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鼎长歌>第六十三章 以利诱巧得线索 断病因欲救孟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三章 以利诱巧得线索 断病因欲救孟绍

小说:九鼎长歌 作者:慕容垂 更新时间:2018/3/14 18:10:58
宫角徵却并不知道云苏长公主答允将云苏铁卫借与越王,此时他正在亢金肆中,这个他刚到九鼎城中之时便来过一次的地方。当时他本是投石问路,未能多做准备,加上端木德的三个下属多加防备,故而毫无查获。此番,他再一次来到亢金肆,唤来端木德的三个下属,想要再一次了解详情。如今这三人——端木德之侄端木坚、端木德的副手张鞅以及亢金肆账房吴应站在亢金肆的前院之中,或是小心翼翼,或是颇有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三位,当日三位都说未有关于端木德一案的线索,在下没有记错吧?”宫角徵等三人都到齐之后,好整以暇问道。 三人见宫角徵今日又再一次到访,而且开门见山的提出这个问题,心下惴惴不安,不知道他又有什么心思,但是那日既然已经对他都说了没有线索,如今也只好接着承认下去。 宫角徵见三人依旧如前日一般,倒也是在他意料之中,他淡淡说道:“此番家主差在下前来,吩咐我三件事。其一,便是这端木德一案,看看是否有端倪,可惜这数日来在下毫无所获,有负家主所托。其二,乃是带一件重要物品给家主在九鼎城中一至交,所幸不负所托。这其三嘛,因为亢金肆位于九鼎城,于家主重要性不言而喻,故而不可一日无掌柜掌控大局。只是…”说到这里,宫角徵突然止口不言,盯着眼前三人,神情颇为玩味。 张鞅神色淡漠,开口道:“宫先生有话不妨直言,我等皆乃为皇甫氏办事之人,何必如此遮遮掩掩?” 宫角徵再看向其他二人,见吴应欲言又止,而端木坚则是冷哼一声,心中顿时有了主意,他笑道:“张管事此言不错,只是如今看来从你三人之中在下实在无法选择。在在下离开家主身边之时,家主曾让在下自行从你三人之中选择一人成为新一任亢金肆掌柜,只是在下对你三人实在不甚了解,故而在来九鼎城的路上也曾想过,若是谁能相助在下,在下便让此人为新一任的亢金肆掌柜,相信即使报至家主处,家主也当支持。” 张鞅冷笑一声道:“宫先生既是有此意,然则我等确实不知如何相助于先生,所得线索皆已呈至京兆府,并无任何隐瞒。” 宫角徵叹了口气,道:“正是如此在下才颇为为难啊,本来便有负于家主,如今又不能替家主选出这新一任之掌柜,真是惭愧至极。” 吴应也开口道:“张管事并无隐瞒,我等确实已经将所有证据交于京兆府,如今手上再无线索可以提供给宫先生,先生不妨前去京兆府再了解一二?” 宫角徵笑笑,来回在三人面前走了几遭,突然感觉有人轻轻触碰了自己衣角,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这掌柜之位非同小可,不可随意任命之,在下再飞鸽传书与家主商议一二。今日叨扰了,还望三位不要误了亢金肆的生意。”说罢,转身向门外走去。 “宫先生,你此话可当真?”突然一直没有说话的端木坚开口说道,只是他似乎有所顾忌,说话犹犹豫豫。 宫角徵淡淡一笑,方才他感到触碰他衣角之人正是端木坚,他回答道:“自然当真,当日三位已经验过家主给在下的令牌,怎么,还要再验一遍?” “当然不必。”端木坚现在坚定了许多,他开口道:“不少证据线索已经被京兆府收了过去,然有一物当日京兆府检查后认为并无线索,不知宫先生看过之后可否发现一些线索。” 宫角徵微笑着点点头,瞟了一眼剩下二人,张鞅眉头皱起,吴应倒是眼中一片茫然。端木坚见他答应下来,便转身向自己厢房走去。 过不多时,端木坚又走了回来,手上多了一件华服,他将华服交到宫角徵手中说道:“这便是我叔父当日身着衣物,京兆府当日也查过了,没有甚么发现,我便将此衣物又要了回来。” 宫角徵将衣物结过,端在手上细细查看,突然瞧见衣服之上几处青色污点之处,他将鼻子凑近嗅了嗅,眉头微微皱起,又用手指细细摩挲了几次,终于缓缓开口道:“此乃青彩虫。”随后将衣物递还给端木坚,嗤笑一声道:“京兆府又不是廷尉府,其中不过世家子弟混得功名之地,没人能够查出也不足为奇。” “青彩虫?”端木坚与吴应显得有些迷茫,看起来并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青彩虫虽不常见,但也不是稀有之物,这九鼎城郊外便有此物,又能说明甚么?而且在下所知,青彩虫对人并无伤害。”其余两人听得青彩虫之名倒显得陌生,张鞅见识多一些,听闻过此物,故而问道。 宫角徵笑道:“张管事果然见多识广,可是张管事可否知道,青彩虫喜阴,所栖之地乃是山石之阴面,又怎会平白无故粘在衣物之上。” “宫先生之意,乃是有人有意为之?”吴应反应过来,低声问道。 宫角徵笑而不语,但是他心中却已经有所头绪了,据他所知,青彩虫虽对人无害,然而它却是不少毒物的食物,若是有人当真想要杀害端木德,倒是可以在他衣物之上放上青彩虫,以此吸引毒物。只是如今自己未能见到端木德的尸体,倒不知道他究竟是因何而死。 正在此时,门口小厮忽然前来通报,说京兆少尹洛琛已经到了店门口。宫角徵看向三人,三人均有些茫然,显然他们也不清楚洛琛为何突然到访。 不多时,洛琛便走了进来,他这几日虽然暗中联系上越王桓肇想要配合他一起扳倒姜氏,但是这几日情形突变,无论是越王还是姜氏,都没有派人联系于他。他今日忙完公事之后没有回府,想要到处散心,却不想走到此处。 洛琛虽不认得宫角徵,但是却认得张鞅等人,开口道:“张管事,洛某碰巧路过贵肆,忽然想起端木德一案,故而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张鞅等人行了一礼,道:“少尹大人实在言重了,大人对我家掌柜一案如此关注,令草民等甚是感动。”说罢便吩咐仆人准备茶水点心。 洛琛却道:“不必如此费心。”突然他看向站在院子之中的宫角徵,宫角徵见他看来,向洛琛行了一礼后道:“草民宫角徵,见过少尹大人。” “免礼。”洛琛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后说道:“宫先生,听这名字先生乃是好乐之人?不知先生与端木德有何关系,为何在此处出现?” “少尹大人高见,草民乃是乌兰郡主心腹之人,平日里好谱曲奏乐为乐,郡主便赐了这名字,” 洛琛摇了摇头,看着宫角徵笑道:“宫先生,多日前也有人想要调查端木德一案,可是那人至今昏迷不醒,况且那人还是廷尉府之人,古一敬的得意门生,宫先生一介布衣只怕高估了自己。” “哦?听洛少尹之意,乃是有人不愿此案真相大白?”宫角徵虽然略有所闻,但是还是装作一副第一次听闻这个消息的样子问道。 洛琛倒没有察觉到,只是一脸沉重之色道:“只怕确实如此,不过此事背后究竟如何,只有孟掾史醒来才能知晓了。” “这位孟掾史还活着?” “虽是活着,怕只是和死了并无区别,京中不少名医都是束手无策。”洛琛苦笑回答道。 “在下于岐黄之术略有小得,不如让在下看看如何?” 洛琛吃了一惊,眼前之人不过二十多岁,便是再有小得,如何能解这京中名医解不能解之局,但是随即又想到,反正如今已经如此,还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让他看与不看又没有区别。他有些奇怪,自己在官场数十年,却不知今日为何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信任,随即暗中嘲笑了自己这几日怎会如此胡思乱想。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 宫角徵笑笑,看了剩下三人一眼,突然走到端木坚身边,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若是有难,可前往云苏长公主府中,报我名号可以保你周全。”说罢,一拂衣袖,跟在洛琛身后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一处别院,这里倒是僻静的很,乃是当日孟绍遇袭之后越王桓肇为他特意准备的地方,当时还桓肇希望他能短时间能醒过来,可是后来数名名医诊治过后均束手无策,桓肇也冷了心思,如今也对孟绍过问少了许多。后面桓肇暗中联系上自己之后,自己也私下问过关于孟绍的消息,方才知道他现在的位置。 推门而入后,宫角徵一眼便瞧见躺在榻上昏迷不醒的孟绍,在他的身边,只有一名仆人正在打着瞌睡。洛琛面露不悦之色,走上前去,将那仆人唤醒,然后让他在门外候着。 “这便是孟掾史。”洛琛低声说道。 宫角徵点点头,孟绍年纪看起来也不大,身体不知是因为此病还是什么极为瘦弱,脸色蜡黄,嘴唇乌黑,依稀之间还能见到胸口起伏,证明他还没有断气。宫角徵走到他身边,托起他的手腕,将自己右手搭在他的脉搏之上,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洛琛看着宫角徵专注的神情,犹豫片刻,方才开口说道:“宫先生,有一事我方才有所隐瞒,并未告知先生?” 宫角徵抬了抬眼皮,手依旧搭在孟绍的手腕上,似乎并不为之所动,洛琛露出欣慰的神色道:“那便是端木德乃是中赤尾蝎之毒而亡,孟掾史当日发现了他的死因,想要进一步调查之时,却在当晚被人所袭。” “赤尾蝎之毒?”宫角徵心中顿时一片清明,青彩虫正有引诱赤尾蝎之功效,定然是有人将青彩虫粘附在端木德衣物之上,引诱赤尾蝎过来袭击了他。只是赤尾蝎出没于南方,为何会出现在九鼎城中。 这些念头在宫角徵脑海之中并未停留多久,他继续诊治着孟绍的病情,洛琛见他只是轻声重复了一句,倒是自己笑了笑,想必眼前之人也不知道此毒,看来也只有等到孟绍醒过来之后方才能有所突破,想到这里,他便不再多说什么。 许久之后,宫角徵将手收回来,思索片刻,方才沉声说道:“他外伤已除,目前昏迷不醒乃是因为所中短矢之中所含一种奇毒,若是太医令来此倒是可以查出,除此之外,九鼎城中能够查出此毒并能诊治者,寥寥无几。” “是何毒?”洛琛连忙问道。 宫角徵一字一顿道:“银蛊汁。” “银蛊汁?”洛琛办案数载,却从未听过此名字。宫角徵淡淡一笑道:“此物少尹大人未曾听说并不奇怪,它并非寻常毒物,乃是将银蛊杀死之后,在半个时辰内取其体内之汁调制而成。” 只是同样银蛊饲养方法极难,只有巢州南部沼乡才有少数土著知道如何饲养,他默默想到,若不是自己这些年跟随皇甫静姝走南闯北见识颇多,加上机缘巧合之下认识其中一人,恐怕自己也未能知道。为何此物也会出现在九鼎城中?宫角徵心中仍然满是疑窦,突然,银蛊汁、赤尾蝎,这两种毒物在宫角徵心中一闪而过,将这两种毒物联系在一起,能够同时拥有这两种毒物的地方也出现在他心中——巢州,难道说?他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想法。 “宫先生?可有办法医治?”洛琛见他眉头皱起,连忙关切问道。 宫角徵沉声说道:“在下岐黄之术虽不高明,却对用毒治毒一事还是略通一二,此物在下既然能够识得,自然能够治得。三日之内,在下必能救醒此人。”他站起身来,又道:“不过在下尚需准备一些药物,明日再行前来开始为孟掾史诊治。”说罢,向洛琛行了一礼,转身走出门外。
0

第六十三章 以利诱巧得线索 断病因欲救孟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