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一代枭雄李承中>关于古代海军(内河水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关于古代海军(内河水军)

小说:一代枭雄李承中 作者:四棵柏树 更新时间:2018/6/29 17:15:08
   关于舟师   中国历来就是海洋大国。中国位于太平洋西岸,既拥有辽阔的陆土,又具有浩瀚的海洋国土。从远古时代开始,中国就萌发了自己的造船和航海事业,并对中国历史和世界文明作出了伟大贡献。   一个国家要想和平发展,需要强大的国防和军队力量。同样,航海事业的发展,也需要强大的海军。远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古代海军业已诞生。中国古代海军不仅活跃在江河湖泊,创造了许多水战战绩,而且在春秋末期已有渡海作战的记载。   一、关于战船   海上作战,关键是要有舰船。夏、商、西周三代造船和水上交通事业的逐步发展,为战船建造和水战、海战的出现创造了前提条件。春秋时期,由于青铜工具的进步,尤其是铁质工具的使用,造船能力和技术得到空前提高,为古代海军的产生奠定了物质基础。与此同时,地方经济的发展,各地诸候的力量日益强大,沿江傍海的各诸候国为了争霸的需要和面临频繁战争的局面,纷纷建造战船,建立“舟师”(水军或海军)。   战船和民用船有着本质区别,在于是否配置作战设施。春秋时期的造船业以吴、越最为发达。越国有“戈船”、“楼船”“大翼”、“中翼”、“小翼”。吴国有“大翼”、“小翼”、“突冒”、“楼船”、“篙船”等多种形制的战船。吴楚共有长江,齐国濒临黄海,楚齐也拥有类似具有初步分工的战船。   二、关于水战兵器   春秋时期已出现专门用于水战的兵器。据《越绝书·札记》所载,吴国战船已配备射程较远的“弩”、“矢”和近距离接舷战使用的“长钩矛”、“长斧”,以及防护使用的“甲”、“兜黎”等。公输般为楚国专门设计创制了“舟战之器”—“钩强”(钩拒)。这种兵器,“退者钩之,进者强(拒)之”,既可用于攻,也可用于守,大大增强了舟师的水战能力。   三、舟师编队   春秋时期各国已正式对舟师进行编组(相当于现代海军的舰队),舟师统帅(舰队司令)均系临时指派,尚无常设,既是陆军将领,也是水军将领。“王僚二年(前525年),公子光伐楚,败而亡王舟。光惧,袭楚,复得王舟而还。”“吴伐楚,……楚师继之,大败吴师,获其乘舟余皇。”由此可知,公子光是率领一支舰队伐楚的,可以称他为“舰队司令”。“王舟”、“余皇”即相当于现代海军中的“旗舰”。   这时的水兵已进行专门训练。《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记述了越攻吴,曾派“习流二千人”参战。“习流”就是“习水战之兵”。当时战船人员组成大致可分为三个部分:一是操舟者,即航行保障人员,二为作战水兵,三为“舰长”等指挥人员。水陆攻战铜鉴的图象上,指挥人员已有了明确的指挥位置。   舟师执行作战任务,有“舰队司令”和“旗舰”,有专门训练的“水兵”,战船上设置“舰长”等指挥人员的位置,有的水战一次出动2千水兵,足见当时舰队的端倪。特别是在前468年,越国由会稽(今浙江绍兴)迁都琅挪(今山东胶南)时,随行有“戈船三百艘”之多。已是一支威武雄壮和实力强大的舰队了。   四、古代海军(内河水军)的发展进程   ★★战国秦汉时期——中国古代海军的初创和初步发展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古代海军的产生和初创阶段。战国初期的水战图象,迄今共出土4件。现以较为完美的山彪镇1:56铜鉴为例,可知当时的战船为2层,无帆蓬和尾舵,击棹在下,战斗在上;武器装备约略可分为两类:一为水战武器,远用弓矢,近用长戟和矛,跳帮击杀则用短剑;一为用以指挥进退的旗、金、鼓。关于水战,“宴乐铜壶”有水兵泅水前进配合舱面战斗的情景,“嵌错铜壶”有接舷战的具体描绘,“水陆攻战铜鉴”则鲜明地展示了冲角、接舷这些古代海军的典型战法。   秦汉时期是中国古代海军初步发展并开始走向海洋的时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国家的统一,造船技术和能力有了明显的进步和提高,战船种类也日益完备:秦代已将楼船发展为具有代表性的大型战船。汉代战船按用途可分为:“先登”(冲锋战船)、“蒙冲”(攻击战船)、赤马”(轻捷战船)、“槛(重型战船)、“斥候”(侦察用船),尤其是作为主战战船的“楼船”,高达10余丈,上建楼槽二三层,甚至四层,可载员千人,所以秦汉时期的海军统称为“楼船兵”或“楼船”。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舰”,《释名》卷7,“上下重床曰舰,四方施版,以御矢石,其内如牢槛也。”战舰之名由此而来。   汉高祖时,已组建楼船军。前120年,汉武帝又在长安附近挖掘方圆40里的“昆明池”训练楼船军。西汉海军力量强大,已有“楼船十万师”、“楼船士二十余万人”的记载。。楼船军还规定,每年八九月间举行一次校阅,称之为“都试”。海军官兵已开始专业化。中央设“楼船校尉”,分管海军事务,但舰队司令仍委派陆军将领,加以“伏波将军”、“楼船将军”、“横海将军”等名号统率舰队出征。西汉武帝时,楼船将军扬仆曾率楼船军5万出海远征。东汉光武帝时,曾令伏波将军马援统领战船2000艘“浮海”出征。当时,中国舰队已自由驰骋于黄海、东海和南海海域,由濒海走向近海。   秦汉时期,中国已经出现帆、舵、锚等船具配置比较齐全的木帆船,并已开始铁钉连接船体结构,西方各国则到14世纪后才开始使用铁钉造船。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古代海军的曲折前进和继续发展   三国两晋南北朝是我国历史上又一个长期分裂争战时期。中国古代海军的舰船、武器、作战艺术在艰难中却仍不断演进,尤其是南方的吴国、东晋和南朝的海军建设持续发展,甚至涌现出不少新成果、新发明。   吴国以水军立国,沿海的造船场如温麻船屯(今福建连江北)、横、真船屯(今浙江平阳)的规模都很大;在建安(今福建福州)特设典船校尉,监督管辖造船事宜。由于吴国造船能力的增强,于是建立了一支拥有5000艘战船的庞大水军,动辄可出动万人大舰队出航。两晋时,“舰”已作为战船的专用称谓而广泛使用。三国时,我国海船使用的帆已可转动。南北朝时,我国开始懂得以压舱物保持船体平衡,以增强稳定性。   舰船种类也日益纷繁。西晋灭吴,王溶造“大船连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余人。以木为城,起楼槽,开四出门,其上皆得驰马来往。”卢循起义,造巨型“八槽舰”9艘,该舰楼高4层,高达10余丈。。南朝的舰种更多,出现了防护力极强的‘、装甲皮舰”和均“衣以牛皮”的三王舰、青龙舰、白虎舰,以及专门从事军事运输的“轴重舰”等。陈朝杰出的战舰设计师和海军兵器发明家、海军将军徐世谱设计制作了“楼船、拍舰、火舫、水车”,不仅显示了高超的智慧,而且说明他是车船的始创者。此外,南朝候景所造“鹤航”千艘,该船船舷两侧各80名“掉手”,航进快速异常,“捷过风电”,可谓桨船舰船中具有代表性的舰种。   中国古代掉桨舰队时期具有突出特点的兵器为“拍竿”。它是从古代汲水工具桔梅演化而成。最早施用这种武器于水战的为西晋末年起义的杜弢。他曾“作桔梅打官军船舰”,并“以桔梅打没官军船舰,军中失色”。这种兵器一经出现,就显示了作为舰舰重型攻击武器的巨大威力,在实战中取得了异乎寻常的成果。火器出现前,我国发明和使用的这种重型舰舰攻击武器,实为世界古代水战兵器之独创。拍竿一直沿用到南宋。杨么起义军的大型车船上就设置了高达10余丈的拍竿,顶端系巨大石块,底部用辘护转动,较前更为先进,但此后即逐渐被火器所替代。   令人惊异的是,东晋王嘉在《拾遗记》中,曾设想创制一种可以“沉行海底,而水不浸”的船只,名之为“沧波舟”;又因形似螺,也称“螺舟”。此书虽带有浓厚的神话性,但也不能不承认,他是世界最早提出了水下潜航设想的杰出人物。   三国时代,保障舰队指挥的通讯设施已初具规模。水军驶航、驻泊、作战均有明确号令,鼓音为进,“金音”和“举青旗,船皆止,不止者斩”,鼓音几通,皆有具体规定;战船进发、锚泊必须按照次序;白天使用金、鼓和不同颜色的旗帜,夜晚则以旗帜和“炬火”配合使用,这可说是信号旗和灯号的雏形。英国海军到1340年才正式规定了2种信号旗,我国水军使用旗号要比西方早千年之久。   这个时期海军活动最频繁的要算吴国了。230年,吴王孙权曾派将军卫温、诸葛直率领万人大舰队,浮海寻求直洲、夷洲(今台湾)。虽未达宜洲,但到达了夷洲。这是大陆人民首次航抵台湾的有史记载。此后,他曾分别派遣万人和3万人的庞大舰队北上南下,航达辽东和海南岛以南海区。吴国还派遣官员朱应、康泰出访,航抵林邑(今越南东南部)、扶南(今柬埔寨)以及南洋群岛的许多岛屿。东晋末年,孙恩、卢循起义军的舰队和东晋统治者的舰队曾在沿海活动,相互攻击,不仅反映了当时海军建设的成就,而且在水战战法方面也较前有了明显的进步。208年的赤壁水战,孙刘联军周密策划,果断抓住战机,出敌不意采用火攻,全歼了曹水军,创造了中国古代水战史上最早的以少胜多的出色战例。   280年,西晋灭吴之战是6路水陆大军协同并进、以舰队为突击力量的大规模战争。王溶等率7万水军的庞大舰队浮江东下,巧妙地破除了水下、水面障碍,摧毁了吴国自认为固若金汤的长江封锁线后,直驶建业(今江苏南京)城下,在灭吴战争中发挥了主导和突击作用。他们创造的破除长江障碍的出色战法,充分展示了我国古代海军将士的杰出智慧和卓越才能。   ★★隋唐时期——中国古代海军的兴盛和再次走向海洋   隋唐时期随着经济、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国力的增强,海军武器装备水平不仅达到了冷兵器时代的顶峰,而且造船能力和造船技术也得到空前提高。中国古代海军再次走向海洋。隋时的永安(今四川奉节)和东莱(今山东掖县)成为内河和海洋战舰的制造基础。唐代专设“将作监”统管全国战舰建造。唐政府在扬子(今江苏仪征)一地就设立了10个造船场,其它如扬州、常州、杭州、越州(今浙江绍兴)、婆州(今浙江金华)、洪州(今江西南昌)、宣州(今安徽宣城)等地和四川的剑南道(治所在今四川成都),皆为造船极为发达的地区。   造船技术往往集中体现于战舰制造水平。据《通典》记载,唐代战舰分为楼船、蒙冲、斗舰、海鹊、走炯、游艇等,其中“海鹤”更为别致,该舰“头低尾高,前大后小,如鹊之状。舷下左右置浮板,形如鹤翅翼,以助其船”,虽遇风浪,不易倾覆,仍可继续作战,这种稳性和抗沉性较强的江海两用新型战舰,实为前所未有。隋唐时的车船制造较前又有进步。隋场帝时宇文恺造出使用轮轴转动的巨型战舰。唐德宗时,荆南节度使李皋改进了用于水战的车船,该船“挟二轮蹈之,翔风鼓浪,疾若挂帆席,所造省易而久固”。这种人力操纵的的明轮船,欧洲直到15世纪才出现。唐代海船,大者长达20丈,可载员六七百人,较东晋法显航海所乘载员200余人的海船更为宏大。当时中国帆船巨大,抗风能力远胜于其他各国船只。   隋唐战舰武器配置有矛、弩、抛石机、铁汁、火炬等。   隋唐时期规模较大的海战水战,主要有隋灭陈水战和隋唐海陆协同远征高丽、百济的战争。588年、隋军51.8万,分8路对陈发动全面进攻,其中杨素、王世积两支舰队破除了长江障碍,大败陈舰队,牵制了众多陈军,有力地配合了对建康的合围;燕荣舰队由东海(今江苏连云港东南)沿海南下,溯江入太湖,在包山湖面大败陈舰队,完成了对陈的战略包围;高颖舰队迫降了护卫京城建康的陈舰队,为最终灭陈创造了条件,这一切均充分显示了海军舰队的战略地位和特殊作用。隋唐进攻朝鲜的战争规模巨大,海战空前激烈。隋文帝、炀帝先后派水陆大军30万、战舰300艘出征,舰队均由东莱浮海直趋平壤。唐太宗曾先后三次派500艘战舰、万人舰队,3万人舰队泛海航进。660年,唐高宗应新罗之请,派海陆大军10万击百济,苏定方率舰队由成山(今山东荣成)渡海,大败百济舰队于熊津江口(今朝鲜西南部的锦江口)海域。663年,失败的百济王引日本海陆军2.7万人,攻击留守唐军,驻守新罗的唐将刘仁轨统率舰队与日舰队在白江口遭遇,海战异常激烈,“烟焰涨天,海水皆赤”,四战四胜,毁沉日舰400艘,日舰队几乎全军覆没。
0

关于古代海军(内河水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