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溅上海滩>第一二三章:试探张啸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二三章:试探张啸林

小说:血溅上海滩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8/4/17 9:25:03
黄金荣咳嗽了几声,坐着没有动,只张嘴喊了声:“送客!” 林桂生的管家马上走上来对着外面伸了伸手,松岗次郎冷哼了一声抬起脚向外走。 林桂生抓起桌上的金条追上松岗次郎,把金条往他口袋里准备塞,松岗次郎用手拦挡着她的手连说:“林大姐,不必,不必,不要,不要,这事我身微言轻,做不了主,你们去找我们司令。” 林桂生又塞了几次,松岗都绝拒了,林桂生不塞了,她闷闷不乐地返回一屁股坐下,双眼直直地望着黄金荣。 黄金荣长叹了一声才说:“金条送给他们也是白送,两个少佐而已,如果兴国真干了这事,他俩根本做不了主,有可能梅屠夫都做不了主。 我马上按排人查,你别急,我去一下张啸林哪里,也许他有办法,你认为怎么样?” 林桂生想了想才说:“你马上安排人查,仔细地查,我俩一起去张啸林哪里好了。” 黄金荣眉毛一皱,一摇头说:“你就不必去了,不能太给他面子了,他己经是死心塌地的当汉奸了,依老子的脾气,老子真想除掉他。” 林桂生一摇手说:“你可千万别干傻事,他风头正盛,日本人在保护他,杀他绝对不行。 你先打电话安排人查,我俩一起去见张啸林,给足他面子,看他的反应。” 黄金荣略微想了想站起来走到电话机旁边,一连打了五个电话,又走向林桂生问:“你真去给他这个面子吗?” 林桂生点了点头,黄金荣苦笑了一声,领着她向外走,他们夫妇上了车命司机驶向张公馆。 车在张公馆大门口停下了,黄金荣,林桂生一下车,张公馆大门口八个戴礼帽,穿劲装,挎短枪的汉子马上取了头上的帽子一齐躬身朝着他们夫妇大喊:“黄大爷,大娘好!请进,请进,请进!” 黄金荣略微点了一下头,林桂生则对他们挥了挥手,笑了笑,回了两声:“兄弟们好,兄弟们好!” 张公馆的八个保镖跟着一齐躬身朝里伸手,黄金荣一边朝里走,一边侧头说:“看到了吧?张啸林越来越气大了,八个保镖了。” 林桂生冷哼了一声,冷冷地回答:“你千万不要想这些,千万不要晚节不保,会成为民族的罪人,会留千古骂名。” 黄金荣小声“嗯”了声,张嘴大喊:“张啸林,黄金荣与老婆一起来拜防你,看望你。” 正在大厅与人打麻将的张啸林一听黄金荣的这喊声,略微一愣,随即站起来领着一帮人走向外面。 他一边迎向黄金荣夫妇,一边抱起拳连拱地哈哈笑道:“欢迎黄大哥,林大姐光临寒舍,欢迎,欢迎啊!请,请,请,里面马上备好茶,好烟,准备款待黄大哥,林大姐。” 说完他放下抱拳的手朝里连伸,黄金荣一边往里走,一边哈哈笑道:“老弟,真是越混越好,越来越气魄,越来越大势了,佩服,佩服,佩服了。” 张啸林也哈哈笑道:“哪里,哪里,让黄大哥,林大姐见笑,见笑了,不知两位有杜哥的消息吗?坐,坐,坐,大哥,大嫂请坐,请坐!” 黄金荣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双眼扫了扫周围的众人又哈哈笑道:“老弟,如今真是风光无限,手下人济济,门客只怕有几千吧?我也只知道杜月笙去了重庆,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张啸林亲自把两杯茶端起放到了林桂生与黄金荣面前才说:“我找他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几个月不见了,有点想他,日本人同我说了,如果杜月苼乐意回上海,日本人愿意重用他。 我就真不明白,你黄大哥与杜二哥是怎么想的,你们可以替法国人办事,为什么就不乐意为日本人办事了。 日本人同我说过如果你黄大哥乐意替日本人办事,日本人给你的好处绝对远远地超过法国人,你又何必倔强,你又何乐而不为?这么大年龄了,为啥这事看不开呢?” 黄金荣冷哼了一声冷冷地说:“日本人与法国人不同,法国人只是开租界,日本人是侵略了,我今天来不谈这事,这事我俩己经扯过多次了,你不要再说了。 我今天来是有事找你帮忙,我儿子被日本人抓了,这事你乐意帮忙吗?我儿子这事究竟是谁负责查的?如果我儿子出了事,不管他是谁?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包括日本人也一样。” 张啸林笑了笑才说:“这件事真的有点麻烦,我当时听说了就去了特务处行动队,我问过了,也打了招呼。 是日本人查的,我向梅司令求过情,梅司令说了,只要你乐意出来干维持会长,他们可以网开一面放了兴国,兴国的那三个同案己经死了。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日本人是十分看重你黄大哥的,两个海军陆战队的兵死了,这不是小事。 我是没有那个能耐保兴国出来,我只对特务处的人打了招呼,告诉他们是我侄子,林大姐的儿子。 特务处的人心里都有数了,不会为难兴国,但日本人我就管不了,我没有那能耐,只能你们俩自己去想办法了。 日本人想你干维持会长,你不干,这事有点玄乎,你俩自已应该清楚。”说到此他打住了话,端起茶来喝,不看林桂生与黄金荣了。 黄金荣脑子略微一转,嘿嘿一笑,阴阳怪调地说:“张兄弟,我与日本人谈不拢,他们看不惯我,我同样也看不惯他们。 我和他们道不相同,不相为谋,永远合作不了,无法走到一块。我要是有办法就不会来找你,为难你了,你如今是日本人的红人。 这么个小事,你有心帮我就易于反掌,你不看我的面子,也该看林大姐的面子,她可是几年没有出门,更没有求过人的。 这事你无心帮我自然难了,听你刚才这么说来张兄弟你是不想帮我这个忙了。即然你无心相帮,一切都算我没说,我在放屁了。 你如今是个大帮人,我不打扰你,耽搁你升官发财,我告辞好了。”说完这些的黄金荣挪了挪身准备站起来, 张啸林伸手一按他笑道:“老大,人不与天争,现在的局势你看到了,南京都守不住,这已经变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我兄弟都投了日本人,我们只是江湖中人,多少高官,军阀都投了日本人,你又何必坚守。 你不替你自己想,也要替大姐与孩子想,孩子是大姐一手拉扯大的,真不容易的。 黄兄,杜月笙一走,你的退隐,让多少小瘪三,小混混跳出来了,你还是出主持大局的好。 你出来即可捞个名利双手,又可以救兴国,你不出来我相信没有人可以救得了兴国。老实告诉你,喊口号抗日,要与日本人血战到底的人多,各种助奸会也多,但真正同日本人干的是谁呢? 南京几万守军都成了俘虏兵,我俩兄弟根本对抗不了日本人。同日本人真刀真枪干的全是没有头脑的愤青,学生,天天有人死。 有的还借抗日之名到处收钱,捐款 ,这些钱都流入了有心人的口袋里。老哥,你我不年轻了,没有多少光景,趁着日本人乐意用我们,我们升官发财好好享受才是实在的。 早几天我听说一帮车夫也在组织什么抗日救国会,我派人把他们灭了,这都是些什么人?你信我,你只要出来,日本人一定重用你,你一定风光无限。” 说完这些的他不光是双眼火闪火闪地望着黄金荣头连点,还抱起拳来又连拱了。 黄金荣一摇头说:“老兄弟,这事我俩不说了,算我白来了一趟,我身体不行了,在家吃药养身体。 我俩的话就到止结束,我再也不求你了,一切都是废话了。”说完他也垂下头,不看张啸林,只端起茶来喝。 张啸林随即把目光望着了林桂生, 林桂生叹了声气才不急不忙地问:“张兄弟,日本人在上海究竟是谁负责?谁的话说了算。” 张啸林咧嘴笑道:“派遣军司令,再就是土肥原贤二将军与影佐祯昭将军,治安由宪兵司令负责。 我们这方由唐惠民,李士群负责协助日本宪兵,我只是个局外人,我真的帮不上忙。” 林桂生又问:“我儿子的事究竟谁负责查的,日本人不可能查到我儿子,这事我希望你告诉我实话。” 张啸林不吭声,他略微想了想用手指头沾了点茶水,在林桂生的桌面上写下了唐惠民三个字。 林桂生对着他点了点头微微笑着说:“兄弟,大姐送你几句话,事非功过自有后评说,这句几年我没有出门一直在家看书,念佛。 刘备有句话讲得好: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所以他的儿子,后代都得到了善终。 相反,你看李世民那个人的后代都是互相残杀的,这个原因就是他本人没有做好榜样,杀兄弟,逼父亲,所以他遭报应。 自古以来有句俗话说得好,奸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只要时候到了,总会报应的。 江湖上也有句话叫做:江湖上混欠下的迟早要还的,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如果兴国死了,没有救他的人,陷害他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我的观念思想就与一般人不同,人人佩服李世民,我就不服他,我只佩服炀帝杨广。 李世民是炀帝的表兄弟,他为了抢炀帝的江山勾结异族,而炀帝杨广则不同,他有句名言叫做:拳头打去五指归回,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宁可把江山让自己人抢去,也绝不在外族人面前妥协。 他在明知内乱危险的情况下依然带兵远征,狠揍高丽人,他的这份心胸就比李世民伟大。 他开创运河造福万代,他让运河附近成了粮仓,李世民的盛世其实狗屁,全是捡了杨广留下的便宜。 李世民盛世时期的人口不如杨广时期多,杨广留下的粮食够唐朝人吃上几年。李世民后来还娶了杨广的女儿为妃,强占了自己兄弟的媳妇。 因此他遭报应他的儿子娶了他的女人,他的后代更是乱伦,李隆基娶儿媳。我是个女人,我的见识有限,眼光也有限,我认为吴三桂,李自成,洪秀全他们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 他们这些人都是为了一已之私利,而不顾民族大义的人,他们迟早都会遭到后代耻笑,讥讽的。 张兄弟有些财富是不可取的,取了会伤身,伤德,甚至会伤及后代,损阴。 张兄弟,大姐希望你好好斟酌,眼前的利益只是昙花一现,你好自为之。 你是个聪明人,你仔细想想我的忠告,收手来得及,水太盈会溢。我一个女人说不出大道理,不多说,不啰哩巴嗦了,我告辞,告辞了。” 说完这些的林桂生就站了起来, 张啸林马上站起来笑道:“大姐,多年未曾出门,今日即然出来了,我想请你与大哥去七重天喝几杯。”
0

第一二三章:试探张啸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