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七海烽烟>第三十一章 追凶(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 追凶(3)

小说:七海烽烟 作者:朔方烽火 更新时间:2018/6/2 23:16:54
第三十一章 追凶(3) 段芝泉看着身边巧笑如花的赵晓婧,定下神来细细欣赏这位外务部派给自己的随员白皙的脸上透出的那股青春的活力,正值妙龄的女孩儿的皮肤吹弹可破。而赵晓婧也被他随意的一瞥看的略微有点不好意思,脸上荡漾出一抹红色。 段芝泉笑着说:“晓婧,我们上车,去看看两位少尉。” 赵晓婧抿住嘴唇,轻轻点了一下头。 在章明德陪同下进入轿车,段芝泉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今天实在是太美妙了,连克莱蒙梭那样的老狐狸都成为了自己的手下败将,将法国在非洲的蛋糕切给楚国一大块……他又看向身旁的赵晓婧,这个女孩子也变得赏心悦目起来。但段芝泉明白,自己要处理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而这样一个乘车的空暇,也就仅仅是给他欣赏一下美丽的一点时间罢了。 定了定心神,段芝泉将目光投向自己的秘书:“小钱,那两位少尉现在在什么地方?” 钱学斌楞了一下,但旋即就明白过来段芝泉说的是谁。他转过身来,透过前后座椅的缝隙将面孔转向首辅:“阁下,徐越明和李赤显两位少尉按照章明德大校的命令被陆军安全局的人‘保护’在宾馆。但一个小时之前他们被负责案件调查的周景廉上校提走了。” “周景廉?”段芝泉皱了皱眉头,“他有查出来什么东西吗?” 钱学斌摸了一下自己身上西装胸前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被粘好的信封:“阁下,这是周景廉上校呈递给您的信件。” 段芝泉接过信封,撕开之后取出一张已经泛黄了的稿纸。稿纸被叠的整整齐齐,显示出周景廉在书写和传递中一丝不苟的态度。段芝泉展开信纸,一目十行的扫读起来。 赵晓婧静静的看着这位已经上了年纪的男人的侧脸,相比她所见到的大多数男人来说,这个男人的侧脸线条的过渡更为刚劲有力,带着一种被刻凿磨炼之后的历经沧桑的气息,颇有些军人的味道——这可能是这位首辅出身军旅的原因。 段芝泉出身军旅,在帝国石门军官学校学习炮兵科,一度被誉为陆军三杰的他却在军事生涯最巅峰最得意的时候,也即是“南洋大案”发生的同一年选择退役,并且投入政界——当时这件两件事几乎同步发生,这让很多人不解,阴谋论者至今还甚嚣尘上。 但人们没想到的是,这位退役军官在投身政治场之后的表现,竟然毫不逊色于他指挥炮兵进行战役时的表现。他加入公民党后,一直以强硬的政治立场而闻名——要知道,在公民党这样一个本就力主强硬的右翼威权主义鹰派政党中,以强硬而闻名还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正当赵晓婧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她注视着的男人突然张开口说话了:“那两位少尉现在在哪里?” 这个问题他几分钟前就已经问过,但现在问的这一遍却让赵晓婧听出了不同的味道。段芝泉今晚难得高兴一次,把自己的气场变得温吞吞的。但现在,他的气质霎时间变得冷峻起来,就像是一把正在出鞘即将痛饮鲜血的长刀一样。他的询问更像是一种责怪,或者说质问……就好像,这两位少尉又犯下了什么天大的错误一样? “他们正随同周景廉上校在调查中。”秘书回应道。 “不,让章明德迅速派人把他们带到我的面前来。”段芝泉语音清冷,甚至带上了逼迫的味道。 听见段芝泉如此强硬的语调,钱学斌微微一滞,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便缩回了脖子。 “这两个小子要倒霉了。”熟悉段芝泉脾气的钱学斌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车队快速行驶,段芝泉不再欣赏赵晓婧清秀的侧颜,而是低下头、拧着眉头静静沉思。 正当掌握一个国家的大人物思索着一个问题的时候,徐越明也正在思索着同样的问题。不同的是,段芝泉面对的只是一个棘手的问题,而对于徐越明来说这就是生死的问题了。 听筒对面的那个男人许久没有说话,徐越明可以听见他有节奏的、粗重的呼吸声。他将电话听筒紧紧攥着,手心已经被汗浸湿,右手近乎抽筋。他的脸色从刚刚进来时的微红变成惨白——幸好这里暗淡的光线没有让周景廉上校看见自己的变化。 “怎么,不相信我的话吗?”半晌之后,听筒里传出男人戏谑的声音。 徐越明保持着沉默,他甚至不敢晃动自己的肩膀,因为他知道在自己身后,一双鹰一样锐利的目光正一刻不松地盯着自己……就好像,猎隼看到了它的猎物一样? 徐越明为自己生出来的这个念头打了一个寒战。他打算开口,但他又不想让一些目前只属于自己和这个男人的信息泄露出去,因为至少在名义上,正在和自己通电话的是林念县主。徐越明沉思了一会,他说:“是的。” “好的……没想到你也算是个稳重的人,不过既然你这么想,我就有必要帮你解除这个疑虑。”男人的声音愈发轻松起来,让徐越明听出一股“一切尽在掌握”的味道。 “在你左手边的窗外,距离这栋楼约50米的地方,与你所在的第三层等高,一扇窗户半开着。如果你的视力没有问题,仔细观察,你会看到一团披着灰布的东西,孩子,那是一个神枪手。” 徐越明下意识的向窗外看去,他的余光大略盯着不远处周景廉的身影。在他看到那团灰布蠕动的同时便偷偷将脸转过一个方向,让自己刚好能看清周上校的表情:上校的动作显露出僵硬,他攥着拳头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紧张……难道窗外那团灰布下真是一个神枪手? “县主,这似乎不够明了和清楚吧?” 听筒对面那个男人听见“县主”便嘿嘿干笑了几声:“如果你看的不够清楚不够明了,或者说认为这是正常的调查和保卫措施的话。那么我建议你向你曾认识的肖福涵上校来求证一下这件事。” 徐越明迟疑了一下,转过身子,不管不顾周景廉的惊愕目光:“肖福涵上校,有一件事请过来一下。” 肖福涵点头,迎上去。电话摆放在长桌的最角落处,那里是一片黑暗,周景廉并不能看的太真切,他走上前去,将自己的身形也没入黑暗——顺便遮挡住了窗外狙击手的视线。 汪森看着机械瞄具里三人的身影都消失在黑影中,心里微微有些急躁。他将枪口晃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指向在那里傻傻站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李赤显。 出勤之前,一个穿着玄色汉服蒙着面的神秘人对自己说,今天的首要目标就是徐越明……他决不能活着走出这个房子……那时候他抬眼看了一下远处的周景廉上校,不知道上校知不知道这件事? 但上校现在的举动显示,他显然是不知道的。 但汪森却不能不执行他的任务,尽管他漫长的训练还从未接受过实战检验,尽管他对那位少尉素未相识……但他不能不执行这个任务,因为他知道当自己全家人的性命都被控制在一个自己根本无法估测其深浅的人手里时,自己就必须按他所说的执行任务。 汪森定了定心神,在这个方向的光源条件实在太差,自己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隐藏在阴影里的徐越明,也根本无法狙杀他……尽管不知道为什么那位上官这么在意一个候补海军少尉,但汪森知道,自己要尽力。 汪森看着徐越明的眼神从自己这一大团烂布上划过去转向其他方向的时候,便猛然站起身来滚进自己所在这栋楼的阴影里,当徐越明的眼神扫回来的时候——如果他没有在一堆箱子里注意到这块破布,那么他就不会起疑。 汪森对此很有信心! 汪森的视力在军中一直是优秀,何况自己还是一直在用双筒望远镜在修正观察?果然!那位少尉的头转回来之后,只在这里有一个不到半秒的停滞,便继续向其他方向转了过去。 他肯定没有注意到刚才那块不起眼的灰布已经消失了,汪森暗自窃喜,在训练中,这样隐蔽而不起眼的伪装一般就不会引起注意,更别提对方还是一个非专修步兵战术的海军少尉。 汪森定了定心神,将自己的射击位换了一个地方,一个能借着今晚明亮的月光看到徐越明少尉的地方。50米的距离上,步枪表尺可以归零,这个距离,他确信自己绝对不会失手。 他可以看到,徐越明紧紧攥着电话听筒,眼睛直视着对面的周景廉,而肖福涵则站在他的身旁,三个人形成了一个两方对峙的局面。这时候李赤显走上前来,隔在两方中间。 准星死死对着徐越明的头,对于一个新兵来说,在这个距离上只使用机械瞄准具瞄准一个人的头颅并且要力求首发命中,这不仅关系到膛压、药温、横风、重力乃至玻璃可能对弹道造成的影响等诸多客观因素,对于射手的主观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汪森是一个老兵。 “徐越明。”他轻轻嗫嚅道,手指搭上了扳机。
1

第三十一章 追凶(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