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七海烽烟>第二十一章 暗流(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暗流(4)

小说:七海烽烟 作者:朔方烽火 更新时间:2018/4/14 9:33:33
第二十一章 暗流(4) PS:宣武元年为公元1900年,此后以此类推,不再标注具体年份。 几个人退下来一百多米的距离,想着到了一般手枪的杀伤距离之外,才见到法国警察的负责人一脸歉意的和翻译一起快步跑上来。 翻译满头大汗,向徐越明和林念解释说:“前面那个是一位功勋累累的法国陆军上尉军官,他的部队在巴黎前线的鏖战中打光了四次,他本人也获得了三枚勋章和奖章。但是刚刚他与一个游客发生了口角,直接就拔刀出来杀了人……”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你们的安全工作是怎么搞的?”徐越明厉声质问道。 “他毕竟是一位功勋累累的法国陆军上尉,而且马上就要升衔为陆军少校调进重组的巴黎守备部队了……”警察有些委屈的解释道。 翻译将这段话翻过去之后,补充道:“据逃下来的围观者报告说,那个被杀男人好像是法国极端组织‘火十字团’的成员,他侮辱他们这些军人没用,都是酒囊饭袋,让德国人把浪漫之都巴黎变成了这个样子……” 此时已经知道这位军官应该还没有摆脱战场阴影的队长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劝解思路:“军官先生,请您冷静,想想这里不是战场。” “他妈的都说我们这些军人没用……在德国人的炮兵群之前,你倒是给我个面对面拼刺刀的机会啊!”军官大声抱怨着,面色狰狞。刚刚松懈下来的徐越明不禁向着林念的前方挪动了半步。 “军官先生,我们都很尊敬您,但是请您先结束这场对峙,我们都是您的同胞啊。” “德国人的炮弹就像用不完一样,炸药把整片土地烤的焦黑散发热气,我驻守的阵地的土壤几乎都被都翻了过来,德国人的突击队在半夜的时候,戴着人不人鬼不鬼的防毒面具,拿着冲锋枪、推着步兵炮……” 两人说的话根本就是不搭调,军官似乎完全听不进去劝,队长心里着急,要知道在他身后就是皇楚帝国的县主,现在法国可丝毫惹不起那个东方的大帝国,一旦那位小女孩儿出了事……他恐怕要成为第一个替罪羊! 警察队长满头大汗,原有的劝解路线被军官的陈述引向另一个方向后,他慌张之中一时之间也无法理清思路,想不到该说什么,只能用言语先拖延时间,然后慢慢靠近:“想想你的家,想想你的妻儿” “妻儿?!”提到这个话题,军官刚刚平缓的面色又一次变得狰狞起来:“妻儿?!我那苦命的,被该死的地头蛇抢粮,硬生生烧死在庄园里的妻儿和父母?!” 警察闻言大窘,战争时期这种事情本来就无可避免,在战线后方乡下的某些地方,有些人确实无法无天。在战争时期,法律沉默不语,自己这些警察的手自然也伸不到所有地方。 但是该死的!自己怎么就偏偏提了这件事! “那时候你们这些废物呢?为什么到现在国家还没有给我一个解释,啊?!啊?!”军官的哭腔变成了厉声的质问,他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毛瑟手枪,枪口从组成一道弧线围过来的警察们身前滑过,让所有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砰——砰——砰——”手枪啸叫着,子弹胡乱飞向各个方向,那些乱飞的流弹打在被吓呆了还未逃走的游客身上,溅起一朵朵妖艳的血色花朵。 “现在我在这里,杀了一个侮辱法兰西共和国军人的混账,你们就要我偿命,是吗?是吗?!” “请您冷静!”队长一边交谈拖延时间,一边下定决心,给手下们下了直接击毙的命令。 几乎同一时,“砰!”一个新手警察手中的枪发出震耳欲聋的啸叫。 是走火!队长一瞬间反应过来,同时他的冷汗随之而下。 军官咬着牙,轻声对自己安慰着这个国家已经背叛了他的英雄的某些话语。躲在长椅后警察视线无法抵达的地方,他狠狠的拉动枪栓,然后站起身来,平放手枪对着面前来不及反应的警察连续开枪:“砰!砰!砰!砰!” 几个警察抽搐着倒了下去,黑色警服里渗出血液来,他们要么大声喊着疼,要么在地上小声抽搐着。徐越明反应过来,这支手枪的杀伤力或许并不像他们手中的自卫手枪那样贫弱。 他护住县主:“我们再后退!” “砰!”军官又一次开枪。 一发子弹从一位法国警察的身旁错过,然后直奔徐越明——身后尚且还没有被完全护住的林念。 子弹打在林念胳膊上,灼热的气流先是让林念轻轻嘤咛了一声,紧接着是更为剧烈的,刺入骨髓的的疼痛,高速的子弹在林念白色的毛衫上钻出鲜红色的痕迹。旁边的李赤显一脸呆滞,徐越明的心脏像是受到了重锤猛击: “县主!林念县主!” 林念重重的倒在地上,她光洁的额头上满都是汗珠。李赤显赶紧上去把林念扶起来,徐越明一把撕开林念的袖子:左臂上有一个小指大小的的伤口,正在不停向外冒着血。两个军官这时候都咽了一口口水:该死的!谁知道县主会遇到这样突发的事件,还让一颗没有击中目标的流弹打中。 一颗手枪的子弹竟然打到了这个距离还有一定的伤害力,尽管徐越明和李赤显同一时间做出判断:手枪子弹在这个距离的动能远远达不到军中的78焦耳致死标准,因此这颗子弹也没有打出足够让林念截肢的伤口,但这不妨碍这颗流弹依然有可以让人受伤的力量。 “我……没事。”林念紧紧咬着牙,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她看到了两位军官眼中的担忧,知道这时候他们决不能乱了分寸,便强打着出言安慰道。 但这显然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女孩儿的安慰没有换来军官们面色的舒缓,倒是导致了徐越明和李赤显更大的愧疚与自责。按照任务安排,徐越明在紧急情况下拥有指挥权,因此他撕下衬衣的一角,为林念草草包扎,然后一把拦腰抱起几乎疼的晕过去的林念:“赤显,告诉法国人,发动车队,我们去巴黎公立医院!” 警察队长被毛瑟手枪的火力死死压制在一个装满了垃圾的大垃圾桶后,他眼睁睁看着那位自己负责保护的女伯爵中弹倒下,心中充满了悔恨乃至对未来的恐惧。心下对这位军官升起无限的恨意——这件事百分之百意味着他的未来已经被完全毁灭了! “击毙他!”警察队长举着手枪厉声呐喊道。拘束于对方是陆军军官,国家英雄的下属们终于抛却幻想和同情心,将一排排5发的弹夹压进手中的步枪,拉栓上膛,将斜着指向天空的枪口放平:队长跑不了,可不意味着他们跑得了。 军官是好汉,可不意味着他们这些警察就是软蛋! 警察们自动的分成两队,一队组成散兵线向着军官压了过去,一队则利用排枪压制着军官,不让他有露头的机会。 徐越明看了一眼从混乱中清醒过来,正有条不紊步步推进的法国警察,心下知道那个军官应该是不会惹什么麻烦出来了。便放下心来,在李赤显的掩护下抱着林念回到车上,吩咐了一句:“去医院!” 司机之前就已经知道要去哪里,徐越明这一句交代不过是多余。他发动车子,踩下油门,轮胎摩擦着发出凄厉的鸣叫。他们在一队法国警察的护卫下前往巴黎公立医院。 此刻距离铁塔不远的使团旅馆里,段芝泉刚刚从包里取出文件,就隔着玻璃听见远处一阵微弱的枪声传来。他皱了皱眉头,摁了一下办公桌上的铃子:“卫队长进来一下。” “首辅。”一个陆军大校闯进来,“您有什么命令?” “去问问法国人,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无法保证巴黎的安全,我想我得提出把地点改在伦敦了。”段芝泉背对着卫队长,整理着自己随行带着的几本书,把他们放在办公桌后的红木书架上,随口吩咐道。 “是!”卫队长两脚跟并齐,昂头答道。 要把和谈地点改在伦敦,自然是表达不满和吓唬人的话,现在各国都已经到了巴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怎么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让几千人挪窝去海对岸的伦敦? 大校正打算抬脚出去,敲门声就响了起来,刚刚打算给自己倒一小杯法国秦廷爵香槟的段芝泉皱眉,手中的动作却没停下。雕着华丽花纹的酒瓶倾倒出淡黄色的液体,在酒杯中微微泛着气泡。 “进来!” 一个少校带着一头汗闯进来:“报告首辅,在埃菲尔铁塔处发生了一次交火,交火双方分别为一名法国陆军上尉和巴黎警察,现在闹事的上尉已经被就地击毙了。” “就这些吗?”段芝泉轻轻摇晃手中的杯子。 “林念县主在交火中左臂不慎受伤,现在已经由海军的人送往医院了。” 段芝泉摇晃酒杯的手停了下来,陆军大校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汇报的少校,房间里一时之间变得静悄悄的。段芝泉端着酒杯,转向华丽的落地窗前,看着不远处高耸入云的巴黎铁塔。 大校噤声,自己是军人,做完自己的工作就足够了,此刻决不能出言建议外交上的事情,更没必要打断首辅的思考。但是旁边尚还资历浅显的少校直接出声道:“阁下,我们是不是向法国人提出抗议?” 段芝泉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这位掌握着一个大帝国行政实权的首辅只是语气平淡,听不出来有任何感情,说出来的话却让大校也百思不得其解:“这可以是威胁,也可以是筹码。”
0

第二十一章 暗流(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