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传令使>第0183章 葛家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183章 葛家村

小说:大明传令使 作者:白发一丁 更新时间:2018/6/14 12:15:50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酒酒酒。”秦老酒又道: “战国时期,孟子有性善论……” “战国末期。荀子有性恶论……” “传令使,可解王门四句?可说人之善恶?” 嘘。心学四诀他多次听王业修说过。对这等言说他迷迷糊糊。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枉然……” “酒酒酒。”秦老酒摇头晃脑,又自言自语: “人又是从哪里来呢?” “人又为什么会作恶呢?” “酒酒酒。”秦老酒猛吃了一口酒,道:“传令使,汝说呢?” 嘘。这老酒几分醉了。 “有一个说法,上帝造了这个世界,并造人管理这世界……” “上帝造的人是好的,但是不完全的……” “上帝因而有个计划,以使人完全……” “上帝藉着恶的灵撒旦工作,亚当、夏娃被引诱,被逐出乐园……” “人犯罪是因为撒旦的诱惑。亚当、夏娃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从此,一代代的人从一出生,就有善、恶;上帝让撒旦作世界的王。撒旦掌控世界,因而,人的恶更为彰显……人的善,被撒旦用各种各样的,有形的,无形的捆绑、束缚,因而,善的人,在撒旦主导的这个世界秩序里,举步维艰。这个世界,被称作末世……” 这年月的陕西版图,令人犯晕。它大体包含前世的主要西北地区。它内分八郡,如:西安府、凤翔府、延安府等;外列三边,即:延绥镇、宁夏镇、甘肃镇。 到府谷的第二日,莫峰便率领传奇师踏上行程。向西南行。一路行,北距边墙不远,一路行,俱在崇山峻岭间。三月十日,传奇师抵达榆林城。 榆林城是延绥镇镇城,城池雄伟、宽广,依山临水,有逻城,大小城楼众多。莫峰拜访了延绥巡抚张伯鲸,总兵俞冲霄,请求关照。张巡抚对他此行,颇感兴趣,细问一番后,答应保证粮需。俞总兵大体介绍了陕西境内流贼状况:境内流贼主力已蹿至河南一带,目前延绥、陕北,只有小股的流贼与土匪。 鱼河堡在榆林城以南八十里,位于无定河与榆溪河交汇处,周边是连绵的丘陵、沟壑。与它东南近十里处,无定河南畔,有一条沟沟向南伸展数里之外,是一个小河环绕、掩映在茂密的老树间的村子。 这里是莫峰此次陕西之行的首要目的地。 这里就是葛把子的家乡。 这个村子叫葛家村。 这里风景别样美。 莫峰来到这里有两个目的。一是要完成他对老葛的承诺,带走、并照顾老葛的傻儿子。二是拿到老葛藏匿的物件,寻找老葛所说的宝藏。 寻找宝藏也是陕西之行的主要目的,他藉着察看传旗福址的名义。如今,因着他在宣府的打算,使得一时间,他几乎一贫如洗。为了募兵等事宜,他需要大笔银钱。 传奇师目前暂时驻军鱼河堡。 他这一日,率百余骑来到葛家村。 “传令使,卑职先去村里看看。”张文山终年一脸的冰寒道。 “嗯。”莫峰点了点头。见文山与十余骑天秤卫快马离去,他便与大熊、夏海等人,行到附近的一颗老榆树下说话。约摸有一盏茶的功夫,张文山等赶回来,带回了一名穿着得体之人。 “小人葛里正,是本村的里正。”这人跪地叩拜道。 “葛里正,请起。” 莫峰打量,这里正五官端正,只是一双细眼不住 地往他身后看,显得有几分奸猾。“哈哈哈。”他大笑,他身后可有逾百名随同而来的军兵。想到这里正可能担身什么。他笑道:“葛里正,不必担忧,本游击此来,只是为了圆一位故人的身愿,并非要生事端。” 葛里正又一躬身,作揖道:“小可请问将军大名,故人又是何人?” “哈哈哈。”莫峰笑道:“本游击莫峰,武授为宣府镇张家口游击将军,文封为传令使,又被传称火神传令使。”见葛里正眨了眨眼,没太多反应,他暗嘘,这一串就是对牛弹琴,又道: “本官所说 之人,江湖人称葛把子,大名葛为民。” “哎呀”一声,葛里正失声。 一盏茶后。 莫峰带人在葛里正的引领下,行向村口。里正介绍: 这些年,天灾不断,幸而本村邻近无定河,几乎未受旱灾,只是仍免不了蝗灾等灾害。虽如此,在这陕北与延绥镇中南之地,本村已算是难得的鱼米之乡。故而,村里人还算本份,不像它处,多有饥民迫于生计,从了流贼或作了山匪。 近些年,有不少外乡人逃难到本村,起先,多是本村的一些亲戚。本村倒也愿意接纳,只是后来人越来约多,本村实在负担不起。后来无奈,本村就组织了一些青壮护村、驱赶外来人,甚至引发了流血冲突。 如今在陕地,几乎村村都有青壮护村,以应付饥民。 可饥民如今成了流贼,愈来愈不好对付了。 葛里正一番话,令莫峰唏嘘: 那些饥民,本因受灾还使人同情的灾民。为了抢口饭吃,又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伦理、道义,根本不顾忌什么羞耻,其丑陋行径,令人发指。更令人叹息: 何至如此啊! 如此苟活,何意! 这算是天灾使然,还是人祸呢! 临近葛家村口,有众多村民阻住了进村之路。 这陕地果然民风彪悍,连官军也敢挡。莫峰暗叹。 “嘎。这等刁民,竟敢拦路。”熊阔海瓮声瓮气道。 葛里正见状,忙道:“莫游击,勿怪,勿怪,这些多是本村的护村,不了解情形,小人去去就来。”不多时,村里正从那边返回,还与一名青壮引来一位白发长者。 “老朽是葛家村族长,见过莫游击。” “嗯。”“嗯。” 这老族长精神抖擞,莫峰点了点头。 “老朽想再问下,莫游击此番来敝村是何意?” 莫峰简述后,葛族长半天没吭声,良久后,他长叹一声,道:“不想,为民已逝去多年。”他忽然一板脸,问道:“传令使,可有为民之信物?” 莫峰一脸沉静,沉默了片刻,喝道:“来人,取葛把子之物。” 随即,两名天秤卫,一人抱了一个不大的瓮走上前。 “葛族长,这瓮里就是葛把子的信物。” 葛族长、葛里正立时上前观看。 两名天秤卫揭开瓮盖。 二人一下都怔住了。 “这,这?”葛族长身子微微颤抖。 “嗯。”“嗯。” 莫峰暗叹一声,一脸肃然道: “这瓮里的,就是葬老葛之土。” “哇啊。”葛里正大泣,死死抱住一瓮。 满头银发的葛族长一动不动,潸然泪下。 莫峰少侯上前。他在葛族长耳边低语了数句,老族长怔了怔,忽然颤了两下,哆嗦道:“里正,收下这两个瓮,迎贵客。” 两盏茶后。在一处宽敞、暖和的窑洞里,葛村人摆下了丰盛的风味民吃。老族长、里正几人,陪同莫峰等,围坐在炕上,一面吃酒,一边说话。 原来,葛把子在村里名声颇佳。虽然他是臭名昭著的老把子,为外人所不耻。但却用盗来之财,在村里作了许多善事,令村人大都念他的好。说起来,他也算得上是一名侠盗,所盗俱是贪官、奸商之财。葛把子与里正是堂兄弟,二人爷爷正是现在的葛族长。里正介绍: 为民双亲去的早,很早就出去闯荡。有一年,他回来带了个婆娘,就是傻蛋他娘。这婆娘命不好,生下傻蛋不久,就死了。他兄弟又开始往外跑,并把傻蛋托付给他。傻蛋自小就傻里傻气的。 他兄弟天启年间很少回村。今朝已来,连年灾祸不断,他兄弟时而捎些短货回来。出事那年是崇祯三年夏初,他兄弟从外地运了些粮食回来,却遭了流贼,兄弟也负了伤,又被赶来的官军抓了…… “来,莫游击,干。”葛里正有些动情,一干而尽。 莫峰也吃下一碗酒。这酒又醇又烈,吃得浑身都热乎乎的。他夹了两嘴菜,思忖:这老族长与里正等人,为何就是不说老葛那个傻儿子的下落呢?他等或有难言之隐…… 吃过两循酒,葛族长道: “传令使,汝的那些话,确是为民曾对老朽一人说的,照理说,老朽不该再有什么隐瞒。”老族长斟酌片刻,端起酒碗,续道:“只是老朽曾与为民有约,只有见了真正的信物,才好言它。”老族长说着,一仰脖,“咕咚”“咕咚”吃下碗中酒,又道:“这碗酒,算是老朽给传令使陪罪。” “哈哈哈。”莫峰大笑,“既言如此,本传令就取那真正的信物。”
0

第0183章 葛家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