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恩怨情仇之武松与潘金莲>第四十章 欲偷金莲西门庆得遇王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欲偷金莲西门庆得遇王婆

小说:恩怨情仇之武松与潘金莲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8/3/14 9:37:31
人这一生,所能结交到的人,或者说结交到了些什么样的人,对人一生的运势影响非常大。结交到好人,可能会升官发财,若是结交到了坏人,保不齐会家破人亡。武植和潘金莲的不幸,便是结交到了像王婆这样的坏人。 话说那王婆,自从武大郎娶了潘金莲以来,就一直在脑子里琢磨着一些问题。 那老王婆究竟在琢磨什么问题?原来,她在琢磨,像武大郎这样丑陋不堪的人,凭啥就娶到了潘金莲那样如花似玉的美人? 王婆心想,若这武大是王公贵族,凭着权势,娶了潘金莲,实属正常,毕竟是身份高贵、权势汹天嘛;若这武大是巨商富豪,凭着钱财,娶了潘金莲,也是应当,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嘛!若这武大长得英俊,凭了相貌,娶了潘金莲,也能理解,到底还是有了个好模样嘛!若是武大丑虽丑点却是个侠客英雄,凭着豪气,娶了金莲,倒也罢了,毕竟是英雄美女嘛!关键是这个武大,既不是王公贵族,也不是巨商富豪,更不是风流倜傥,也没有侠肝义胆,凭啥就娶上了潘金莲?这不符合生活规律嘛!以王婆丰富的社会经验和生活阅历,她知道武大郎之所以能娶到潘金莲,一定有它特殊的原因所在;只是如此有违生活规律的事情里面,究竟有什么特殊原因,王婆却是不知道的,她之所以琢磨武植和潘金莲的婚姻问题,就是想搞清楚这里面的道道。 那天,在武植家做客的时候,王婆就仔细地观察了潘金莲一番。 起初,王婆想,潘金莲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之所以能跟武大郎过日子,可见也不是个啥好女人,说不定天生就是个破货!轻骚的很。王婆想,如果是那样,我就找机会亲近她,更进一步地控制了她,把她当做手中的资源,用她勾引一些达官贵人或花花公子,也好搞点银子花花。王婆暗道,毕竟我就是干这个的嘛,哪能放着如此妖艳的小淫货不用?!这不是浪费宝贵资源嘛。 然而,在做客的当中,王婆仔细去观察潘金莲,却发现潘金莲举止端庄、呼应得体,既热情开朗,又不轻薄浮躁,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清澈透明,纯真无邪,不像是一个爱好风月,作风放荡的女人。王婆试探着用眼睛挑逗了几下潘金莲,潘金莲都以微笑应对,眼光贞静的很。王婆就搞不明白了,这是咋回事?如此纯洁贞静的女人,咋就跟了武大这么个肮脏货?天底下咋会出这么奇怪的事情? 为了搞清楚武植究竟凭着啥娶上了潘金莲?潘金莲凭啥就甘心情愿地嫁给了武植?王婆也是下了功夫了,拿出了倒腾着公鸡下蛋的劲头,只要得了闲工夫,就几步串到武植家,和武植、潘金莲闲谝,还趁武植不在的时候,话里套话地从潘金莲那里打听和了解着一些情况。潘金莲是个聪明人,家里面的丑,如何肯外扬呢?!所以,从潘金莲嘴里,王婆并没有得到她想得到的东西;唯一得到的东西是俩家关系近了,武植和潘金莲都将她当做干妈来对待。 至于王婆如何琢磨武植和潘金莲婚姻情况,总体上来讲,就是闲毬得蛋疼的事,暂且先不去说它了;接下来再说说西门庆的情况。 话说那西门庆自从参加了武植和潘金莲的婚宴后,那个心就像猫抓的一样,挖闹的不一般,再也沉静不下来了。西门庆的心里,时常浮现出潘金莲的身影,潘金莲那一嗔一笑,都让西门庆急得发癫。因为心里面惦记着潘金莲,那西门庆在家里坐不牢,与一班狐朋狗友闲耍也索然无兴,便常常一个人来到紫石街,在武大郎家小二楼下踅来踅去,以期能见到潘金莲,然后施展了手段,将那潘金莲搞到手。 武植每天一大早,就担着担子出了门,上街去卖他的炊饼。武大有时候一个人,有时候和恽哥儿做个伴,一个喊着:“炊饼!卖炊饼了!独一无二的好炊饼喽!”另一个也喊:“卖雪梨!杏儿!时新果子喽”。每天一大早,武植一出门,潘金莲便关闭了门,从里面闩了,专心致志地和面,烧烤炊饼,忙得不亦乐乎。 那西门庆则在武植家的楼外,踅来踅去,心急火燎,急得挖蛋。 一日,王婆坐在自己茶馆的门口,看到西门庆在武植家楼下踅来踅去的,心里一个激灵,猛然拍了下大腿,直道:好了!好了!冤大头有了!上哪里找银子去?!这不是送银子的来了嘛!王婆心里欢喜,便脸上带了冷笑,斜着眼,看着西门庆像丢了魂般地在对面楼下踅来踅去。 那西门庆在武植家楼下踅了一阵,怕被人看出端倪,自觉无聊,便转入了王婆的茶馆,对坐在门道的王婆说道:“干娘,来杯茶。”王婆闻言,笑着站起身来,招呼着西门庆坐了,道:“大官人,您一大早地就在此踅来踅去,敢情是踅热了,是不是吃个梅汤,也好泄泄心上的邪火?”西门庆闻言一怔,想到这婆子本身就是保媒拉纤的虔婆,把个啥事看不出来?我在那小娘子家楼下踅了半日,她能不看出一点名堂?且由她吧,她说俺是邪火就邪火吧!于是,西门庆道:“干娘,邪火是大了点,你多加点酸。”王婆道:“那是自然,酸掉你的牙。”笑了笑,便去做了碗梅汤,双手递与西门庆。西门庆一边慢慢地喝着,一边转了头,去看武植家的小二楼。 西门庆心里着急,心想,武大的这个小娘子,咋就不露个脸?西门庆故意拖延时间,有话无话地说道:“王干娘,你这梅汤做得好,有多少在家里呀?”王婆笑道:“老身做了一世的媒,尽成全了别人的好事,哪讨一个在家里?这不单身一个老太婆呆着。”西门庆道:“我问你梅汤,你却说做媒,差了多少!”王婆笑道:“老身只听得大官人问这媒做得好,老身只道是说做媒。”西门庆道:“干娘,你既是撮合山,也与我做头媒,说头好亲事,我许你十两银子,将来老了,再许你一口老房,使用的钱也由我全包了。”王婆闻言,心中大喜,暗道:这厮果然是入港了;看我怎么消遣他。 王婆假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道:“大官人家堆金码银的,老身巴不得高攀呢,只是这个媒,老身说啥也不敢做。”西门庆道:“却又是为何?”王婆道:“大官人,我若是与你做一头好媒,你宅上大娘子得知时,那可不是耍的,婆子这脸上怎吃的大耳刮子?”西门庆道:“我家大娘子最好,极是容得人,现今也讨过几个身边人在家里,只是没一个中我意的,你有这般好的,也与我主张一个,便来说不妨。若是回头人也好,只是中得我意。”王婆道:“前日有一个倒好,只怕大官人不要。”西门庆道:“若好时,你与我说成了,我重重谢你。”王婆道:“生得十二分人物,只是年纪大点。”西门庆道:“便差一两岁,也不打紧。真个几岁?”王婆道:“那娘子戊寅年生,属虎的,新年刚好九十三岁。”西门庆闻言笑道:“你看这个风婆子,只是扯着风脸取笑。”王婆闻言也笑。 西门庆笑毕,心里挖闹,急得上火,又对王婆道:“干娘,再来碗梅汤。”王婆道:“大官人的心火不是梅汤能泄掉的,感情是看上谁家的小媳妇了吧?”西门庆闻言大笑,道:“干娘,好眼力,你可知道我看上谁家的小媳妇了?试着猜猜,若猜得准时,我先输你五两银子。”王婆笑道:“老娘也不消三智五猜,只一猜便猜个十分。大官人,你把耳朵来,你这两日脚步紧,赶趁得频,一定是记挂着对门家那个人。我猜的如何?”西门庆抚掌大笑,道:“干娘,你端的智赛隋何,机强陆贾!不瞒干娘说呀,那潘金莲在王招宣府时我便看上了,谁知被他娘要回去卖与了张大户,却不知如何搞得,现今却又嫁给武大为妻了,这不是好好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嘛!干娘,你好人做到底,一发救了我,你不知道,我自从见了那潘金莲,却似收了我三魂七魄一样,吃饭不香,睡觉不安,愣是没个道理下爪子,不知你会弄些手段么?”王婆听了哈哈大笑道:“老身不满大官人说,要搞这等事情,你找老身便是找对了,老身为头的是做媒,也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要说教唆着男女做事情,我是最拿手了。” 西门庆闻听了自然是大喜,乌龟和王八混到一起了,用不得假仁假义地装了,便急忙说道:“干娘,你可怜可怜我,一定想办法把那潘金莲给诱惑来了,成全了我的好事,我真的是重重谢你!我这就将先输了的五两银子与你。”说着,西门庆便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估计在五六两之上。那厮没事了就谋着沾花惹草,眠花宿柳,身上一般都是带着银子的。王婆见了银子,两眼发光,却不伸手去接。西门庆道:“干娘你只管拿,这不算个甚事。”王婆道:“银子当然是好,干娘我也喜欢,只是这事情尚没个眉目,却是不敢拿。大官人你先收起来。”西门庆闻言,将银子硬塞入了王婆手中,说道:“就干娘的手段,那潘金莲能跑脱了?干娘只管拿着,多在这事上用点心便是。”王婆叹了口气说道:“大官人呀,实不相瞒,若是换了别人,手到擒来,不成问题,只是这个潘金莲,老身估计玄乎,怕有周折。大官人这银子我还是不收的好。”说着,又把五两银子往西门庆手里塞。西门庆假意变了脸道:“干娘这是甚意?!难不成我担不起这点银子?”王婆早就惦记着这五两银子,只是要让西门庆掏得心甘情愿,所以才假意推脱了两次,见西门庆如此说了,就乘势说道:“既是大官人如此说了,老身暂且收下,若事情没有结果,到时候再还给大官人。”西门庆道:“这算个甚!”然后又问道:“干娘刚才所言是甚意?那潘金莲不同于别人?” 王婆闻言,卖了阵关子,然后便对西门庆说了潘金莲与别的女人的不同之处。
0

第四十章 欲偷金莲西门庆得遇王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