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惊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惊鸿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3/14 9:37:32
  影佐雄一的办公室里,凌若飞、白慕雪、梅津次郎、犬养健、宫崎骏等人都被影佐叫了过来。影佐手中拿着一张电报纸说:“我们的电讯部门昨晚截获了一份密电,经过破译后得知密电的内容如下:禄星已至,福必临门,海上飞仙,福禄寿齐!明月正圆,佳期可待!”影佐念完这段话看着在做的众人,几人相互看看没有人做声。   影佐眼光转向凌若飞,凌若飞看了看白慕雪道:“白小姐有何高见?”白慕雪看了一眼凌若飞说:“我想机关长阁下现在最想听的,是凌先生的高见吧?”   “禄星已至,福必临门,海上飞仙,福禄寿齐!明月正圆,佳期可待!”凌若飞嘴里念叨着这几句话,梅津次郎不耐烦地站起来说:“凌君,您不是情报专家吗?”   犬养健拉了一下梅津次郎小声说:“梅津君,你先别着急,凌君这不正在想呢吗?”   凌若飞走到桌前拿起一张,把这几句话写在了纸上,反复看着圈圈画画,然后,他把纸递给了影佐雄一说:“如果我判断的不错的话,这应该是就是答案了!”   影佐接过去看了看,又递给了白慕雪,白慕雪看完后冲着影佐点点头,影佐微微一笑说道:“凌君果然是专家!”   “禄星已至,福必临门,海上飞仙,福禄寿齐!明月正圆,佳期可待!这应该是国民党军统惯用的密电程序和独特的字谜游戏,禄星已至表示有人已经到了上海,福必临门,是暗示要上门见面,福禄寿是指三个人,明月正圆是见面的时间!”白慕雪说完看着凌若飞问:“不知道我解释的是否和凌先生的一致呢?”没等凌若飞回答她,梅津次郎憋不住又问道:“何时见面,在哪里见面呢?”   凌若飞笑着说:“白小姐分析得不错,他们一共是四个人见面,见面的时间就在这个月的月圆之夜,也就是后天,阴历十五日,晚上十点,见面的地点应该在福海茶楼,这个福海茶楼对面就是黄埔江码头,他们选择在这里见面,地形非常有利于突发事情的应对和撤离!第二句的福字和第三句的海字合在一起就是见面地点,福禄寿还有一个海上飞仙的仙,所以应该是四个人,佳字拆开是人,两个十字是在强调见面时间十五日十点!”   白慕雪听完凌若飞的分析讲解后,轻轻的鼓了一下掌,犬养健也跟着竖起拇指,梅津次郎张口结舌的看着影佐,影佐冲着凌若飞说:“凌君,分析的非常专业,我真是大开眼界!”   凌若飞摇摇头说:“现在,关键是我们要分析这份情报的真实性有多高?”   “据我们的情报机构近日得到的消息分析来看,这份情报应该是真实可靠的,首先,军统方面更换了密电码,另外,他们还重新启用了密码套密码的双重保险模式,第三,军统方面的确在最近会有重要人物到上海,所以,我分析这份情报应该是真实有效的!”白慕雪看着影佐说。   影佐又扭头看了看凌若飞,凌若飞回答说:“我有个建议,不妨和76号沟通一下,毕竟他们那边有很多刚刚投诚过来的军统人员,可能会对此多少有些了解?”   影佐摆摆手说:“这个事情最好不要让76号参与,我怕一旦他们参与,情报泄露,我们就白忙乎了!”   “机关长阁下,您还是交给我们行动队吧,76号的人不可靠,中国人不能相信的!”梅津次郎大声说。白慕雪看了一眼梅津次郎,影佐大声喊道:“梅津,你不要胡说!”   凌若飞看看白慕雪说:“既然梅津队长不相信我们,那我们也就不必多说话了!”   影佐听到这话赶忙说:“凌君,白小姐都是帝国最有优秀的特工,是帝国的最忠实的朋友,白小姐在帝国长大,其实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人,是大日本帝国的谍报之花,我怎么会不相信你们呢?”影佐说完转身对梅津次郎大声命令:“你,要给凌君和白小姐道歉!”   白慕雪微微一笑说:“我只针对情报的真实性发表意见和看法,至于谁忠诚,谁不忠诚,不是我考虑的问题,那是机关长阁下的事情,道歉就不必了,在日本有那么多的日共分子,难道中国人会给日本人道歉吗?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一九三五年的满洲国,关东军和南铁因为一件棘手的七三一泄密事件,双方各自争夺案件的承办权,这其中关东军下辖的一位满洲国警察和南铁的一位高级情报专家为此案件做出了非常卓越的贡献,但是,这两个人都是中国人,如果没有这两个人,当年的这桩震惊满洲国,惊动日本本国的泄密大案很难告破,请问,他们不可信吗?”   影佐和犬养健以及梅津次郎和宫崎骏听完白慕雪的这番话,谁都不在说话,气氛一下沉寂下去,凌若飞见状忙笑着说:“情报的真实与否,除了在分析的过程中加以事件的未来推断外,还要有一种赌博心理,也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刚才白小姐所说的就是关东军35321事件,当时这两位中国同行也并非有十成把握,但是,他们还是赌了一把,如果他们不敢赌,那么35321事件恐怕到今天都是一个悬案了!”   影佐狠狠地瞪了一眼梅津次郎说:“你不要再说话了”这时,犬养健站起身来打圆场说:“凌君和白小姐都是我们自己人,白小姐算是半个日本人了,怎么会不相信你们呢?”   影佐接着说:“各位,我们都不要因为梅津次郎的一句话争执下去了,都摒弃各自的心里不满,求同存异,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商议一下,如何布置此次的抓捕行动?”   宫崎骏上前一步说:“请机关长阁下让我们特情科来做此事吧?”   影佐看了一眼凌若飞和白慕雪,二人都没有接话茬,影佐笑笑说:“特情科刚刚成立,人手不充足,况且,特情科不是行动队,这事情,还是交由行动队负责吧,特情科负责协助,凌君、白小姐你们二人意下如何呢?”影佐说完盯着凌若飞和白慕雪,等待他们的回答。   凌若飞站起来说:“凌某,听从机关长安排!”影佐会心的一笑,白慕雪起身走到影佐面前说:“我会服从凌先生安排,一齐配合行动队的行动”   影佐嘴里说了一句日语:“呦西!”   当凌若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已经是午间时分了,凌若飞看着窗外阴暗的天空,点点雪花又开始飘洒下来,他的心里一点没有感觉到丝毫的轻松,他在心里反复琢磨和演示着自己一手导演的这出戏,唯恐有一个环节出现纰漏,那么势必将影响整个计划,因此,要在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到恰到好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张世昭昨晚在城隍庙赌坊赌了一个昏天黑地,直至后半夜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他的情妇芍药那里。   今天一早,张世昭心情轻松而舒爽的来到办公室,勤务人员已经给他沏好了茶放在桌上,张世昭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一口茶,解下腰间的腰带和枪扔在桌上,双脚架在桌沿上,斜眼看了一眼站在桌前的贴身随从问:“阿贵,我来之前有什么事情吗?”   阿贵脸上堆着笑说:“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来的时候,看那几个办公室门都还没开呢,估计都还,没来呢,昨天咱们抓了那帮闹事的家伙,还是队长您聪明,这么一变通,他们就成了共党,嘿嘿,您还别说,咱们即立了功还领了赏,这可是一举两得啊!”张世昭瞪了一眼阿贵,看看门外说:“去,把门给老子关上!”   阿贵关好门再次凑过来,张世昭瞪着眼睛看着他说:“你这嘴上应该装一把锁,省得你管不住自己这张破嘴瞎说,你说咱们容易吗?原来老子在军统时那也是呼风唤雨的,整个军统上海站那个不给老子一点面子,现在虽说在这76号混了,可是他妈给咱脸色看的人反倒越来越多,主任、处长、科长、对了,尤其是日本人,他妈的全都敢给老子脸色看,还要给老子定额、有任务,一个月抓多少军统,抓多少共党,你说说,我他妈上哪去找那么多军统,那么多共党来抓呀?老子不想点办法,不用点歪门邪道,怎么他妈交差呢?”   “是是是,可是,队长,这话也就您跟我说说,可不能外面乱讲啊,这是要掉脑袋的!”阿贵点着头说,张世昭白了他一眼说:“这还用你叫老子吗?老子天天脑袋别在裤带上,刀头舔血,还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吗?所以呀,阿贵你记住,跟着老子好好干,我敢保证,这日本人在中国绝对不可能……”   张世昭的话还没说,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阿贵一把抓起电话:“76号行动队!好的,好的,您稍等”   张世昭盯着阿贵问:“谁呀,瞧你那毕恭毕敬的样子!”阿贵用手捂住话筒递给张世昭说:“队长,这人点名道姓的找你,说是有重要情报!”张世昭将信将疑的从阿贵手里接过电话:“喂!我是张世昭,你是谁?”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张队长,明天晚上九点四十分,在福海茶楼,有军统重要人物秘密开会!”   张世昭一惊忙喊道:“你是哪位?你怎么知道这个情报的?”   电话里,那个男人冷冷的一笑:“信与不信随你吧,你吃这饭碗不是一天两天了,规矩你懂!”男人不等张世昭再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张世昭拿着电话,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停了有几十秒的时间,突然放下电话对阿贵说:“给我查这个电话从哪打进来的”   阿贵打完电话看着张世昭说:“队长,问过电话局了,刚才的电话是从码头附近的一个电话亭打来的!”   张世昭点点头,阿贵继续问:“队长,怎么了?”张世昭伸手掏出怀表看看时间,再看看阿贵说:“最近情报科那边有什么新的情报过来吗?”   阿贵摇摇头说:“没见到有什么新情报给到我们啊,队长您也知道,情报科的李梦琳,那娘们仗着有丁主任给她撑腰,根本不把咱放在眼里,每次都先把重要情报给丁主任,再由丁主任分派任务,所以……”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不行这事得跟主任汇报一下,事关重大!”张世昭说完站起身来往外走,阿贵看着他问:“队长,那兄弟们怎么办?”   张世昭边往外走边说:“告诉兄弟们都给我老实呆着,我去跟主任说一下,随时等我命令,谁都不许外出!”张世昭说完走出办公室,径直够奔李士群的办公室。   当张世昭敲开李世群的房门,李世群正在和丁墨安说着什么,看见张世昭进来,李世群问:“有什么事吗?”   张世昭冲着二人点点头狡猾的说:“报告李主任,我刚刚接到一个眼线的电话,明天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军统上海站在福海茶楼召开会议!所以,我赶紧来向主任汇报一下”   李世群看了看张世昭,再看看丁墨安说:“丁副主任,你怎么看?”   丁墨安说:“李梦琳的情报科昨天晚上截获了一份密电,但是目前还有破译出来,不知和张队长所说的情报是否是同一份情报内容呢?”   李世群看着二人,想了想说:“你们能够截获这份情报,估计,梅机关也应该掌握了情报,只是,我们情报科到现在还没有破译出来,但是,我想梅机关应该已经知晓了情报内容!”   “那就给影佐打个电话问问呗?”张世昭看着李世群说,丁墨安看了一眼张世昭说:“蠢货,你打电话去问吧!”   李世群摇头说:“如果我们主动打电话去问,首先证明我们无能,影佐最近一段时间对我们的工作一直不满意,现在再去打电话岂不是自己找骂吗?这么大的一个特工本部,居然破译不了一份加密的密电,说出去让日本人笑死,再者说了,如果我们主动通报,那么这情报一旦属实,岂不是白白把一份大礼拱手送给了梅机关,你们觉得日本人会让我们再插手吗?”   张世昭点点奉承地说:“还是主任想的周到,主任就是高明!”丁墨安看了一眼张世昭问:“你的眼线怎么说的?”   于是张世昭便把刚才的电话内容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李世群和丁墨安听完后相互看看,李世群冲着电话努努嘴,丁墨安立刻抓起电话:“让情报科的李科长到主任办公室来一趟!”   李梦琳穿了一身得体的制服,发髻高高挽起,脚上穿了一双高筒皮靴,随着节奏感十足的脚步声,李梦琳款款地走进李世群的办公室。三个男人一起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位情报科的美人。李世群眯起眼睛,盯着李梦琳高高隆起的胸部,张世昭和丁墨安的眼睛也不停地在李梦琳身上打着转转。   李梦琳走到李世群桌前轻启朱唇道:“主任,有什么吩咐吗?”   李世群收回自己的眼神,微微一笑说:“昨晚那份情报破译了吗?”   李梦琳脸色毫无变化的说:“对不起,主任,我们还在努力!”   丁墨安接话道:“梦琳啊,你们情报工作要抓紧,否则是要耽误大事,这样,让张队长协助一下你们吧,看看能否尽快破译”   李梦琳扭头看了看张世昭不屑一顾的说:“张队长也能破译这加密的密电码了?那还用我们情报科干什么?”   张世昭眼睛一瞪说:“你说你这个人怎么就不知道好歹呢?我是在帮你,不是来跟你抢功劳的!”   李梦琳眼角上扬看着张世昭:“谢谢张队长的好意了!”   李世群看着二人说:“都给我闭嘴,知道什么叫合作吗?不要像冤家似的,见面就掐!张队长你把你刚才接到的电话内容再跟梦琳讲一遍,让梦琳回去看看能不能通过你的电话内容破译那份密电”   当张世昭把电话内容再次复述一遍后,李梦琳想了一会说:“主任,我这就回去,一个小时之内我把破译的密电内容放在您的办公桌上!”   李世群笑了笑:“我就知道我们的梦琳一定不会让我失望,你这位临澧特训班的高材生,当初可是受到你们总教官的高度赏识啊!”   李梦琳脸上飘过一丝微红:“主任您夸奖了,是凌教官教授的好!”   看着走出去的李梦琳,丁墨安看看张世昭说:“张队长,你先去忙吧,等下,密电破译后,我会安排人通知你!”张世昭看看李世群,李世群点点头说:“按丁主任说的做吧,叫你的人随时待命,切记,密电破译之前,你刚才的电话内容不许向任何人透露!”   一个小时之后,李梦琳再次来到李世群的办公室,李世群看着她问:“如何?”   李梦琳把电报纸放在李世群的桌上说:“译出来了!”李世群看了一眼那张电报纸,再看看李梦琳,李梦琳拿起桌上的铅笔在纸上给李士群圈画了几个地方,李世群看着被李梦琳圈画过的文字,拍了拍脑袋说:“梦琳,好样的,好样的!”   李梦琳站直身子说:“其实就是几个地方不得要领,听了张队长的电话内容后,我茅塞顿开,所以很快就破译出来了!”   李世群抓起电话将丁墨安、张世昭再次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李世群对李梦琳说:“你给他们二人讲一下吧!”   丁墨安和张世昭听完李梦琳的讲解和分析后,一齐看向李世群,李世群看着眼前的三人起身道:“这是一次重大行动,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给我集结76号所有骨干力量,明天下午六点开始布局,封锁福海茶楼周边方圆一公里的所有街道,码头等交通要道,八点三十分后行动范围逐渐缩小,行动分为三个小组,让一组负责外围,二组负责福海茶楼周边,三组为核心抓捕小组,秘密潜入福海茶楼,张队长亲自带队抓捕!76号不缺死人,我要活口”   张世昭立正喊道:“请二位主任放心,我张世昭用性命担保,这次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纰漏,我保证一个不少的都给您带回76号!”   李世群点头说:“明天下午四点通知所有参加行动的人员,然后给我封锁76号,行动之前不许任何人走出76号的大门,电话只进不出!确保行动的保密!”   等张世昭和李梦琳走出去后,丁墨安看着李世群问:“主任,您确定不和梅机关那边通报一下吗?一旦那边也得到了情报,两方面同时行动,会不会…….”   李世群摇摇头说:“梅机关得到情报和你分享了吗?通报过你吗?”   丁墨安尴尬的一笑说:“影佐是个非常自信,又疑心颇重的家伙,他怎么会相信我们,更不会通报了!”   “是呀,丁副主任既然都知道,那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吗?行动成功证明我们有能力,有效果,有结果,即便是不成功,他们也不知道此次行动,我们也无需解释什么!”李世群说。   丁墨安知道眼前的李世群心里更是极其自负,他比影佐雄一的疑心还要大,贪功之心,好胜之心更为强烈,所以,他是不会向影佐雄一透露一丝这次行动内容的。   
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