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九鼎长歌>第八十三章 淳于深夜突拜访 兄弟子女难分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三章 淳于深夜突拜访 兄弟子女难分离

小说:九鼎长歌 作者:慕容垂 更新时间:2018/6/18 17:35:05
而此时在洛府,洛琛亦被这象征着陛下驾崩的钟声惊起,他走出门外,却碰上前来找自己的弟弟洛宾,显然他也是被这钟声所惊起,前来寻到自己。 果然,洛宾一走到自己身边,低声问道:“陛下怎的会突然驾崩?” 洛琛没有答话,只是苦笑一声,道:“九鼎宫之内耒竹候只手遮天,谁又能够知道呢?”他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转而说道:“如今九鼎城中形势风云变幻,你今夜便走罢。” “为何需要如此匆忙?”洛宾吃了一惊,他有些不解,连声问道。 洛琛微微沉吟,便道:“陛下今夜驾崩,为兄总是有些不安,此事太不寻常了。” “那巍儿与秀儿呢?也一并随我走罢。”洛宾虽然并不清楚此时九鼎城中情形,亦不知道兄长所说的不寻常在何处,但他一直对自己兄长言听计从,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结。 洛琛微一扯远,刚想开口说话之时,正在此时,突然外面走来一个老仆,恭声道:“老爷,有客人求见。” 洛琛与洛宾两人愕然,此时为何有人深夜找到自己府上,洛琛心中一紧,连忙问道:“是何人到访?” 那老仆答道:“他自称乃是南巢候府之人,说有紧急要事与老爷相商。” “黎让的人。”洛琛喃喃念到:“去唤他前去大厅等候,我即刻便到。”那老仆应了一声,退了下去。洛琛接着对洛宾道:“去将巍儿与秀儿都唤起来罢,让他们速速收拾贴身之物。” 此时洛宾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之处,否则此时南巢候黎让断断不会深夜派人前来,他也不多说,应了一声,转身向后院走去。洛琛深吸一口气,接着向大厅走去。 洛琛来到大厅,见大厅之中已经高坐一人,在他身后还有两人昂首站立。来人见洛琛步入大厅中,站起身来恭声行了一礼道:“在下胡骧,见过洛少尹。”他其实便是之前出现于黎让府中的淳于骧,却不知为何来到此处。 洛琛眯着眼睛,他并不认识眼前之人,那胡骧又道:“少尹公不认识在下也正常,在下久居巢州,近日方才来到九鼎,如今在南巢候府中献一些绵薄之力而已。”其实这胡骧正是当日前去黎让府上的沙州别驾淳于骧,却不知为何隐去了自己姓名,而在此时深夜代表黎让前来洛琛府上,淳于骧也不等洛琛说话,接着说道:“陛下已经驾崩,耒竹候将要捉拿少尹公,请少尹公速速离府,与我回避一二。” 洛琛愕然,他顿了顿开口道:“先生既然已知我在京兆府中任少尹一职,应知京兆府尹乃是耒竹候之长子,先生且说,我为何要相信于先生?” 淳于骧听出洛琛言外之意,自己冒然来访,的确很难得到他的信任,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封布帛,递到洛琛手中,道:“此乃南巢候亲笔而书,先生看过之后自会明白。” 洛琛半信半疑接了过来,打开布帛,只见上面写道:“洛少尹亲启,越王殿下莽撞,不幸中计落入姜氏之手。今姜氏已识破公之身份,恼羞成怒,欲构建罪名陷害于公,还望公速速携家人与来人离府,其余之事明日与公再行商议。”落款是南巢候侍中黎让。 淳于骧在一旁暗中观察洛琛神情,见他略有意动便道:“越王今日进宫,结果一去不回,陛下驾崩之后,耒竹候突然令其子姜述远率兵前来捉拿少尹公,幸亏黎侍中在禁军之中有内应,得知此事之后即刻派在下通知少尹公。”见洛琛没有答话,又道:“我来之时,右卫将军姜述远已经亲率禁已出九鼎宫,还望少尹公速速决断。” 谁知洛琛却摇了摇头,道:“我便不走了。如今陛下驾崩,九鼎城几乎已经是他耒竹候一人说了算,既然耒竹候目的是我,我又如何能躲得过呢,希望他拿下我之后,能够放过我的弟弟和孩子。” 淳于骧有些惊讶,连忙道:“南巢候在九鼎城虽不如黎氏那般手眼通天,但若是想要藏住数人,亦非什么难事,少尹公勿需担心。” 洛琛却深深看了他一眼,忽而笑道:“南巢候的心意,洛某心领了,只是越王如今深陷九鼎宫中,若是要洛某苟且,洛某实在于心难安。”其实洛琛有一点没有说明,当日得知姒老太傅亡故之后,他在越王殿下找到自己,让自己出面以武库被窃一案对抗姜氏之时便已经做好了求仁的准备,当时即便扳倒姜氏,只怕也难逃姜氏庞大势力的迫害,所以才让自己弟弟和子女离开九鼎城,只是儿子洛巍与姜述远过往甚密,这些时日便是让他颇为费神。因为一旦因此让姜述远有所察觉,便得不偿失了。 “但是少尹公乃国之肱骨,若是就这般便落入姜氏之手而为奸人所害,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淳于骧不死心,接着问道。 洛琛却摇了摇头,虽然缓慢但却坚定说道:“先生不必多言,我意已决。”淳于骧叹了口气,见他执意如此,倒没有继续坚持下去,他的确是黎让与武笃然所派来,也的确是要接走洛琛等人,但却并未为了洛琛着想,只是黎让与武笃然另有想法罢了。如今洛琛语气坚决,他若继续坚持,反而担心自己会露出破绽,于是便止口不言。 这时洛宾也走入大厅,他刚要开口之时,洛琛却抢先开口道:“去唤巍儿过来。” 洛宾心中疑惑,刚想问为何不一并唤洛秀而来,却迎上兄长不容置疑的眼神,便点点头又退了出去。 不多时,洛宾便带着睡眼惺忪的洛巍走了进来,洛琛走到洛巍身前,望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微微叹了口气指着淳于骧道:“巍儿,今日府中会发生要紧之事,此人乃是南巢候黎侍中之人,你即刻与他离开府中,听从他的安排。” 洛巍还是一脸茫然之色,等到听完自己父亲的话语之后,方才说道:“父亲身为京兆少尹,有何人胆敢对父亲不利,” 洛琛突然露出一丝笑意,柔声道:“没有人要与对为父不利,只是眼下为父有一件大事要办,难以分心照顾府上,你且前去黎侍中府上小住几日。” “父亲,你与京兆尹姜述广不是有过交情吗?为何不寻求他之帮助。”洛巍本来想说姜述远,却犹豫了下,说出父亲顶头上司姜述广的名字。 洛琛瞟了一眼一旁的淳于骧,见他并未有所反应,便收起和蔼的面容,严肃说道:“为父自有安排,此乃父命,不得违抗。”洛巍虽然有些纨绔,但是见到父亲这般严肃的面容, 便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洛琛走到淳于骧身前,道:“先生这便将犬子带走罢。”淳于骧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在洛巍与父亲告别后,将他在洛琛洛宾兄弟的注视下带离了洛府。 “他是何人?为何兄长要将巍儿交于此人?”等到淳于骧走后,洛宾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困惑,连忙问道。 “南巢候黎让的人,方才带来消息,姜氏果然要对我动手了,现在姜述远带着禁军正在来府的路上。”洛琛淡淡说出这些让自己弟弟吃惊的消息。 “那秀儿呢?”洛宾稳下心神之后,他忽然记起什么,又道:“兄长方才打断我便是不让我说出秀儿尚在府中?” “不错。这也正是我现在要与你说的,你即刻送秀儿去长公主府上。”洛琛拿出一枚玉佩叫到自己弟弟手中,道:“此玉佩乃是姒老太傅传于我之信物,长公主与姒老太傅师徒之情极深,她看到此物自然会力保你与秀儿。如今陛下驾崩,九鼎城中形势微妙,但云苏长公主身份尊崇,即便是耒竹候也轻易不敢动她,所以短期之内,你与秀儿会高枕无虞。” “为何是秀儿而不是巍儿?”洛宾有些不解。 洛琛点点头,叹了口气道:“长公主殿下毕竟待字闺中,云英未嫁,一个男子多有不便,只有秀儿才能让长公主收容合情合理,即使日后被查出,也好有个说辞。若是巍儿被查出,长公主想要保他也难有借口。”他转口又道:“按这胡骧所言,想必姜述远即刻便会来府上拿人,你即刻带着秀儿从后门出去,不要惊动府中仆人,知道的越少越好,你与秀儿只要到了长公主府上,便可得保安全。” 洛琛接着又道:“你将秀儿送到长公主府上之后,借机离开九鼎城返回蛰鸿郡,这样,你与巍儿、秀儿三人均分开,姜氏再为神通广大,也会徒呼奈何。” “那兄长你呢?”洛宾突然意识到什么,心中一寒,连忙问道。 洛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笑道:“我若不在府中,你们又如何得以安全呢?”接着他神情又严肃起来,道:“巍儿胸无城府,性格张扬,故武库一案之详细内容我并未告知于他,我已经将此案写成文书。”说着从胸口掏出一份布帛,交到洛宾手中道:“陛下驾崩,姜氏定然气焰更甚,此时拿出实为不妥,但日后若有人要对付姜氏之时,此案必成为扳倒其的一把利刃,我想方才胡骧之意,亦在于此,所以我此时若不让他带走一人,日后亦难以得到南巢候的相助。” 洛宾此时方有所领悟,他心中抑郁,双眼泛红,想要说话却又不知该如何劝阻,洛琛见状倒是展颜一笑道:“幸亏你嫂子早已经离开九鼎回到蛰鸿,日后你嫂子要是问起为兄,你便如实相告,她是明白人,自然理会得。好了,此时形势危急,切莫乱了心神,你我兄弟就此别过吧。”洛琛轻轻拭去弟弟眼中的泪水,向他挥了挥手,神色不变,看不清脸上究竟是喜是悲。 洛宾还想说话,却被洛琛那深邃的眼神所制止,他明白自己兄长的心意,亦明白此时一别,更难知何时才能再见。他双眼泛红,叹了口气,重重向洛琛磕了三个响头,接着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向后院走去。 这时,门口渐渐被火光照亮。
0

第八十三章 淳于深夜突拜访 兄弟子女难分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