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执刀立汉魂>父子兄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父子兄弟

小说:执刀立汉魂 作者:他的年 更新时间:2018/3/11 14:13:59
明月当空,拒马城中最大的一处宅子,大门上挂着一幅牌匾,匾额上两个大字:李府。穿过大门和大堂,有着一家子围在桌子旁边吃着饭。 坐在对着门位置的一位中年人,一脸威严相貌,让人有种不怒自威的错觉。他端着酒壶给自己斟满一小杯酒,不时的用筷子夹起一两颗花生后轻轻的咪一口小酒,怡然自得,也不言语。 坐在这中年人右侧的是一个酒糟鼻的小城校尉,他跟旁边喝着酒的中年人不一样,只看他端着倒满酒的海碗,仰头就是一顿牛吞,喝完一碗酒后,在酒桌上指指点点,也不顾及旁边中年人的白眼。 中年人左手边的一位白衣少年郎李长生挺直着腰杆子,端着饭碗,要不是两只被拧的通红的耳朵在烛光里显得更红,倒真是一副让女子一见倾心的模样。看着李长生这道貌岸然的样子,让坐对面的丫鬟们忍俊不禁,互相窃窃私语。换做平常这位小少爷肯定是要好好找回面子,不过因为刚刚被自己老子给收拾了一通,倒真是不敢再去触霉头,只好闷着头吃饭。 坐在李长生右侧的萧义像往常一样端坐在椅子上,细嚼慢咽,偶尔给身旁的李长生夹些菜,跟中年人一样并无言语。 而坐他们两侧的就是管家丫鬟老妈子还有家中杂役,在方圆几十里的几座小城里家主和仆人同桌吃饭的真的不多见,更何况每日如此。只是在这李府好像本就没有什么主子奴仆一说,只有家人罢了,不过就是分工不同而已。当年一家人迁徙到此之时是如此,现在任然如此。 吃完饭,李长生和萧义帮着丫鬟和老妈子将餐桌收拾干净后,毕恭毕敬的朝着饭后与酒鬼校尉谈话的中年人作了一揖后赶紧逃离这一是非之地。 走出大堂的二人,坐在园中的石凳上,白衣少年郎李长生趴在石桌上,轻轻的揉着自己的耳朵,一脸苦哈哈的看向身边的青年。 “大哥,你说我爹这几天怎么了?没事就是找我的岔,以前顶多就是给我一顿骂,最近就更过分了,每次都是直接动手了,你看我这耳朵,”说完话将脑袋给身旁的人看,希望得到对方的安慰。 不过让李长生感到苦恼的是身旁的青年萧义,不仅没有任何慰藉的话语,更是将头抬起看向明月。这也惹得李长生更加的长吁感叹,自怨自怜。 听够了身旁少年的抱怨声,萧义收回目光,一如既往地笑容满面的瞧向李长生,柔声问道:“知道义父最近为什么如此对你吗?” 一旁的李长生摇摇头,又是感叹道:“天下最难懂得不是女人心,是老爹的心思啊。” 刺,这小子什么时候才能有正形呢?萧义也是微微摇头,给了一点提示,“再过几天是什么日子?” 若有所思的李长生想了一阵后回答道:“好像没什么节日,额,好像就只有老头子的生日了吧?” 萧义微微点头,手指点了点那小糊涂蛋的额头,“义父这是变相提醒你不要忘了他的生日了,不然你的日子比去年更难过” 一脸不信的李长生撇了撇嘴,他怎么也不信老头子会因为这事大费周折,“真的这样吗,老头子以前可不怎么在意生日什么的,这两年一下子变性子了?再说真在意直接说一下不就好了吗,哎,害得的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的。” 萧义不由得望向大堂中与客聊天的中年人,淡淡的说:“义父从来不是什么矫情的人,突然在意这些,可能是……是真的老了。” 微微皱着眉头的李长生也跟着萧义的目光望去,老头子真的老了吗?他还是一次既往的纵马长驱,还是像当初那样对他一人高嗓门,还是可以一掌可以拍的他头晕眼花的,还是……只是突然觉得老头子这几年头发白的越来越多了,只是突然发现他不再带着他们去草原驱赶北莽游骑了,而且每日的酒量也越来越少了。 老头子真的老了?李长生从来没想过这事,但是他突然觉得好笑,他的这个爹怕自己儿子忘了自己的生日所做的一出出,真的太不像他了,太孩子气了。 大堂里与人谈话的中年男人不知怎的连打了几个喷嚏,瞅了瞅大堂外,发现原本在大堂屋外坐着的两个人已经走了后,便转头与旁边人继续说话。 夜渐深了,话也说的差不多,蹭酒喝的酒鬼校尉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从怀里抽出一本书,心里想着怪不得总觉得胸口鼓鼓囊囊的,原来把这茬忘了。将书递到中年男子面前,打着酒嗝的酒鬼校尉乐呵呵的说道:“这不快到太阿老哥你的生辰了吗,就寻思着我这老光棍隔三差五的跑来蹭酒喝,不意思意思就太不够意思了。平时听长生那小子说你喜欢看一个也姓李的什么狗屁诗人的诗集,这不有个锦安城的后生校尉去辽宁城述职,就让他替我带了一本新的诗集。老哥你知道我不识字,瞅瞅是不是长生说那人的诗集。” 中年男子李太阿赶忙拿起诗集翻阅,里面既有过往所写的诗歌,也有自己没有见过的新的诗文,他轻轻抚摸着书面那一行大字不由得分神。等他回过神来向着酒鬼校尉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声谢。 获得确认后的酒鬼校尉揉了揉大鼻子,再次乐呵起来。“哈哈,是这本就行了。我袁正龙这辈子大字不识几个,年轻的时候错过了一个姑娘以后也就这么一直打着光棍,要不是迷上喝酒还有遇到太阿老哥和嫂子你们两个可以聊得来的人,真不知道我这辈子到底做成了什么事。这本诗集本来是准备等老哥你生辰那天给你的,不过从那后生校尉处得到消息,过些天会有一个大人物从辽宁城来边界巡查,我怕到时候没时间只好提前给你带来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真吃不上你生辰那日的酒,等我把那不知道谁的大人物送走后,你可得给我补回来,可不能像长生那小子一样说话不算话。” 中年人李太阿揉了揉前额,淡淡的笑道:“放心吧,何曾少过你一杯酒的?再说长生他娘去世后,没有你在桌上吵吵嚷嚷的,我这酒也喝的没什么滋味。” 听着眼前这位相处十多年老哥由衷的话,校尉袁正龙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起身准备离开。 李太阿将袁正龙送到门口,袁正龙在离开前对李太阿说道:“老哥啊,长生也不小了,有的时候也得给他点面子,别总是在人前收拾他了,我老袁虽然乐意看到那小子被你教训后的狼狈模样,但其实偶尔也心疼,这孩子自从他娘去世后虽说还是一样的嘻嘻哈哈,但是我看得出来,很多时候是怕你和阿义担心,强颜欢笑呐……那几年我还在城外见到他一个人骑着马流着泪,他啊还是想他的娘。” 李太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轻轻的点点头,送别了这位蹭酒的好友。 抬头看着大门外挂着的灯笼,李太阿不由得又出神了。这座宅子,三个男人,在中和着父子兄弟之间的一个女人去世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却好像又什么都变了。
0

父子兄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