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特战利剑之神兵崛起>第二十六章:黎明前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黎明前夜

小说:特战利剑之神兵崛起 作者:北国春秋 更新时间:2018/7/11 0:09:11
我们跟随着她们姐妹俩,来到一座不错的饭馆门前,刘亚兰表妹停住了脚步说道:“这里吧,我常来的,味道好,量又足,价格还公道!”刘亚兰歪头朝着我笑了笑说道:“走吧,我们的战神大英雄”说完一把拉住我就往里面拉。我慌忙挣脱了一下:“好好,我跟你们进去”。一边吃饭,刘亚兰的话匣子便打开了:“姚天民,你是训练中心的?是野战部队吗?”我笑了笑点点头回道:“嗯,算是吧。以前在特战旅,后来被贬到训练中心了!”刘亚兰一听扎着硕大眼睛面带神奇表情问道:“被贬?为啥呀?你这么优秀的人当了军人,还不得青云直上呀?”说完她就爽朗的咯咯咯笑了起来。我一提到此,脸上顿时阴云密布了。 少许她看到我脸部表情,也尴尬的止住了笑声。一旁的表妹立刻出来打圆场:“唉,解放军哥哥呀,我姐就是跟你开开玩笑,大度些嘛!欧巴!”她的最后一个词刻意的刷了一个花腔模仿韩国人的口吻。听起来真是怪怪的。我对此也只是表示了一笑。没有太多感觉。这些日子以来我依旧在郁闷那件事。必定这是我从军以来遭受的最大一次失败!饭后我把她们送回了家。然后自己一个人拼命赶上了最后一班开往驻地的班车。这件事自然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因为也没啥好说的。 训练中心日子说起来也算充实,自从新军事思维开始后,训练中心依然非比从前了。我们分成了若干个小组,对整个战区的作战训练体系,手法,以及相关套路每天都进行揣摩研讨。但是,就算是这样也总是感觉我们的训练跟不上。其实,在我看来军人最好的训练就是战场。但是,哪里有那么多机会?我们军队以和平建军为宗旨。所以,军队很少能够在真实战斗中有所体现。我根据当时在境外作战一些经验,总结出一点点心得,并且提交上去所谓:“山地丛林特种作战模式”没想到很被中心部罗主任看重,因此这一下我又要“出头鸟了”! 这天,通信兵叫我到罗主任办公室去,我一听心里觉得很奇怪,像我这么个被“下放到这里的”作战部队干部,理论上我的政治前途已经渺茫了。所以,我已经做好了干等退休回家的准备。而那篇论文,不过是按照上级要求结合自己的实战经验所写的。也没啥其他的企图。我一边朝主任办公室走去,一边心里盘算着。:“肯定是那篇山地丛林特战出了什么问题,这下子我又要倒霉了!”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主任办公室,敲门报告!里面传来了罗主任一贯和蔼的声音:“进来吧!”我一推门走了进去,然后毕恭毕敬立正站好。脱帽报告到:“报告首长,训练中心训练参谋姚天民报道!”罗主任正在书桌上仔细的翻看着某些文件,头都没有抬的说道:“坐吧,茶几上有水,你自己到我马上就好!”他这样的务实工作态度的确叫我十分钦佩。我根本不会去坐,我认为面对这样一位认真工作的首长,自己悠闲坐在沙发上?那太不像话了!所以,一直站立着。站姿本来就是部队以前训练科目。 过了一会罗主任抬起头,伸手抬起眼镜,用手指在鼻梁上挤压了几下,闭着眼。口中说道:“小姚呀,听说你最近训练计划研讨的不错呀!嗯,我就知道特战部队下来的你肯定不会那么逍遥”由于我的姓再加俗称下级“小XX”恰好发音跟“逍遥”类似。也难怪主任这么说。说完话,罗主任戴好眼镜,睁开眼一看,见我还是笔管条直的站在那里。连忙起身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走到我面前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来吧,坐吧。客气什么!”我也没办法只能是随着罗主任朝着沙发那边走去。落座后,罗主任侧过身子朝着我笑着说道:“小姚呀,你别紧张,这次叫你来两件事”我一听立刻把身子挺直一些问道:“请首长指示!”罗主任接着说道:“首先,你那篇关于山地丛林特战的文章,写的很好,战区首长看了很满意。希望我们训练中心专门成立一个课题组,来研讨这个计划,对以后的特定作战会起到作用!”我一听会意的点了点头,心话说:“我就知道它惹的祸。唉,我也是没事找事写什么论断总结?我还是刚刚挨了处分!”少许,罗主任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另外一件事吗!就有些麻烦了!”说到这里罗主任的脸色突然聚变。这个细微动静我一眼就看出来。但是,我都被“配发充军”了还能叫怎么样?罗主任抬起头表情十分严肃和凝重,跟刚才的简直判若两人。他接着说道:“最高军事层,对于你们在边界失利那次,做出了决定,有军委直属派遣一个事故调查小组。你马上就要去北京,接受他们的问询,后天就走。” 我一听又是欣喜有时担忧。这件事已经震惊军事高层了。已经完全超越了战区所能管辖的了!不知道咋地,在这里呆了已经半年多了。怎们会突然“闹大?”我转念一想:“莫非是她?”上次吃饭期间,我只是无意中说起,那次事故的一些边角碎料。但是,恐怕是听者有心了。我现在是十分懊恼。我不打算再叫这件事如何了,虽然我对此总是在思考!但是,我不想因为此事在牵涉到什么其他人身上。见我低头不语,罗主任淡淡的说道:“怎么是不是想起来了?”“刘,亚,兰”我顺着思路一下子呼出这个名字。罗主任点了点头回道:“嗯,就是她。她是申报又是军报驻省记者。她在内参上写了篇流了血!可能还得流泪的英雄。文章中提到了你这件事,引发了高层首长特别关注。责令军委小组督办彻查此事!所以要找你去北京问话!”我立刻起身立正:“报告首长,我会全力配合调查组的工作,做好一切准备!”罗主任也跟我起身拍着我肩膀叹息的说道:“小姚呀!你作战是个天才,但是你这为官处事,唉!明天战区作战部周部长要见你”说完他带着惋惜的眼神看着我。 我是泰然自若。能怎么样?大不了就是军事法庭。但是,就算杀了我头,我也得叫事情大白天下!。我立刻立正回道:“是!首长。我明天就去战区作战部”。 第二天一早,其驱车赶往作战部。到了哪里见到了我最不愿意见到的周部长。他一见我进来,就满脸带着微笑迎了上来问道:“啊,小姚呀,最近在训练中心还好吧!听说你在那边任务完成的不错呀!来来快坐下!”看着周部长这样子,我感觉有些哭笑不得!总不会规劝我“一个人抗事吧?我可是一个小小的少校。”想到这我不客气的回道:“周部长,首长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吩咐了!”周部长一听脸上顿时尴尬了一下回道:“哦,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这个你是知道的作战部以及政治处都是我在管理,所以呀我们必须要对你上次事件做出一定的处理。你知道明天要去北京吗?”我一听就知道他是为了这件事!我立刻起身回道:“报告首长,我已经接到了通知,明天上午起程赶往北京。”周部长缓缓起身,转身来到桌子边倒了一杯水,端着递给我。这一下叫我有些吃惊。他这么大一个首长,给我这个七品小官倒水?很意外呀!我连忙接过水。虽然我比较讨厌他。但是,人家必定是领导。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 我接过水佯装不知问道:“请问首长,您有什么指示?”周部长转身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抬手挥了挥说道:“来坐下说,坐下说”。我遵命坐下。身子依旧挺直。这应该是一只正规军的传统,下级军官见到上级就应该这样笔管条直。周部长笑眯眯的说道:“嗯,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小姚呀!去北京与军委专家组会谈,你可要一定重视呀!要知道那里不像我们战区,你那张嘴一定要管住呀。不要有的没的乱说话。这样对你的前途可是一大损害呀!另外呀,我们战区作战部,已经决定调派你回来担任作战处处长。晋升上校的名单我已经给你报上去了!你可不要辜负了我们的期望呀!”话说到这里再明白不过了。这就是典型的“等价交换”如果我上去北京,“该说不该说”尽可能回避。那么回来后战区一定会给与我一个“名分”就是这个战区作战部处长。 我起身朝着周部长笑了笑,立正敬礼:“报告首长,请首长放心我一定紧密配合军委小组工作。切实做好对于事件调查”周部长笑了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显得挺尴尬!我当时实在不明白,这件事就算是军政治部对我处罚有些过头。但是,作战带队必定是我,在没有接到上级下令前,撤退的也是我。首先要处理的肯定还是我。不知道究竟跟他有冇得关系?他为何要这么紧张兮兮?不过后来才知道事情并非我想的那么单纯! 下午从作战部回来,我刚到营区听说来了一批新的训练模拟器,就立刻跑去看看。原来这是一批来自海外的渠道关系。进口的作战模拟器训练器材。主要分为两种,一种“士兵单兵战场作战系统”另一种是特战部队“野外远程火力打击攻击系统”第二套系统是一种头盔式模式器,他可以使操作者戴上头盔,来操控远程无人机系统。那套无人机系统是来自某些大国的。他有全面智能化AI技术水平。可以实现摆脱操控杆能力。这种头盔式观瞄系统,再配上传感手套,就可以通过信息化遥感传递,使得操作者通过头盔,双手就可以指挥一架无人机,实施对敌的突然打击。这两套系统虽然是进口的。但是,恐怕科研单位已经开始进行实际测绘了。而送达我们这里来的应该是样品。对于我们提高夜间野外作战,特战部队远程攻击支援训练,这无疑都是治病良方。 洗完澡,回道营房。我的电话铃声响了,一看手机原来是赵新东的。我心说:“呵呵,消息蛮快的!”我立刻接听问道:“咋地啦新东?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那边赵新东立刻回道:“你看你老姚,我们可都是生死兄弟呀!想你了呗!才给你电话!我听说你要官复原职了?而且还可能还升迁?”我一听笑着回到:“你可是搞特战化的,哪来的小道消息?连我自己都没听说。再说了,我在训练中心呆着挺好呀!再过些年我就能荣归故里了。懒得跟你们在打打杀杀了!累了!太累了!”说完我就爽朗的大笑起来!。那边的赵新东一听,笑呵呵回道:“哈哈,你可真逗,咱们战区再大,也就那么巴掌大地方,有什么事还不得风卷残云一样。更别说是你老姚!那更加是风云人物!”我笑着回到:“去死把你。有没正经事,快说,要不我挂了睡觉了,明天还有事情呀!”赵新东立刻严肃起来说道:“别别,真的有些事情。我听说你要到北京接受询问。你干脆把旅长已经同意你撤退的申请,告诉上级,还有把你对那次事件可能被泄露问题,一股脑报上去!我们也得为自己的战友伸冤呀!”我一听也立刻冷静下来。点着头回道:“嗯,这个你尽管放心。对于阻止调查我肯定会实话实说的。但是我那只是一种猜测,只能提供给组织上作为参考。至于组织上如何考虑?那不是我能管的了!” 放下电话,我此时此刻心里真是有点百感交集了。虽然这次,如果我还是采取跟周部长期望的那样,“诚恳检讨自己的错误,其他敷衍过去”那么,即便是军委放过此事。但是,我今后将何以面目,去面对我的战友?特别是那位牺牲的战友?我那可是罪人呀!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呆呆坐在床铺边上。两眼直勾勾看着窗外。这真叫我为难了。不唱高调。作为军人谁都愿意尽可能做大做强。但是,另一方面这要那自己的战友生命去做交换?作为我这样的一个人,我显然是做不来的。 躺在床上慢慢进入梦境。仿佛那名逝去的战友突然站在我面前,他满脸是血,胸前裂开了一个大洞。一颗带着鲜血而且还在激烈跳动的心脏,展现在我面前。“队长,我们被人出卖了!你要为我伸冤呀!我真的不想死呀!我才19岁!我还要回家去,我家里还有妈妈,奶奶!”有听他这样的呼喊,我又是浑身紧张。心理那些渺小,瞬时间也就是烟消云散了。我立刻义正言辞说道:“兄弟,你放心吧,我绝不会叫你流血在流泪!我一定要事件大白天下,一定要找出那个内奸,把他绳之以法!以告慰你的英灵!”说着说着我就一下子惊醒了。我的宿舍是单人宿舍,屋子里面一片寂静。外面的夜空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其他一切都是完好如初。我定了定心神,做梦了!又做梦了!这已经是我经历那件事以后,第三次做这样的梦了。 我靠着床边,偷偷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脑子里慢慢想。为什么周部长不准许我“继续猜测”就算是揪出内奸,对他来说只能算是功劳!怎么会有不好的影响?难道说那个内奸与他有关?靠!作战部长通敌?多大的事呀?想着想着我手开始发抖,就算是我再大胆以往不过是战法与战术上的观念的分歧,而今天这件事已经是获罪于天了。我现在十分懊恼我那次跟刘亚兰吃饭。为什么没管住我自己的嘴。被她报了上去。 次日一早,门外就来了办事人员,叫我。我立刻打起背包。昨晚就已经收拾好了。跟着他朝门外走去。外面,果然周部长也来了。他站在一辆“勇士”吉普车前,正在向我招手。并且那表情,那神态假的叫我都快吐了。部长亲自来接送。这叫我已经知道知道了,我有可能猜的还算方向正确,即便是部长没有直接那个,但是,也可能是间接地导致了情报外泄。导致我们遭遇了不该有伏击。所以她这是一种弥补?还是一种愧疚?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马上就要到北京了。我们这里乘坐飞机到北京,不过才2个多小时。 来到机场我登上飞机。看着飞机快速飞离大地。地面的一切渐渐远去。我心里依旧无法平静
1

第二十六章:黎明前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