉卿,也不会得罪日本人。毕竟以当前东北军的实力,能与苏联军队一争高下已实属不易,如果这时候日本人再趁机插上一刀,那东北这块地盘也就彻底没了。”   “苏联人又增兵了?”   陈靖亚大吃一惊,说道:   “苏联一个步兵师有一万八千余众,无论是在火力还是人数上都比我一个边防旅强很多。一旦打起来我们可能要吃亏!”   冯庸点点头说道:   “前几日我与张廷枢交谈过,辅帅及几个重要将领也极力反对与苏联开战,可是汉卿已经让老蒋弄昏了头。我们在这时候决不能再给他添乱了。”   陈靖亚明白了冯庸俄意思,说道:   “既然这样,这事就交给我处理吧!咱们特战训练班经过大半个月的基础训练,也该拉出去遛遛了。从明天开始我就带他们展开武装拉练,一来震慑一下日本人,再个也展示一下我们学生军的风采。”   冯庸点点头说道:   “这样也好,越是这档口我们更不能缩头,越缩头日本人就越猖狂。”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陈靖亚返回特战训练班,悄悄的将李少铎叫来出来,问道:   “今晚跟我去干件大事敢不敢?”   李少铎虽然比陈靖亚小几岁,可也是个不怕事的主。听陈靖亚这么一问,将胸脯一挺,说道:   “你说咋干吧!我听你的就是。”   陈靖亚拍拍李少铎的肩头,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有种。今晚咱俩去将那个东亚会馆会会那些浪人,你敢不敢去!”   李少铎问道:   “咋不敢去!”   陈靖亚点点头说道:   “日本人不是想和我们用武士的方式解决吗,那咱就找上门去和他们解决一下。一来打打他们的嚣张气焰,二来也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是夜,陈靖亚找根齐眉棍,翻出墙头来到校园外的墙根下。   没过一会,李少铎也翻过院墙跳了出来。   陈靖亚见李少铎手里有一个灰布包,便问道:   “布里包了啥?”   李少铎说道:   “是刀。”   陈靖亚看着布包的尺寸,猜想是把日本长刀,便问:   “是日本刀?”   李少铎答:   “是横刀。”   陈靖亚少小习武,对中国传统的兵器自然熟知,他练过柳叶刀、鬼头刀、雁翎刀、太平刀,就是没见过传说中的唐横刀。   两人一前一后,潜行至街角的拐角处后。陈靖亚从口袋里掏出两条红色三角面巾,递给李少铎一条,说道:   “围上这个,以免让日本人认出来,给学校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李少铎接过面巾带到脸上,与陈靖亚相互对视了一眼,抖开包裹横刀的灰布,与陈靖亚一起阔步向东亚会馆走去。   此时已是深夜,东亚会馆门前灯光依然明亮。两名腰插长短刀的朝鲜浪人,在哪里懒散的打着哈。转头间,见两名蒙面人向自己走来,一阵紧张,叽哩哇啦的用朝鲜语大喊:   “站住。”   陈靖亚和李少铎也不管这两个朝鲜浪人喊什么,一个拎着齐眉棍,一个抽刀飞身向抽刀迎上前来的两个朝鲜浪人扑去。   陈靖亚自小习太祖洪拳,研学的蟠龙棍法也是出神入化。这蟠龙棍法乃先祖所创,当年太祖就是凭借这一套棍法,打下了八百座军州。   俗话说,枪扎一条线,棍扫一大片。可这蟠龙棍法与其它棍法不同,讲究的步法身形灵活,棍随人走,身棍协调,力发腰间,劲整动齐,全身力量集中于棍端。但只见陈靖亚的棍头猛然向挥刀扑来的浪人一点,齐眉棍长,那浪人试图闪身躲过,再滑步上前。哪知道这只是个虚招,陈靖亚人随棍走,突然变势,扳棍头现棍身,向那浪人腰间横过过去。那浪人双手举刀,气势吓人,但整个中路都交给的陈靖亚。说时迟,那是快,只听得啪嚓,哎呀一声,那浪人已经倒在地上。   枣木质地密实,材质重且非常硬。用它来做成齐眉棍,即不惧刀砍斧伤,又可给对手以重创。   陈靖亚这边一出手就撂倒了一个浪人,李少铎也不含糊,与那浪人才将过手两个回合,便反手一刀在对手的肋下划出一个大口子。   两个朝鲜浪人见来者不善,再也不敢上前,退的远远的大喊大叫。   
0

四十二章踢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