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谎父>第45章 牛市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5章 牛市口

小说:谎父 作者:春水晨间 更新时间:2018/4/15 8:49:41
果然,汪克群二次报考航校的事情还是泄露出去了,第二天晚上汪克群和小伙夫在房间里,这是小伙夫租的屋子,在吴井路六十三号院子里,是二楼拐角的一个小房间。两人听见院子门口动静很大,小伙夫到走廊察看,见是来了很多兵,吓坏了,回房间说:“不好了,当兵的来了,是来抓你的。” 汪克群反应有点慢,说:“为什么抓我?” “你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刘教官对你说的话,你都忘了?” 昨天汪克群很顺利地跑出巫家坝机场,当时没有人追他,回到小伙夫租的这个房间,他把整个经过跟小伙夫说了,不过,他确实没感觉有什么危险,他说:“没忘,可是我都离开航校了,怎么可能又来找我呢?还有,怎么会找到这里呢?” “你以为离开航校事情就过去了?还有,人家找到这,你在报名表上填写的不是这的地址吗?” “你是说事情还没完?” 这时听到楼下声音更大,小伙夫说:“快跑吧!” 汪克群很轻松地说:“我去跟他们解释一下吧,当时我耳朵是受伤,后来治好了,所以又去报航校,解释一下不就完了?” “这事怎么可能说清楚,快跑!”小伙夫拉起汪克群往外走。 “万一能解释清楚呢?我还是……” 小伙夫不由分说,拉汪克群到走廊尽头,指着一个小楼梯说:“这里上去是房顶,你爬到隔壁家,从他们那边下去,到金马坊南边的牛市口等我,我把他们打发走了赶过去。”说着把汪克群推上去。 小伙夫送走汪克群,回到房间,刚坐到床边上,几个兵就推门进来了。领头的军官问:“我们是航校警卫连的,来找汪克群,他在什么地方?” 小伙夫镇定地说:“不知道。”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他的朋友,这是我租的房子,最近他住我这。” “你就是小伙夫吧?” “你怎么知道?” “当然知道,我们什么都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家的?” “他考上航校,走了半个月了。” “昨天没回来?” “没。” “撒谎,你给我站起来!我们知道,他昨天回来了,今天一天都在房间里。小伙夫,你不老实呀。你知道不老实的后果吗?” “知道,他没回来过。” “你小子还嘴硬,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汪克群是逃兵,你包庇他,就是包庇逃兵,是破坏抗战,这个罪名你吃罪得起吗?我再问你,汪克群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说过了,走了半个月了,一直没有回来过……”领头军官不耐烦地对身边士兵歪了一下头,士兵过去给小伙夫的胸脯一枪托。 这一枪托不轻,血水从小伙夫的嘴角流下来。他顽强地说:“你们抓错了,他不是逃兵,当时他真的耳朵聋了,现在好了,又去考航校,他不是逃兵……” “这些话你不用替他说,让他到我们那里慢慢说,有时间让他说。你说,他去哪了?你小子肯定知道,快说!” 小伙夫心想这时候汪克群应该已经从隔壁院子逃走了,在去牛市口的路上,并且他到了牛市口肯定会在那等自己,汪克群是死心眼,与人相约如同尾生一样,无论等多长时间他都会等,不见面是不会离开的。如果告诉这些兵他在牛市口,这些兵去了肯定能抓到他。 这时,小伙夫心里想的不是能不能告诉这些兵,而是如何让汪克群尽快离开牛市口。他心里对汪克群说:“少爷,这次你就失约一次,行吗?你就当对不起我一次,不再等了行吗?我求求你了,你只要离开牛市口你就安全了。” 领头军官已经失去耐心,不听小伙夫废话,把他带到航校昆明招生处。 果然如小伙夫猜的那样,汪克群到牛市口,就蹲在一家商铺的屋檐下等小伙夫。就那样老老实实地等了一夜。牛市口是卖牛羊肉的地方,晚上聚集很多流浪狗,吃肉铺摊位下的弃肉,也帮老板守着摊位。这些狗和汪克群对抗很长时间,才让他蹲那。 第二天晚上汪克群回小伙夫家打听情况,听邻居说昨晚小伙夫就被当兵的带走了,他不敢待在小伙夫的房间里,又回到牛市口,找了个墙角睡觉。 汪克群怕小伙夫找不到自己,就一直在牛市口等,白天他到找零工的地方转转,找个活混口饭,晚上就回到牛市口,在那个墙角睡觉。就这样等了半个月。 这天晚上,小伙夫因没有让这些兵拿到什么证据,被释放。他心急火燎地去牛市口,他想在牛市口一定能找到汪克群。这时天已经黑下来,街上行人稀疏,路灯十分昏暗。他到了牛市口,仔细地查看两旁的商铺,商铺里的微弱的灯光投的街道磨得光光的石板地上,石板很亮,没有见到汪克群的身影。 突然,一群狗狂叫着朝小伙夫冲过来,他站住不动,这时,旁边有人走过,这群狗去追那个人了。 小伙夫又开始四处找汪克群,他一边找一边喊:“少爷,你在哪里?少爷,我来了。” 突然,一个商铺后边墙角那堆竹竿动了一下。里面传出来一个声音:“是小伙夫吗?我在这。” 小伙夫跑过去,抱开竹竿。 汪克群在里面坐起来,很悠闲地长长地伸了个懒腰,说:“你小子终于来了!” 小伙夫看眼前的汪克群,衣服上沾满泥土,头发乱蓬蓬如一窝枯草,胡子拉扎,完全是个乞丐。这就是那个云大学生、航校学员、买别克车的阔少、到香港采购的大老板吗?小伙夫的鼻子一酸,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 汪克群见状,以为小伙夫为被关押委屈呢,连忙安慰小伙夫,说:“在里面吃苦了?难为你了,让你受罪了,别伤心了,都过去了,没事了……” “少爷,我没受罪,是让你受罪了。呜呜……”小伙夫放声大哭。
0

第45章 牛市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