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那年清明时节雨>四十二、画卷之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二、画卷之争

小说:那年清明时节雨 作者:赵子涓 更新时间:2018/4/15 22:57:39
张择端被抬回画府时已是深夜时分,柳云香正在门前徘徊忽然看到两个金兵抬着个东西,走到画府跟前,直接放在地上,嘟囔了几句什么,就离开了。云香打眼一看,竟是择端。“择端!”她哭喊了一声。米友仁李唐听到赶快跑过来看,只见择端满身是血,衣衫被抽得稀碎破烂,嘴角边还在淌血。“快,抬进来!”李唐米友仁赶快把他抬到屋里。“拿止血药,快点!”云香对着下人道,一面用拿来消炎药水。李唐忙着出门寻找金国的郎中,米友仁帮着云香把水烧开,浸湿了药布。云香解开他的衬衫,轻轻地用消炎药水擦他的伤口,药水一刺激,择端猛地呻吟了一声,竟醒了,他嘴唇蠕动着喊着“云香,云香”,呻吟声像锥子一样直插入云香的心脏,她的心刺痛着,淌着泪答应着,端着水用调羹舀着轻轻送到他的嘴边喂他喝水。米友仁走进来,看到云香流泪心有不忍道:“莫要悲伤过甚,画师已经醒了想来不会有大碍的。”李唐已经请了郎中过来。郎中看了道:“虽说是皮外伤,但伤口较深,这段时间需要好好保护伤口为妙。” 隔日金公主到了画府,云香看到她气愤地想要理论,被米友仁李唐使劲拉住。李唐走过去,挡在金公主面前道:“不知小主驾到何事?画师伤势较重尚在昏迷,不便打扰。”金公主鼻孔里哼了一下,冷笑道:“伤势重?他应该感谢本小主手下留情,如若下次还要反抗,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云香愈发恼恨,正欲发作,被米友仁拉着,动弹不得。嘴里道:“果然是金公主下的毒手,择端怎么了何故如此对待他?如今又假惺惺来看你够不够残忍歹毒吗?”金公主走过去,对着云香挥拳欲打,米友仁冲过来拉住她的手臂道:“金公主如此放肆有失小主身份吧?不知太祖是否知晓此事,待我禀报太祖小主再发作不迟?”金小主听到这里,冷笑道:“好啊,那本小主先要上奏个折子,面奏张择端有叛变金国潜逃回国的之嫌,上次他委托本小主的事怕是不能为他保密了?你们诸位考虑清楚吧!”云香突然冲过来大声道:“小主有事冲云香来,上次寄回东京的是云香委托择端画师所为,与他和诸位无关,要杀要刮云香一人承担!”米友仁脸色都变了,道:“云香休要胡说,大丈夫做事一人当,如何落小女子身上?”李唐担心米友仁说穿,赶快走过来圆场道:“好了诸位都冷静一下,小主也累了麻烦回府休息,我们也该给择端画师上药了,请便吧!”说完做了个送客的手势,金公主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李唐看她走远表情很凝重道:“金小主如若禀报,尔等性命果然难保。”米友仁安慰道:“不怕,金太祖还指望你我完成金国清明上河图,岂有除掉之意?”“诸位莫忘了上次择端兄委托金公主派使者来送回的清明上河图,看择端这样十天半个月怕难以恢复,这万一太祖他们追问画卷,该如何解释?”云香拢了一下发鬓神色冷静道:“诸位不必恐慌,若怪罪下来,云香一人承担。择端是奴的夫君,夫君之错娘子来代过,本也天经地义。”米友仁看着云香坚定的脸,心生怜悯道:“云香你何必?”话未说完,兀自摇头,“我去柴房煮药烧水,你们聊!” 令诸位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未隔两日,彪悍的金兀术到了画府来,悠悠的转了几圈,看到云香正在服侍择端,有些惊异粗门大嗓的问:“张画师何故患疾病?传太医否?”米友仁恭敬作答:“已经传了郎中,画师一时水土不服,并无大碍。”李唐也赶快献殷勤道:“太子驾到,蓬荜生辉,张画师即刻就可恢复了!”金兀术受了这等礼帽一带,耸耸肩膀几分得意,仰天哈哈大笑几声。临走时,他转头问:“那幅长卷呢,本王要带走它。”一番话惊骇住了所有人,还是云香冷静道:“太子,云香知道此画现在何处,太子愿闻其详吗?”金兀术斜着眼睛色眯眯的看着云香白中透红的脸颊,嘿嘿一笑道:“当然愿闻其详,姑娘但说无妨。”米友仁吓得面色都变了,他叫了一声云香,却被云香挥手制止道:“太子所要的画云香已经派人送回东京府去了,这件事与其他人毫无瓜葛,太子要问罪现在可以杀可以禀报太祖,以死鸣志!” 金兀术瞪大眼睛道:“好你个宋人竟敢戏耍太祖,本太子决不轻饶你,来人,带走!”手下几人饿狼般扑过来绑了云香就走。米友仁心疼的扑过来喊:“云香,云香。”却被甩了个趔趄,云香看着并无半点怯意,转身嘱咐道:“代云香照顾好夫君,拜托了二位。”两人只好眼睁睁看着云香被带走。 画卷被送回汴梁的事还是败露了,柳云香虽然主动承担投递叛国的罪名,但金公主却供出了张择端秘密找使者带往东京的包裹,金太祖大动肝火,直接下令把张择端打入了死牢。金兀术对柳云香这个大宋女人一见钟情,再不肯放手,央求金太祖把女人赐予他。金太祖像赏赐猎物一样,抬着眼皮翻了一下云香一眼,语重心长的叮嘱他道:“金国女人玩腻了,要换换口味不成?大宋女人的心机颇深,到时候别后悔啊!”金兀术迷恋的望着云香道:“太祖所言极是,兀术谨遵圣训,凡事会多加谨慎!”说完,直接走到云香跟前,用粗壮的胳臂拦腰一抱,任云香在怀里挣扎,哈哈笑着,直接抱出了大殿。 金公主看兄长得了大宋女人,心中几分怅惘,想到张择端几分俊美与冷静的脸,不由也央求道:“父皇,小主也要赏赐,恳请父皇应允!”金太祖爱恋的看看她:“小主又看中何等人物,说来听听。”“小主看中的是·····是张画师!”金太祖脸色拉长了,愠怒道:“换个宋人父皇还可以考虑,唯独这张画师太辜负父皇一番爱才之心,叛国投敌是国中大忌,你且再不许提他,退下吧!”说完,拂袖而去。“父皇,父皇!”看着父皇走出大殿,金公主伤心的撅起嘴巴。一旁的侍卫看见了,悄悄道:“小主不必烦恼,张择端如今虽被打入死牢,但皇上并没有处决他的意思,还指望他画金国长卷呢。所以,你找到他不是反倒方便了,随时去随时就可以看到他,小主看是不是这个理?”金公主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了,拍掌道:“此言甚是,甚对,甚对,如今他是长不了腿可走了,这样小主我就可以随时去找他,如此甚好甚好!快,小主现在都要去探视,你随小主来!”侍卫点头哈腰的跟着小主朝监狱探视而去。 这边自从金太祖欣赏完《清明上河图》的长卷,便开始念念不忘。画卷之细腻,使他留恋。同时激起他对汴梁城的盛世繁华,商业繁盛强烈的占有欲,恨不得把这块肥肉早点据为己有。多少次梦中他轻易地登上过大宋的金銮殿,对着《清明上河图》中如画的江山,似锦的社稷指点一二,傲视群雄!他甚至觉得一幅长卷可以留住人的气息,世世代代传诵下去,生生不息。他指点江山的帝王至尊也可以千古不朽,流芳于世。每每想到这里,他心里就会有一把火,熊熊的燃烧,刺激着他时时把目光聚焦在中原一带,停驻在远方的汴梁城久久凝望着。而今画卷又被偷运回汴梁,不觉令他大为恼火,得不到这幅画他辗转反侧,痛苦不堪。 事不宜迟,金太祖急招使者赶往东京想要夺回清明上河图,然而派遣的使者却迟迟未还,金太祖又派了几个使者速去,依然是一去不复还。密使带来的消息是使者被扣留,被关押。这下激起了他的暴怒,多少年积下的恩怨一触即发。 太祖秘密召开了金国大会,宣旨道:“金军分东、西两路欲南下攻宋。东路由完颜宗望领军攻燕京。西路由完颜宗翰领军直扑太原。东路金兵破燕京,渡过黄河,南下汴京不得延误。钦此。”完颜宗望,完颜宗翰领旨而去。金兀术沉迷于女色,太祖见他每日消耗,精神大不如前。只好摇头叮嘱他只守好首府,不得太过于放纵,便带领大军前行。    就这样,金兵几十万强将,浩浩荡荡的向大宋进攻而去。一时间,狼烟四起,战马踏起的滚滚尘烟淹没了首都会宁府,一派千里黄云白日曛的肃杀景象。 正值十月,沿途之上,风物无限,而大宋百姓还不知大祸临头,此时的东路完颜宗望率军自平州直攻燕山府。宋易州戍将韩民毅投降,并快马加鞭派密使偷偷往汴梁传递敌情。汴梁城的皇上还在和奸相蔡京、宦官童贯等庆祝《清明上河图》完璧归赵,君臣欢宴,载歌载舞呢。韩民毅的敌情密信一到,君臣都傻了眼。 公元1126年1月27日,完颜宗望军渡过黄河。第二天攻下滑州,1月31日,包围北宋首都汴京。因汴京守御使李纲抵抗得力而未能破城。2月,胁宋以康王赵构、太宰张邦昌为人质,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议和。 关键时刻,皇上赵佶竟把治兵大事,又一次托付予不知兵的宦官童贯。尽管大臣们对这些年童贯假传捷报颇有微词,但此时各个保命要紧,看皇上用他,也都采取沉默是金,学着三缄其口。 而这时完颜宗望的金国东路军已经强渡黄河,准备对东京府发起全面围城战,完颜宗翰的西路军却在太原被绊住,而且又拒绝完颜宗望提出的隔断西军的部署,以至种师道率十万西军顺利赶到了汴梁,乘胜而来的完颜宗望的东路军被动后撤到汴梁城的西北远郊孟阳,以等待时机反攻。 皇上及其大臣不但没有预视这场「前门送狼,後门进虎」的危机,更没有好好趁着金兵退兵的大好时机约束边关守将,加强外固内防的防守防御措施。终於,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的东西路军经过短暂调整时,元年一月,金国又派遣大将金干不离率大军南下支援,三支金兵人强马壮,杀声震天,大举包围汴京,大有屠城之势。 皇上和蔡京之类彻底傻眼,之前叫嚣的童贯也不知躲到哪去了。皇上赵佶接报,连忙下令取消花石纲,同时下《罪己诏》,承认了自己的一些过错,想以此挽回民心,换取百姓抵御金兵的决心,但是之前皇上镇压方腊农民起义以及镇压和招安水泊梁山的事例还是让百姓伤了心,关键时刻,民心却涣散,大家只是各自逃命要紧。金兵势如破竹,长驱直入,逼近汴京。 皇上又怕又急,无法抱怨百姓不兴,只是拉着一个大臣的手反复道:“没想到金国人这样对待我。”话没说完,一口气塞住了喉咙,昏倒在床前。被救醒后,他伸手要纸和笔,写了“传位于皇太子”几个字。12月,他宣布退位,自称“太上皇”,让位于子赵桓,之后带着蔡京、童贯等贼臣,借口烧香仓皇逃往安徽亳州蒙城。第二年4月,围攻汴京的金兵被李纲击退北返,太上皇才回到汴京。。 新任皇上赵恒受命于危难之际,决心誓与金兵决一死战。他亲自披甲登城,又把皇帝御膳分给将士享用。看到新皇上位,决心一战,汴京军民都很振奋。及至看到赵恒在下雨天也策马在泥泞往来巡视军务,大宋百姓不禁哭了! 军民一起振臂高呼着:“护佑大宋,铲除金寇”,“保家卫国,消灭金寇”的口号,大家决心誓死捍卫大宋首府,众志成城,抵御外来侵略。 1126年,金军再次攻打汴京,朝廷风雨飘摇,皇上其弟赵构以“天下兵马大元帅”名义招募义勇民兵,岳飞投其帐下,因率百骑斩杀金军几千有功,被升为秉义郎。 金军1127年4月再次攻入汴京将赵佶、赵恒二宗及后妃、大臣等三千人和无数财宝掳走。 三个月后,岳飞投奔河北路招抚使张所,颇受赏识,曾在王彦统辖下抗金,渡河收复新乡。因与王彦不和,转战汴京,再次投奔宗泽,在黄河以南连续战胜金军。次年,曾24次上书高宗请求还都的老将宗泽忧愤成疾,临终三呼“渡河!”而亡,岳飞随接替东京留守的杜充南下,退往建康 1129年冬,金军由金兀术统率大举南侵,渡江攻入建康。高宗辗转逃往海上,仅率臣八九人,乘楼船飘泊于温州、台州一带。岳飞奉命收复建康,横刀跃马冲入敌军,往来翻飞击毙敌军无数,从此,岳家军的名号使金兵闻风丧胆。 1134年,岳飞率军从江州出征,收复伪齐占领的襄阳等六州之地。仅三个月即顺利收复六州,保住了长江中游,打通了通往川陕之路,扭转了南宋的被动局面,增强了军民抗敌的勇气和信心。 1140年,金兵又大举进攻南宋。岳飞等将领分路出击,岳飞负责中原一线,他一面派人到河北一带联络当地的民间抗金组织,一面亲率大军进击,收复了河南许多州县,驻军郾城,两军展开激战。郾城大战中,金投入精锐骑兵15000人。兀术以头戴铁盔身穿铁甲的3000“铁塔兵”打前锋,以号称“拐子马”的骑兵居左右,列队进攻。岳飞指挥儿子岳云等率军应战。将士手持刀斧,冲入敌阵,上砍骑兵,下砍马腿。双方从下午激战到天黑,宋军大获全胜,追杀金军几十里。 岳家军乘胜前进,抵达汴京的朱仙镇,北方人民抗金情绪高涨。岳飞要求宋高宗下令北伐。宋高宗和朝中的奸臣秦桧害怕抗金力量壮大,会威胁自己的统治,于是向金求和,金兀术禀报太祖,太祖答应求和,同时秘密起草一份加急书信,信中求和的条件是必须除掉岳飞。 宋高宗见金国答应求和激动不已忙命令岳飞撤回军队,岳飞愤慨地说:“十年的功劳,一天就断送了!”1141年,宋高宗解除了岳飞等抗金将领的兵权。秦桧又派他的爪牙诬陷岳飞谋反,把岳飞和他的儿子岳云逮捕入狱。另一位抗金将领韩世忠去质问秦桧,根据什么说岳飞谋反,秦桧拿不出证据,竟厚颜无耻地说:“莫须有。”韩世忠愤怒地对他说:“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1142年初,宋高宗和秦桧杀害了岳飞。 金太祖闻之岳飞已除,告知金兀术他们,金国朝中举杯欢庆。金太祖手捧着失而复得的《清明上河图》,似乎看到大宋的锦绣河山正向自己遥遥招手,他不觉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笑声响彻会宁府的角角落落。江山社稷可谓指日可待!
0

四十二、画卷之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