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潮涌钱江>第十章(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7)

小说:潮涌钱江 作者:道今 更新时间:2018/6/11 9:38:05
猴子囔囔着喊道: “弟兄们操傢伙!” 这就像麻秸杆打狼,两头都害怕啊。猴子手下的七、八个随从不由自主地一阵响动,枪上膛,刀出削,做好了战斗准备。 贾先生对猴子提醒说: “洞里的烟雾已经把我们暴露啦,瓦缸里使锤用不上力气,我们葛毛(现在)应该掌握主动权,走出山洞,占领制高点,换被动为主动啊!” 猴子点点头,命令张阿江带人出去占领高地。命令李阿猛去迎敌。他们刚刚走到洞口,外面“咔咔咔”射过来一梭子子弹,打到洞口的墙壁上,打得石渣儿乱嘣。猴子和贾先生他们提枪冲到洞外,占领制高点,猴子向山腰下的人喊道: “喂——!你们是撒西〔什么〕人啊!格〔那〕一部分的?别发生误会!” “你们是啊什么人?” “我们是浙江省军管区第四团的……” “噢!是郑福土团长的部下啊!我们是六旅一营的,是奉命前来辑拿小日本特务的!” “一家人啊!” “你们在山洞里干啥呀?” “执行任务!” “昱岭关从昨天开始,交给我们六旅一营啦!千秋关交给你们啦!怎么?不晓得啊!好啊,看来你们就是小日本特务啦!” “我们是郑福土团长的部下啊,你们误会啦……” 马春秀听见对方的喊话,心想坏啦!结办(怎么办)呢?贾先生跑回来,问马春秀还有没有办法。马春秀反而镇定啦,说先周旋吧,万不得已,她会出面应付的。 这时,从树丛里跑出来两个和尚,径直跑进洞里,他们连连念着阿弥托佛,说他们山上的庙塌陷啦!这个山洞是他们临时安身的地方。等到明年开春,他们要重修庙宇。他们说,既然你们不是坏人,在山洞里休息、吃饭,他们都会欢迎。但是,他们不希望看到兵戍相见,说如果你们要开打,请不要破坏他们出家人的临时住所,以宽容为怀云云。 马春秀美丽的面孔掠过一丝歉意,她向前施礼,说: “打扰啦,明年建庙宇时,我一定前来捐资。这次给他们添麻烦啦,请施主海函。” 这时,洞外如同张飞拿耗子,大眼乌珠瞪小眼乌珠,双方话不投机,枪声大作,打起来啦!贾先生表情严峻,说: “你们别管我们啦!这样会连累你们的。请借给我们两杆枪,我们自己冲过去!这儿离昱岭关不远啦!枪,我们以后偿还。” 马春秀摇摇头,脑袋在飞速地运转着,一时拿不定主意。她看见猴子一面向对方射击,一面骂骂咧咧。他的几个随从听从他的指挥,在拼死抵抗。 马春秀突然来了个狼吃狼,冷不防,她疾步冲出洞外,手里高扬着一面红色的纱巾,一面大步向山腰走去,一面高声呼唤: “六旅的弟兄们!你们别打啦!猴子!你们也别打啦!大家各为其主,其实都是自家人!” 六旅的人停止了射击,恐怕他们感觉奇怪吧,怎么会有女人家出现呢!猴子反应过来啦,想拦也拦不住啦!大家眼睁睁看着马春秀向山腰走下去。她喊道: “六旅的弟兄们!我是四团郑福土团长的太太,我叫马春秀,独立团女子营副营长。今日我来此地,是为我的亲戚送行的,不想冒犯了诸位,请各位多多包涵啊!” “哎!你搁这摆饰啥滴是(你在这里做什么)?你真是郑福土团长的太太?别藏老梦(捉迷藏)!”有个排长模样的人问道。他的口音是淮北口音,马春秀心里有了底儿,她迅速的在脑海里搜寻着苏北方言的词汇,也用苏北话说道: “我的咣当来(我的个天),还是老乡呢!我们也不是得意得(故意)的,我也是吃玉熟熟(玉米)长大的,俺朗(外婆)还在苏北呢。到了临安,家走(朝家走)拉呱(聊天)去,我和郑福土团长接待你们。” “啊呀!今儿个得劲(顺心),遇见老乡啦!我叫魏小海,六旅一营一连一排长。你真有抹(有本事),当团长太太啦!是老乡,别费吐沫子(唾液),不然不肉你(不理你)。说吧!想弄啥子(干什么)?你那手镊子(纱巾)把我眼都晃花啦!” “我大伯哥(丈夫哥哥),还有几个半拉橛子(男少年),要过昱岭关,请老乡网开一面,行个方便。我不想听到拔拉(不行拉)。” “我也不是硬眼子头(固执的人),催咋着(不管怎么样)啊!他们是弄熊的(干什么的)?” “我的亲属啊!他们到我进子(舅妈)家去呢。” “我无所谓,弟兄们怕挨熊(挨骂)!棵是(可是),给些毛格子(硬币)也格拔的(很不错),让大家吃火头(黑鱼)去。麻逼(粗话)整天红芋(红薯)、地蛋(马铃薯),吃的一肚子恶水(脏水)呢。” “给毛格子(硬币)太小气呢!每人一个大洋!今儿个先给你们个金镯子,得劲(舒服)不?” “哎呀!格拔的(很好)!一言为定!合黑(天刚黑),我在昱岭关根根(附近),护送你们啦!” “格拔的(很好)!—言为定!” 天晴啦,雨住啦,天也黑啦。在群山环抱的天幕上,小小的星星儿一个接着一个眨巴着亮闪闪的眼乌珠,向大地上的生灵暗送秋波。星星儿是格(那)么地善良、纯洁,好像刚刚出笼的包子,热气腾腾的点缀着蓝宝石一般的夜空。人间怎么啦,两伙老倌儿嘴皮子上抹白糖,说得一个比一个甜。哎哟,瞧不懂啦! 马春秀站在百年老松下,水汪汪的眼乌珠巴巴的极目望去,一行人影儿在山湾里行进,风雨在半山上飘飞,昱岭关在不远处晃悠,晩快边儿(傍晚)的时辰,紧紧地揪着她心。直到猴子传来贾先生一行顺利过关的消息,马春秀才长长地舒了口气。景阳岗上武松遇大虫,不是虎死就是人伤,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啦!哦,这些神秘的人,我牢记着你们分别的时刻和表情,你们是为整个中国播火的使者,是中国的普罗米修斯,是能够为中国人带来光明的上帝!秋风会把你们的脚印拣起来收藏的,我只能茫茫然在心底里祝福你们平安,为了生命本身的渴求和延续,为了一个伟大梦想的追求和实现,坦然、充实、神圣,都属于你们的归宿!而我自己的周围,除了阿铁哥、战友和无奈的婚姻,竟然是出奇地空旷和寂寞!此时此刻,我马春秀仿佛才明白,我们中国如此贫穷落后,如此积弱多病的原因!我要告诉老公郑福土,我们要走一条不寻常的道路,才能拨开乌云,看到格(那)初升的、光芒四溢的日头公(太阳)啊!
0

第十章(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