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天下乱流>第八十九章 归国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九章 归国

小说:天下乱流 作者:空唱 更新时间:2018/4/12 12:05:43
“独自一人前来与我军议和,料定末将不敢对王后不利,王后无论聪明才智还是胆识眼见都堪为当世无双,都能想得如此透彻,末将不敢不防。”正如南泌所说,在与近海国交战之中,只要她遭遇不测,近海国面临的战争再也不是局部地区的小打小闹。 “论才能,本宫这些不过属于急智,温君越才是闻名天下的一代人杰,再耗些时间本宫也无法保证是不是将军人头落地;好在本宫送达的这份文书足以解近海国燃眉之急,将军没有理由拒绝,所以本宫自然有恃无恐。” 答应?还是不答应?文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山前已被温君越夺得三郡要划为蓟丘国土,两国疆界将推至此处以山为界。 接受这些条件转呈国主,还得带去国主都拿她无可奈何的南泌,迫于形势国主必然会同意,而秦辽汲便是秦家千古罪人。 丧权辱国奇耻大辱!割地求和在苍茫大陆数千年历史当中并不少见,往往这种屈服的手段都能保证国家的存续,可在条约上落款之人必将遭千夫所指后人唾骂,何况是一国之君? 细思之下,既然求篝火,保全近海为数不多的心血,秦辽汲决定为主上分忧尽臣子本分。其后果可想而知,他一时保全了国家,但归国之后必将遭受国民唾弃其不争,国君疑其不忠,最后一生再不能得志郁郁而终。 提出对文书进行修改,或是推翻对己方不利条约不是不可,只要秦辽汲的主寨能承受大军进攻。 见秦辽汲左右为难摇摆不定,南泌故意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催促他:“做出决定了吗?时候也不早了,赶紧交出答案好让本宫通知山上将士。” “弱肉强食,在这乱世弱小受到欺凌威胁不足为奇,” 南泌频频以懒散不以为意的语气催促,秦辽汲被激起几分怒意。 “本宫是瓮中之鳖尚有生机,能拖,也能等。将军处境就与本宫截然不同了,待宰羔羊没有权利决定能否生,何时死!” 长吐一口疲惫,与南泌对视确认其诚意,秦辽汲往东南方向叩拜行礼:“失地没有国破家亡来得可耻,我王能明白臣一片赤胆忠心!” 将姓名一笔一划一丝不苟地同随身携带印章留在文书之上,秦辽汲悲痛地喃喃自语:“臣深受王恩,我王委以重任,命令臣不惜一切代价阻隔敌寇越大山进取山后一寸国土,现约定即成,也算不负王命,至于一切骂名自有外臣担当!” 南泌没有拒绝,因为秦辽汲手中的印章怪为眼熟,似乎与诸华皇室所授蓟丘的诸侯玉玺有所相似,听说是诸华统一之初,先祖各授诸侯玉玺一枚,命其世代沿用。蓟丘的那枚在宣布脱离诸华就已废用,秦辽汲手中那枚恐怕就是近海国的传世玉玺。 秦辽汲乃王室远支,国主突然相中他并将其破格提为此次阻拦温君越侵犯的主帅到现在他都觉得如梦似幻,对于国主的知遇之恩一直怀着无以回报的心态。 只是他没想明白,为什么国君会将传世玉玺交给他。 在南泌看来,近海国国主对名不见经传的秦辽汲并未抱有太大希望,他知道温君越再怎么能征善战也有力有不逮之时,加上平原两国获得王室割出土地与蓟丘接壤,原本微妙的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变为剑拔弩张,蓟丘也不敢让此二国找到出师之名与它正式开战。 所以,与温君越交战只需派个无关紧要的人带上几万人马,委以重任说些好话,先搪塞国人之口避免舆论对国主不利。等到前方失利再命人传去朝堂求和之意,那个无关紧要的人自然识时务代表国君求和,事后再惩罚此人办事不利又假借国主之名求和。 温君越的兵退了,虽是割地求和也无伤大雅,因为的罪名嫁祸给了秦辽汲,近海国国主又可以继续高枕无忧的做自己的王上。 近海国本就想着求和只是这秦辽汲过于血性执着,好在结果还是议和倒也无妨。一直悬在心口的大石头终于放下,南泌倒有些可怜秦辽汲,不过做正事要紧:“可否借用军中战鼓?本宫将遵守承诺,我军离开之后才离开这里,现在需要将议和达成消息送出。” 秦辽汲不敢拿近海国所剩不多的家底和南泌赌上这一把,代表近海国议和也是无奈之举,不过在南泌的要求当中他发现了反常之处。 “且慢!王后是奉王上之命前来,温君越被我军困于山中数日,两边消息被我军隔绝,又是如何事先约好以鼓声为号?” “还有一点,若非王后异于常人的气概外臣也不会认为左右无车马卫士跟随的您,能突破我军外层岗哨监控,堂而皇之地来到我军寨前,如果硬要解释,只有王后先前就在温君越军中,并非真地奉贵国国君之命前来。” “本宫乃堂堂正正蓟丘王后,北莽大汗爱女,无需与尔在此弄虚作假!难道从山上来就是心怀不轨,从圈外来就是救人心切诚心诚意与贵军议和?大军自山巅倾袭而下,绞杀尔等犹如探囊取物,本宫何必大费周章前来游说愿自为使者亲赴贵国王城议和?是想让尔摆好姿势洗颈待屠?” 文书分两份,双方各持一份作为日后凭据;秦辽汲对其还报有担忧可以理解,可南泌都保证了议和的可靠性,他这样毫无意义地质疑南泌从何处来就有些自讨无趣。南泌又怎会和他详谈之所以有王后亲临阵前议和的剧目,是因为蓟丘内斗引起。 “外臣明白了!”多半猜到南泌真实用意,秦辽汲脸上不无愁苦之色,但是议和达成现在也无话可说。 山上,子正三刻已过,温君越带着大军于寨口齐兵列队整装待发。 先前温君越与南泌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秦辽汲的突袭,甚至是反攻敌军,不过在乱军之中,温君越与南泌的安全成了大问题。公媳二人需有大量兵力在旁保护,同时因他二人行军速度必然受限,如何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成了最现实的难题。 温君越打算主将退至山巅陡峭不易被人发现之处,以鼓声令旗指挥军队纵横决荡杀出一条血路。 南泌却建议不可如此,因为血拼之后无论成功与否,温君越的实力都将大不如前,况且近海国能派一个秦辽汲过来就能再派一个秦辽汲带着大军追来,难道此刻便要孤注一掷不顾后续战斗? 还有突围之后归国,温君越真正的战场在蓟丘,没了强硬军事实力支撑他如何藐视朝堂偏安一隅。 通过旁敲侧击严明利害,温君越接受南泌下山议和的方案。 首先,南泌仗着王后身份处敌营之中反而更加安全。只要秦辽汲同意议和,温君越也可以大摇大摆地走下山并带着大军全身而退,没有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输个底精光,回到国内他还是威震天下的温家二爷。 不知是炖肉实在美味,还是困顿一释胃口大开,盘中数个小米饭团配着炖肉被温君越一扫而空:“不用担心,你们的王后很安全。” 按照南泌的命令,十三、十四做了一盅炖肉请温君越就餐,温君越在寨门前用餐她们也服侍在左右,不过心里更多挂念着孤身一人从山上走到山下敌营的南泌。 撇了正在擦拭嘴角汤渍,对为他莽撞收场的儿媳全然不顾的温君越一眼,十四心中怒意油然而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是世子年幼之时常于人驳论支撑,难道现在忘了臣子该有的臣子模样是什么?” “帝王家更为看重三常五纲,难道列位先生言传身教之物,世子都忘得一干二净。”十三也十分看不惯温君越的作风,原来温君越还是她们心目中的英雄,纵使与温君佐兄弟二人之中是他以失败告终,也掩盖不了她们对他的崇敬和怜惜,经过这段时间朝夕相处,反而觉得他除了打仗一无是处还令人作呕。 挥了挥手让人把身前碗筷收起,温君越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等王上大宴群臣昭告天下,蓟丘的王真正把这个女孩迎入温家娶为王后,那时,吃着他们喜酒的我才会改口。” “普天之下……” “别说了,我们可以走了。”当十四还想开口,山下敌营前一段空旷地带忽然亮起火光,借着微微火光可以看见,有一人缓缓登上被数堆篝火簇拥的鼓车上。 “毁寨!展旃!启程归国!”
0

第八十九章 归国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