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烟远水长>第十九节:批斗大会(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节:批斗大会(1)

小说:烟远水长 作者:瓜尔佳·平静 更新时间:2018/3/14 12:24:16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单良仁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就扛起 工具,要和佟桂英一起到生产队里去上班。忽然间一阵吉普车行驶的声音传来。 桂英警惕的问道:“这是又要抓谁呢?”单良仁两次被抓的经历已经让桂英心中产生了恐惧阴影,一听到吉普车的声音或者一看到吉普车,他就会感觉到心慌。 单良仁说:“你别大惊小怪的了,也许是公社领导下到队里来办事呢!” 两个人还在说着话,但是吉普车已经停在了自己的家的门口了。单良仁和桂英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几个带着红袖箍和挎着匣子枪的人就冲进了院子里,不由分说的就把单良仁抓上了车,绝尘而去。 到了公社,单良仁就被带进了审讯室,革委会的人已经认出他来了,冷冷的问单良仁:“知道为什么又把你抓来了吗?” “不知道,想知道!”单良仁说:“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普通的社员了,生产队里的事情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我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错?为什么又把我抓来了?” “还不低头认罪,你这是三进宫了吧!”审讯的人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封举报信,“啪——”的一下就摔在了单良仁面前的桌子上:“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队伍里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败类存在的。” 单良仁伸手刚想拿起信件来看看,审讯员一声怒喝:“放下,谁让你动了?” 单良仁赶紧触电般的又把自己的手缩了回去。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带着红袖箍的人来到了单良仁的跟前,捡起了那封信,在单 良仁的跟前晃了晃:“这是有人给你写的举报信,你要老实交代你的罪行!” “举报信?!我有什么可以举报的?是谁举报我的?”单良仁有些吃惊,但是他很快的就恢复了平静,他心中清楚了这是有人在陷害自己:“我有错必改,我坚决拥护党的领导,拥护无产阶级专政!” 戴着红袖箍的人问道:“你知道你自己都犯了什么错?” 单良仁说:“不知道。我现在恳请政府给我指明错误,给我重新改过的机会!” 审讯员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老实交代自己的罪行!” 自己何罪之有?单良仁陷入了沉思。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从什么地方说起,但是又不能不说。于是只好把自己以前已经为此进行过劳动教育的罪行又说了一遍“我在担任生产队队长期间,带领村民搞农业种植,走了资本主义道路。破坏了党的无产阶级专政,破坏了社会主义的纯洁性!” 审讯员:“还有呢?” 单良仁一时间真的想不出自己到底还有什么罪行,他脑子里一直在琢磨着,是 谁在举报自己呢?为什么要举报自己呢?他一下子想到了那个监工的,难道是他 的腰好了?他又惦记着自己家的传家宝,惦记着乾隆皇帝的圣旨而在陷害自己 了?把自己搞垮了然后他好趁火打劫抢走家传宝贝?想到这些单良仁倒是有些 紧张起来了!自己含冤受苦坐牢入狱都不怕,就怕传家宝在自己的手中失传了。 自己将愧对祖宗,愧对父亲的在天之灵!一想到监工的,单良仁就想着自己在劳 动改造期间 有什么做的让监工的不满意的地方,于是就开始回想着。 “ 还有呢?”审讯员的声音高了八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 还需要给你 用刑吗?” 一说到用刑,单良仁的心不禁猛的一紧,他知道自己瘦弱的身躯是经不起那 种残酷的折磨的,于是他说:“在劳动改造期间,我劳动不是很积极!” “别打马虎眼!”审讯员烦躁的打断了单良仁的话:“捡自己的实际罪行来 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单良仁一听这话,心就放到了肚子里了,看来事情与自己劳动改造没有关系, 与监工的没有关系,单家的传家宝安全了! 单良仁淡定了:“我肯请政府给我指明错误,我认罪服法!” 审讯员沉思了一下,然后示意那个带红袖箍的人,说:“把举报信上的关于 他的罪证读给他听听!” 戴红袖箍的人打开了信件就读了起来: 某年某月某日,单良仁从生产队里吃完了饭,回到家中的时候带了四个糖饼; 某年某月某日,单良仁从青年点里拿回家两大块烀熟了的猪肉; 某年某月某日,单良仁把生产队里搞大会战用过的宣传旗帜拿回家中给双胞胎女儿做了两个小裙子; 单良仁在担任队长期间,更是以权谋私给自己的侄女单春盖了三间新房 ······ 单良仁一听到这些心中就泛起了合计,是谁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家贼难防啊!他知道了,一定是单富,是嫂子在陷害自己!是他们上一次逼宫不成,又一次陷害自己!还是为了传家宝啊! 单良仁对于自己的贪污和以权谋私的事实供认不讳,低头认罪,在革委会的审问下,他还主动的交代了一些新的关于贪污的罪证,都是一些自己在外面吃完了饭就总是要想法子带一些好吃的回来给孩子们吃。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是犯错误的,但是他一想到家中的孩子们,想到自己带一些好吃的回家,孩子们在一起享受的吃着,幸福的笑着,就忍不住铤而走险! 关于单春的房子的事情,单良仁承认自己有错误 ,但是因为单春不会说话,他对单春就额外的关照,私心作怪就给丁家批了房基地盖了房子,但是单良仁又在据理力争,丁家那么多的兄弟,就是笑发不是和单春结婚而是娶了其他人家的女娃,生产队里也得批给他一块房基地让他盖房子。对于一些社员去帮忙建造,那些都是平时有些交情的邻居,而且丁家的兄弟那么多,盖房子的时候都是自己家人干的,丁家人给丁家人干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算不得自己以权力压制强迫。 单良仁这些解释依然无法开脱他的罪行,反倒是惹恼了革委会的人,认罪态度不好,要开群众大会批斗他。对于他私自朝家中给孩子们带吃食的事情,给于经济处罚,就举报的和单良仁自己公认出来的,一共罚了单良仁十二块八角钱。单春新盖的的房子,公社给没收了,算做是生产队的公共财产了。
0

第十九节:批斗大会(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