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末世奇缘>008章:灵界包租公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8章:灵界包租公

小说:末世奇缘 作者:古羊藤 更新时间:2018/4/2 11:32:34
   我叫白小狸,来自钱塘的一个山里娃,有人说我有些滑头,也有人说我天生就有些小迷糊,还有人说我有些小傻气。这话要放以前我是有些不怎么服气的,但现在我可能真的有些迷糊了,因为直到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我是怎么来到的这一个全新的奇异世界! 如果你非要追问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我应该是被黑无常给绑架了,与他一起作案的,还有白无常。而与我一起被绑架的,还有一个被他们称之为“在钱塘晃悠了一千几百年的小女鬼”,但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身形娇小玲珑,气韵非凡的,喜欢打扮得古古典典,又有点小调皮的小女子而已! 虽然她诬陷了我,说我吃了她的花生,然后又吃了她的豆腐! 虽然她诬陷了我,但是,她给我的印象还是蛮好的! 我是不是有点不够争气呢?又或者说,我是不是有点贱格呢? 事实上,那花生是我种的,我吃的是我自己种的花生!而那豆腐,那豆腐是她自己送到我手上的...... 呃,好吧,这事儿貌似有点说不清了,估且算我吃了她豆腐好了,拿人钱财手短吃人豆腐嘴软,毕竟我是占了便宜的一方,吃了人家豆腐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 然后没想到的是,来到这个全新的世界之后,我就莫明其妙的成了一个个子还没到我胸膛高的小女孩儿的徒弟,然后第二天,我就惹下了一件天大的事,一下子成为了彼岸城的风云人物! 再然后,我没想到的是,阴差阳错之下,我又成为了一名名动彼岸城的包租公! 事情是这样的,小师父的财政危机是掩饰不了的,毕竟我在灵巢之家,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举动实在是太过于疯狂了点! 普通人家去灵巢之家也就是图个热闹去看看新展览的新巢房的样式而已,就算是有些小资的人家去购买,那也是小两口或者是拖家带口的去看了一次又看了一次,然后回得家来经过家庭会议民主投票定下来是哪一种款式了,决定下来了然后才会去购买的,哪像我呢,那些灵巢房都有些什么功能都还没搞清楚就直接购买下来了,而且还是团购的那种! 呃,貌似团购应该是好多个人组合在一起买房才算的,我这应该都算是批购了吧,成批的购买囤房子,在这个房价高昂的年代,谁敢想呀?反正我这个迷糊的山里娃是不敢想的,只不过,敢买而已,嘿嘿,是不是有些疯狂呢! 好吧,其实当时我是一点也没意识到我哪里有疯狂了,按别人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有些迷糊的小农民,能干得出多疯狂的事出来呢是不是!我当时也就一个个样板间的走过去,然后让那个,现在我不知是该说他是抗日英雄呢,还是放牛娃呢,还是该死的奸商才好,那个叫王小二的家伙给我捡起一枚枚用来催生灵巢房子的灵巢种子。 那时我看到他的穿着有些落伍,还有的就是,其他的店员还在偷偷的笑话他。 我是个老好人,我理解每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的糟糕处境,于是我的怜悯之心一时大发,决定从他的手上多购买了一点东西,好让他的业绩显得好一点儿,没想到我就这样中计了! 悲催的是,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我到底中的是苦肉计,美男计,还是悲情计! 现在回想来,那王小二,他简直太奸诈了,装出一副小可怜兮兮的小模小样,把我和我的小师父给坑惨了!几百年的积蓄啊,小师父身上那几百年的积蓄一下子让他给掏光光了! 我估计他是对我使出了当年带着日本鬼子在山沟里转啊转,然后就带着猎物转入了八路军布置好的伏击圈里面的那种手段来了!而我,我在小上海的姥姥家里看过他主演的那场电影N多遍了的,本应该对他的手段很熟悉的才是,可是,我居然还他娘的,毫无所察的中计了! 亏我先前看他穿着没那些店小妹来得好,还可怜他呢,这个王小二,太滑头了,简直就是比我这只小狐狸还滑头!早知这样,我还不如找那些小妹妹们作导购的好,她们就算坑我,估计下手也不会像王小二那么狠,一下子坑掉我小师父几百年积累的身家吧?再说了,就算结果还是被坑光,最起码我栽在那些个漂亮的小妹妹们的手中,总好过栽在个王小二的手中不是么! 栽在个王小二的手中,这算个什么事呢!真他奶奶滴个熊! 话说,我到现在都不确定这王小二是不是就是电视里演的那抗日英雄王二小,也许是这名字长得有点像,然后那粉粉嫩的小脸蛋也长得有点像,于是我就乱点上了那鸳鸯谱呢?于是我就脑门子发热中了招? 唉,谁知道呢! 不过不管他了,接下来估计得有一大堆的手尾跟了,小师父破产了,这东漓山还有我的立足之地么?如果小师父一气之下将我扫地出门,我又该何去何从? 真头疼,算了,不想那么远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且等小师父下了旨意再说。 话说眼前的事我其实也挺冤的啊,虽然我是在不知小师父的领主身份令牌里的积分价值的情况下,我在不是很明白灵巢种子的价值和如何使用等等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就购买下了许多的灵巢种子,然后,小师父的领主玉牌直接被我刷成负资产了,换一句直白一点的话说就是,小师父的银行卡被我刷爆了,她,被我整破产了! 可是我发誓,我真不是有意的啊! 不过我的发誓毛用都没有,因为小师父出现了负资产的问题,在城府内引发了小师父的个人信誉度和公信力不足等等的一连串问题,而小师父的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又让得本来只是属于她个人公信力的问题引发成了城府管理层的公信力等等的问题。 于是这件事在城主府引发了一场口水战,有人想要剥夺小师父之前苦苦经营所拥有的一切,以一个“不善资产管理”的理由进行对易安小师父的弹劾,因这一突发事件对小师父极为不利,于是有人质疑易安小师父的选人用人眼光不行! 一个管理自身的财产资源尚且出现如此大失误的人,又怎能做好城府议员的工作呢?还有的就是组成城府议员的无不是一方势力的寡头,易安小师父一个破产了的人,有什么资格和他们为伍呢? 其实小师父也不算破产,只不过原本的活动资产变成了灵巢种子这些死资产了而已,这些灵巢种子要是落在像灵巢之家那样的商家手中,那自然不算什么死资产。 问题是小师父从事的不属买卖灵巢种子这一行业呀,之所以这一批灵巢种子会出现在她的手中,完全就是我这个小白胡乱出手意外整出来的,完全不在她的计划之中,所以在一般人的眼中这一批灵巢种子算是砸在她手中,变成死资产了。 至于想转手卖掉,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一来没有这方面的销售网络,二来有心人见有机可乘盯上了小师父的位置,一切和这批灵巢种子有可能的交易传闻估计都会变得异常微妙起来。简单的说,就算小师父愿意大出血低价将这批灵巢种子转让出去,而且也有人有意接手,但在有心人的干扰下,恐怕一时间也很难将交易完成。 打个比方说,就算有某个从事灵巢种子贩卖的商家想以低价接手这批灵巢种子,那估计还没等他和小师父联系上,就会有人私下发声敲打他了。 包括几方势力在内展开了一轮轮的会议,最后连城主老城主都被惊动了,委员会议事会的开了一串串的会议,大家伙小家伙和老家伙们唇枪舌剑刀来剑往暗流涌动。 当我得知那些消息之后,愤愤然骂那些人无耻! 各方势力施压,要求小师父对用人不善导致误购大批量灵巢种子的这个“破产”问题作出解释,小师父只是淡漠的回以一句“纯属私人财产问题,无需对尔等外人作出解释,我自有我的安排”了事。 得知小师父的应对后我果断点赞,本来就是嘛,这本来就是我们家小师父的个人财产问题而已,我们家钱多没处用了,拿出来买些小豆豆种来玩关他们什么事呢,种不完我们还可以炒着吃着玩呢,一个个在那噪刮个什么劲呢! 只是涉及利益之争,难得在一个鸡蛋里找到了一道缝,各方势力自是不依不饶。只是小师父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有敌视她的势力,自然也有关系不错的势力在帮她说话。 最后在诸方压力,还有小师父所在宗门百草宗的周旋之下,老城主给小师父一个季度的限时令,要是不把这“破产,用人不善”等等留下的负面影响解决,不把有关个人财政的信誉度个人公信力之类的东西给找回来,那她在城主府的差事恐怕也就很难干下去了,甚至她的领主身份都有可能被剥夺,界时甚至东篱山也可能会被收回。 小师父说,东篱山脚下洛河过,因地理位置特殊,常常会有一些灵物随河水而来,然后停留在这里,可是有不少人盯上了这块肥肉的! 而如果东篱山被收回重新安排新的领主的话,则标致着小师父这一方宗门势力在城府核心圈的落幕,紧接着将会在城府内引发新一轮的政治动荡,甚至引发更大的危机。 因为这些原因,小师父背靠的宗门势力这才极力周旋,而城主也不想在其任期内引发动荡,这才硬是顶着天大的压力,给小师父争取了一个季度的时间,搞定我这个废材弟子惹出来的祸端。 后来我才知道,宗门甚至或明或暗的暗示过小师父,让她将我这个祸害交出来背黑锅,然后扔到那专门用来惩罚罪犯的“祸水之源”去就可以了,到时宗门可以出资出力以抹平之前我乱购灵巢种子造成的负面影响。 呃,好吧,其实就算真的这样做的话我也不算背黑锅,因为这锅本来就是我给刷黑了下来的,这祸本来就是我惹出来的嘛,如果小师父真的按宗门暗示的去做了的话,让我来把它背走,貌似也合乎情理。 话说,对于那个祸水之源开始我还是蛮有些好奇的,不过一听到那是用来处理各种罪犯的地方之后,我就感到脖颈有些凉嗖嗖的,不敢再好奇了! 还好我这小师父也是个小迷糊,她可能那会儿正好迷糊症也发作了,到底帮我扛住了多方施压下的天大压力,总算是救下了我的这条小命。 不过这也让得她那本来就矮小低的娇小身子,又显得矮小低了好几分! 面对诸方指责,小师父始终淡定面对,完全不像一个破落户应该有的气象,这让许多人感到诧异,暗自猜度议论,难道这易安居士还暗藏有后手? 而我,对这一切还一无所觉,直到黄花菜都凉了才知道有过这么一回事。 这一日直到临近黄昏,小师父在城主府处理完事务之后,才匆匆赶了回来。等到看到我这个给她惹出了天大祸事的祸害精,还像头猪一样的赖在她的床上不起,顿时就有些气紧,扭着睡得迷迷糊糊的我的耳朵生生的从床上拽了起来。 爬起来后,我痛得哎哟哎哟的又弯下了腰低着头求饶:“疼疼,小师父,饶命啊,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没办法,小师父长得矮,我长得高,她要拧我耳朵,我只能把头低下来给她拧了! 哎,谁叫我犯了错,把她整破产了呢!把人家整破产了,总得在人家想发泄想拧你耳朵的时候,把头低下来把腰弯下来,让人家够得着你耳朵不是么! 小易安师父这回倒是并没有像昨夜一样过多的为难我,把我从她的床上拧起来之后,我们师徒俩很快就开始了一场认认真真的谈话! 也就是在这一次的对话中,我才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很多知识,也知道了小师父在宗门和城府之间的这个权力圈中已经苦苦打拼了多年,明面上经营得平平静静,暗地里却暗流涌动四面环敌,随时有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波瀾就会引发海啸,然后被大海浪潮吞没一切,而我却还是个懵懵懂懂事实上又什么也不懂的菜鸟。 也是在这一次的谈话之后,我才知道了小师父在这个彼岸城的底蕴是如此的深厚,也知道了小师父修炼的功法,倩女回春功! 这是一门伟大的女修功法!据小师父说,这一门功法非常强大而完整,是上界功法。 不过可惜,光听名字就知道了,这门功法并不适合我!除非我能像东方不败那样...... 小师父说要不是她的倩女回春功修炼到了紧要的关头,修为大降,再给那些宵小几个狗胆也不敢轻易来打她的主意! 我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小师父原来不是天生就是这么矮小低的,她现在的娇小模样是因为修炼倩女回春功到了一定阶段后造成的。 据小师父说,倩女回春功是一门奇特的功法,修炼到一定境界后,每修炼完一层,身子就缩小一圈,自身的修为也会被封印一分,一直修炼到灵阶大圆满才能解开封印,到时身形才恢复成大人状。 也是因为许多人知道小师父修炼到了紧要关头才修为下降,所以不敢压逼得太甚,怕她解开封印和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前先拉他们垫背。 谁想给别人垫背呢是不是,所以尽管叫嚣让小师父挪位的人不少,但真敢出头血拼的却没有一个。 我有些纳闷的是,别人都是修炼一层实力高一层的,你这修炼一层实力反而被封印降低一分,这不是自找虐心么! 小师父看出了我的心思,呵呵笑道:“你这就不懂了,倩女回春功虽然中后期阶层的功法是有些弊端,对平时的战斗力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一旦修炼成功,等到进入中期后,寿命要比一般的人都要长,而且还能保持不老的容颜!就是可惜,因为影响了战斗力,所以没法像别的同阶修士那样四处出去争机缘,只能守着这一方小天地静修了。” 果然女人都是天生为容颜可以不顾一切的啊! 彼岸城可以说算是一个集散修与各宗门势力混杂存在的区域,在城主以下是数不清的领主,小师父也是无数的领主其中的一个,这个其实没啥特别的,因为有一个足印就会有一个人,有一座山就会有一个领主嘛。 但是领主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有些是有进入城府核心圈议事资格的,但更多的是没这个资格的,当然也有喜欢闲散生活的高人是不愿进入城府,从而只是占一山修炼的。 小师父原本是有一定的实力争夺城主位的,但是因为修炼倩女回春功的缘故而放弃了。 彼岸城除了在城府注册长期负责一些灵山管理的领主外,还有许多的山头的领主都是临时的代领主的,并非真正的领主,就好像我的那些师兄师姐其中就有几个是代领主的,这些山头都是小师父向城府报备领下,然后交给师兄师姐他们用作修炼之地,并且负责那里的普通居民的安全管理等。要知道这些没有宗门驻守管辖的山头,很容易就会被外来的妖兽侵犯,居住在那里的普通人可是没办法对付的。 可以说,在这片人类生存的区域中,各个宗门各自占据着自己的灵山福地,而剩下的众多灵气不是很充盈的山地就由众多宗门,或强大的散修来共同出力负责,而城府的诞生,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所以说,彼岸城府其实就是用来管理那些宗门感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有些贫脊的灵山灵地的。 为什么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呢,因为这些山地并不是没有灵气,只是相对少些而已,灵气少的地方生长的灵药出产的灵物珍宝等等就相对少一些,吸纳天地灵气的人数多了,那修炼速度肯定提不起来,所以有实力的宗门是不可能在那里驻扎下来的。 但是这些山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灵药成熟,或是出产一些灵物珍宝,所以放弃又觉得可惜,于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只能是派出门中的个别弟子来进驻了。 但是等到灵药成熟或灵物珍宝出世的时候,其他门派知道的人就会有来抢夺的可能,于是在出现了几回类似的夺宝争斗之后,就有宗门出面牵头,仿凡界成立城府,专门负责安排类似的山头管理,谁做这一个山头的领主,除了上缴一部分到城府外,其余收获一律归各个山头的领主,如有争夺现象,自然就会有城府的执法队来处理了。 而领主除了将收获的一部分上缴城府和各自所属宗门势力的任务份额外,是有负责居住在所辖范围内的普通居住生灵生命安全的义务的,这些是会消耗作为领主的修士一部分时间精力的,正所谓有付出才有所获,有义务才有权利,所以规则定下来后,在有人居住区域的山头为争夺普通的宝物而发生争斗的现象自然就少了许多。 小师父也在这个时候都跟我说了,我的那几个师兄刚开始的时候也一个个都出来担任过代领主,他们跟随小师父在宗门学习了一些本事之后,就开始离开宗门历练,或者到险境秘地去探险,或者为城府效力扩大宗门的势力和影响力了。 当然了,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城府任职,只是代小师父管理一座座山,有的能力强精力过剩的甚至一个人代管理几座山的都有。 这个普通领主和能进入城府议事层的领主之间的区别自然是有权力和待遇上的差别,比如说能进入城府议事层的领主从领地内或其它方面所获得的收入只需要上交总收入的一到三成作为税金交到城府,以作为维护城府各方面事宜的开销就可以了。 而普通的领主因为没有后台,要上交的税收份额就重多了,平常时候通常是要上交五成以上的,而遇到城府因突发事件导致开销过大,以致于入不敷出的年份,还得从这些普通领主那里另加征收的。至于像小师父这样背景够硬能进入城府议事的领主,则通常是动不到他们头上的。 所以就有些普通的散修领主宁愿从小师父他们的手中代领山头管理,等到上缴份额的时候由小师父一起上缴,额外给小师父他们一份好处就是。这些在城府内是很普遍的现象,委员会的成员都是获利者,自然也不会有人自砸饭碗说三道四。 我有些好奇的问了一下有多少人从小师父的手中接下了代理领主的活,而她又从中收了多少的好处,小师父并没有告诉我,她只是白了我一眼,而后神秘的一笑而已。 所以这些我其实不是很清楚的,如果你非要问我,依附在我家那小师父的势力有多少的话,我只能说,也许不多,也许不少,也就神秘的一笑间那么多而已! 不过当我得知这么多弯弯翘翘的时候,我就被这些信息震惊到了。 是的,在以前我就是一个小农民,我还是个有些小迷糊的小农民,谁会跑去告诉我什么城府大事国家大事的呢,我甚至连以前的村委会里的那点破事都搞不懂呢。 当时很震惊的我想到小师父受我的连累,要是遭到摆免丢了那么大的好处的话,那不是我的罪过了么?我想着祸是我惹出来的,总不能让对我那么好的小师父去替我这么大的人担那么严重的后果是不是,于是我就和小师父说道:“那个,小师父,要不,我还是去自首吧!” 我这话一说完,小师父就笑了,如同三月里开的小花,开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急了,我说道:“我是说真的,横竖我刚来,在这里无牵无挂的,要杀要剐随他们了,不就是个祸水之源嘛,我去就是了,总之不能连累师父您和师兄他们的!” 小师父忍着笑说道:“没事没事,他们还奈何不了我,其实在这世上,谁的身上没几个虱子呢!他们自己身上的麻烦平日里也不少,平时被人诟病的也见得多了,这次难得见到我这里出了点状况,趁着我现在实力下降奈何他们不得,于是也就借题发挥恶心恶心我,想要发发积淀多时的郁气,同时转移一下公众的视线而已。其实那么一点资金,我随便从你师兄师姐,以及附属下的各方筹集一下就可以填补上这个空缺了的。” 我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就听到小师父继续说道:“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把手上的这批灵巢种子处理掉,搁在手里毕竟是一大笔的死资产。” 我虽然是个小迷糊,但我毕竟是个小农民,对种子该如何处理,那自然是很有一套的!所以我想都没想就说道:“这个我懂,我把它们拿出去种了吧!” 没想到这话一出,就惹得小师父笑得前俯后仰的。 这个时候我也想到了,这种能生成一间间房子的种子我可是没有种过的啊!于是我就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怎么种还得小师父你教我才行!” 小师父笑够了,白了我一眼,又“切”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些灵巢种子可是差不多接近神级的灵植阵师以特殊的炼灵阵手法,在挑选好的最好的灵植种子上面烙印上了相应的符纹阵法,等到需要催生的时候,还要构建聚灵阵让它们吸收足够的灵气才能成长起来,现在的你还没那能力把它们催生出来!” 我急了,连忙说道:“那怎么办,祸是我惹出来的,我总不能什么事也不做吧?” “事自然是要做的,那也得做力所能及的事吧?这个我想过了,要是把这个灵巢种子退回去的话,那得亏上好大一笔资金的,就是我也轻易亏不起的。要不就用它来做成一片商业城,也好给你经营一翻事业好了!”这翻话小师父是咬着牙说的,可见这个决定对于她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下得来的。 “给,给我?”我的心忽然卟卟的紧张的跳了起来,吃惊的说道。 尽管之前在得知自己无意间大手笔的购买了价值无法估量的许多灵巢种子的时候,我是动过了一翻小心思的,但那也不过是纯属自娱自乐一般的满足自己一时溢起的私念而已,现在听到小师父忽然说给我用来经营一翻事业,这让我完全不敢置信。 一片商业城带来的幸福忽然从天而降,就这样砸落在了我这么一个有些小迷糊的小农民的头上,顿时就把我给砸得迷里迷糊七荤八素的,我一时陷入完全不知所措之中! “很幸福是不是?”不用说,光看她咬着牙齿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肉痛得很,毕竟那可是好大一笔银子呢,要是万一让我给搞黄了,那可就惨了,搁谁谁不肉痛呢。 “幸福!”我不假思索的赶紧说道。 “很甜蜜是不是?” “甜蜜!” “很陶醉是不是?” “陶醉!” 我就像个猪哥,刚得到了嫦娥的青睐一样,小师父问一句,我就很是机械的回答一句。 直到被小师父的竹梢敲到了额头上,这才清醒过来。 “不要做白日美梦了,我是让你去经营,不是白送你,明白了吗?” “啊啊,不是送我啊?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什么,这钱你给花出去了,你就得帮我给赚回来,这窟窿你把它捅穿了,你就得把它给填回来。那可是你师父我积淀了好几百年的养老本呢,哪能真的平白扔给你,明白了吗?” 这下我总算明白过来了,这天下哪里真有免费的午餐给你白吃呢,哪怕是师徒之间也是没可能的!所以要是谁谁跟你说要给你免费的午餐吃,要送你美女宝物,要送你什么大机缘大造化,打死你也别轻易相信他。 听完小师父的话后,我有一点点的失望,当下就皱着眉头说:“明白是明白了,可是我没做过生意呀,我怕我经营不好呢!要是万一生意做不成,赔了进去咋办?是算你的还是......” 话未说完,头上又中了一竹梢,小师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骂道:“祸你早闯完了,你还跟我说要是闯祸了咋办?我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一个资质不行,脑子也不行的极品猪回来做徒弟呢!” 我一听这话就有些尴尬,嚅嚅的说道:“小师父,那个,我是有一点点的小迷糊,可是我不是极品猪的,你之前不也说了我资质还行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快又说我不行了呢?你不能这么快就反水的!” “你你你,气死我了!我不跟你说了,明天你给我滚城里去,不会做生意,包租公总会做了吧?” “包租公?” “就是净管收钱,不用你做事的那种!” “就是像七十二间房客里的那个包租公那样啊?” “什么七十二间房客,何止七十二,再多几个七十二都不止!” “呃呃,也是哦,是好几百间哦!那我就只管收那几百间房客的租金?”我这时才想起,小师父估计连电视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呢,跟她说七十二间房客,那不纯粹是鸡同鸭说话,她能听懂么!这么一想,我总算是找到了一点骄傲的感觉,最起码我是看过七十二间房客的,而这里的人估计连电视都没看过呢! “对,另外就是等他们开业后,考察看看哪一个行业能赚大钱!懂了吗?” “懂是懂了点,就是,那个小师父,什么叫考察?” “考察就是......我终于发现你是一头猪,你怎么不去死呢,跑来祸害我这么个可怜的师父!”小师父有气无力的离去了,看着她飘去的时候,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实在是有点替她的安全系数感到担忧,这飘得也太高太快了点。 小师父啊,这状态不好的时候你应该飘得低点儿飘得慢点儿的,那样就算掉下去了,屁股也不至于太痛了不是!
0

008章:灵界包租公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