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歌>第十章:西北行(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西北行(十)

小说:秦歌 作者:飞机聪 更新时间:2018/4/16 15:56:59
景歌拍马行在前面,千雪没像往常一样跟随身旁,落后数米远,还在气恼。 余韵摸了下马儿的鬃毛,放缓速度,与她并肩而行。 “还在生他的气呀?”她轻声问道。 “生气倒是没有,只是有些不解罢了。”千雪答道。 余韵沉思片刻,“他并非优柔寡断的人,这么多必定是有原因的。” “有何原因?” “可曾记得战王秦昊?”余韵说道。 千雪点头。 “昔日八王围攻他,结果四死三伤,连镇国重器九龙玺也被他夺走。可为何欧阳童毫发无损,平安归来?”余韵徐徐说道。 “我也奇怪,按理说,欧阳童这等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是战王最疼恨的才对。难不成是因他实力太高了,战王伤不了他?”千雪猜测。 “并非如此,那时的战王已经触碰到下一个境界的门槛了,若非依仗九龙玺,王境之内,绝无人可与他对抗。”余韵摇头说道。 “若战王铁了心要杀欧阳童,那他多半难以幸免。” “这么说来,其实是战王有意放过他了。可这是为何?”千雪想不明白,对欧阳童这种人,有什么理由手下留情的呢。 “因为,战王深爱的那个女人,成了欧阳童的夫人。”余韵说道。 “在我们想来,欧阳童不仅忘恩负义地背叛了战王,还花言巧语骗走了他心爱的女子,不杀他实在难解心头之恨。” “我猜战王想的是,欧阳童作恶多年,为人卑鄙,必定是仇家遍地。如今欧阳家仍然平安无事,全仗他王境实力庇护。杀了他固然泄愤,但失去王境强者的欧阳家族必将被仇家清算。自己心爱之人身为他的夫人,绝对会被迁怒,难逃悲惨下场。”余韵望着景歌的背影,一字一字地说出来。 “而他,情深意重,宁愿放过欧阳童,也不愿自己心爱之人受到伤害。你家殿下,跟战王是一样的,同样是重情重义之人。他很清楚战王为何如此。” 千雪沉默。 “所以你懂了吗?他放过欧阳明绝非是心慈手软,或者害怕欧阳童报复。仅仅是因为战王于他有恩,欧阳明是他心爱之人的儿子。战王至死也不愿让那个女人遭受风险,景歌也不想杀了她儿子。” “不管欧阳明怎样,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丧子之痛都是难以忍受的。另外,若是杀了欧阳明。就不得不和前来寻仇的欧阳童分个生死。那么,她就失去了庇护。也就违背了战王的遗愿。” 千雪听完后久久说不出话来,“世间竟有这般重情的男儿?!” 她被战王所感动,那个强大而豪迈的男人,竟会如此细心,处处为爱人着想,默默的倾其所有,是何等的温柔。 “有,战王是一个,你眼前还有一个。”余韵肯定地答道,只有同类人才能理解同类人的想法。 “难怪殿下会对你倾心,像你这般聪慧的姑娘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千雪由衷感叹,觉得她跟景歌很般配,能理解景歌的心思。 “哪有。”听千雪这般说,她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韵儿确实聪明呢,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先前的还以为,战王之所以不伤欧阳童,是诛心之举,想要大秦王室猜忌他,看来是我内心太过阴暗,把战王往坏处想了。”玉珏一直在旁听着,心中也颇有感触,像战王这样的男人,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理想郎君。 “方才多亏韵儿救我,否则我就死翘翘了,谢谢啦。”玉珏吐了下舌头,翻着白眼,做出一副吊死鬼的模样说道。 “不用客气。”余韵温和地笑着。 几人拍马,跟上景歌。 从那家小店回帝都的路上,一直奇怪的马队缓缓走着。 二十几匹马背上各绑着一个古怪的,被刮去了半边头发,一侧光秃秃的脑袋上有着小孩子乱画般的涂鸦。 行人们纷纷远离,不敢靠近。 “过来,帮我解开绳子。”马背上的黑衣人对着远处的行人呼喝道,用着一贯高高在上的语气。 可那些行人见得这般模样,躲得远远的还来不及,哪敢凑上来解绳子,害怕招惹上麻烦。 那群人心里愤懑,连那些平日里蝼蚁一般的贱民都不买账,让他们愈发生气。 在这些荒野小城还好,没人认识他们,若真是这样回到了帝都,那可就真的颜面无存了。 欧阳明宛若一个破布袋一般耷拉在马背上,口鼻中仍有鲜血淌出滴落,模样凄惨,眼神呆滞,不再像先前那样嚣张猖狂,一言不发,心如死灰。 他不曾想到景歌敢如此对他,人人都敬畏他父亲,即便是王子也以礼相待。 这个时候他有些后悔,猛然想起人在屋檐下,应当学会低头才对。 可一切都好像太晚了。 这些门下真是废物,回去得让爹把他们的脑袋都砍下来才行,他又想着,思绪已经混乱,神智变得不清晰起来。 遭受重大打击后,在崩溃的边缘。他本是天之骄子,年纪轻轻就担任要职,以后还要迎娶公主,成为驸马爷。可现在,一切都被那一脚给毁了,再无丝毫前途可言。 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十倍偿还,欧阳明咬牙切齿。 任凭他们如何呼喊,行人们都不敢靠近,这一幕对于那些在平民来说,实在太过诡异,可怕了,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自己上去焉有活命之理。 一行黑衣人正无计可施的时候,忽见古道尽头有两个女子慢慢走近。 一个长相甜美,身材玲珑,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腰间缠着一根白色丝带。身旁的一侧挂着一个蓝色布袋子,随着她走路的动作叮当作响。 若非是瞎了眼,应该更要好看些,真是可惜了。被绑在马背上的戴通惋惜。 那个面容清秀姣好的少女双目紧紧闭着,眼皮微微收缩间,缝隙间露出漆黑的孔洞。 可怜。她的眼睛不是简单的失明,而是整个眼窝都没有东西,像是被挖了出来,也不知是因何缘故。一个小姑娘遭了这样的罪。 他脸上露出怜悯之色,那个小姑娘微微偏过头,向着这一边,有些茫然的样子,而后露出甜甜的笑容。 像是在疑惑,为什么牵着她为她引路的小姐姐停了下来。 一旁还有个女子扶着她的手臂,为她引路。看上去年纪要比她大上一两岁。此刻,那个引路的女子停下脚步,改变了方向,想要绕过这一队人。 “姑娘,姑娘,过来帮我解开绳子,我良纯必有重谢。”一个黑衣宗师见她要改道,急忙喊道,宛如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真的,我身上有很多金币,全都给你。”他继续说道,语气诚恳,不再高傲。 “真的?”那个女子松开盲眼姑娘的手臂,上前一步问道,有些意动。 “当然,我良纯一言九鼎,向来不会失信于人。”那个宗师继续说道。 “好吧。”她犹豫踌躇一番,最后还是上前。 眼盲少女只是安静乖巧地在原地候着,双手握着一根青竹仗轻轻地点在地上,动作很小心地在探路,怕惊扰到别人。 她走到那位名叫良纯的宗师前,帮他解开绳子。 绳子一松,良纯滑下马背,造化散的药效还没过,他仍旧是提不起半分真气,被绑在马背上太久,血液循环不良,身体麻木。 这一滑,让他以狗啃屎的姿态摔到地上,甚是不雅。 “劳烦姑娘帮其他人也解开一下。”他颇是感激地说道,慢慢地站起来,活动筋骨。 现在虽然还是很虚荣,但至少恢复行动能力了。 那个女子一一帮他们解开,然后回到良纯面前。 有些不安地问,“金币?” 她有点懊恼和后悔,觉得自己犯傻了,至少应该把金币拿到手了再帮他们松绑,现在他们要是不肯给,那可就没办法了。 “噢,姑娘放心,我良纯说了必有重谢那就是有重谢。”他笑着把手放进袍袖中摸索。 那女子窃喜,幸亏他是个讲信用的人。 然而,那人掏出来的并非是金币,而是一把短刃,一刀插进她的腹中。 在她的惊叫和恐慌的眼神中,伏近他耳边,呢喃般说了一句,“重谢。” 说完后把手中的利刃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大口子,连着内脏一起带出来,血腥无比。 “良纯,你在做什么?”戴宗大喝道,感到非常震惊,却又来不及阻止。“她好心帮我们松绑,你为何要杀她。” “她看见了我们这般落魄的模样,传出去岂不叫天下人笑话?”良纯冷冷地说道。 其实一路上也不止她看见了,先前很多行人都看到,却不敢上前,这让良纯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宣泄出来,也算她倒霉了。 他握着血迹未干的短刃,阴沉着脸向着那个眼盲少女走去。 一不做二不休,杀个干净好了。
0

第十章:西北行(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