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七八、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八、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8/6/12 20:52:13
我知道,刘大海老将军为航母考察团举行这个饯行会,实际就是要告诫我们“知耻而进”。我也知道,他不看好象“明斯克”号这样的苏俄二代航母被重新改装成军用作战平台,目的就是希望我们这些航母专家尽量把握机会,多出国考察各式各样的航母,力求汲取更多更精的航母知识,厚积薄发才能为祖国建造航母打下坚实的技术基础。 但是,我不知道,在精挑细选的十二人组考察团里,为何没有兰课理、潘际强这样的经验丰富的老专家,却只派象我这样的资质尚浅的专家和王大伟那样没有科研阅历的青年技术员? 还有那两位如影随行的老搭档董帆和梁闪耀?我也没想到,就连研究舰载机的罗明和研究雷达的兰淼淼也在考察团的名单中。甚至那位勇斗克格勃的马戏团演员史近也不可思议地混进了考察团! 我还不知道,我们这个七拼八凑的专家组,为何不从首都机场直接飞往莫斯科再折转到乌克兰,却要先去香港国际机场,并且得持澳门专办的澳门市民身份证、澳门出境护照及驾照、信用卡、工作证等有效证件,才能去乌克兰? 直到我跟随带队组长刘向东到达乌克兰,见到了瓦良格的情景,我才渐渐弄明白,原来这一切都跟港商徐岭南有关。多年以来,这位徐大商人一直都在关注他梦寐以求的“瓦良格”号航母! 十二人组赴乌克兰航母考察团到达乌克兰首府基辅机场时,已是十月的深秋了。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基辅,就象它的国民经济一样,萧条而又陈旧不堪! 基辅机场的全名叫“鲍里斯波尔”机场,它跟我去过的很多国家的飞机场不同,它的几个航站楼不是建在一个区域,而是分散在一个大广场的周边。这使我们从空中鸟瞰它就象一个“村庄”,一个没有新鲜感的大村庄。 不用我们着急,早已等候在机场出口外的徐岭南抢先看见了我们,在他高大挺拔的身侧居然出现了《社会观察报》的女记者瓦槑!奇怪,徐岭南怎么把她也招来了?不怕她那招风嘴无事生非吗? 这时,徐岭南奔过来一把抱住领队的刘向东,急切地说:“老刘,可把你们盼来了!好多事情还指望你们来出力啊!” 相互寒暄几句,就坐上了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奔驰牌商务车,直奔落脚的基辅最大的五星级宾馆顿河宾馆。徐岭南为迎接我们这些专家特地自掏腰包包租了那儿两间紧邻的客房。 中国大使馆的王参赞亲自驾驶奔驰牌商务车,徐岭南坐在副驾驶位上,我们一行十二人加上瓦槑则挤着身子坐在后面几排。我与瓦槑刚好坐在一起,我好奇地问她怎么也出现在乌克兰 。 瓦槑指指前排的徐岭南回答:“徐大商人不懂俄语,就拉了我的‘壮丁’,给他当俄语翻译呗!” 原来,乌克兰的官方语言也是讲俄语,这是苏联时期留下的官方规矩。乌克兰独立十年了,还一直延用俄语进行外交活动,这大概就是中国古代文人所说的“乡音无改鬓毛衰”吧? 车子行驶在基辅大街上,眼前闪现的大楼都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风格,尖顶圆首。但是样式都很陈旧,新鲜的楼房寥寥无几。就连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也是老旧的苏联牌子,象什么“伏尔加”、“拉达”、“莫斯科人”,与别国的大都市相比,明显不合时宜! 当然,也有更多来自西欧的二手进口车,成色稍微新鲜些,这大概是追求时尚的一部分乌克兰人凭着稍优越的条件,企图冲淡苏联时代的痕迹。 其实独立后的乌克兰,尽管进行了一番私有化改革和十年经济方面的努力,但它依然象个步履蹒跚的学步婴儿,还不具备充足的能量。 车子到了顿河宾馆,我们下榻在顶层靠角的两个相邻房间,一个住男性,一个住女性。这样选择房间,也是尽量避免与外人接触,图个安静安全。 为了合理分配空间,我们的所有行李都放在女性房间里,因为女性只有瓦槑和兰淼淼,而男性多达十余人。只有多空出空间,才能住进更多人。就这样,住男性的大客房还是拥挤不堪 ! 我们洗涮完毕,先美美地睡上几个小时,驱赶掉长途飞机和时区差带来的疲劳。然后,由徐岭南安排吃了一顿具有乌克兰风格的美餐。 回到宾馆客房,由董帆和兰淼淼检查了一遍房间,确定无窃听装置,我们才安心住下。在与徐岭南的闲聊中,我才弄明白他为购买“瓦良格”号航母所做的前期准备工作。 徐岭南并非“岭南”人士,他本是山东烟台人 。因他十八岁参军进入南海舰队,亲历过西沙海战,于是作为一名海军战士,他发誓用改名字来表白誓守南海的决心,便有了南方特征的名字——徐岭南。又因为身材高大,入伍不到一年就被选入广州军区篮球队。三年后,他又成了篮球队队长,代表广州军区多次征战全国各大军区的篮球赛。从此学会了酒量,结交了很多军界高官。三十多岁时,以校官身份转业从政。一九八八年南沙海战后,辞职去香港经商,发誓赚钱后买航母为祖国守卫南海海疆。 徐岭南在香港成立的公司叫“创辉”集团,业务涉及石材工业、房地产投资、建筑设计、酒店及投资管理、饮食业、国际贸易、金融投资 、文化演艺等诸多行业。 公司经过九年的发展,已经算是在香港、澳门站稳了脚跟,他的眼光开始向内地的广州、北京和海外进军。最近两年,由于香港行情不好 ,各行业市值下跌,他趁机将大多数资金投入到香港的地皮上,等待市值翻升时,再高价卖出,或开发房地产。 因为想在北京谋求生意门路,一九九七年十月下旬,徐岭南出差去了趟北京。也是这一次北京之行,使他获得了一条重大信息。 徐岭南在北京有一位“神秘而重要”的朋友,一见面只三言两语就把话题扯到国际大事上。朋友对他说:“老徐,你也是当过兵的人,难道没有觉察到中国目前的海防形势有点被动吗?我海军去年在台湾举行一场正常的军事演习,居然招来两艘美国航空母舰耀武扬威,真是岂有此理!” 徐岭南也爱聊海军话题,一来情绪就擂桌子:“老美就是嚣张拔扈!他们用杜勒斯划分的‘三条岛链’把我国封得死死的,我国的海防不容乐观啊!” 神秘朋友接住话茬:“是啊!它老美不就仗着几艘航空母舰横冲直撞吗?我们要是有几艘,量它也不敢轻举妄动!” 徐岭南有些渴望地说:“老哥说得太对了!我们国家要是有了航空母舰,钓鱼岛、南海问题解决起来就会容易得多。可是现在还不见海军有造航母的动静啊!” 神秘朋友趁机提醒道:“为什么非要我们自己造航母呢?先到国外买几艘合适的用用不是挺省事儿嘛?咱们边用边学,边学边造,我们很多技术不都是还么干出来的嘛!” 徐岭南感觉朋友话里有话,试探地问:“是不是俄罗斯人又要卖航母了?” 朋友将脸贴近徐岭南,压低了声音:“俄罗斯哪有那么多航母卖给中国?给你透个消息吧,乌克兰倒是有这样的可能!”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海外版的路透社消息报 ,上面头版写着:乌克兰拟出售一艘未峻工的航母。 徐岭南接过报纸,只见上面报道说:乌克兰同俄罗斯就履行苏联时期合同的谈判宣告失败;前苏联曾向这个项目注入一亿美元资金,但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后,该项目即搁浅;因俄方缺钱,乌方也无法承建,只好寻找外国买主。 看罢报道,徐岭南的胃口又被吊起来了。可是想到几年前自己曾为这个计划所付出的努力都失败了,又不免轻叹一声:“消息倒是个好消息,可惜买不起啊!” 神秘朋友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也附和道:“是啊!听说买下来再造好,加上搞好国內配套设施,差不多得七百亿人民币!就算买得起,那还要养得起啊,算起来可是个无底洞。现在政府正埋头搞经济,军队又搞百万大裁军,这个节骨眼上国家不会考虑航母的事。” 说着,朋友话鋒一转:“这个瓦良格号啊,现在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没钱建了。她就象个‘鸡肋’,留之无用,弃之可惜,所以乌克兰只能把她当便宜货转手了。老徐,如果你趁此低价买回来,可能比投资房地产项目强多了!” 徐岭南不由自主地嘀咕起来:“这东西只有国家买得起,也只有国家才用得起啊!我买她回来能干什么用呢?”
1

七八、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