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末世奇缘>006章:我的资质不是很废材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6章:我的资质不是很废材的

小说:末世奇缘 作者:古羊藤 更新时间:2018/3/12 10:52:24
     看第三间的时候,我发现这一间和小师父的闺房是一样的,都是用竹子做的,就是大小和形状有些不一样。小师父住的几个房间加起来起码超过两百多个平方,这一间也就十来个方而已,形状也有些不一样,小师父的偏向于正方形的,这一间偏于长方形的,这也是两者的不同之处。 店小二就在我的身边,我问他:“为什么这间房子这么小呢?” 店小二就呵呵笑着说道:“因为地方有限,这只是个微小型的样板间而已。你想要大的小的圆的扁的方的?另外还有固定型号的,还有移动型号的,有像个汽球一样挂在蓝天之上的,有像宫殿一样建在白云间的,有像个船一样在海上漂的,还有像个棺材一样埋进地里的等等都有得选择,公子喜欢哪一种型号的呢?具体可以看图谱,图谱上都有大中小等等各种款型的!” 我听得目瞪口呆,然后只见他说完后就从这个样板间里取了一块玉牌出来,往挂在门口的一块大晶石板上刷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一张张竹房的图片在晶石板上滚动,各个形状的都有。大多都是固定的,偶尔也可见到喜欢在江河海上漂一族的,或是在天空上随风而动的。不过这些类型大多是混合型的,比如竹木相混,竹藤相混,竹草相混等等。 虽然我一路走来的时候也算是见识了不少,但是看到这些翻动的图谱的时候还是让我大开了眼界!最后我好奇的多看了这块晶石板几眼,随口问了一下:“这什么玩意?感觉这块石板怎么和电脑的功能差不多呢!” 店小二的愕然了一下,反倒好奇的问我:“电脑是什么东西?这是万能映象板呀,公子你连这都不知道?你不会是刚出世的奇人异士吧?” 呃,你才是刚出世的奇人异士呢!我随口胡扯:“这个嘛,这个怎么跟你说呢!是这样的,我家易安小师父管得严,怕我沾染了红尘心,不能好好修炼,所以这些个外物她就不让我过多接触了!” “公子好福气,得入易安大人门下,前途无量啊!”店小二一阵感叹,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异常了。 这店小二神色颇为敬羡,看着不像恭维,只是小师父那么小的个子,身份有那么夸张吗?还有就是他那古怪眼神是怎么回事? 嗯,是了,八成是出在小师父那娇小的身形上!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有些心虚。真是奇了怪了,我为什么要心虚呢? 看着万能映象板,再想到之前我一路凭着小师父的玉牌这才找到了这里的,我就明白了,这个地方的科技文明恐怕要比我以前所在地的还要高明许多。而且这里的环保做得好,估计所有可能破坏环保的工业和科技都被剔除了出去,要不然也看不到那么纯净的蓝天白云云山雾水了。 唯一有点不足的是,这里没有公交车,害我出来买个东西都要走上半天的路,回去的时候又得走半天的路,那得多浪费时间啊!难道这里的人都没有时间的观念,不懂光阴的宝贵么? 不过想想也就释怀了,这里的人只怕大多数都是用“飘”的,他们想要去哪,在半空中飘一下就到了,多环保,而且还是捷径,不用弯弯绕绕的兜好多路,简直就是比坐私人飞机都还要便利得多,还要什么公交汽车呢! 造了公交汽车,还得修公路,多占地呢,还容易出交通事故!而这里呢,都不用猜都知道,基本可以说不会有什么交通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再就是省下这些建造公路的地,都不知道能用来种多少灵植之类的了!还有的就是,在这里房子可以造天空中,可以搭江湖海面上,可以搭在半山壁,可以搭在大树上,还可以像个棺材一样挖个坑埋地下,能为人类的生存空间省下多少地啊! 呃,说到这个,我忽然想起来了,之前赶路来的时候还感觉这个地方有些不对劲呢,这下算是想起来了,原来是这里没看到可供几辆车并行的水泥大公路呢!这里都是些山里山的羊肠小道,估计平时还是山上的野兽给踩出来的,别说公共汽车了,估计想要踩个单车都有些悬,原来古怪出在这里啊! “这里有数据看的!”店小二打断了我往外翩翩飞的思绪。 再看玉石板中的图谱,大小之类的都有各种数据显示。那些数据有些我大致看得懂,有些则看不懂,比如大小之类的就大致明白,但有些比如疏风啦,吸灵啦,御电啦,抗压防震等等的数据就不是很明白了,和看那些深奥的物理化学奥数的数据差不多。 我问了店小二一下,他就呵呵的笑着说道:“这个对一般人来说其实是没必要了解那么多的,反正只要知道那些都是对房子的各种防御保护的加成就是,不理解也没什么。只有那些修为高,打算到更高级的地方修炼的时候,或者到险地去打造住所的人才需要了解这些。”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求知欲强烈,所以好奇的追根究底着问道。 “因为那些前辈大人选择的修炼之地有可能是雷电区域,有可能是罡风肆虐的地方,也有可能是高压地带,又或者是地层经常剧烈运动的地震区域等等,巢房不合适很容易就损毁了!” 说到这里,这个店小二好奇的看了我一眼,这才又接着说道:“公子你不会是打算跑到哪些个险地去建房子修炼吧?我建议......” 我一听到这就有些汗颜,就我这么一个翻十座小山都要歇上无数回跑了半天腿的小人物,像是那些个修为高的人么?我跑到那些个险地去建房子修炼,我脑子进水了嫌命长了等着雷劈地震来临么! 说到修炼,就有些汗颜,虽然说易安小师父是给了我功法玉佩,只是那功法就像个躲在深闺里的千金大小姐,我应该怎么才能把它从玉佩里整出来呢? 不过被一个店小二这样看扁,我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再怎么说我也算是师出有名了,我自己被人看扁不要紧,可不能落了小师父的威风啊!于是嘴上不服软,开口截住他后面的话说道:“这个,我日后自是有这个打算的,所以想先做个了解了解!” 我的话才说出口,就听到旁边有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不禁让我有些老羞成怒。不过在看到从旁边一间样板间走出来的是个五大三粗,满脸长长的胡子男之后,刚欲吐到嘴边的粗话就给我硬生生的咽回肚子里去了。 看到这个男子,我的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就浮现出了这么一堆形容词: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 那人见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说道:“在下姓张名非,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张飞?那不是三国名将么,怎么也跑这里来了?我一听,这可不得了,没想到昨天才捡得个大宋女词人做小师父,今日又捞得个三国名将来称兄道弟,尽是些老古董,发了我!这时候我自是不知此非非彼飞,当下连忙说道:“小弟白小狸!见过三哥!” “我家里并无兄弟姐妹,白兄弟怎么叫我三哥呢?”张非一副不解神情的样子看着我。 呃,不会吧,这老张不会是忘了他那桃园三结义的兄弟了吧?真是的,这才进了“城”几日,就忘了曾经在乡下一起干事业的发小? 呃,好吧,不是进了城,而是进了另一个世界好吧! 可是我也进了这一个世界呀,我怎么就能保持初心不变,还记得我的九儿呢!可见八成还是这张飞太过于势利了!于是我就有些不满的说道:“三哥忘了刘大哥和关二哥了?” “什么刘大哥关二哥的,他们有你张老哥长得威猛么?” “呃,好吧,那我还是叫你张老哥好了!”我想着,难道张飞跑到这里后真把以前的事都给忘了?这个貌似有可能的哦,像我家那小易安师父,貌似也忘了以前的事的,要不然就不会在我说到她的凄凄惨惨戚戚之后,罚我到农场挑了一天水了。 通常说来,一个词人在别人说到她的词的时候,应该都是一副好啊好啊,哥来妹往,好好交流的神情才是嘛!那个小师父简直是太不近乎人情了,一点也不给我交流的机会,真是的。 “刚才听白兄弟的意思,好像是有意到险地去探险,我也正好有这个打算,正愁一个人路上孤单,白兄弟不如和我一起结队同行如何?”张非说道。 “这个这个,日后再说,小弟我这次来其实是师父派出来购买灵巢种子的,没想到这么巧遇到张老哥,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我连忙说道。 和你结队同行?我才没那么傻呢,虽然说你或许曾经是三国名将,我平时敬仰你几分,但谁知道你私底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万一你是个坏人,半路见财起意把我给干掉,我跟谁哭去? 可不是,给你写书夸你勇猛的人是不是你的同党谁知道,然后故意把你拼命往好里写呢,我要是听之信之,那不是要吃大亏倒大霉了?古人不是也说了么,不可不信书,也不可尽信书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见财起意估计是不会的了,我怎么看应该都不像是能有让人见财起意的地方!就怕这张飞看走眼了,来个误伤,这个可是有的,他这么粗线条的人,犯个低级小错误是很平常的事,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有败走麦城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是么。 呃,好吧,这个败走麦城好像是关二哥的杰作!我有些小迷糊,安你头上了,三哥,不好意思哈! “呵呵,既如此,那就日后再说,要不一会我们到外边饮它几大碗去?”张非见我不肯与他同行,当下就转口说道。 我听了吓得连忙说道:“这个只怕是不能了,师父她老人家......” 说到这里我就想着,小师父她那么小,怎么看着怎么像个小女孩儿,叫她老人家好像有一点点不妥吧?要不,叫她小人家?呃,这个好像也不怎么妥哦! 一时间脑子里就有些纠葛,到底是老人家呢,还是小人家呢,有些小迷糊,于是下面的话一时就有些接不上了。 张非以为我有什么难言之隐,就很是理解的拍了下我的肩膀,说道:“好吧,既然白兄弟今日不方便,那就来日方长再饮过,就是不知小兄弟住在什么地方,来日老哥我也好带上好酒找上门去不是么!” 我一听就有些汗颜,这个老张怎么张口闭口不离饮过呢,我以前在小上海的时候也不是没饮过酒,可惜的是啤酒沾唇都能醉得东倒西歪的主,怎么敢和你饮过呢!你找上门去的时候还是不要带上好酒得了,你就算是带上好酒,我还不是得给你用井水来偷偷换掉了,得多麻烦,又多浪费啊! 不过人家三国名将都开口了,我也不好太过不给面子的是不是,当下只好说道:“小弟我现在暂时住在东篱山,张老哥什么时候有空了欢迎去看看!” 没想到我这话一出口,店里的人都齐唰唰的看着我。自从这张非出现后店里的人注意力就不自觉的放到了我们这边,没办法,谁叫这人个子大只,嗓子又大,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老张好奇的看着我说道:“东篱山不是易安居士的地盘么,那里一向男士止步的,你怎么跑那里去了?嗯,她那里那么多的灵药是很让人眼馋的,兄弟你不会是趁着她不在,偷偷跑去打秋风的吧?” “呃,这个,怎么可能呢......”我还不知道那里有“一向男士止步”这么回事呢,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那你和易安居士是什么关系?”张飞看我吞吞吐吐的,忍不住问道。 “她是我小师父啊!”这话说完,我的脸都红了,我那么大个人,咋就捞了个那么小的师父呢! 这都快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一想到以后有人问起我的师父的时候,我就得跟别人说那个谁谁,就是那个小女孩了,她就是我的小师父了!一想到这个,就让我感到尴尬不已。 一想到这个,我心里都有些埋怨了,小师父啊,你咋长得这么小呢,在历史的记录中你以前没听说过有这么小啊,为嘛收了我之后,就变得这么小了呢! 呃,好吧,有时候我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脑残,不过相对比别人来说,我这应该还算是轻的了,你看那这二十一世纪地球来的人,不大多数都带有那么一点点,然后还要再加那么一点点的脑残么! “原来你就是易安居士新收的那个塑体都要花几个月时间的那个废材徒弟啊?”这时候之前差点打了我的那个镇场子的马仔怪腔怪调的说道。 “真是想不到,易安居士这么一个修炼天才前辈,居然会收下这么一个极品废材的小弟子!” “天才师父废材弟子,那也是绝配了嘛!” “天地之道,在于平衡!” 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要么在替小师父感到惋惜,要么是对我拼命踩,要么是对我们师徒冷嘲热讽,这让我尴尬极了。 没想到这小师父以前在词界是大宗师,到了这个修炼界名声还是这么响亮啊,看来只要是天才,去到哪里都吃得香啊! 亏得我之前还在为小师父的身形小,而感到不好意思和人说自己是她的弟子呢,没想到在别人的眼里我就是个抱了大腿捡了宝的渣渣,看来我是占了大便宜还不知道呢! “那个,我师父说我资质其实不是很废的,其实还算不错的......”我对这个世界所知甚少,几乎可以说是一片空白,面对别人莫名的言语攻击,根本就没有抵挡之力,我只能像个小白一样软弱无力的为自己争辩着,只是才说了两句不到,就被人给打断了。 “呸,别人顶多几个月就塑体完成了,你都躺了几年了,这都不废材,那废材到哪里找去?我看呀,你不仅是废材,你还是废材中的极品!”有人很不客气,很直接的说道。 “就是啊,就你这个废材,也配做易安居士的徒弟!依我看啊,你要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话,还是趁早走人的好!” “易安居士十几年才收一回弟子,本来我已经做好准备了的,没想到被一个废材截了糊,苍天无眼啊!” 这话一出,引发了一片愤怒不平的声音,这话一出,也深深的伤到了我其实有些脆弱的小心灵。 还有人落井下石,又学着我的语气说道:“那个,我师父说我资质其实不是很废的,其实还算不错的......” 结果自是不用说,顿时又引得一片哄堂大笑。 这句话,简直是太伤人了,可是,这句话我说的时候明明很好很纯洁很善良的啊,为什么跑到了他们的嘴里转了一圈再吐出来时,就变了质呢?我有些想不明白,明明是同一句话的,从不同的两个人的嘴里出来,性质咋就变得大大的不一样了呢? 是了,这些坏人,肯定没漱口! 看来以后这个话啊,还得看是从什么样的人嘴巴里说出来的才能听啊。 别人嘲笑我,但是我不能自甘堕落不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声援我,于是我只好自己争一口气,勉力为自己辩解了:“这个,不都说了闻道有先后么,塑体自然也会有快慢的,不过这塑体慢不代表着我日后修炼也慢的呀,这塑体慢没准说明了我基础打得好,没准我一修炼起来就快马加鞭一日千里,就成了天才了呢!” 这些话从我嘴里吐是吐出来了,其实我自己都觉得有一些些脸红,毕竟小师父给了我修炼功法的玉佩,可我却是连功法藏在玉佩的哪个角落都还没能找出来呢! “你们听听,你们听听,没准我一修炼起来就快马加鞭一日千里,就成了天才了呢!哈哈哈哈!” “这个,不都说了闻道有先后么!哈哈哈哈!” “塑体自然也会有快慢的,不过这塑体慢不代表着我日后修炼也慢的呀!哈哈哈哈!” “这塑体慢没准说明了我基础打得好!哈哈哈哈,哎哟,笑死俺了,不知多少年了,今天总算听到了一句这么有内涵的笑话!” 这些应声虫,复读机,就知道重播别人的话!气得我心里都恨恨的。可不是,想要复制别人的声音,好呆也要弄一盘好点的磁带呀,看他们把我好好的话全弄得变了味! “话说,这修炼上的废材,在其他方面也不尽然全废嘛,起码这自娱自乐的能耐还是有几分的!” 我看这些人越说越过分,心里有些怒火,可是我也知道,要是在这时候发飙,那吃亏的绝对是我自己。我心知肚明,这个时候我可是拿他们没办法的,正所谓法尚且不能责众,更何况我现在还是一个手无抓鸡之力的弱小人物就更拿正在冷嘲热讽的众人没有办法了,不说这些人都修炼到什么阶段了,就算他们都没修炼,我也不会是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对手啊。 我想着,反正在他们的眼中,我就是个废材加傻子,那我这个傻子干脆就再做得彻底些好了,于是我也哈哈哈哈的,笑着说着哥好妹好姐好弟好爷爷奶奶好的,勾肩搭背附和着他们乱嚼了一通。 没想到那些人见我不再和他们对着干了,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再见到我就像个搅屎棍一样,见谁搭话就顺势沾上来跟他们亲热套近乎,很快的一个个连忙躲着我,没过多久就都散去了。 这个其实也不奇怪的,征服一个有抗争性的傻子多少还有一些快感,征服一个乖巧顺从说什么是什么,打蛇还随棍上的傻子能有什么快感呢!要是这个傻子身上还散发着让人厌恶的恶趣味,谁还会想让其沾上呢! 我见这些人散得差不多了,眼见那两个之前闹得最凶的镇场子的成老大和他的马仔也打算走了,我追着他们说道:“哎呀,大成哥大兄弟,我这都还没尽兴呢,你们就再陪我耍一耍,你们别急着走嘛!” 那两家伙一听,顿时像躲瘟疫一样的跑了。 对于这两个家伙的举动,这个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既然他们认定了我是个傻子,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没什么,现在别人都散了,要是他俩还和我待在一起卿卿我我的,那别人不得以为我和他们很亲近? 一个和傻子勾肩搭背很聊得来的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那不是等着让人指指点点看他们笑话么!所以他们这回可以说是被我撵着走了! 眼见众人散尽,剩下张非和店小二有些疑虑的看着我,这个老张在三国时对朋友那可是同他二哥关云长一样都是义薄云天的,不过大概是因为看着我像个傻子,所以刚才看着我被众人踩都没有为我出头,可见这家伙并没有真心当我是兄弟啊! 再想到他连刘老大关二哥都能忘了,于是对他的好感就消退了几分,于是就装作很亲热的上前说道:“那个,三哥!” 我的腔调拖得长长腻腻的,这个拿腔捏调本来就是小上海的小男人的拿手好戏,我在那里住了几年,施展起来自然是炉火纯青的。 然后就看见张非暴露在衣服外的粗糙皮肤明显的起了一颗颗粗大如豆的鸡皮疙瘩,只见他快速的东张西望了一下,发现远处有几个人捂着嘴笑着正在对这边指指点点,就急忙对我说道:“那个,小白兄弟,老哥我忽然想起约了人的,对对,就是你之前说的刘老大和关老二,我先走一步了,你慢慢玩!” 话未说完,人已飞快的跑了。 都说老张是个鲁莽将军,太假了,这家伙简直比贼还精呢,还是根墙头草,一见风头不对,溜得比谁都快。 眼见张非跑了,我看着那犹犹豫豫的店小二说道:“傻小二,你呢,咋不跑啊!” 店小二强自作笑的说道:“顾客就是上帝,我欢迎您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跑呢!” 旁边几个陪着其他顾客的女店员听到了店小二的话,一个个的在那边偷偷掩嘴窃笑,让得这个店小二尴尬不已。 我撇了撇嘴,这“城”里人其实也不咋样啊,我这山里来的小白不出手则罢,一出手,还不是照样团灭了他们!
0

006章:我的资质不是很废材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