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宋逸史>3.2.2文治大师之文坛风流再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2.2文治大师之文坛风流再补

小说:大宋逸史 作者:谬史氏 更新时间:2018/3/10 16:53:03
其一,大小范。 突然发现大小H这个梗还真是百玩不厌。(大小H梗来自相声,据说,大H嫁给俏江西,小H脸是斜的。)其实中华文坛这个大小某的说法,久已有之。比如大李杜小李杜。(吐个槽,话说我第一次见杜工部的“李杜齐名真忝窃”,心想这人也够逊的,自己标榜自己为“李杜”?后来才知道“李杜”指东汉的李固、杜乔,又有李膺、杜密,还有李云、杜众。李杜,真名齐云天也!范母说,与李杜齐名,死何足惜?中华文人的风骨,是禁锢思想所杀不绝的!) 大范指范雍,小范名震天下范仲淹。大小范并无太多关系,不过一处当官罢了,小范给大范写的墓志铭倒是真的。这范雍就是个庸人,这小范倒值得大书特书。《补笔谈》记载大范当官时浑浑噩噩,敌人打来坐立不安,有个小人说愿立军令状保城池不失,大喜捞到救命稻草,后来敌果退,厚赏之。并问那小人到底是什么办法,那小人说,当时稳定军心罢了,哪有什么办法,真城破了,谁有空来追究他的责任。其人麻木如是。 小范则是名满天下,其诗文也就罢了,独天塌下来也要说话的精神,就令人鼓舞!“不以一心之戚而忘天下之忧”,”危言危行以求天下无忧”,“心焉介如石可裂不可夺“,“信圣人之书师古人之行”,“唯慕古人之节。。。。。充分践行了“李杜齐名”这个典流传下来的中华文人风骨! 其二,大小章。 章惇与章楶虽然同序,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将两人放在一起对比着说的情况,少。各传世文本中章惇一般是与另一个恶人安惇放在一起说。《大宋宣和遗事》中童谣曰:“大惇小惇,入地无门。大蔡小蔡,还他命债。” 此外还有“二蔡二惇,发配沙门”的说法。所谓物以类聚,既是如此。 当然,章惇也不是生来就是恶人,他毕竟年轻时也与苏轼有一段情;曾经,也有章惇与章楶因为名望明显,共被介绍在贵族之间,赞扬于一时。邵博的《邵氏闻见后录》说,章子厚在丞相府,顾坐客曰:“延安帅章质夫因版筑发地得大竹根,半已变石。西边自昔无竹,亦一异也。”客皆无语,先人(邵康节,邵博祖)独曰:“天地回南作北有几矣,公以为今日之延安,为自天地以来西边乎?”子厚太息曰:“先生观物之学也。”盖子厚蚤出康节(邵康节)门下也。说明二章也相善过。(实际上,大小邵,也可以做做文章。另,这个故事似乎提到了地球磁场曾多次反转?这个在目前也是科学前沿吧?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再用邵博之父邵伯温的《邵氏闻见录》叙章惇,“章惇者,郇公之疎族。举进士在京师,馆于郇公之第。私族父之妾,为人所掩,踰垣而出,误践街上一妪,为妪所讼。时包公知开封府,不复深究,赎铜而已。惇后及第在五六人间,大不如意,诮让考试官。人或求观其敕,掷地以示之,士论忿其不恭。熙宁初,试馆职,御史言其无行,罢之。及介甫(王安石)用事,张郇、李承之荐惇可用。介甫曰:‘闻惇大无行。’承之曰:‘某所荐,才也。顾惇才可用于今日耳,素行何累焉。公试与语,自当爱之。’介甫召见之。惇素辩,又善迎合。介甫大喜,恨得之晚。擢用数年,至两制三司使。”这就相当不堪了。 其三,大小王。 王安石当政客是为难了,不单为难他自己,还为难老百姓;倒是当个文人绰绰有余。他的很多诗清新爽利,在宋诗中颇有一席之地。他的弟弟王安国名声不显,但实为大才,与乃兄不合,一生受制。他虽然多次参加应试,但因仕籍纠葛,又不愿倚仗其兄王安石之势谋取功名,因而未能中第。为此,欧阳修曾有诗说:“自惭知子不能荐,白首胡为侍从官。”王安石作为宰相,一弟尚不能容,如何容天下?另一个弟弟王安礼,同样反对变法大革命,一家之中尚且如此,王安石还是真不考虑天下的反对意见? 王荆公初为参政,闲日阅晏元献(晏殊)小词而笑曰:“为宰相而作小词可乎?”平甫(王安国)曰:“彼亦偶然自喜而为耳,顾其事业岂止如是耶?”时吕惠卿在侧曰:“为政必先放郑声,况自为之乎!”平甫正色曰:“放郑声,不若远佞人!”语见《东轩笔录》。这王安国还真是当着和尚骂贼秃啊!当着吕惠卿骂福建子! 王安石晚年隐居金陵,时王安礼知金陵,一日路上偶遇,王安石居然慌不择路、避入药店之中。其兄弟之情如斯,真所谓药店避脸也。 王安石在他晚年被封为舒国公时,他写过一首诗:“桐乡山远复川长,紫翠连城碧满隍。今日桐乡谁爱我?当时我自爱桐乡。”这里所说的“桐乡”正是指的是王安石31岁时任通判的舒州。可见王安石也是颇有自知之明的。王之治舒州,对比对手苏东坡之治黄州后别人的评价“儿时宗伯寄吾州,讽诵高文至白头。二赋人间真吐凤,五年江上不惊鸥。”真该愧死!(余以为,不惊鸥尤在真吐凤之上,哪怕大苏文章不显、风骨全无,得治下“不惊鸥”三字评语,可谓志得意满,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现代左派还是有辱骂坡公的,何等令人愤懑!难道你们自己作,就这么容不得别人站在作的对立面?) 相比于王坳公的那些小清新诗作,我更欣赏的是世人讽刺坳公的作品。据说变法失败后,王安石微服私访,路遇各种诗词,比如,“五叶明良致太平,相君何事苦纷更?既言尧舜宜为法,当效伊周辅圣明。排尽旧臣居散地,尽为新法误苍生。翻思安乐窝中老,先讽天津杜字声。” 说邵雍(邵康节)常与客游洛阳天津桥上,闻杜字之声,叹道:“天下从此乱矣!”客问其故。尧夫(邵康节)答道:“天下将治,地气自北而南;天下将乱,地气自南而北。洛阳旧无杜字,今忽有之,乃地气自南而北之征。不久天子必用南人为相,变乱祖宗法度,终宋世不得太平。”这个兆,正应在王安石身上。荆公默诵此诗一遍,问香火道人:“此诗何人所作?没有落款?”道人道:“数日前,有一道侣到此索纸题诗,粘于壁上,说是骂什么拗相公的。”荆公将诗纸揭下,藏于袖中,默然而出。(巅南倒北,又应了《邵氏闻见》的说法。) 再有,荆公见屋傍有个坑厕,付一张毛纸,走去登东。只见坑厕土墙上,白石灰画诗八句: “初知鄞邑未升时,为负虚名众所推。苏老《辨奸》先有识,李丞劾奏已前知。斥除贤正专威柄,引进虚浮起祸基。最恨邪言‘三不足’,千年流毒臭声遗。”荆公登了东,觑个空,就左脚脱下一只方帛,将局底向土墙上抹得字迹糊涂,方才罢手。 还有,荆公看新粉壁上,有大书律诗一首,诗云:“文章谩说自天成,曲学偏邪识者轻。强辨钨刑非正道,误餐鱼饵岂真情。好谋己遂生前志,执拗空遗死后名。亲见亡儿阴受梏,始知天理报分明。” 荆公阅毕,惨然不乐。须臾,老叟搬出饭来,从人都饱餐,荆公也略用了些。问老叟道:“壁上诗何人写作?”老叟道:“往来游客所书,不知名姓。”公俯首寻思:“我曾辨帛勒为鹑刑、及误餐鱼饵;二事人颇晓得。只亡儿阴府受梏事,我单对夫人说,并没第二人得知,如何此诗言及?好怪,好怪!” (王安石见王雱阴间受苦一事,王安石曾他的儿子王雱私自建议恢复肉刑,奏议书还没有呈上去,王雱就死掉了。王安石把自家园子改为佛寺,整日做佛事,在烛光中恍惚看见王雱戴着枷锁哭着说:“建议恢复肉刑,获罪于天,永堕地狱,万劫无出头之日。”) 又有,荆公见窗间有字,携灯看时,亦是律诗八句。诗云: “生已沽名炫气豪,死犹虚伪惑儿曹。既无好语遗吴国,却有浮辞诙叶涛。四野逃亡空白屋,千年嗔根说青苗。想因过此未亲睹,一夜愁添雪鬓毛。” 荆公阅之,如万箭攒心,好生不乐。想道:“一路来,茶坊道院,以至村镇人家,处处有诗讥诮。这老妪独居,谁人到此?亦有诗句,足见怨词詈语遍于人间矣!是夜,荆公长吁短叹,和衣偃卧,不能成寐,吞声暗位,两袖皆沾湿了。 将次天明,老抠起身,蓬着头同一赤脚蠢婢,赶二猪出门外。婢携糠秕,老妪取水,用木杓搅手木盆之中,口中呼:“罗,罗,罗,拗相公来。”二猪闻呼,就盆吃食。婢又呼鸡:“王安石来。”群鸡俱至。荆公心愈不乐,因问老妪道:“老人家何为呼鸡之名如此?”老妪道:“官人难道不知王安石即当今之丞相,拗相公是他的浑名?自王安石做了相公,立新法以扰民。故此民间怨恨新法,入于骨髓。畜养鸡,都呼为拗相公、王安石,把王安石当做畜生。今世没奈何他,后世得他变为异类,烹而食之,以快胸中之恨耳!”把个腹能撑船的大宰相,羞臊至死。(一令害民,竟至于此!按,时至今日,江淮地区,仍有人用“噢—拗、拗、拗”来唤猪,称猪为“拗拗”,称小猪为“小拗巴”。这真是------“百世声名我不管,万民毁誉人皆知。”叹叹。) 其四,大小程。 大小程,其实名望远远在很多大小某之上。无论是当时,还是后世。至于现代嘛当然听不到了。。。何至于此。。。大小程,程颢、程颐,儒家圣贤,史上以二程称之,那是陪着孔孟食冷猪肉的,把他们放在文人堆里,那是辱没他们了。 那就说些小事吧,二公伟业,当另开宏篇别叙。在洛阳讲学期间,据记载,二程兄弟同赴宴,座中有妓,程颐拂衣而去,程颢视而不见,同他客尽欢而罢。次日,二程言及此事,程颐犹有怒色。程颢笑道:“某当时在彼与饮,座中有妓,心中原无妓;吾弟今日处斋头,心中却还有妓。”程颐愧服。 这个故事使我想起马融、郑玄的故事,以及禅宗小故事,“老和尚携小和尚游方,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老和尚便主动背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继续赶路。小和尚不禁一路嘀咕:师父怎么了?竟敢背一女子过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说:师父,作为出家人,应该严守色戒,远离女人。今天你怎么犯色戒了?怎么能去背女人?老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王明清《挥麈录》:国朝以来,父子兄弟叔侄以名望显著荐绅间,称之于一时者,如二吕:正献端、左丞余庆。二窦:可象仪、望之俨。二孙:次公何、邻几仅。二宋:元宪庠、景文祁。二钱:子高彦远、子飞明逸。二苏:才翁舜元、子美舜钦。二吴:正肃育、正宪充。二程:明道先生颢、伊川先生颐。二章:庄敏楶、申公惇。二张:横渠先生载、天祺戬。二邵:安简亢、不疑必。二蔡:元长京、元度卞。二郑:德夫久中、达夫居中。二邓:子能洵仁、子常洵武。三陈:文忠尧叟、文惠尧佐、康肃尧咨。三苏:文安先生洵、文忠轼、文定辙。三沈:存中括、文通遘、睿达辽。三王:荆公安石、平父安国、和父安礼。三孔:经父文仲、常甫武仲、毅甫平仲。三曾:南丰先生巩、文肃布、文昭肇。三韩:康肃绛、持国维、庄敏缜。三范:蜀公镇、子功百禄、淳夫祖禹。三刘:邍父敞、赣父攽、仲冯奉世是也。 说明大小某这个梗,宋人自己已经玩得不亦乐乎了。
0

3.2.2文治大师之文坛风流再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