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惊鸿>四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

小说:惊鸿 作者:疏梅淡影 更新时间:2018/4/16 8:23:42
虽然刚才自己对唐青云和卢登科二人的说话态度有些强硬,但是,凌若飞心中清楚,在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表现出一种对功力的追求态度,否则,自己将为成为日后他们猜疑的主要对象,从现在起就要在唐青云和卢登科的脑子里根植一株树苗,这应该是一支极喜欢名又图利的树苗,这种火候还要掌握好,不能太过,也不能表现的太无所谓,这为自己将来回到军统是必须要做好的功课。 凌若飞开着车子来到与兰珊宇约好见面的红房子西餐厅。兰珊宇看见凌若飞走进来,刚要起身,凌若飞使了一个眼色,兰珊宇停住了起身的动作,慢慢坐下去。 凌若飞刚坐下,兰珊宇就一脸兴奋地说:“我给你点了一份牛排,今天我请客” 凌若飞看看她小声说:“你请客,为什么?” “我发薪水了呀!今天刚发的”兰珊宇兴高采烈的说。 “你知道这里的一份芥末牛排和一份洋葱汤要多少钱吗?这可是这里的招牌菜呀,尤其是这芥末牛排,黄芥末特别适合中国人的口味”凌若飞笑着问兰珊宇。 兰珊宇摇摇头,表现出一副无所的样子说:“没关系,管它多少钱呢” 凌若飞哈哈一下说:“你还真能装有钱人啊” “你别小瞧人,行不行?”兰珊宇撅起嘴唇说,凌若飞给她递过咖啡说:“组织上有什么事情传达吗?” “据组织上获得的情报分析,汪精卫可能目前不在国内,应该在日本,估计是在日本治病,自从他被刺杀后,那颗留在他体内的子弹至今没有取出来,这应该是他去日本的原因,组织上要求我们查清汪的行踪,因为情报分析这个汪精卫应该是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了,组织上认为一旦汪精卫病死在日本,日本人很有可能秘而不宣,所以我们要时刻关注汪的情况,决不能让日本人的阴谋得逞!” 凌若飞喝一口咖啡说:“我会留意这方面的情报,及时传递给你,另外,组织上把你安排在大东亚银行,你应该明白组织上的意图,一定要时刻留意大东亚银行的情况,一旦日本鬼子完蛋了,大东亚银行金库里储存的黄金美钞绝不能让他们带走,也不能落入军统的手里!还有,你要帮我留意钱朝金的动向,看看他都去哪里?做什么?” 兰珊宇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会尽可能利用工作之便,通过他的秘书了解一些情况,随时想你传递消息” 凌若飞拿出一张小纸条递给兰珊宇说:“记住这个电话号码,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晚上八点钟以后都可以打这个电话,我不在你就找白慕雪,让她转达我” 兰珊宇看看凌若飞把纸条塞进嘴里喝了一口咖啡问:“你和她住在一起?” 凌若飞瞪了她一眼说:“不要胡说,你这小姑娘满脑子想什么呀?” “我哪胡说了吗?是你自己说的!”兰珊宇辩解着说。 凌若飞端起酒杯看着她,兰珊宇噘着嘴不情愿的端起杯跟凌若飞碰了一下,凌若飞说:“以后你就明白了” 兰珊宇放下酒杯看着凌若飞问:“以后?你说要是我们把日本鬼子赶出去了,你会去哪里?我们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凌若飞想了想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切服从组织安排” 兰珊宇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火热和憧憬地说:“以后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跟组织上申请继续做你的外围,继续像现在这样” 凌若飞笑了笑说:“快吃吧,不要胡思乱想了” “你就是总把我当做小姑娘,我告诉你,我不是小姑娘了,我现在也是一名有着一定地下斗争经验的老特工了,你以后再不许用这种哄孩子的口气跟我说话”兰珊宇瞪着眼睛看着凌若飞说。 凌若飞一口牛排差一点噎在嗓子眼里,他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说:“遵命,小宇同志,请你说话小声点,这里是公共场所,小心暴露你的身份”兰珊宇捂住自己嘴,做了一个鬼脸。她看到凌若飞的眼里充满了柔情和关切,兰珊宇心头一阵温暖,感觉自己置身于最幸福的包围之中。 自从李世群死后,这位大东亚银行的总经理钱朝金一直都是深居简出,唯恐李世群的事情在他身上重演。作为汪精卫伪政府在上海的总代表,钱朝金深知自己一定是军统或者延安方面欲除之而后快的人物。随着战事的发展,他也越来越感到是该给自己找一条退路的时候了。 上次,凌若飞找到他办得那张特别通行证,让钱朝金始终在猜测凌若飞的身份。如果凌若飞真的是军统方面的人,那么这个时候该是他给自己回报的时候了,钱朝金用商人的头脑盘算着回报条件。 钱朝金想到这,觉得自己有必要主动约见一下这位梅机关特情科的科长。钱朝金拿起电话拨通了梅机关,当凌若飞拿起电话听到钱朝金的声音后笑着问:“钱先生,怎么想起我来了?” 钱朝金在电话里客气地说:“钱某最近一直忙于银行的事务,今日偶尔得空,想请凌先生出来坐坐,不知凌先生是否赏光呢?” “钱先生太客气了,不知凌某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凌若飞问他。 “这样吧,凌先生,我在大三元做东,请您一起坐坐”钱朝金用征询的口吻问 钱朝金的话正中凌若飞下怀,凌若飞爽快的回答说:“好的,那就大三元,不见不散喽” 放下电话的钱朝金脸上挂着笑容,被浓酸烧过的面孔在笑容的抻动下,显得更加扭曲和狰狞。 凌若飞如约来到大三元,钱朝金早早的预定了包间,看见凌若飞走进来,钱朝金站起身来伸出猴爪般的手来和凌若飞握手,凌若飞看着他说:“钱先生伤势已经痊愈了吧?” “就这样了,就是现在这副尊容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现在损成这般模样,是钱某对父母的大不敬啊!”钱朝金自嘲着说 凌若飞坐在他对面看着他那张脸说:“钱先生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大吉大利了,现今医学逐步发展,只要钱先生肯花钱,我相信钱先生一定还会容光焕发的,再说了,以钱先生的身份地位,形象样貌已经不重要了,这不会影响钱先生的仕途之路的,钱先生是汪主席的重臣,未来之路一定是不可限量啊” “哈哈,凌先生您真会安慰人,我钱某这幅尊容也算是这场战争留下的印记了,别的我现在不想了,只求能够平安的过完下半辈子,别再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就可以了。”钱朝金说着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递给凌若飞。 “钱先生何必如此悲观呢?虽然时局难料,但是,我相信钱先生还是有未来的”凌若飞说着端起酒杯道:“来,我敬你一杯” 一杯酒下肚后,钱朝金起身关好包间的房门,然后有神秘兮兮地坐在下,拿过随身的公文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红绸子包裹的小包放在桌上推到了凌若飞面前。 凌若飞诧异地看着他,慢慢打开那个红绸子小包,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二十根金条,在灯光下闪耀着金灿灿的光辉。 钱朝金眼睛盯着凌若飞,凌若飞看着他笑着问:“钱先生这是何意?” 钱朝金咧嘴呲牙的笑着说:“一点小意思,请凌先生笑纳” “常言道,无功不受禄,凌某不知钱先生因何以重金相赠”凌若飞说着把金条重新推回到钱朝金面前。 钱朝金马上又把金条推到凌若飞面前说:“凌先生莫非嫌少?” “钱先生,你有事就请直言,这是何必呢?”凌若飞淡淡地说道。 “我最近经常关注欧洲战事,太平洋战争打到今天,日本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想这一点凌先生应该比我清楚,据我所知,现在上海滩上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开始在私下活动,各寻出路,说白了吧,就是在给自己找后路,找退路,我虽然和凌先生接触不多,但是,我相信我钱某人的眼睛不会看错,凌先生绝非那种委身于日本人手下做点小事的人,先生一定有来头,所以我想请凌先生帮我搭个关系,钱某也不是那种甘愿当狗的人,谁也不想做亡国奴,更不愿意看着日本人在咱们中国横行霸道,杀人放火,只不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做事方法而已,汪先生的曲线救国开始初衷是不错的,可是后来就变味了,这也是国人所不愿意看到的,更是重庆蒋委员长不能接受的,可是,事情依然如此,再说了,汪先生现在…….” 钱朝金突然把话停住,凌若飞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说:“钱先生请继续说下去” 钱朝金端起酒杯说:“来,先喝一杯,凌先生您是聪明人,想必不用我多说了,一句话,就是请凌先生帮我搭个关系,需要什么,凌先生尽管开口!” 凌若飞喝了一口酒说:“钱先生是不是找错人了?凌某可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我不会看错人的,凌先生一脸正气,身上有一种叫人一看便心生敬畏的气质,这是其他人身上所不具备的特有的浩然正气,这一点,我相信自己的眼睛”钱朝金说着站了起来冲着凌若飞说:“凌先生,您放心我钱朝金不是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 凌若飞斜了一眼钱朝金放在桌上的公文包,一张绿色通行的一角露在外面,凌若飞摆摆手说:“钱先生坐下说话,我有点小事请教” 钱朝金点着头坐下来,凌若飞眼睛瞟了一下钱朝金的公文包说:“钱先生和日本海军部看来还有生意上的往来?” 钱朝金赶紧把公文包拿过来拉上拉链扔在一边说:“凌先生您也知道,这大东亚银行实际上是日本人和南京方面的股份银行,所以不管是海军部还是陆军,多少有些生意可做的” “我希望钱先生能跟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我都不要藏着掖着,我看到你这公文包里有海军部的特别通行证,不知你跟他们在做什么生意?能否透露一点?”凌若飞步步紧逼的看着钱朝金问。 “哦,也就是一点小生意,小生意,我帮他们垫付一部分军火费而已”钱朝金说着给凌若飞的盘子里加一些菜。 凌若飞笑笑说:“明白了,看来钱先生的生意之路真的是非常通达的,凌某佩服” 钱朝金嘻嘻一笑说:“那我拜托凌先生的事情…….?” 凌若飞拿起桌上那二十根金条掂了掂说:“凌某尽力吧” 钱朝金笑得满脸开花,端起酒杯说:“钱某先行谢过,事成之后再行厚报” 离开大三元后,凌若飞一边开车一边在仔细回忆着刚才的一幕一幕,他心中判断,钱朝金能够有日本海军部的通行证,那么就一定会和海军有接触,或者说他的假钞印刷厂很有可能在日军在上海的海军基地,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就必须到海军基地走一趟。 回到西陌路公寓的时候,白慕雪在这里已经等了他一个小时了,看到凌若飞回来,白慕雪着急地上前拉住他说:“你可回来了,刚才小宇打来电话说了一个重要情况,钱朝金昨天下午拉了一车的印钞纸去了日本海军在上海的军火仓库” 凌若飞一听到这话后看着白慕雪说:“我刚刚和钱朝金谈完,这家伙还送了我二十根金条,现在他在找退路呢,我今天看到他的公文包里有海军的通行证,看来,我们的判断没有错,小宇是怎么知道他拉的是印钞纸,又如何知晓是日军海军军火库呢?” “印钞纸是从南洋过来的,有海军的特别通行证,过关是免检的,车是海军的车,小宇是从这方面判断出来的”白慕雪回答说。 “现在我们急需想一个办法到海军军火仓库看一看,如果确定我们的判断没有错,那就要想法连同这个假钞印刷厂和军火库给它一起炸上天!可是,现在我们想要进到海军军火库难度太大了”凌若飞说着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 白慕雪边踱步边看着一言不发的凌若飞,突然,白慕雪停住脚步说:“你站起来!” 凌若飞看着白慕雪有点发懵的问:“你说什么?” 白慕雪走过去一把拉起他,围着凌若飞转了一圈,边转边说:“像,身高体型都像!” 凌若飞看着她着急地问:“你快说,到底什么意思嘛” 白慕雪看着他说:“我在日本上学时有一个同学叫渡边拓哉,他现在就在日本海军驻上海基地,我们进不去,但是可以约他出来,你和他身高体型都很像,我们把这个渡边约出来,然后……..” 凌若飞一把拉住白慕雪的手说:“你怎么不早说,这就好办了,只要你能把这个渡边约出来,剩下的事情我来做”白慕雪想了想说:“我觉得约他出来不难,关键是你进去以后,怎么能找到假钞印刷厂,又如何炸毁军火库呢?”“军火库里放的就是军火,只需一颗小小的定时炸弹就可以彻底把它送上天,这个你就放心吧!至于钱朝金的假钞印刷厂那就更好办了,你先把渡边约出来,没准通过他我们什么都可以了解到呢”凌若飞信心十足地说。 白慕雪点点头说:“那我明天约他,约他明晚出来见面,你在暗中,我们见机行事!”
2

四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