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星海之王>回到寨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回到寨子

小说:星海之王 作者:地空导弹第六营 更新时间:2018/3/14 10:30:54
“我说,你这是看到了吗?”严肃低声说。   “别说了,我这正在找。”杨党建的眼睛贴在瞄准镜上,扫视着眼前茂密的丛林说,“他妈的,这地方真的不好找。”   “废话,好找的话,你看到了,边防武警和森林武警也都看到了。你别自己人见到了,然后咱的总部也被解放军叔叔和武警叔叔们联合执法了。”   “他们能怎么弄?咱现在是无线电静默,他们还能用什么?灯光旗语吗?”   “咱不都是用青蛙叫声吗?”   “你听听,这真是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到处是青蛙叫,不怕听岔了。”   “应该是灯光。这里面灯光比较清楚。”   “可是容易被发现啊。”   “那你说怎么办?”   “行了,别说了。”杨海说,手里的狙击步枪到处扫射。“我去。”他突然捂住眼睛。“刀任丽,你他妈的这是要绝了我的手艺啊,让不让我以后吃饭了。”   “怎么了?”严肃刚想问就看到了前面的灯光,顿时明白了。刀任丽用灯光发消息,问题是杨海手里拿的是微光夜视瞄准镜。这种微光夜视瞄准镜在哪怕天上只有一颗星星的情况下都能精确的成像,但问题是,刀任丽的光这一照,怎么说呢,如果把星光在微光夜视瞄准镜看来就如同是一个五瓦的小灯泡的话,刀任丽这一照,就相当于一门小口径的激光手枪。   想想被激光手枪照射眼睛的滋味,杨海的眼睛已经是泪水朦胧了。   “得了,刀任丽这招狠啊。”严肃说。   “要不是天鹰当时戴着护目镜,利刃这一照,起码得是个暂时性失明。”张向阳说。   “利刃也太狠了吧。”刘玥帮杨海擦着眼泪,心疼地说。   “看吧,谁口口声声说讨厌谁,其实内心就是喜欢谁。”张向阳打趣说。   “呱,呱。”严肃则鼓起腮帮子,学了两声蛙叫。   “我天,学的还挺像的。”杨海说。   “你的严肃回来了。”在不远处,刀任丽对一边踮起脚尖往远处看的刘婷说,“不用看了,你是看不到他的,这里如果到了晚上,特别是这个时候,没有星星,哪怕是用战术手电筒,你也只能看到前面那么十几米的距离,还得是在战术手电筒照到的地方。在这里想要看清,除非用夜视仪。”   “既然这么难找,那你们为什么不派人去接应他。”刘婷说。   “这雨林里太容易迷路了,特别是这种时候。万一两支队伍走岔了,到时候可就真不知道是谁找谁了。”刀任丽说,“放心,他们怕啥都不怕这里,你看到了没有,他们来了。”   刘婷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了几点白色的灯光。她可能不知道,但是刀任丽还有别的人都知道,这点点的灯光,是他们的头盔上的战术灯的光。   “哎,灰鹰,”翟壮飞低声说,“见过进口活鸡吗?”他补充,“鸡,活的,非法入境。”   “这活鸡还用进口?“马斋河摸不着头脑,“活禽市场上没有吗?”   “咱国家进出口检疫有相关规定,除了人,别的活的东西基本上是不让过海关的。”谷念寒说。   “也不一定。”翟壮飞说。   “你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你是没见过呗。”翟壮飞说。   “没见过,”马斋河说,“就见过非法入境的鹰。”   “其实吧,也是有例外的。”姜国说,“你知道吗,动物园从国外进口的动物是在检疫合格的情况下可以入境的。不然的话,上个月沪市的那只展品,从美国进口的飞鹰——”   “你大爷的说我呢,谁是飞鹰呐?”翟壮飞说。   “我没说是你,你激动个鸟劲儿。”姜国说,“这叫什么?”   “不打自招。”   “此地无银三百两。”   “心惊。”   “欲盖弥彰。”   “越描越黑。”   “我说,你们别说了。”翟壮飞一听这下子都冲他来了,赶紧向下挥手,打断了他们的如火如荼的“接龙”,说,“你们没看见啊,这人都来了。”   走来的第一个是张向阳。他背上是一个大箱子。“我去,可累死我了。”他说着赶紧把那个箱子放下。   “什么?”翟壮飞说着一打开,马上脸就绿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里面是二十支拆掉弹夹的自动步枪。   接着,第二个箱子,里面是一箱迫击炮炮弹。   第三个箱子,是散装的北约5.56mmNATO小口径步枪子弹。   第四个箱子,是黄色的分成一包包的东西。“这怎么还整回来一箱子压缩饼干?”翟壮飞说着刚撕开,脸都有点发紫了。“我去,这是炸药。”   散装子弹、炸药、武器,连迫击炮炮弹都运过来两箱。这些东西都运过来了,但是呢,就是没有翟壮飞想要的。“哎不是,我的战略运输机(鸡)呢。”他也和陈焱魂学坏了,啥都要加个战略俩字。   大尾巴鹰跑过去,给翟壮飞扔了一个袋子。“我去,还真有——”翟壮飞高兴地扑上去,此时他也也来不及解扣了,他甚至连拔出战术刀切开袋子的“欲望”都没有了,直接就是按住了袋子狠命一撕。   “我的——”翟壮飞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因为此时他看到的,不是什么活鸡,是——   是鸡毛。   “得了吧,没有什么战略运输机,天鹰给你整回来一大袋子鸡毛。”姜国说。   “哎不是,我的——”翟壮飞一边在这些混着浓浓的鸡屎味儿的鸡毛里翻找,似乎希望这里面能藏着一只活鸡。但是那为数不多的鸡毛都被翻出来了,弄的是鸡毛满天飞,翟壮飞自己也沾了一身鸡毛,整个人就如同一特大号公鸡了,那只他朝思暮想了几个小时的鸡还是没有出现。   “你的战略鸡毛。”马斋河说。   “其实吧,仔细的想一想,一只活鸡的重量,怎么地也得有个十来斤吧,再说了,鸡这要是咯咯咯叫了,那不得暴露了。”谷念寒“专业”的,“中立”地说,“以特种作战,特别是这种境外任务以实用性为第一要素的角度来讲,这要是带不来情有可原嘛。”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谁都能看出此时他的心里已经笑翻了。   翟壮飞此时的脸黑的像锅底,臭的像大便。“不是,这天鹰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不给我鸡就算了,给我鸡毛干什么。”   “所以说嘛,战略鸡毛。”马斋河说。   “人家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啊,人家弄不来鸡,给你袋子鸡毛让你闻闻味儿。”谷念寒说。   “呐,你的战略野战鸡。”陈焱魂说着扔给翟壮飞一个当地常见的用竹子编制成的,和在我国臭名昭著的封建时代的糟粕之一的浸猪笼有几分相似的竹笼子。里面躺着一只肥肥的活鸡。笼子扔在地上,鸡发出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哀鸣。显然是一路上被折磨的不清。   “我的天,还真有。”马斋河说。   “哎我的战略运输机。”翟壮飞说。   “哎,你这怎么把鸡毛给拔了。”谷念寒好奇地说。   “那多好,省得我拔毛了。”翟壮飞说。   “啥啊,我跟你讲啊,这事儿很无奈。”杨海走过来说。   “我说,老大,这个鸡怎么闭嘴?”镜头拉回到他们接近国境线的时候,陈焱魂说。   “你是人你还管不了这只鸡啊。”杨海说,“你是灵长目吗?”   “老大,他听不懂人话啊。”陈焱魂说,“你闭嘴,喔喔喔,喔——”这小子还学起鸡叫了。不过呢,他尽管学会了发音,但是鸡世界的词汇和文法他还是一窍不通。一阵折腾,鸡没疯,人快疯了。   “你要再叫,我们就等着被中老两国的同志军队联合执法了吧。”杨海受不了了,说。   结果呢,陈焱魂和那只鸡折腾了半个小时,把鸡毛都拔掉了,那只鸡,还没有闭嘴。   “你把鸡毛打扫干净。”杨海说。   陈焱魂满脸气愤地去打扫鸡毛了,刘玥把个黑袋子往鸡头上一扣,哎鸡就瞬间老实了。   “好了,乡亲们,武器,弹药,炸药,能弄的我们都弄来了,你们再也不怕贩毒武装了!”   刀任丽翻译之后,村子里响起了欢乐的声音。   “哎,利刃,你过来一下。”这个时候,杨海说着把刀任丽叫了过来。   “什么事儿?”刀任丽说。   杨海简单地把他的怀疑说了。   “郑芷兰——”刀任丽沉思了一会儿说,“是有点儿怪异。”   “她怎么了?”   “她对你的问题很感兴趣,她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刀任丽说。   “瞎说,我都有女朋友了。“杨海说,“她知道。”   “刘玥吗?”   “不是。”刘玥说,“别人。”   “咱现在说主题。”杨海说,心说这个问题他一刻不想多说。“我们得到的消息,会有一次毒品交易会在下一次的时候入境,我们都怀疑这次的行动会和这次毒品交易有关系。我们会出境打击这次行动。这次你就不要参加了。我们——”   “为什么我不参加。”刀任丽说,“我都多长时间没有参加过这种行动了。”   “民兵需要一个指挥官。”杨海说,“听话,你留下。”   “好吧。”刀任丽说着就离开了。从她的背影看,她非常的失落。   “何必呢?”刘玥说,“平心而论,她比任何人,包括刘桦在内都适合指挥雨林部队。我还一直打算向你推荐她担任雨林部队的副指挥官呢。”   “我开始也有这个意思,现在看到这些山民这么依赖她,我改主意了。”杨海说,“别忘了,咱,不止是零号还有解放军的宗旨是什么。”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谷念寒说。   “所以,她需要留下。”杨海说,“走吧,翟壮飞你陪陪人家,严肃你去找刘婷,谷念寒,咱们回去,晚上把事情处理一下。”   “是。”谷念寒说。
0

回到寨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