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罗森浮桥>第四十六章 重返辽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重返辽东

小说:罗森浮桥 作者:西门打鱼 更新时间:2018/3/13 12:44:26
次日清晨孙诺带着坤兴,与小豆子、小米子、伍文思、李朴方一道从永安门出了宫,想是皇上已对守门作了交待,出宫门又遇到那愣头青永安,却没有再为难他们。刚出得永安宫门,沐啸天、章闻言、周尚贤、重修宁、曾国载等她返京时带回的锦衣卫都身着便衣齐刷刷的在此等候,孙诺于马上深鞠一躬,道:“此次重返辽东是为私事,却要劳烦众位随行,实在心难安。” 这些人回京后大都赋闲在家,静养身体,毕竟蛇杖山一战曾元气大伤。此次是受伍文思之托,自愿再次追随孙诺入辽东。沐啸天道:“大人有令,我等誓死跟随。更何况当日高阳公兵救永宁时,孙得功在他那铁骑的护卫下逃了。此次入辽东,定要顺道访得孙得功消息,取他项上人头,以告慰伍文定、王绍重、孙同一、宋明亭等众位兄弟在天之灵。” 孙诺大喜,道:“我也正有此意。”她将队伍做详细布置后,马鞭一挥,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 她担心坤兴受不了马背颠簸,又担心一路上的安全,让小米子专门预订了一辆较为特殊的马车,车外身与普通马车并无二样,可车内壁却是厚铜铸造,寻常箭羽根本伤不了车内人半分。车上也铺上厚厚棉被,以减少坤兴路途颠簸之苦。虽然这样一来众人前进的速度受影响,可她也顾不上这许多了。毕竟马车里还可以载一些衣物,干粮,清水等供众人使用。 于是十六骑同一马车分三批奔至外城,从德胜门出了京城而去。他们一行人过通州,经三河县,过渔阳驿,宿阳樊驿。每到一处地方停下来稍作休息,孙诺都仔细将地点收集,将轨迹图画得无比精细。 坤兴确实没想到出宫如此顺利,这一出得宫来,就如同放出笼子的鸟儿,气色都好了许多。孙诺见她开心,也理解她被困在宫中,对于自己入宫又离开所带来的不安与绝望。越往关外走,气温越低。担心她冷,每到一处市集都为她添置几件衣物,再买些当地有特色的小点心,小玩意逗她开心。又怕她路上无聊,备了松子、榛子让她可以吃着解闷。更吩咐小豆子、小米子将其照顾得无微不至。小米子虽没说什么,小豆子却是满脸的不开心。坤兴却被照顾得就如出外游玩一般的惬意。 可孙诺却一路上走得小心翼翼,她初次与崇祯一起出宫时在琅玥湖边受袭,而对方显然是要招招致她于死地,很显然皇上知道些什么,可之后与皇上的纠缠让她根本没机会,也不知道从何询问这暗地里的对手。她担心的就是己方在明,对方在暗,因自己的关系连累了坤兴。所以她出宫门前才乔装成坤兴的侍卫,面容上也让小豆子给她化了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原来面目,连沐啸天等人在宫门口都是通过声音才认出她的。她更将队伍飞为三批,伍文思、沐啸天等六人为前哨,负责探访道路,查探各方消息。她与小米子、小豆子、李朴方、夏完淳居中,护住坤兴乘坐的马车。曾国载,章闻言,周尚贤等六人殿后,负责观察搜集信息,探访居中马车周边一切不寻常信息及往来人等,并负责反跟踪。 这一日经过玉田县,孙诺想着玉田玉田,多半卖玉吧,让坤兴和众人在驿站稍作休息,自己带着小豆子买点干粮顺便在集市里转了一圈,想给坤兴选块玉,可沿途并无一处卖玉的店铺,询问当地人,才知此处只因流传阳伯雍受教仙人种玉而得名玉田,当地倒是出产一种麻田玉,不过只用作房间装饰,并无佩戴的饰品。转了一圈,无果,只得买了一些枣,几颗梨回来。小豆子不高兴了,嘟囔个嘴,道:“出来买个干粮还要给她买这买那的,稍微不好吃还要给我们脸色,路上赶路快一点还嫌颠簸,这才刚出门又要投驿站休息,她都看不见姐姐你为了她的安全殚精竭虑的。”这话触动了孙诺的神经,她想起以往娜如何在一干朋友中义肝云胆,如今当真是判若两人。她叹了一口气,道:“豆子,别这么说,是我先对不起她。你有什么委屈,也看在我的份儿上,多担当点,别往心里去,姐姐这厢就先替她给你陪不是了,好吗?”小豆子更觉得憋屈,一跺脚,自顾自的先去了。孙诺倒是经豆子一提醒,算了下剩下的路程,照这样的速度,走到山海关前都还要两天,不能由着坤兴的性子来了。 回到驿站,众人都已准备停当,坤兴却要洗了梨吃了再走,这要是在别处,孙诺一定会依着她,孙诺实在担心这番慢慢走不知何时能到,久则生变,帮她将梨一个个洗净放入包袱中,让她带到马车上去吃。坤兴拉长了脸,终于不情愿的上了马车。此后众人加快了行进速度,白日里赶路,路过集市乡村也不入,只晚上才在驿站稍作休息调整,一大早又早早出发,就这样,还花了两天时间才走到山海关口。 孙诺让伍文思等扮作参客,此番回去补充货源。将坤兴扮作回娘家的回门大小姐,自己及一干人等为随从,而曾国载等为皮货商人,乔装得极其普通,顺利的过了山海关。 伍文思传来消息,皇太极回防之时金、復、盖已下,可海州却已被皇太极及时补增重兵驻守,四卫连点成线的计划终究是只成功了大半。如今各城各堡与建州女真成拉锯战状,敌退我进,敌进我退。即便如此,按照高阳公当初的安排,宁远、觉华已成掎角之势;而四卫局势已开,那金、盖、復便可坦途至皮岛,从皮岛至镇江,九连,再至宽奠,由宽奠奔袭老寨,虽说也有数百里,至少在布局上可以做到制敌而不被敌所扼也。 孙诺端坐在驿站里,手里拿着伍文思的信,手里平平端着一碗茶,却半天都没有喝一口,这明明已经是上一场以命相博的战事最好的结果,可不知为何,她只感觉自己一颗心仿佛刚被历史的车轮碾压过,道之所终,义之所在,而这道的走向却是任何人都阻挡不得,阻挡不住的。她开始明白她父亲并不是受不得个人委屈的人却为何要致仕,只怕是他比常人看得更清楚道的走向,也在心里早已做了决定。 此番重入辽东,故地重游,思绪万千,而她心中更明白,若不是关键时刻茅元仪感情用事,没有听从高阳公的安排舟师出广宁接应难民,只要舟师出,局势定会对他们更为有利。她将茶杯放到一旁,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精巧绝伦的莽扣,那是她偷偷从皇上龙袍上扯下的,她将莽扣置于眼前,小心擦拭。莽扣左侧刻有九条鱼儿,右侧有五只小鸟,神态各异,中间是一个太极图案。这莽扣只是她随意从皇上龙袍上扯下,以寄托思念,虽然也时不时拿出来看,可今日阳光正好,她于是透过莽扣眯着眼享受难得的阳光,依稀见那太极图案上似乎还刻有字,可图案太小看不清楚。她仔细对着阳光辨认,却依稀仿佛看到一个依字。她的心如被重锤,再仔细看去,那太极图案的另一侧又何尝不是一个昭字。孙诺将那莽扣紧握在手中,强忍着没有让泪流下,可终究是徒劳。她隐约知道自己一直在等一人,却不知那人也一直穿透了岁月时间空间,在痴痴的等待她。她一时仿佛所有的往事全部回忆起,那些曾经美好的岁月就在眼前,伸手去触碰却瞬间斑驳了。她手握着莽扣,呆坐许久,直到小豆子进来,才偷偷抹去眼泪。 在她的安排和授意下,各人一边查访孙得功的消息,一边加快了东进的脚步。因不在战时,入宁远也还算顺利,孙诺不想与袁崇焕等人会面,偷偷于大伙混入人群中入了城。她安顿好坤兴后,单独乔装出行,凭着记忆走过了她在宁远城走过的大街小巷子。督师府她没有进去,想着反正不会再府内,但府周围的小巷子倒是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次,也做了详细的标识和记录。她刚走完督师府外最后一条小巷,缩在角落里用碳笔在宣纸上做了标记,一抬头,那袁督师的头居然就如那乌云一般盖住了初春的暖阳。孙诺吓得一激灵,宣纸掉在地上,袁督师好奇的捡起来,看了看,道:“你搞什么鬼?” 孙诺道:“你怎知道是我?” 袁督师审视般的看着她的脸,道:“你真以为我那么容易就放那些流民进来?他们进入宁远后每一个人的去向,所做的事我都有专人汇报,这样做虽然麻烦,可在他们中的某些人自以为拿到自己想要的情报急匆匆的出城后,我才能反其道而行之,找到流寇叛徒巢穴,灭了这些人。” 孙诺马上问:“那你可有孙得功的消息?” 袁督师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孙诺从他手中抽回宣纸,当着他面小心叠好,道:“事情有轻重缓急,孙得功的去向更重要。” 袁崇焕道:“袁星,你知道你最大的问题同时也是你最大的能耐是什么吗?” 孙诺眨眨眼,道:“愿闻其详.” 袁崇焕道:“你最大能耐就是能自然的把对话朝你想要的方向拉。可这样让我非常不舒服,所以你的能耐在我这儿就是你最大的问题。” 孙诺以为他在搞笑,道:“我还有这样的本事?” 袁崇焕道:“你本事可不止如此。比如我当初见到你时,是下决心要干掉你的。后来不知怎的,你居然从我手下逃脱了不说,还能取得如此成就?” 他说最后这两词之时孙诺那两眼瞪成了斗鸡眼,她重重的重复了那两字:“成就?” 袁崇焕道:“拿下土城,连夜攻下永宁,带二千人奔袭孙得功营,救回六馆六千人等。你这些光荣事迹我这一个月来耳朵都快听出茧来,袁大人,你可知眼下辽东最常挂在将军们口头的一句话是什么?” 孙诺见他卖关子,给足他面子拿出最大的好奇心凑上去问道:“什么?” 袁崇焕更不避嫌的凑近了她,悄悄的道:“得袁星者得云手阵。” 孙诺大为尴尬,勉强一笑,道:“你袁督师不会是其中一个吧?” 袁崇焕道:“你瞧这话说的,要说以前我是巴不得你乱军中死了,我也乐得安心。可你都回京一月有余,我也还安稳的当我的督师,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不应该是我的敌人,那么我也不是你的敌人。” 孙诺道:“哦,此话怎讲?” 袁崇焕笑道:“你如此聪明,怎不知我话中之意。既然你够意思,我也向你保证,不管重返辽东目的为何,你及一干人等在辽东的安全由我袁某负责。” 孙诺听他不似作伪,一把拉住他手腕,道:“此话当真?” 袁崇焕扯开她手,作揖道:“愿为同盟。” 孙诺此时方放弃随时逃跑的准备,站直,一鞠到底,道:“如此袁星带项上人头及一干人等谢过袁督师了。” 袁崇焕点点头,道:“走吧。” 孙诺道:“去哪?” 袁崇焕道:“我知你此次行事低调,必不愿入帅府,那就去城中小馆小酌一番如何,怎么的也让我尽地主之谊。” 孙诺道:“万万不可。如你所言,我已是众矢之的,再加上督师您在城中的威望和地位,这一番要是在城中小酌,只怕会引起诸多好奇,虽说有督师庇护,保一时平安无虞,可敌人毕竟在暗,我要想再隐匿,只怕难以办到。恕我直言,此次重返辽东,实为私事,是以不想多惹事端。” 袁崇焕揣摩的眼神,揶揄的语气道:“私事?” 孙诺一听就明白他多半也早已知道自己是女的,心中先入为主认为此行必然跟茅元仪有关,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为了混淆视听,只得道:“对,私事,所以袁星有一事相求。与我一同前来的有一位小姐,如我等有难,求督师无论如何保住她的性命。” 袁崇焕摇摇头,道:“我就说我讨厌你非要掌握谈话方向的那股劲儿。记住,下次再入辽东,与我痛饮一番。”说罢竟自去了。 孙诺忙道:“等等,你可知孙得功如今在何处?” 袁崇焕头也不回的道:“他已不在辽东。”
0

第四十六章 重返辽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