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神狼影>第四十章 宪兵队里的唇枪舌剑(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宪兵队里的唇枪舌剑(上)

小说:谍神狼影 作者:张馨文 更新时间:2018/6/13 9:04:24
沈玉翎被抓走后,几个特务闯进福安杂货店,在楼上、楼下乱搜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物品。接着,又盘问了“店伙计”赵龙几句,也没有问出什么,就匆匆离开了。 待特务离去,赵龙赶紧关了店门,赶去通知关向前和何兵。 何兵急着说:“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们去宪兵队救人?” 关向前说道:“就凭我们几个人,去了宪兵队,也是送死。要我说,侦缉队的人并没有查封福安杂货店,也没有抓走赵龙,再来抓我和何兵,可见,他们只是怀疑沈书记,而没有真凭实据证实咱们通共,所以,没有再大动干戈,而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为今之计,何兵,你赶紧出城,通知城外的其他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事有突变,暂且切断一切联系,更换联络站,以防不测。赵龙,你还得赶紧回店里,照常开门,不要随便外出,先稳住敌人。救人的事,我来想办法。” 当下,何兵、赵龙应声而去。 沈玉翎曾交待关向前,如果她出事,让关向前先去找萧鸣。关向前并不知道萧鸣的真实身份,心里想,这个人在汉奸政府办事,人脉广,熟人多,可能能救沈玉翎。于是,他急急奔向营业税局,去找萧鸣。 可是,萧鸣并没有在局里,一个女人告诉关向前,萧鸣下所里,去检查收税工作了,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来,这会儿去了哪个所,她也不知道。 着急之下,关向前也无办法,只得在营业税局附近等。这一等,他便等到了黄昏。 待萧鸣出现在营业税局门口时,关向前跑了过去,一把拉住他的手,拽到一个偏僻角落,急促地说道:“出事了,我们沈掌柜被日本特务抓走了,人已带到宪兵队大半天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萧鸣大吃一惊,知道街上并非谈话之处,说道:“关经理,你不要慌,跟我来我的办公室再说。” 萧鸣领着关向前,进了营业税局,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这时,营业税局的人已经下班,只有一个看门人在。 萧鸣关上屋门,听关向前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 萧鸣闪念电转,先不说沈玉翎的身份有无暴露,他作为沈玉翎的“亲密男友”,如果不去救人,才说明自己有问题,所以这一趟,他必须去跑,而且,就得现在去。他当即向关向前说道:“这样,你先回去。我现在就去宪兵队跑一趟,问清情况再说。” 关向前却有些担心,问道:“你现在去找人,他们会不会连你一块儿抓起来?这日本宪兵队可是个阎王殿,他们是随便抓人、杀人,你直接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不用怕,”萧鸣说道,“在漳河城这地皮上混了这几年,我多少还是认识里面几个人的,他们一时半会儿还不敢吃我。”跟关向前说完话,萧鸣就直接去了日本宪兵队。 在宪兵队门口,萧鸣向一名日军哨兵亮出了自己的“联络员”证件,上面有渡边春子的亲笔签名和日本宪兵队的章,并说道:“我是渡边课长手下的重要线人,是来找侦缉队长李信风商量重要事情的。” 日本哨兵看了一下证件,知道不假,便放他进去了。 萧鸣一个人直奔审讯室,他知道,李信风抓走人后,多半会被直接带到这里。可门口一个特务拦住了萧鸣,他知道萧鸣的“联络员”身份,说道:“我们李队长交待了,现在没有渡边课长和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去,里面关押的可是重要通共分子。” 萧鸣来这儿,就是来找李信风对质的,他当下哪能忍耐,冲审讯室的大门,就破口大骂而出:“他娘的李信风,你这简直是拆老子的台!老子在前面为皇军拼命卖命,使劲儿干,而你这个混仗王八蛋,却在背后给老子穿小鞋。别缩在里面,快点儿出来,给老子说个明白。”他骂了一阵,指着拦住去路的特务道:“你现在马上去通知李信风,我来这儿找的就是他,他今天要是不出来跟我说个清楚,老子这就出门,带人抄了他的家。” 见萧鸣火气如此之大,拦路的特务赶紧叫过来院子里站的另一个特务,进审讯室报告。 这个审讯室,有两道门,就是怕犯人轻易逃脱。不久,李信风便出来了,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萧鸣径直冲上前去,一把揪住李信风的衣领,怒气冲冲地说道:“李信风,老子真没想到,你是这种小人。你凭什么把老子的女人给抓起来了?你今天必须给老子说个明白。你要说不清楚,咱们现在就去渡边课长那里,去评评理。” 萧鸣手上用力之下,李信风竟无法摆脱,他一边抓住萧鸣的手,防止对方乱抓,一边说道:“萧鸣,你这是干什么?你好歹是税局的科长,能不能文明一点儿?这是什么地方,是让你随便撒野的?不管你生多大气,她现在可是共产党要犯。” “放你娘的狗屁,她是不是共产党,老子还不清楚?老子看你是想把老子整成共产党!”萧鸣骂道,“老子在前面为皇军卖了多少力,没想到是你在后面下绊子,扯后腿!” “萧鸣、萧科长,我要是没凭没据,怎么敢随便抓人?”李信风挣得脸红脖子粗,一时之间,他也并不想跟萧鸣反目为仇,所以,也未使劲挣脱,只是先较理儿,“咱们两个都是为皇军效力的,自家人可不能随便伤了和气,她是不是共产党,可是有人亲手指证。” “你是不是把她关到这儿了?老子现在就要见人,什么亲手指证?老子倒要看看你这证据是什么?”萧鸣大声说道。 “好,给他打开门,让他进去,就让他好好看看。”李信风指着铁门道。 两个特务早就走过来拉扯二人,想把他们分开。这时,李信风让打开门,萧鸣便松开了手。 萧鸣冲进了审讯室,借着屋里亮的一盏昏暗的灯光,他看到,沈玉翎被绑着身子,坐在一根柱子下,身上已挨了十几鞭,多处皮开肉绽,血迹斑斑,而旁边一个特务拿着皮鞭,站在那里。在审讯室的一角,还躺着两个遍身是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男人。 萧鸣上前就把特务手中的皮鞭夺下,摔在地上,骂了一声:“王八蛋。”然后直接问沈玉翎:“他们说你是共产党,你到底是不是?” “什么共产党?我就不知道这共产党都长得什么样儿?”沈玉翎一见萧鸣进来,眼泪就流了出来,“他们分明是在诬陷我。他们说,这个从共产党根据地那边跑来的胡副区长认得我,所以才抓的我。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胡副区长,他们这是合起伙来诬陷我,呜呜 ……” 顺着沈玉翎的目光,萧鸣这才注意到,在打人的特务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萧鸣见过胡德风的照片,所以,仔细一辨,马上认出了正是这个叛徒。 “他就是李信风手下的一条狗,李信风叫他咬谁,就咬谁,我还不知道他这种鬼招。”萧鸣回过身来,指着走进审讯室的李信风,怒气冲冲地问道:“李信风,她怎么就成了共产党了?老子看你这是纯粹来设套,先栽赃、污蔑她,再来陷害我。李信风,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你有什么铁证,就说她是共产党?你要是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那你就是针对我的,那咱们现在就去找渡边课长评理去。我就不信,渡边课长能任由你这么胡来!” 萧鸣的大吵大骂,实在有损李信风在侦缉队的威严,可是,萧鸣是渡边春子器重的人,李信风也不能跟萧鸣闹僵,否则,他也不好跟渡边春子交待。 “我当然有证据,没凭没据,我抓她干什么?”李信风冷冷道,“在太行山沟里,共产党的根据地,他们的葫芦县政府曾经召开过一个党员大会,有人亲眼看到她从会场门口出来。共产党开会的地方,那是随便进的?她不是共产党,那谁信?” “对,这是我亲眼所见,我看到她从会场里走出来。”胡德风听到李信风说出“证据”,赶紧上前做证。 “你是谁?”萧鸣故意瞪着胡德风说道,他没将这个叛徒放在眼里。 “他原来是共产党那边的,还是个副区长,官儿还不小。”李信风冷笑道,“十几天前,他主动弃暗投明,投靠了皇军,现在已是我们侦缉队的得力干将、副队长。在他的指认下,可是有好几个共产党落到我们的手中了。如果没有他的指证,我哪里能想到,你这位女朋友会跟共产党有关系?” “除了这个证据,还有什么做证?”萧鸣恨恨地问道。 “这个证据还不够充足么?就凭我们胡副队长指证,那她就是共产党,还需要其他什么证据?!既然她是共党,我还不该把她抓起来审问么?”李信风反问间,说得很不耐烦。 “这是他娘的什么狗屁证据,这也叫证据?”萧鸣骂道,“你信不信,老子随便提几个人,让他们指认你李队长在共产党根据地那边出现过,然后指证你就是共党,是不是就该把你抓起来审问?这是个什么东西?!现在你随便弄个人过来,让他指证老子的女人是共党,我看你是纯心给老子下套,想把老子当成共党来抓,然后整死老子。李信风,你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背后干的那些缺德事。你成天在外面喊着抓捕共产党嫌疑犯,可结果呢,抓到这个审讯室里来的,有多少人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倒是有不少人给你交了钱,以保释的名义,被放了出去,这哪是抓共产党,你这分明是寻机敲诈勒索。你成天说到处有人通共,要老子看,其实你就是共产党。” 被萧鸣揭出老底,李信风脸上挂不住了,大声说道:“萧鸣,你少在这儿跟我胡搅蛮缠,在这个地方,我只相信证据。” “这就是你所谓的狗屁证据?”萧鸣从怀里一下拔出手枪,然后上前,一只手揪住胡德风的衣领,一手持枪,一下抵在这个叛徒的脑袋上,冲胡德风说道: “狗东西,你不是说,看到她人从共产党的什么会场门口走出来么?告诉你,老子底下的线人,也不是没混进过共产党的会场过,老百姓的驴跑进会场,人都能进会场把驴牵出来。我是不是说,这头驴和牵驴的人都是共产党?想给老子下套,老子什么鬼计没见过!告诉你,除了你这条狗屁不是的证据,你要是再说不出子丑寅卯,拿出铁证来,想凭一句话,就给老子的女人随便安个共产党的罪名,那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萧鸣,你可不要乱来,这胡副队长可是渡边课长交给我保护的重要证人,你今天要杀了他,渡边课长绝不会放过你。你可不要乱来啊,这是什么地方?”李信风赶紧出声制止。 审讯室里的特务已经掏出枪,全部对准了萧鸣。 胡德风被萧鸣这一恐吓,已吓得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浑身颤抖间,哪敢再随便说出一个字来,引来杀身之祸。 “老子的老婆,现在还没过门,就被抓进了宪兵队,当成共产党来审问,那老子不就成了通共反皇军的人了?”萧鸣的手和枪都没有松,“既然想设圈套,冤枉老子,好置老子于死地,那老子死前也要把这个冤枉人的狗东西给干掉,来垫底儿,给老子陪葬。” “谁说你通共了?我可没说过怀疑你通共的话。”见萧鸣拿着枪指着胡德风,李信风也没敢凑近,反而朝身边一个特务的身后挪了挪身子,说道,“现在,我们只是怀疑沈小云有重大共党嫌疑,例行公事,把她抓到这儿,审讯一下她。如果她真的不是共产党,我们也不会冤枉人,自然会放了她。萧鸣,你把枪放下,有什么事,你可以尽管去找渡边课长说,我也是奉命行事,当差办事,不是纯心跟你过不去。”他把话说“活”,是想缓和一下局面,控制好场面,不要擦枪走火。 “不行,这事一分钟说不清楚,老子就一分钟不走。”萧鸣道,“老子还不知道你们侦缉队的龌龊德行?等老子去找渡边课长说话,你的人照审不误。也许不出三分钟,老子没过门的老婆就被你们给审死了。” 正在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之际,一个日本人走进了审讯室,操着一口并不熟练的汉语,说道:“李队长,萧先生,渡边课长知道了你们俩的事,现在让你们两人立刻放下争执,到她那里去。”原来,萧鸣来找李信风兴师问罪,日本宪兵队里的日本籍特务从两人的争吵中,得知了原因,马上打电话,报告给了渡边春子,渡边春子便命他将两人带到她办公室问话。
0

第四十章 宪兵队里的唇枪舌剑(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