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现代战争4:失重的荣誉>五十六、危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十六、危机

小说:现代战争4:失重的荣誉 作者:沉默海狼 更新时间:2018/3/13 0:45:33
在战火纷飞的爱尔兰境内,一座废弃的体育场前正围着数不胜数的英军士兵,有的是面戴墨镜、头顶红色贝雷帽的空降兵,有的则是穿戴着防毒面具和黑衣的SAS特种部队,各个严阵以待地部署在大门口,似乎是在准备一场突袭。 “伦敦空军司令部呼叫Bravo-6小队,报告你们的情况——”一名SAS队员身上的呼机在这时响了起来,传出的是行动指挥官麦克米兰的声音。 “这里是沃尔克罗夫特中士呼叫总部,我们已经搜遍了这里大部分的地下区域,除了面前的这座体育场之外。空降部队的负责人告诉我,共和军的恐怖分子很可能躲藏在体育场的某处,请求下一步指示。”这名队员拿起呼机便回道。 “批准行动,即刻进入体育场,消灭所有敌人。不能让他们干扰到我们在城区外围海域的打捞工作,尤其是不能影响到那艘货轮的正常运作。通话完毕。”麦克米兰下达了命令。 “完毕。”自称沃尔克罗夫特的队员放下呼机,朝在场的其他SAS成员挥了挥手。 等待已久的士兵们端起了标配的HKMP5冲锋枪,缓步地涌入空荡荡的体育场内,身后还有大群整装待发的空降兵紧随其后。 在残破的观众席间,一只只被空降兵牵在手里的军犬开始搜索着废墟,警觉地嗅着已然化为焦土的地面,试图捕捉到一点共和军成员的气息。 过了片刻,一条位于观众席后方的工作通道前响起了报警般的凶猛狗吠。 众人如临大敌地围拢过去,在房门紧闭的通道口站定。经验丰富的沃尔克罗夫特示意大家先别动,然后吩咐一名看起来足够精干的SAS队员上去察看。 “检查有无爆破装置,伯恩斯中士!这是那些家伙惯用的手段——”沃尔克罗夫特提醒道。 在大家紧张的注视下,名叫伯恩斯的中士从门前解下了一颗军用手雷,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紧接着让开了一条道。 排头的SAS士兵立刻破门而入,所有人冲进狭小而又昏暗的工作间里。随后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条垂直通往下方的单梯管道。 机敏的军犬似乎嗅到了危险,又凶暴地吠叫起来。 紧握手雷的伯恩斯中士走上前,将手雷顺着管道扔了下去。 “砰通”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回荡在下方的一片黑暗里,伴随着几声听起来像是惨叫的人声。 “果然在下面守株待兔啊,这帮家伙!”沃尔克罗夫特马上头也不回地给身后的援兵打出了进攻手势。 全副武装的SAS队员们纷纷拿出闪光弹往下扔去,然后顺着管道里的铁梯往下爬。 一阵AK步枪射击的炸响随之传来,锈迹斑斑的梯子上溅起了火焰星子。为首的队员索性用戴着特制手套的双手贴着梯子往下一滑,直接飞快地滑落到幽暗的地下,一触及地面,便稳健地蹲伏在梯子跟前,向着黑暗中火光骤起的地方扫起了机枪。 几名手执AK的共和军民兵在这一刻瘫软在了黯淡无光的地道里,身边还躺着不少被手雷炸得血肉模糊的同伙。 从地道的另一头正冒出更多戴着头套、身穿迷彩的共和军成员,往这边赶来。但在这时,身先士卒的SAS部队已经全体下了梯子,纷纷匍匐在地组成了有力的防御队形,瞬间齐发的火力刚好让来势汹汹的共和军倒下一片。 一头身形犷健的军犬从某个空降兵的背包里钻了出来,扑向离自己最近的敌人,残暴地将那名手足无措的共和军压倒在地,咬得对方浑身是血。 短短的交火间,SAS的突袭已经让共和军在地道里留下了十多具尸体。剩余的漏网之鱼开始往地道尽头退却。 “肃清这片区域,不要放过一个恐怖分子!”沃尔克罗夫特一边扫射一边大声道。 “遵命!”正在推进的队伍应声道。 “前面有座楼梯,注意恐怖分子的伏击——”伯恩斯中士望着地道尽头的一片昏暗,说。 在那里,大家发现了一个通往更下方的楼梯,便轻手轻脚地走了下去。 “嗒嗒嗒!”无数支AK步枪在另一头猛然齐发,走在最前面的SAS队员顿时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反应极快的伯恩斯中士立刻连掷两枚闪光弹,自己在刺眼的白光骤起之时飞身跃下楼梯,顶着护目镜的双眼瞬间盯上他那把冲锋枪的红点瞄准镜,电光火石间的一通点射,扫过被照亮的房间里数个面戴头套的人影,精准地在黑暗中激起猩红的血光。 紧随而至的大批SAS成员立马在楼梯口四散开来,要么匍匐,要么半蹲在地,对着周围暗藏的敌群展开了集火。 几个恐怖分子冲了上来,神色疯狂地扫着AK,身上还挂满了冒着烟的手雷,似乎想要一头扎进SAS的人堆里同归于尽。 眼疾手快的沃尔克罗夫特中士没给他们这个机会,转过枪口就是一通扇面形的猛扫,然后看着这几个人肉炸弹在凶猛的弹雨中爆成了火花。 更多的恐怖分子窝在阴暗的角落里,在无遮无拦的大厅内与SAS对射,有些架起了shred-4轻机枪,向着楼梯方向狠命地射击。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脑袋也已经进了那道夺命的红点瞄准镜中。几声清脆的枪响过后,那暴露无疑的头颅便爆裂成了骨肉分离的血葫芦。 此时的伯恩斯屏息凝神,接连射杀了试图上前操作机枪的恐怖分子。 抓住这个重火力点被暂时打哑的时机,沃尔克罗夫特和其他人趁机一拥而上,大胆地射击四周的伏兵,一时得不到火力支援的恐怖分子纷纷倒在掩体里,到处都有人被突如其来的猛攻打成筛子。 击毙了几个猫在重火力后试图接手的残兵后,枪声渐渐地停了下来。 SAS队员和空降兵迅速占领了整个房间,开始搜索起来。 “区域安全!”一名士兵对沃尔克罗夫特说道。 “我们发现了一台无线电!”有人在远处报告说。 沃尔克罗夫特闻声过去一看,果真有一张放着无线电的木桌摆在角落。但是电台已经被破坏了,也不知是共和军有意而为,还是在刚才的激战中损坏了。 “我不喜欢这样,这太简单了。”紧跟其后的伯恩斯望着周围一地的尸体,略带顾虑地说。 “等我联系总部,看看麦克米兰怎么说。”沃尔克罗夫特说着便拿起了呼机。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通讯被接通的声音。 “这里是Bravo-6小队,我们已经进入了体育场地下,”他对着呼机道,“这里的确是敌人的据点,我们发现了共和军的一座电台。负责守卫的恐怖分子已被我们消灭。” “嗯,做得好,中士。从总部的画面上看,你们现在正处在体育场下方的服务用室里,那里很接近这座体育场的空气循环系统。通往那儿的入口就在你的旁边,共和军的成员也许已经布满了那片区域,务必将他们全部解决,确保你们在那边的工作能够顺利进行。”麦克米兰冷静的话音在另一头讲道。 “空气循环系统?那些恐怖分子守在这种设施里做什么呢?”沃尔克罗夫特表示疑惑。 “目前还不清楚,但总部的情报显示这座据点是由一个叫做'布查'的共和军头目管理的,是地道的爱尔兰抵抗组织,对我们军方派来的人十分地不择手段。那里的地形可能会很复杂,同时也便于埋伏,所以要小心他们的反扑。完毕。”麦克米兰说。 “'布查'?屠夫的意思么……”伯恩斯在一旁低低地说。 一放下呼机,沃尔克罗夫特马上把目光转移到电台的近旁。他这才发觉桌旁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处还有一扇钢制的房门,不知通往哪里。 他当即给身旁的伯恩斯递了个眼色,两人各自走到门前的两侧,在众多士兵的紧跟之下,作好了继续突入的准备。伯恩斯在门上安好了C4炸药。 只等那状如面粉团的C4发出震耳欲聋的爆响,沃尔克罗夫特和伯恩斯即刻带头从两边冲进烈焰骤起的门内,枪指十几个从门后显露出来的暗影,早有准备地扣响了扳机。 离他们最近的两名恐怖分子猛然间被飞离了门框的沉重铁门砸到身前,身体被撞得原地起飞,在半空中被精准的弹雨扫成了筛子,落到后方的同伙当中,血溅当场。 其余的恐怖分子刚要开枪,就被随后涌入的大队人马齐发的枪射杀。 此时的沃尔克罗夫特将一只握拳的手抬起,唯一竖起的食指在空气中划了几个圈。身后的大部队立马听令,集合起来往门后的这处秘密空间进发。 这里俨然是一个狭长往下的楼梯间,直通体育场的地下二层。几名空降兵走在前面,踏过一级一级的石质台阶和冰冷的共和军尸体,谨慎地步入了下方昏暗的地底。 随即迎接他们的是几发当面袭来的军用霰弹,倒霉的空降兵还没来得及看清面前的景象,便已在刹那间身首异处,鲜血溅了后面的人一脸。 几条军犬在此刻跃过他们的尸体,猛扑进地下二层,黑暗里传来了疯狂的撕咬声和人的惨叫声。 伯恩斯等人趁机冲了下来,闯入了那暗藏杀机的地底世界里。 只见眼前出现了像是工作区一样的巨大空间,到处可见房门紧闭的工作间,一排排地坐落在空阔的长廊里,也有些正开着门,里面正冒出恐怖分子各个蒙面的身影,向这边喷吐着AK-47的凶猛火舌。 沃尔克罗夫特赶忙吩咐士兵远离楼道口,往走廊对面的房间寻找掩护。在穿越无遮无拦的走廊时,终于有几个动作较慢的SAS队员成了枪下鬼,负责掩护的空降兵更是接连倒地。屋子里充满了濒死的嚎叫和“Medic!”的求救声。 在快要接近对面的一排房门时,沃尔克罗夫特和伯恩斯及时地卧倒在地,匍匐着爬往混凝土构成的门框后。密集的火线就从他们的头顶拂过。 一躲进门框,伯恩斯马上依托这牢固的掩体与其他房门后的敌人对射,弹无虚发的点射当即将几个火力较猛的恐怖分子撂倒在地。其他受到压制的SAS队员借机发起了进攻,对着周围的房间开始了逐个的清剿。 有些穷途末路的恐怖分子身上捆着炸弹,在SAS队员涌入各自的房间时引爆,可怕的炸响伴随着熊熊火光涌出屋外,以震天动地的声势在走廊里迅速蔓延,场面十分惨烈且混乱。 “Medic!Medic!”伯恩斯将一个血肉模糊的队友从火中拖出来,并大叫着。 “他们在拖延我们!该死的——”沃尔克罗夫特恼火地看着自己的队伍在残敌间炸成一团,不得不躲回了掩体,“所有人停止前进!使用爆破性武器开路!” 自知不妙的SAS士兵们连忙退却,躲在了各个仍有敌情的房间门边,把随身携带的手雷和闪光弹往屋内投掷。剧烈的闪光与简易雷管迸发而出的烈焰交织在一起,将那些还未来得及接近士兵的人肉炸弹提前化为了灰烬。 沃尔克罗夫特趁势带头穿过了危险区,在敌方渐弱的枪声中与伯恩斯一起寻觅着这片地底空间的尽头。 “听!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伯恩斯一边走一边端枪四顾,说。 “是这里的空气循环系统。我想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想要乘凉吧……”沃尔克罗夫特听着周围传来的异动,说道。 此时此刻,似乎有一种通风设施被打开的嗡鸣声正从走廊两侧传来,离众人越来越近。 “彻查这片区域!这里一定还有隐藏的敌人!”他对伯恩斯断然道。 伯恩斯点点头,就近摸进了一个房间搜查起来。 身后的战斗还在继续着,断断续续的枪声不时传来。大部队被拖住了。 沃尔克罗夫特叫来几个好不容易脱身的SAS士兵,便向走廊更深处摸索。 在一个像是储藏室的房间里,伯恩斯发现了成排的书架,经验丰富的他很快发觉那并不是用来摆书的,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武器刷和注油壶的味道。看起来,这是这儿的共和军用来存放军火的地方,但武器已经被转移了。 此时的伯恩斯连查了几个房间,都是类似的情形。 “简直像是早就知道我们会来这里一样,该不会……”他愈发有种不祥的预感。 到了这个当口儿,沃尔克罗夫特已经带着人闯进了一间更为可疑的屋子。那里面有些整洁一新、与这个战场格格不入的主通风设备,地上还散落着血迹和被人用过的绷带。 就在沃尔克罗夫特拿起绷带正要察看的时候,忽然发现伯恩斯神色严峻地走了进来。 “指挥官,情况有些不对劲,那些恐怖分子知道我们要来,这恐怕是一个陷阱。”伯恩斯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哦?你是怎么发现的?”沃尔克罗夫特问。 “他们提前搬空了这里的物资。我敢说那里面藏着不少军火,如果只是刚刚发觉军方前来的话,是根本来不及做完这些工作的。”伯恩斯指着对面的房间分析道。 “这倒值得怀疑。如此看来,他们留这些小股的抵抗势力在这里,的确是为了来引诱我们呢……”沃尔克罗夫特说着,便在绷带上闻了闻。上面仿佛有股年轻女孩的气息混杂在血腥味里。他不由得暗自思忖着什么样的女孩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阁下,为了大部队的安全,我建议全员撤离这座体育场,等待更多支援。”伯恩斯提议。 “先别急,我们听听总部是怎么说的吧。”沃尔克罗夫特转而接通了远在总部的麦克米兰。 “Bravo-6小队汇报,我们在目标区域发现了不明敌情,疑为敌方大量军火被事先转移。请求下一步指示——”沃尔克罗夫特说。 “别在那里浪费时间了,Bravo-6,总部刚刚侦测到体育场内的空气循环系统被打开了,我也是才接到消息,”麦克米兰说道,“考虑到那里的抵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烈,而更像是仅仅试图拖延你们的行动,那么这个时候启动这样一个用于控制气候与通风设备的电脑系统,只有一种可能性……” “是什么?会是毒气吗?”伯恩斯关切地问。 “这可说不准,但就目前来看,真正的危险应该就位于循环系统旋翼叶毂中心,那是最容易散播类似东西的地方。不过不要急,你们从那里撤离之后,我们将派出危险物质处理小组进行协助,调查潜在的威胁。”麦克米兰正色道。 “容我提醒你,长官,如果恐怖分子是因在这里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特意引我们到此的话,恐怕现在就得有人去解除危机。因为大部队全员撤离也是需要时间的,得有人为他们争取这个时间。”沃尔克罗夫特毫不犹豫道。 “这样太冒险了,中士,我不会容许你拿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作赌注的。”麦克米兰马上回绝道。 “包括我自己在内吗?”沃尔克罗夫特又问。 这话把在呼机另一头的麦克米兰听得愣了一下,周围的SAS队员们也都不由得面面相觑,似乎没料到这个Bravo-6的队长会来这一出。 “如果这是一个比我们在伦敦遭遇的那场灾难更可怕的东西,我想我有义务为自己的人赌上一把。”沃尔克罗夫特斩钉截铁地说。 当年以马卡洛夫为首的内圈恐怖组织在伦敦释放生化毒气的景象又浮现在众人的脑海里,一想到那种骇人的画面又将重演,大家都一时语塞。 “我和你一起去,指挥官,我很想知道共和军为我们准备了一份什么样的'礼物'。”伯恩斯率先发话。 沃尔克罗夫特认可地朝他点了点头。 “作为Bravo-6小队的队长,如果这是你最佳的选择的话,就去完成你的使命吧。”麦克米兰想了想,说,“让敌人见识一下你们的座右铭。” “嗯哼,'勇者必胜!'”旁边的SAS士兵们应声附和道。 大家士气高涨地走出了房间,向着空气循环系统的叶毂中心进发。 那是四通八达的地下管道,周围散布着一些与系统相连接的集电极。沃尔克罗夫特先用呼机通知还在走廊里奋战的大队人马即刻撤离,然后吩咐一名士兵与自己的队伍兵分两路,直奔这个电脑化的循环系统专用的控制室。 在那里,训练有素的士兵迅速地击毙了几名负隅顽抗的恐怖分子,然后手动关闭了用来调节通风设备的电脑。 刚刚运作了没一会儿的循环系统在此刻戛然而止。 正处在通道内的沃尔克罗夫特等人趁机深入,开始寻找危险的源头。 在迷宫一般的通道拐角,他们又遇到了埋伏已久的恐怖分子。骤起的枪声打破了沉寂,SAS队员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敌人集火放倒。 推进到一处,排头的伯恩斯在管道的尽头看见了一架单兵便携式的自动机枪正在转动着。没等他有所动作,那有着红外感应的机枪便迫不及待地发出火舌,还有几名恐怖分子躲在后面开火。 众人以最快的速度退到拐角后方,伯恩斯借着掩护往前投掷闪光弹,那小小的罐形物体磕到管道狭小的壁面后,弹到了敌人跟前,一阵电光火石,迷住了他们的视线。 另一个随行的空降兵将牵在手里的军犬放了出去,较之人形目标的军犬径直向前方的机枪跑去。感应灵敏的机枪立刻转向,凶猛的火力瞬间转移到了狗身上。 眼疾手快的伯恩斯一个箭步跨出掩体,霎时连发数枪,将自动机枪打成了火花迸溅的废铁,紧接着又逐一洞穿了几名恐怖分子的血肉之躯。 其他队员呈室内突击队形,即刻来到敌方所处位置,举枪四顾搜索着现场。有人发现了两道互相连接的黄色罐状物,上面标注着三角形的生化标记,还有细长的通气管连着罐子的顶端。 “等等,先别动!启用即时传输录像,把这儿的画面传给总部。”沃尔克罗夫特制止住几名正欲察看罐状物的士兵,说。 一旁的伯恩斯取出随身携带的军用平板电脑,连接自己头上的军盔记录仪,面朝那两个罐子,将自己看到的画面实时传往位于伦敦的总部。 “你们看到这东西了吗?”伯恩斯一边录一边对着紧接总部的通讯大声道。 “是的,我们看到了!干得好,Bravo-6!”麦克米兰的声音在呼机里赞叹道,“我刚刚请来了了解化武的相关人员与我一起监看现场图像。他们告诉我,这很可能是一种用来存放剧毒病原体的工具,以这东西的构造上来看。看起来,共和军打算让进入体育场的每一个英国士兵感染上未知的病毒,从而达到诱敌深入的意外效果。” “而且是通过空气来传播的。”伯恩斯说。 “毫无疑问,恐怖分子将通过循环系统来把病菌散播到体育场的每个角落,这意味着整个大部队都会在这里倒下,或者更糟——”麦克米兰说着,顿了顿,“如果这是一种致死率极高、且足够慢性的传染病,直到所有士兵事后返回各自的营地才会病发,那么病毒就会在整整一支爱尔兰派遣军中蔓延开来,包括那些即将回国的部队。” “所以,到了最后,连英国本土的人也会感染上这玩意儿。还真是个有想法的计划啊……”沃尔克罗夫特看着一旁的士兵在毒罐边做着记号,说道。 “这恐怕正是这座据点的负责人'布查'的计划。此人一直对英国人抱有极大的仇恨,能像曾经的爱尔兰共和军一样在英国本土实施恐怖袭击,向来是他的愿望。”麦克米兰此时在另一边翻看着各种资料文件,说。 “他等这一天一定等了很久。”伯恩斯边说边给毒罐做起了密封工作。 “以军情六处提供的情报来看,是这样。不过布查本人很可能已经提前离开了这里,就他的手下目前的行为而言。”麦克米兰不紧不慢道。 “这么说,只需要打理好眼下就可以了。”伯恩斯回答道。 “下次我们再好好修理他。现在先把这玩意儿运走。”沃尔克罗夫特紧盯着被密封起来的毒罐,一字一句道。 由于身为SAS本就穿戴着标配的S-10防毒面具和特制防化服,所以刚才的过程中伯恩斯等人还未受到伤害,至少在病毒泄露前是这样。 现在,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合力搬起毒罐,顺着原路,准备开始运输工作了。 但是就在这时,沃尔克罗夫特的呼机又响了。这次传来的是仍身处控制室的那名SAS队员的声音。 “中士,你们有麻烦了。”队员在另一头说,“循环系统的窗口期就要结束了,再过一分钟,整个系统就会重启,而且已经没有时间破解了。如果在那之前,你们还没有成功转移病原体的话,病毒将会随之席卷整个体育场。” “哈,我以为只有几秒钟呢。看来不必担心了!”伯恩斯在一旁听罢便说。 对黄色毒罐的运输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众人全神贯注地绕过一个又一个通风管内的拐角,避免对罐中那未知毒物的一切碰擦。 那名队员通过控制室的监控录像望着这一紧张的过程,丝毫不敢大意。他还没有发觉,一名手持钝器的共和军恐怖分子正从身后悄悄地逼近。 等那不易察觉的脚步声离自己近在咫尺的时候,浑然闻声的SAS队员才转过身来,迎面便看见一把锋利无比的安全斧朝自己头上划来!他连忙横起手中的步枪进行格挡,顶开那只拿斧子的手,然后把枪口往敌人身上对准。 岂料恐怖分子早已一手挥斧一手持刀,随后刺来的匕首直接划伤了他的手臂,刚被扣上扳机的突击步枪随之掉落在地上,迸发出一连串走火的枪弹,朝周围四射开来,两个人在枪火间扭抱住对方,厮打着滚倒在地。 搏斗声从士兵肩头的呼机传进了沃尔克罗夫特等人的耳朵,大家自知不妙,也都顾不上危险了,加快步伐将毒罐抬往出口。 沃尔克罗夫特深知,一旦敌人在控制室得手并将系统提前重启,此时与病原体触手可及的他们就会成为第一批牺牲品,众人的性命现在已经完全寄托在那名队员身上了。 那试图偷袭的敌人现在将队员扭到一边,腾出手来对付跟前的控制台,竭力地想要把手挨到电脑系统的开关上。被他紧压着的队员看准时机,狠命地扭住他剩下的一只手,紧随着骨质迸裂的脆响连同这个恐怖分子的惨嚎,随后有力的过肩摔将对方顶了个跟头,那家伙翻过队员的头顶重重地撞在控制台上,撞得眼冒金星。 得到了短暂喘息的队员借势起身,就近去摸敌人掉落的匕首。对手在迷糊间拿过控制台前的一个扳手甩向队员,刚好砸落他手里的刀。紧接着,那恐怖分子又将桌上的其他东西一一扔向队员,边扔还边把手伸向系统开关。 偏头躲开一个迎面飞来的重物后,队员直接全力地猛扑上去,蛮劲大发地冲撞在敌人的腰间。对方的后背顺着惯性结结实实地磕在台前,瞬间瘫软下去。但在随后的一刻,反应不及的队员感到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扎入了自己的大腿,整个人都不由得重心顿失,也倒了下去。再一看,敌人正疯狂地攥着一把从桌上抢来的螺丝刀猛挥而来!他来不及多想,当即抬起手臂护在自己的喉咙前,那锈迹斑斑的螺丝刀霎时洞穿了他的小臂,血如泉涌。 不等剧痛传遍自己虚弱的身体,此时的队员咬紧牙关腾出还未受伤的左手,一记猛狠无比的手刀劈在敌人的脖子上。这一击算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直把对手打得从自己跟前摔飞出去,滚倒在几丈远的地方半天没爬起来。 此刻,缓了口气的队员捂着手臂坐起身,强忍疼痛将手上的螺丝刀拔了出来,然后奋力地在鲜血染红的地板上爬动着,径直爬向倒在眼前的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也挣动着,往更远的地方爬去。那里掉着一把队员之前弄丢的HK416突击步枪。 两人都已在这一刻杀红了眼,甚至忘记了各自的使命,只是单纯地想要杀死对方。 当先行一步的恐怖分子将那把HK416握进手里的时候,队员也凶狠地将螺丝刀刺进了对手的身体。 队员不停地刺着,猩红的血浆像开了盖的酒瓶一样从深深的刀痕中迸溅出来,溅得他们浑身都是。恐怖分子还没来得及端平枪口,子弹便在他忍痛的操纵下随之走火,有几颗擦破了队员的肩头和暴露无遗的额角,血珠犹如脱线珍珠似地泊泊横流。 待到敌人竭力地将枪顶在队员的胸前,一扣扳机,“咔”地一声,枪膛已经空了。于是,那恐怖分子便把坚硬的枪托往队员头上猛砸。 就在意识即将模糊的前一刻,队员用最后的一丝余力将螺丝刀刺进了敌人的喉咙。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循环系统叶毂中心里,沃尔克罗夫特等人也冲出了昏暗的管道。片刻之后,他们的身后响起了空气循环系统重启后的阵阵嗡鸣。 “好了,我们去出口!是时候离开这是非之地了——”负责运输工作的伯恩斯中士此时说道。 “恐怕我们应该感谢他……”沃尔克罗夫特摘下呼机,回望了一眼控制室的方向,知道那个队员再也回不来了。 一行人抓紧时间将病原体毒罐往体育场外搬去,途中遇到了还未完全撤出的SAS大部队以及负责协助的空降兵。伯恩斯一边搬一边大声地提醒过往的友军,尽量远离毒罐。 过了来时的楼梯,一直来到通往上方的单梯通道。沃尔克罗夫特让在那里等候已久的SAS队员放下吊绳,然后让伯恩斯等人把毒罐缓慢、小心地固定在绳上,让上面的人一点一点地吊了上去。 到了这个份上,沃尔克罗夫特他们这才放心地顺着梯子原路爬回,离开了危机四伏的体育场地下。 现在,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总部派出的危险物质处理小组前来。很快,那毒罐中的东西就会水落石出。 望着那黄色罐状物上的三角生化图样,此刻的沃尔克罗夫特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排除了潜在的威胁,干得漂亮。”他如释重负地说,“至少今天过后,可以好好地休整一下了。” “是的,中士,接下来我们可以安心地做完原来应尽的工作了。”伯恩斯将自己的枪往肩头一挎,说。 “没错,尽管这并没有意想中的那么令人振奋,我的老兄。”沃尔克罗夫特环顾着又回归了沉寂的体育场,不紧不慢道。 铺着干枯绿茵的足球场包围着鲜黄的毒罐,在夕阳下透出苍凉的气息,化为战火余烬间的最后一丝宁静。
0

五十六、危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