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谎父>第1章 咖啡和吉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章 咖啡和吉他

小说:谎父 作者:春水晨间 更新时间:2018/3/14 16:15:28
时间回到一九八一年。这是五月份的一天。 “不行,我父亲最近的变化实在太大。”单车上说话的是汪宜昆,他穿洗得发白的深蓝色中山装上衣,深蓝色裤子。他长得高高的,偏瘦。头发挺长,向一侧梳去,有点搞文艺的范儿。一张圆脸,总有一股谦卑的神情,鼻子上戴架一副白色塑料框眼镜,让人一见面就有他是来向你讨教的那种感觉。 “是吗?”问话的是罗晋滇,也骑着单车。罗晋滇穿件当时很时髦的浅灰色格子猎装,就是前面四个大口袋,后面有条腰带。他个子比汪宜昆矮点,也是瘦瘦的。他是一张面颊下陷的长脸,眼睛不大却有神,刚刚和他接触的人会认为他是个冷峻的人,其实他很热情,富有同情心。他回答别人问话的时候总是慢半拍,人家以为他没听懂,刚要再说一遍时,他开口了。 汪宜昆极为不解地说:“你知道的,我父亲那种师傅,能算什么师傅?兴盛园有什么师傅?不就是调一下汤、做一下肉帽?” 罗晋滇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说:“是,这个我知道。” “可是,最近他变了,你根本想不到,他……” “怎么了?” 两人到一个红绿灯路口,红灯亮,停下来。他俩是东陆工学院建筑系七九级同班学生,已经读大学三年级。汪宜昆是从知青点考上来的,罗晋滇是从工厂考过来的,都算得上是同龄人的幸运者。 汪宜昆接着说前段几天发生的一个事。 汪宜昆家的门牌号是威远街三百二十八号,与西侧的云南老藩台衙门隔两个巷子。那是个走马转角楼,就是由四面两层楼房屋围合的院子,昆明也人称其为“一颗印”。 这个院子的产权是汪宜昆家的,不过,他家只住了二楼东侧厢房的两个房间,没有厨房。他们家做饭的蜂窝煤炉子、锅碗瓢盆都放在走廊上。其他房间住着文革前、文革中房管局和街道办事处安排进来的八家人,整栋楼塞得满满的,院子里还搭建了做厨房的棚屋。 汪宜昆父母只有他一个孩子,不过,汪宜昆有四个姐姐,是汪宜昆母亲与前夫生的孩子。四个姐姐在汪宜昆上大学前都嫁到外地,现在家里就是汪宜昆和他父母三个人。他父亲汪老伯刚刚办完退休手续,不再上班了,母亲汪伯母一直没有工作,就是操持家务。 这天是个周三,汪宜昆回家取照片。他在楼下放好单车上楼,在楼梯上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像是什么东西被烤糊了。 汪老伯听到汪宜昆上楼的脚步声,在房间里面问:“小昆,你回来了?”汪老伯的话带着几分四川口音。 汪伯母跟着说:“今天咋个回家了?不上课了?”这是浓浓的昆明口音。 汪宜昆在楼梯上说:“回来取照片,系里填表要交照片。”走到二楼的走廊上。“咱们院子里是什么味道?你们闻到了吗?” 汪老伯从房间出来,用很神秘表情看着汪宜昆,压低嗓子说:“小声点!呵呵,你过来来尝尝就知道了,好味道,好舒服呀!” 汪老伯穿一件和汪宜昆一样的深蓝色中山装,只是褪色比儿子的更厉害。他个子不高,微微发胖。圆圆的脸,除了眼角有细细的皱纹,脸上几乎没有皱纹,样子比实际年龄小十岁。一双温和的眼睛,一张永远挂着和善笑容的脸,让人感觉和蔼可亲。头发花白了,也变得稀疏。 汪宜昆跟父亲走进他们的房间。 这个房间有一张双人床、一个大衣柜、一个五斗柜、一张方桌、两把椅子、四个方凳。方桌、椅子和方凳是中式的,明清风格的,另外三个家具却是欧洲风格的,尽管很旧了,还是能看出档次不低。这个家给人的感觉就是属于“家道中落”的人家,就是过去有钱,后来衰败了。他家的蜂窝煤和引火的劈柴都堆在床底下。 汪宜昆见方桌上两个瓷杯子装着中药汤那样的汤汁。院子里这股糊味好像是从这里出来的。 父亲的笑容很诡异,说:“你尝尝,喝我这杯。” 母亲脸上的笑容也非常幸福。 汪伯母是那种性情温和的女人,也是一张圆脸,慈眉善目,尽管脸上表情不丰富,却从来不发火,最生气的时候也就是眉头皱皱而已。她身材已明显发福,肚子鼓起来,肩膀厚厚的,胳膊浑圆,穿一件浅灰色确良布料的小翻领上衣。 汪宜昆端杯子喝了一大口。“哇!”他差点吐出来。“这是什么东西?这么苦!”汪宜昆把杯子放下。 母亲脸上转为责备的神情,说:“这个东西,搞来很不容易。” 父亲神秘兮兮地告诉汪宜昆这是咖啡,文革中就没有了,现在商店里刚出来。 汪宜昆看父母这个喜滋滋的样子,心里想,解放前咖啡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东西,父亲这么个昭通农村出来的孩子,一个兴盛园的伙夫,怎么有钱享受这个?反倒是母亲有可能品尝过。母亲祖籍是浙江,抗战时跟丈夫从杭州到昆明做生意,买了这个院子,生了四个女儿,后来丈夫和家庭音乐教师私通,带那个小姐跑了,抛下她和四个女儿。 汪宜昆到学校,在教师外面碰到陶建军。 陶建军穿一件黄绿色的五五式的呢子校官服,这是当年发给他父亲的,近期学校里流行穿这个,显示军队干部子弟的身份。他是小个子,瘦瘦的,他父亲的校官服在他身上显得有点肥,他总是鼻孔朝天,好为人师,在上海、南京等地的美术刊物上发表过几幅画,算是学校里画画得水平高的,总是牛哄哄的。 汪宜昆把父母喝咖啡的事告诉陶建军。 陶建军根本不相信,他认为汪宜昆他父亲,兴盛园的师傅,怎么可能会喝咖啡? 过了半个月,上午的课间休息,陶建军朝汪宜昆、罗晋滇、刘健、钱国栋他们几个同学站的地方走过来。 走近了,陶建军眉飞色舞地说:“有个重大新闻,你们绝对得想不到,绝对想不到,汪宜昆,你知道吗?” 汪宜昆两眼茫然。 陶建军大揭秘地说:“你爸爸会弹吉他,还是那种放在大腿上弹的夏威夷式的吉他。” “我们家哪有……” “你爸刚在旧货商店买的。” 这对汪宜昆来说太不可思议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父亲会弹什么乐器呀,这是怎么了? 陶建军还在说:“没有想到,你爸爸这么文艺!” 汪宜昆明白陶建军他们认为自己父亲就是一个小小的师傅,与他们父亲不是一个级别。罗晋滇父亲是省政府的处长,陶建军父亲是军区的局长,刘健父亲是省委的部长,钱国栋的父亲竟然副市长。 下午放学后,汪宜昆骑车回家。 汪宜昆走进院子,见二楼走廊上的母亲,可是母亲一反常态地没有跟汪宜昆说话,转身回房间了,好像汪宜昆变成透明人一样。汪宜昆心里有点奇怪。上楼走到父母房间门口,见母亲低头坐床边上,那样子好像不高兴了。汪宜昆再看父亲,见父亲坐在方桌旁边的方凳上,望着汪宜昆笑,笑得就像个儿童,腿上放着一把小提琴一样的东西。 父亲和汪宜昆招呼一声,母亲还是没有声音。 汪宜昆问:“妈,你不舒服?” 母亲没有答复。 汪宜昆对父亲那张儿童脸说:“爸,那是什么东西?” “吉他,夏威夷式的。”父亲脸上是那种有几分天真无邪,又有几分讨好人的笑容。 “你会弹?” “当然,解放前我弹过,我给你弹一个?” “就知道弹,弹的,日子别过了,不吃饭了!”母亲嘟囔着。 汪宜昆问父亲:“这要多少钱?” “九十五块钱。” “什么?”汪宜昆差点摔个跟斗。他父亲每个月工资才是六十多块!!! 母亲说:“退休一年了,工资比上班时候少,还花这个钱,咱们家一分钱的积蓄都没有,这个日子咋个过?” 父亲好像没听见,说:“不贵,这是美国货,是旧的,新的更贵。不过,现在买不到新的。” 听这口气,他还想买个新的?汪宜昆也开始生气,转身去自己房间。 父亲见汪宜昆要走,连忙说:“我给你弹一个,你听听,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汪宜昆没好气地说:“我有事。” 父亲的声音还不罢休。“很容易学的,当时我学了三天就会弹了。你学一下就知道了,声音也很好听。”见儿子进了他的房间,很不理解地说。“怎么说贵呢?你将来也可以弹嘛。” 母亲的声音。“老汪,莫说了,幸亏儿子不像你。” 汪宜昆真是搞不懂父亲,怎么变成个小孩子了?
0

第1章 咖啡和吉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