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乾谕>第八十四章:步生尘生心生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四章:步生尘生心生尘

小说:乾谕 作者:花下眠客 更新时间:2018/4/16 19:49:21
云翳层峦举银盘,高葱怒拔遮云端;   绝谷镜水映天碧,句芒一颤天地欢。   “驾...”   “哒哒哒...”   高山仰止,碧水如镜;翡红串辍,鸟兽偷欢。四面高山如擎天巨擘,翡绿妆身;其势如争锋怒对苍穹。而山脚下的谷中静躺的碧水,宁静的倒影着这一切,让人生出幻觉:这天倒过来了吗?   此境甚妙,观者足可驻足止息而叹也!   大自然的争锋对峙,这种让人感到窒息的美感;宁静中,仿若入禅坐的修者,在模仿天地,不知觉中忘我般融入了这自然中。   静,往往需要闹的衬托;哪怕是根针落地的声音,也足以用来作证明了...   “吁...”   两匹骏马,两位妙公子。身着素白长衫的他们,朗目俊眉间,在任何场面都不可忽视的气质,在这两人从山谷入口处,疾驰进来那一刹那,变得更加端重了。   此时一头束高爵弁的公子,面色稍正,勒紧马绳出声道。   “玉公子,且慢。”   闻者应声而止,其后脑勺简单扎饰的乌发边髻,随风飘扬。但看其勒马环视庞大山谷四周,眉间神色,慢慢的变得有点说不出的味道。莫非他发现了些什么?   来者正是北方来的客人——玉子兮和梅四子两人。   反观之前止声之人——梅四子,这一刻也同样神色认真的看着四周。其眼神注视处,却是四周那几座尤为高耸欲入云的山巅。山巅峰柱方圆不大,但在这周边上百簇峰丛里,却尤为打眼。从下往山巅之上看,微微有强光掠过,试图扫痛人眼。或许被周边的层峰挡住了些许阳光,勉强肉眼能视。   无独有偶,一旁的玉子兮驻马环视,怕也是看出了些许什么。但见其扫视在那几座数百丈高的峰巅上,定睛初视下,发现那山巅上,貌似有浇铸般的人像屹立。此刻从玉子兮两人所在处,往那山巅处望去,怕有个近千丈有余之远。   这个距离寻凡人等,定然目力难及。然而就这两人,又岂是普通凡人?传闻武学内息修为臻至气境时,十里外处,地上绣针亦清晰可辨。而面前的这两人,此时注目后的了然般的神情表明:千丈处的高峰之巅,那儿不是铸象,是真实的人!!!   “哎!他们这些人,就喜欢装神扮酷!”   梅四子无奈的语气中,略带点无趣的说道,让从旁的人嘴角莫名扯动了些许。   “梅公子的老朋友吗?”   玉子兮眼神若有若无的注视着那三座峰巅处。在那绝顶处,正分别站立着几人。其中打东面的那座高巅上的人,玉子兮有点印象,正是之前洞庭边上的萧者。他怎么会在这里?难怪之前梅四子对自己的疑问不作表态。   寻思下,玉子兮心里莫名的期待起来。往西边的拔类的小方圆峰巅处,却站着四个人,而且相当的年轻。稍长点的看上去,年纪不超过二十五六。但见这几人身穿亮银华服,手持比寻常要长一尺左右的长剑,个个肃目的看着对面山巅处的人。   而在南巅峰一高处同样有一人,玉子兮刚要仔细端详一二。旁边的梅四子却出声了:   “啊哈!玉公子看笑话了,这些人,我梅某也只不过认识他们的时间早点。作不得都是朋友相称。”讪讪然的梅四,看似随意的说道,反而让闻者心有他想。   玉子兮一听,心下哑然一笑。莫非这梅四子误会了什么?对了,自己是域外人。此刻的身份是客。但梅四这么紧张的解释只有一点,那就是这些人跟他梅四关系非同一般。否则如此辩解,意欲为何?朋友对峙着,这不是让客人看笑话吗?   玉子兮看着南巅处那人,恍惚间有点熟悉。只不过这人面相太普通了,看过后很容易让人忘记的那种。若不跟他长久相处,还真的一下子想不起他的相貌来的那类人。其背后背了个布匣子...布匣子?对了,那晚在玉飨坊,随同秦云拜访他的朋友时,在门外见到的背布匣子的男子。莫非是他?   “梅公子,此氛看起来不对啊!平静如斯,似乎在酝酿风暴。而且若玉某所料不差的话,北面那与这几处持平高峰巅处,还有西南面一类同处,两处都是空着的。想来还会有客加入吧?那么问题是,他们下一步是拳掌刀剑相向,还是简单的装神扮酷呢?”...   梅四子知道瞒不过面前的这妖孽般的域外怪客。只是担心等下会发生什么,怕这些峰巅处的朋友不知分寸,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到时候出糗,对君山之行会不利而已。   果然玉子兮的话,让梅四子佯装晏然一笑。   “哈哈哈。玉公子,看好了!”...既然如此,那就先发制人,让事情的进展稍微顺畅点。梅四子可是知道的,这山巅上的几人,看人的眼光可不比寻常。   说着梅四子拿起了马背后的包裹,正是那把在陵城买来的枪头。然后只见他,亮出了青白般映着周围翡红颜色的枪头。枪头出锋刹那,无不是在彰示着它的瘆人锋芒。   “灭明老弟,虞萧兄弟,西面雪山来的朋友们,大家别来无恙。”...   说话间,这梅四子手持枪头,双手交叉置于背后。微笑迎说,静若处子,恬然如玉。突然如闪电般,身体浮空半尺,脚下生风般往靠近山谷湖水的一座峰壁处,呼啸而去。   一时间飘袂连襟,素白如雪,飘洒俊逸,如划破当空的银练。所过处沙石为之倾覆,而那轻飘的沙尘,却并未纷飞四散。倒在梅四子疾驰而过后,便马上如同被空气中的强力压制着,继续尘定恢复如初。仿佛这一切的痕迹,都消失了。   莫非这就是传闻中,那部遗失了的中原武林绝学‘步生尘’?   玉子兮眼神一亮,像是找到了猎物般,捕捉着这疾驰而去的闪电。仿佛想要看个真切。   传闻中,一百年前,中原曾有一部至高轻功绝学,名唤‘步生尘’。而这部轻功绝学,在玉子兮的学武生涯中,曾被其老师视为一生未见之遗憾。   之所以其老师对这部中原武学有如此高的肯定,缘于两百年,曾有人凭借这部轻功绝学,登上过易国西南部边境的万年峭壁雪山。而关于那座万年不化的绝壁雪山,却又透露着更加非人所及的神秘与震撼。   西南境的万年峭壁雪山,其拔地而起高达三千多丈,傲然屹立于群峰之中,矗就于天地之间。其终年雪山披覆,峭壁处几乎无可攀援,有‘仙见愁’之称。谓之:仙人见面也犯愁。据闻此乃是神古时期天崩地裂的馈赠,传说此雪山,初时并没有如今的高度和险陡,数千年前还有先人踏过的痕迹。经过这数千年的岁月变化,演变到如今这种让全天下人为之却步的地步,不得不为之在心里静默数息。   其先不说这地势险陡无比,而且其处险境雪域,气温极低,堪称泼水能瞬间变成铁块般硬。关于这座神话般的雪山记载,很少出现在寻常典籍中。而他的故事,却被缀录在一部稀世医典里面。   据这部医典记载,两百年前,曾经有位惊天动地的中原绝世强者,施展了一套奇怪的轻功绝学,于两个时辰之内登上峰顶,并从峰顶取下‘极冻之壤’,用来拯救了一个人的性命。其中这‘极冻之壤’,被中原医者誉为‘药材黄金’。   但这件事却不知为何,没有纪录进中原纪年史载里,反而在一部医典里面出现。这,就不得不提‘步生尘’这部武学奇典的来源了。   那部医典,据玉子兮那位他极为敬畏的老师的回忆中,依稀知道到了些许苗头。它一部中原文化流传根源处的奇书。听老师的意思,好像中原上古医神神农,也曾参与过这部医典的续撰。   而医典中对于那位摘取‘极冻之壤’的中原绝世强者,其描述只有简单的几句话:   脚踏七星拱,身下尘如练;形似云龙滚,影若风虎骑;一跬一方圆,一步一世界。   ...就这简单的几句话,而后关于那位强者的记载,再无处可寻。之后关于这位强者,是否有后继者,也无从考查。   这倒算不得什么,真正让世人遗憾从心起的事,却是百年前,曾经有高人将医典中的这段记载给公布于世,因此而鹊起人世间。毕竟这种事情,记载本来比较隐秘。若无人深究,自然不会风起江湖。   据说这位高人,通过这几句话,其惊才绝艳般,领悟出了一套轻功无上绝学,与两百年前的取壤强者,所施展的轻功绝学其形相似,也就是如今销迹于江湖武林的,被唤作‘步生尘’的无上奇学。   据记载,这位高人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在西南境域的,也就是当年那位强者攀越取壤的,高达三千多丈的万年雪山之下。他在一些重量级江湖人的见证下,奇迹般的凭借自创的轻功绝学‘步生尘’,于雪山之巅取下‘极冻之壤’。   此后正是由于这位高人的那次尝试,打破了这座雪山它的神秘与宁静,也让它的天地巍峨鬼斧,再次惊爆了人们的眼球。   其后,这位高人却不知为何,并没将这部自己创造的奇迹绝学‘步生尘’明文记载下来,也同样未教授传与他人。而且奇怪的是,那次攀越之后,这位高人就隐遁于江湖,从此再未现身。同样那次在场的见证人,也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对于那位高人,以及当时的实况,也不再提及。不过碍于这些见证人,他们重量级的江湖地位,世人有想动歪脑筋的,也从此失了胆色。   一时甚嚣尘上,武林奇学‘步生尘’,这如烟花刹那芳华一现。人们也渐渐失去了对它的聚焦。但是世上也从此流传出了一个说法:步生尘一出,天下轻功无。   ...玉子兮知道的也就这么多。虽然他也震撼这部中原奇学,但说到底学武的终极奥义在于修境。境随心来,那么学武最终也是为了明白事理,洞彻天机。不过这洞彻明晰,又岂止是学武一途呢?   殊途终究同归,九为极数,九九之途终归一,说的就是如此吧!...   
0

第八十四章:步生尘生心生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