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漠航天人>大漠航天人(16)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大漠航天人(16)下

小说:大漠航天人 作者:戈壁绿影 更新时间:2018/6/10 21:33:04
一辆马车在乡间的小路上奔跑,马车上装有一些箱子、包袱和锅碗瓢盆等物,车上坐着金小妹、潘志军和潘戈,赶车人是潘大海的亲弟弟潘大河。潘大河问哥哥怎么没送他们回来,金小妹说你哥的工作忙,抽不出空儿来,他说家里有你他放心。大河说那是自然,家里有我呢。咱娘老念叨你们,玉霞跟孩子们也都挺好的,我那仨儿闺女听说你们要回来了都乐坏了,光宗也是天天在盼着你们呢。潘志军问潘大河:“二叔,光宗是谁呀?你们家是不是还有个耀祖?”潘大河说:“光宗是我的儿子,快8岁了。你们玉霞婶子一连生了两个闺女后才给俺生了这么个宝贝儿子,咱们农村人都指着儿子光宗耀祖,所以我就给他起了潘光宗这个名字,那年,你婶子还真的又给我生了一个潘耀祖,可是小耀祖生下来没几天就病死了,唉!让我空欢喜了一场。我现在啥都不盼,就盼着你们婶子啥时候能再给我生个小耀祖。驾!” 潘志军对二叔赶的马车很感兴趣:“二叔,这些马还真听你的指挥,驾!”潘大河说:“它们听不懂你的话。”潘志军问潘大河:“它们能听得懂军号吗?”潘大河说:“现在哪还有军号呀?” 潘志军用嘴吹起了冲锋号,马儿吓了一跳,跑的快多了。潘大河也吓了一跳,说:“还真的是军号呀,我听懂了,你吹的是冲锋号,你看,马儿也听懂了。” 马车在潘志军的吹的口哨冲锋号声中快速奔跑。 马车停在潘家门口,玉霞扶着老母亲出来迎接金小妹母子。老母亲见儿子没回来,老泪纵横。金小妹把奶奶和婶子介绍给小军和潘戈,孩子们有礼貌的给她们行礼问好。 玉霞笑盈盈地说:“嫂子,欢迎你们回来啊。娘,你看俺嫂子把家都搬回来了,她们是替您的大儿子回来孝敬您来了。”潘大河说:“嫂子,你们这次回来是不是就不走了?俺哥是不是犯啥错误了?你们这是下放吧?”潘志军说:“二叔,我们这是战备疏散,不是下放。” 在老母亲的指挥下,潘大河夫妻帮他们把车上的东西全都卸在了潘家老屋,老母亲让他们先回家吃饭,金小妹娘仨来到潘大河家的厨房,看到三个分别是12岁、10岁和6岁的小姑娘在灶前烧火、做饭,一个8岁的小男孩坐在小板凳上吃着煮鸡蛋。 三个小姑娘怯生生地叫大娘好,金小妹掏出一把水果糖分给孩子们,那个小男孩接过糖对玉霞说:“娘,红妹看我吃鸡蛋。” 玉霞上前打了只有6岁的小潘红一巴掌,潘红痛的直咧嘴,却没敢哭出声。玉霞说:“嫂子,让你见笑了。我没你有本事,我一口气生了两个丫头,大河和娘对我整天都没个好脸儿,自从我生了这个儿子,他们娘俩儿才对我有了点笑模样。” 潘戈把潘红拉到一边儿,悄悄塞到她手里几块饼干。潘志军对潘东、潘方和潘红说:“我叫潘志军,今年十三岁。”潘东说:“我叫潘东,她叫潘方,她是潘红、潘光宗,我们都得管你叫二哥。” 潘大河问玉霞饭做好了没有, 玉霞呵斥那几个小丫头:“你们到是快着点呀,没看见家里来客人了吗?” 大家围坐在饭桌前吃饭,潘大河一家坐一桌,奶奶和金小妹一家坐一桌。潘大河说:“嫂子,我不知道你们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也没提前给你们收拾。”老母亲对大河说:“你帮着你嫂子把老屋好好拾掇拾掇,该换的东西就给他们换了。”玉霞说:“没钱怎么换呀?” 老母亲从内衣口袋掏钱:“我这有钱。”玉霞说:“娘啊,您还有钱呀?那天光宗想吃根麻花你不是说没钱了吗?”金小妹把钱退给老母亲:“娘,这钱您留着自己用,我有钱。”潘大河对玉霞说:“你说啥呢?娘的钱还不都是我哥按月寄来的呀?”玉霞说:“他是娘的大儿子,给娘寄点钱不应该啊?这么多年了,他给娘洗过一次衣服,还是做过一顿饭啊?哦,现在他的老婆孩子让部队给撵回来了,就惦记起咱娘的老屋了,他的心里是真的还有这个娘吗?”金小妹说:“我们这次回来是暂时的战备疏散,不是让部队给撵回来的。大海和我的心里不仅装着娘,还装着你和你的孩子们。” 玉霞的嘴一撇:“全国早都解放了,还战备疏散?谁信呀?就算是暂时,恐怕也得暂时个十年八载吧?”潘大河训斥玉霞:“你给我闭嘴!他们是我的亲嫂子、亲侄子,就算是在咱家住一辈子也是应该的,我们家的事儿不用你管!”玉霞尖叫:“哎哟,我才知道啊,原来这是你们家的事儿呀,那我还在这儿赖着干啥呀?我走,我给你们腾地儿,光宗,跟娘走。” 玉霞抱着光宗要走,光宗哇哇大哭不愿意走。老母亲教训儿子:“大河,快拽住你媳妇呀。光宗他娘,你是娘的好媳妇,你就别闹了啊,小妹呀,别怪你的玉霞妹妹啊,玉霞不易呀,这屋里外头的,没她可不行啊。”金小妹说:“玉霞,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娘几个先住在娘的老屋里,我们按月给你们交房租,让娘跟我们一起住,就算是你给我们一个孝敬咱娘的机会,行吗?”玉霞说:“好吧,这房钱是你自愿给的,要是外头有人胡说八道,我可不答应!”金小妹说:“你放心,我不对外人说。” 金小妹从衣兜里掏出钱包,递给玉霞两块钱,玉霞没吱声,金小妹又加了二块,玉霞接过去仔细揣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潘戈掏出小手帕给奶奶擦眼泪。 潘大海在食堂吃饭时狼吞虎咽,孔文对他说:“又没人跟你抢,怎么吃个饭跟打仗似的?”潘大海说:“我都两顿没吃了,这肚子里好像有一只小手在往里头拽呢。”罗恩泽问他:“你忙啥了?咋连饭都顾不上吃啊?”潘大海说:“不是没时间吃,是忘了吃了,回家吧又没啥可吃的,可不就得饿着吗。”孔文说:“你就不能给自己整点儿吃的呀?”潘大海说:“我哪会做饭呀。”罗恩泽说:“你生活都不能自理,说你是生产队长还真是高抬你了。”孔文、小四川、罗恩泽齐声说:“浪跟滴!” 潘大海说:“我还巴不得当个生产队长呢,生产队长多好哇,有田有地、有马有牛,每天和老婆、孩子在一起,多美呀。” 饭后,潘大海和罗恩泽并肩往家走,罗恩泽对他说:“小兵是个懂事儿的孩子,他善良、宽容,儒雅,小小年纪就有学者的风范,我就是奇怪哈,就你的基因,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孩子?” “我的基因咋了?我要是有你的条件,比你有文化。” “小军最像你,长的像,性格也像。你对小军虽然有点粗暴,但那是父亲对儿子亲情的自然流露,你对小兵就少了这一点。” “你啥意思?我儿子的性格就非得像我呀?一母生九子,九子不一样你不懂啊?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 “你这人咋说翻脸就翻脸呀?我不过就是说说我的看法吗,哼,你急成这样,说明你心里头有鬼,坦白交待,小兵他是不是你的亲儿子?” “你的心里头才有鬼呢!你罗恩泽就不是人,你就是个大魔鬼!你整天瞎捉摸什么呢你!神经病!” 潘大海气哼哼地走了,罗恩泽忍俊不禁地看着他的背影。 一辆吉普车行驶在茫茫的戈壁滩上,吉普车在离新兵团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潘大海跳下车躲在一丛红柳的后面,用望远镜向新兵团训练场的方向瞭望。 训练场上,以班为单位的一队队的新兵在训练,潘志兵的正步踢的很规范。 班长整队训话:“潘志兵,出列!”潘志兵向前两步走出队列。班长说:“你们都给我瞪大了眼睛看看人家的正步是怎么踢的,你们都是我带的兵,潘志兵踢的什么样儿,再看看你们踢的什么样儿?都给我好好看着! 潘志兵,听口令,正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潘志兵像个老战士似的昂首挺胸地踢着正步,新兵们小声议论:“他正步踢的比班长都标准。”有人说:“他是新兵吗?” 潘大海在望远镜里看到潘志兵踢的正步,笑了。司机催他:“潘中队长,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潘大海依依不舍地放下望远镜上了吉普车。
0

大漠航天人(16)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