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运河上的无名间谍>第四章 运河上的无名英雄(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运河上的无名英雄(六)

小说:大运河上的无名间谍 作者:西太平洋之风 更新时间:2018/4/16 13:40:29
一进来,这个年纪四十多岁、浓妆艳抹的女人就用一种俯视众生的眼神环视了房间一眼,看到张志衡等人后,不客气地大声说道:“你们是来看我公公的?”   原来她是董福生的儿媳妇。张志衡暗忖。   明年就要满八十岁的董福生共有两个儿子。除了五十二岁的长子董新昌外,下面还有一个比董新昌小两岁的次子董新金。   与常伴在父亲身边、忙前忙后的长子董新昌不同,董福生的小儿子董新金却是常年在外奔波,一年到头都很少回家,自然也难以待在父亲身边尽孝。   因此,照顾老父亲董福生的责任自然就落到了大儿媳妇,也就是董新昌的老婆叶红媛的肩上。这让她很是不满,常常因为赡养公公的问题与自己的丈夫发生激烈的争吵。但她的丈夫并没有体谅她,反而以“媳妇照顾公公是理所应当的”这样的借口来斥责她。使得叶红媛对老公公董福生充满了怨恨,认为他太宠爱小儿子,而把赡养责任都扔给了大儿子,对他们夫妻太不公平。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他们的耳朵又没聋。”董福生厉声道,然后支撑着病体,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他们是来采访我的。”   “采访你做什么?”   叶红媛轻蔑道。   “采访什么?等会你听完就知道了。”   “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听那些无聊的历史故事呢?等会我还要和同事去做头发。”   说着,叶红媛转身就要走。   “你给我回来!”董福生大声嚷道,“什么无聊的历史故事?今天你们一家三口必须留在这里,好好地听我把六十年前的那段历史说完。你打个电话,把孙子也叫过来,让他也听听。”   一名年轻的短发护士走进病房,轻声告诫董福生,让他说话不要太大声。不但影响到其他病房里的病人,就是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   叶红媛本来对公公的话很不以为然,压根就懒得理睬他。但是当她看到公公暴跳如雷,一副要跳下床打人的样子后,心里有些害怕,于是便从挎在肩上的皮包里拿出手机,打通了儿子的电话。   等了半个小时,一个上身穿着黄色休闲T恤,下身是黑色紧身长裤,留着浅金色的中长发的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跟董福生、董新昌和叶红媛打了招呼。   这便是董福生的孙子,名叫董明文,今年不过二十一岁,在南京一所财经大学读大三。算起来,他是跟张志衡同龄的80后年轻人。   简单地打过招呼后,董明文便退到一边,站在他妈叶红媛的背后,将一只手插进口袋,拿出耳机戴在头上,准备听音乐。   “现在人都到齐了,我就开始讲了。”   董福生让儿子给他倒了一杯水,就着药片吞咽下去后,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在抗战那会,担任过部队侦察科科长的职务。简单地来说,侦察科的职责就是要搞清楚敌人的动向,同时防止敌人对我军进行间谍、渗透行动。我从1942年到1944年当过两年的侦察科长,在宝应境内活动。”   董福生正说了个开头,他的孙子董明文就已经哈欠连天,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你能不能认真点,不要整天就对韩流娱乐感兴趣,对其他事物都漠不关心。”   董福生斥责道。   “还有,你看看你那样子,留个长头发不说,还染成金色,跟个小姑娘似的。听你妈说,你每天晚上还敷面膜。你是个男人,又不是女孩子,敷什么面膜。你看你细皮嫩肉的,身体瘦得跟个竹竿一样,说话拿腔拿调的,还穿个紧身裤。你还有没有男子汉的样子,怎么净跟电视剧里的那些娘娘腔的韩国明星学。唉,亏你还是一个抗战老兵的孙子。”   “我又不是军人,为什么要像你一样?”   正在听着音乐的董明文摇头晃脑,回了董福生一句。   “你不是军人,也不能整天穿着奇装异服,头发搞得像鸡窝,还染得花里胡哨的。”   董明文不满地看了他的爷爷一眼,继续听着歌,一句话不说。   见自己的孙子压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董福生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继续讲唐景生的事情。”   董福生在抗日战争时期曾长期从事谍报工作,其中更是在1942到1944年这段时间里负责过宝应县的联络站工作,因而与张志衡的亲生外公唐景生有过不短时间的接触。   “跟其他人比起来,我跟唐景生接触的时间确实要多一些。”   董福生回想起昔日和唐景生相处的情景时,这样说道。   1925年5月13日,我出生在宝应县曹甸镇的一个不算富裕的农民家庭里。在我出生之前,我的家里已经有了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了。因此,在我出生后,我那一辈子都在地里刨食的农民父亲再也无法靠种地的微博收入来养活我这个刚刚降生的婴儿了。因此,在我出生后一个月,父亲便领着哭哭啼啼的母亲来到离我家不远的本镇古塔村的定善禅寺,将还在襁褓中的我交给了禅寺的老住持,希望禅寺能将我养大成人。   定善禅寺是一座真正的千年古寺。它修建于公元400年的东晋时期,是崇尚佛教的晋安帝为当时号称辩才的学问僧人德聪所建。禅寺的第一任住持理所当然地便是德聪。   当时定善禅寺虽然已是历经千年风雨的全国闻名的古寺,受到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信徒的追捧,但是在民国时期,由于各派系的军阀们为了争权夺利而频繁征战,导致各地的经济凋敝,寺庙的香火收入也大受影响。因此,当时定善禅寺已经快要维持不下去了。为了生存,寺庙里的和尚们每天都要外出化缘,找富人们募集善款。   因此,住持一开口就拒绝了父亲。他不想收下我,也是情有可原的。当时连成年人都快要吃不上饭了,寺庙哪还有什么办法去抚养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呢?   听到住持说不想收留我,我父亲当时就急了,甚至咚地一声当场跪在了住持面前,恳求住持一定要留下我,不然我迟早会因为饥饿而不幸死去。   在父亲的恳求下,住持最终还是心软了。他从母亲怀里接过我,看着襁褓里的年幼的我,心肠一下子软了下来。   就这样,我在一个月大的时候,被住持带到了寺庙里,由寺庙里的一个干杂活的老和尚抚养我。   但我的到来马上就给捉襟见肘、生存维艰的寺庙带来了麻烦。刚到寺庙时,我年纪尚小,生下来不过一个月。因为还没有断奶,我也根本无法像寺院里的其他一些比我大的孩子们一样吃普通的斋饭,每天饿得大声哭闹,却对送到嘴边的毫无油水的斋饭毫无兴趣。没办法,老和尚为了让我能吃上母乳,便到寺庙附近的村子里四处寻找刚生完小孩的年轻妈妈,希望她们能将多余的奶留下来喂给我吃。   现在想起来,那位照顾我的老和尚真是可怜。他为了让我能喝上母乳,不至于饿死,跑遍了寺庙附近方圆几公里的村子。在村子里,他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村民的辱骂和耻笑。有时候碰到脾气不好的人,不但会被人骂得狗血喷头,还会被人手持木棍、举着铁锨沿街追打。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老和尚找到了一户人家,不知道给那家的男人说了多少说话,许了多少好处(在佛像前给这家村民多烧几炷香),村民终于同意让他家的刚生完第二个孩子的老婆每天喂完孩子后,将剩下的母乳喂给我。   在母乳的喂养以及老和尚的悉心照料下,我终于活了下来。而且由于寺庙里的饮食比外面的要健康,生活习惯也很规律,因此跟一般的同龄孩子相比起来,我的身体反倒长得很健康,也非常壮实。   算起来,我前后在寺庙里共待了十五年的时间。从1925年到1940年的这段时间里,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寺庙里的生活很简单,人心也很单纯,没有外面的世界里的那些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   但是在1940年,这种快乐、单纯的生活却结束了。那一年的四月,驻守宝应、高邮的日军发动了一场联合扫荡行动。两地的日军指挥官约定,双方的部队将采取南北夹击的方式,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进攻,夹击在宝应地区活跃着的新四军部队。   在那次扫荡中,由于兵力悬殊、武器装备及部队素质落后,再加上事先约定好共同抗敌的国民党军韩德勤部与日军稍一接触便大败溃退,将镇守的新四军侧翼丢给了日军,使得同时抵抗着南北两路来犯的日军的新四军遭受了惨败,损失了不少已经建立起抗日民主政权的村镇。我们曹甸镇就是其中之一。   在南路的战斗,高邮城里的日军倾巢而出,坐着炮艇沿着运河北上,用炮艇上的机枪和迫击炮朝新四军射击。新四军撤退后,日军便登岸闯入村子里,凶神恶煞地在村子里翻墙倒柜,要找出新四军的下落。找不出来,他们就用刺刀顶在村民身上,逼问新四军的藏身之处。
0

第四章 运河上的无名英雄(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