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尖兵>第十九章红色的石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红色的石油

小说:抗战尖兵 作者:射声 更新时间:2018/4/17 15:56:30
一五计划与二五计划确定了二、三十年代西北的经济发展思路:在一五计划期间勘探开发煤、铁、石油等资源,与海内外优秀企业合作,从引进成套设备开始,发展金属冶炼、金属材料、机械加工、机器制造、石油化工、化肥工业,开始打造工业基础。 金属冶炼和金属材料的重要性前面已经说了很多,西北边区在一五计划期间打造的第一个开发区的核心企业就是煤铁连动的韩兴钢铁厂,西北开发集团总公司在外第一宗收购就是控股收购了春申市的和兴钢铁厂。这两个钢铁企业为一五计划贡献了他们几乎所有的产量。我现在想说的,是西北工业的另一个支柱产业:石油及石化行业,它的生产过程包括油气勘探、油气田开发、钻井工程、采油工程、油气集输、原油储运、石油炼制、化工生产、油品销售等,生产社会需要的汽油、煤油、柴油、润滑油、化工原料、合成树脂、合成橡胶、合成纤维、化肥等3000多种石油、化工产品,与人民的衣、食、住、行密切相关。 我穿越后本来是到达了蔚蓝星球诸夏民国最发达的春申市,她类似地球上的民国上海市。可是我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相对落后封闭的西北来打造未来诸夏民国抗战的基地,这是因为西北有着得天独厚的抗战所需天然资源,其中最重要最不可替代的就是石油,一五计划之初,西北开发集团公司下面就成立了西北石化公司,它就是现在诸夏联合石化集团的前身。 下面是我这个时空1949年中央日报为纪念西北石化成立20周年做的专文。 一寸国土一滴血,百里油田百万军 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诸夏国军民不仅缺乏武器弹药,甚至连擦枪油也供给不足,为了找到石油、开采石油、炼制石油、进口石油付出了血的代价。   民国18年 ——产量为零   民国26年7月7日拂晓,宛平城前的卢沟桥头响起了激战的枪炮声,举国抵抗日苯帝国主义侵略的悲壮由此拉开序幕。然而,抗战军民仅凭不怕流血牺牲的英勇顽强,赶不走穷凶极恶的鬼子兵,迫切需要多方面的物资保障。如果我们把抗战大军比作钢铁洪流的话,这洪流,就是由飞机大炮组成的,由热血和石油推动的。当时国力衰弱,可供军需的物资捉襟见肘,部分枪炮弹药尚可制少量造,最为稀缺的是石油。因为诸夏国开发出油田,还是七八年内的事情,在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民国19年的统计数据中天然石油产量为零,在西北石化公司成立并开发出玉门、延长油田以前,诸夏国军民所需的燃料油、润滑油等石油产品完全依赖从国外进口。 “七·七”事变前,诸夏国的有识之士,已经把救国图存的大业进行了规划,早在民国十七年,西北军政委员会邀请诸夏国知识界精英组成了西北发展设计委员会,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组织国内外地质勘探人员,对西北的油田和矿产资源进行有重点的勘探。孙建初,字子乾(1897年生)河南濮阳县人,便是被委以重任的石油勘探队长。 孙建初1926年毕业于晋省大学,精研地质,学有独到。外国学者称孙建初为“诸夏国石油之父”,诸夏国人称他为“诸夏国石油奠基人”。可是在民国十六年,他仅仅是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居然被西北军政委员会列入了邀请名单,参加了那次后来被历史学家称为“八方风雨会雍州”的西北开发设计筹备会。 他激动地回忆说:“我们的食宿都被安排在当时长安最好的饭店。同开会的都是国内权威,不乏地质界的前辈达人,比如翁文灏先生,我却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学生。更令我吃惊的,是一日会后晚餐我居然被安排在了主桌,和西北军政委员会主任刘琨将军坐一桌。刘将军那天的祝酒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说,各位来这几天,我们招待不周,从咱们桌上的饭菜就可以看出来,只是四菜一汤,仅仅能饱腹而已。坦白地讲,这次会议的费用,是公家负责一部分,我刘某自掏腰包承担一部分,惭愧了。实在是西北干旱苗头初现,西北军政各界均全力带领军民以工代赈,抗旱救灾,各位这次来也看到了,我们做到了路无饿殍。但是俗话说,救急不救穷,我们为政之人,仅仅能救西北的急。西北人民想要共同富裕起来,还要靠各位掌握的科学技术,科学技术才是生产力,科学才能救西北的穷。 后来,从西北实业人民委员那里我得知,我的邀请函,是刘将军亲自吩咐的,我到现在也很纳闷,刘将军是如何得知我这个无名小卒的。”(刘琨注:孙工是个从实际工作中锻炼出来的人才,他是从事地质工作一段时间后又进入晋省大学学习的,他还在入大学前就有出色的石油方面发现,孙工到后来也不知道,这是科学诸夏国基金会的科技人才探子汇报的情况,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某国人沉迷于娱乐业,雇佣很多星探,我们诸夏民国边区政府对娱乐业不感兴趣,科技人才才是我们眼里的珍宝,上天入地也得挖出来请进来。) 会议一结束,孙建初就投身于新成立的西北石化公司的西北石油勘探大会战中去了。8月孙建初等前往勘察玉门油田的地质状况。他带领全体工作人员,仅用半年时间,便查明了老君庙、石油河、干油泉、石油沟、三獗湾、夹皮沟等地区的生油层、储油层和地质状况写了《甘肃玉门油田地质报告》,要求以老君庙为中心,立即施工钻探。建初亲自主持了玉门汹田第一口油井的钻探工作,钻探130米即见油,日产量达20桶,从此揭开了开发玉门油田的序幕。接着又向其他油区扩大钻探,结果井井见泊,充分证实了孙建初"玉门是一个具有工业价值的良好油田"的科学论断。不久,孙建初被任命为西北石化公司地质室主任,负责西北石油地质研究和玉门油田建设。先后写出《西北油田地质说略》、《发展诸夏国油矿计划纲要》、《如何在钻井下研究石油地质》等石油地质论文。在《发展诸夏国油矿计划纲要》一文中,他全面论述了国内石油资源状况,认为准噶尔、塔里木、柴达木、川贵、陕甘盆地和蒙古高原是最有希望的汹区,晋省盆地是颇有希望的油区,冀、鲁、豫平原是有希望的油区。为更好地阐明这一理论,他还绘制了一幅《诸夏国石油理想分布图》。 发现玉门油田的喜讯轰动了全国,西北开发总公司下属西北石化立即投入财力、物力、人力进行详探、开发和炼制燃料油的筹备。为尽快建成诸夏国的第一个石油生产基地,西北决心采取国际模式,引进世界著名石油公司合作开发玉门油田。经过竞标,民国十八年底,选定了美孚石油公司作为主要合作开发伙伴。利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从世界四面八方聚集到玉门钻探开发石油的人们,迅速建成了75万多吨的原油生产能力和炼制加工能力。玉门成为了诸夏国最大的原油产地,而西北石化,并未停步于炼油,他们与世界最领先的石化公司合作,建设了全产业链的石化工厂。可以生产从塑料到合成橡胶的各种石化产品。在民国二十六年开战时,西北石化已经年产原油876万捅,汽柴油60万吨,包括合成橡胶、尼龙、塑料在内的各种石化产品众多。成了西北开发总公司的黑色金矿。 黄土高原上的秦省延长,很早就有发现油苗的记载,1904年清朝政府开始创办油矿,几起几落,发展十分缓慢,值得一提的是,日苯国技术人员曾经参与延长油田的勘探,然而他们却失望而归,他们断言根据国际流行的理论,延长不可能有大量石油储存,反而是日苯陆军战略家石原莞尔在三十年代初曾经对采访他的某日苯大学教授断言:“我从来没有说过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也没有这样考虑过。满洲只不过是个手脚架,一定要从这里出发到山西,陕西去,听说陕西有丰富的石油”。 (刘琨注:九一八事变后当时石原莞尔是名扬一时,权重一时,他也是我一生最危险的敌人。石原莞尔有着出色的大局观,他主持修订的《国防国策大纲》对美国则是“努力与美国保持亲善关系”,因为石原知道日本和满洲都有丰富的煤,铁资源,可是缺少最重要的战略资源:石油和橡胶(那时还不知道后来会有个大庆油田,要是知道,没准石原会把南进都推迟)。那玩艺全在美国人和英国人手里,所以千万不能和美国人翻脸。作为一个日苯军人,对能源战略如此重视的只此一人而已。 石原莞尔是一个从思想到行动无不充满了矛盾的怪物。谁要是以为石原莞尔真的拘泥于满洲这块“前进基地”,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再扩大战争就错了。1932年1月石原莞尔对应关东军邀请访问满洲的东京帝国大学教授土方成美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也没有这样考虑过。满洲只不过是个手脚架,一定要从这里出发到山西,陕西去,听说陕西有丰富的石油”。 为了不让渴望石油的日苯军阀发狂,西北边区对石油产量采取了各种欺骗手段,与美孚石油公司的合作除了有商业上考虑外,也是为了让西北石化的产品打着美孚品牌在诸夏国内外进行销售,有意思的是,美孚公司把一部分西北出产的石油制品销往了日苯!由于美孚从不向外界披露它世界各地油田的产量等信息,日苯只能玩猜谜游戏,出于习惯性的对诸夏国工业的蔑视和对延长油田勘探的错误结论,日苯人一直以为西北石油年产量在三万吨以下。) 。到了民国十六年刘琨国民革命军西北纵队接管的时候还有几口井能够出油,一年的产量不到百吨。西北军政委员会立即加强了对延长油矿的组织领导。引进红色露西亚技术和设备尽可能扩大生产,并设法炼制煤油、擦枪油和石蜡等产品,解决民众和部队的急需。一五计划中,西北石油勘探队在定边、靖边、延长都发现了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在玉门油田与花旗国大规模公开联合开发的同时,定靖、延长油田也秘密地与红色露西亚作了联合开发,西北边区对日苯的狼子野心一向防范有加,进口石化设备都是化整为零,从多个港口通关,力求不给日苯情报部门任何蛛丝马迹。到民国二六年年为止定靖、延长油矿的产品,基本均用于对苏贸易,换取了大量西北军工和民用急需的物资和原材料、成套设备、技术、专家。同样出于保密的原因西北油田的全部石油产量,由于不在石城国民政府的控制范围之内,因此没有纳入资源委员会的统计表。 西北军政委员会组织的西北石油大开发被证明具备远见卓识。民国二十年9月18日,日苯关东军发动突然袭击,东北顷刻沦陷。      七七事变后,诸夏国独自抵抗日军的残酷进攻,坚持到第三年半壁江山相继沦陷。国民政府被迫迁都,继续指挥正面战场的国军防御作战,用时间换空间期待国际形势逆转。抗日战争进入到了最为艰难的相持阶段,国力的巨大损耗濒临崩溃的边缘,沿海的所有港口尽被日军封锁,只剩下陆上连接国外的两条通道补充军需物资。而这两条通道偏偏有很多运力依靠耗油的公路运输,一条是1938年动员20万民众用血肉之躯紧急开通的滇缅公路,另一条是接受红色露西亚援助从乌鲁木齐到兰州的黄尘古道。数千公里的长途运输,不仅加剧了石油的消耗,而且还有随时被切断的危险。 救亡图存的危机时刻,到哪里还能够找到石油?也成为成为中央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必须马上回答的紧迫问题。仅有的十几名地质学者立即组成调查组,分别奔赴新疆和西南,展开以寻找石油为主要目标的资源调查。尽管一些外国的地质学者认为“诸夏国的内陆缺乏海相地层,找到石油的希望渺茫。”但是我国的地质学者并没有丧失信心,沦陷区之外的国土还相当辽阔,大范围陆相沉积的地层已经袒露出能够出产石油的微弱迹象。      千里戈壁阻隔的新疆还发现了一处蕴藏石油的地方,1909年清朝政府新疆当局筹集30万两白银,购买设备聘请露西亚国工匠在独山子进行钻探,发现了工业油流。两年后,由于爆发辛亥革命的冲击,钻探戛然而止。直到全国抗战爆发前的民国二十五年,新疆政府才与红色露西亚合作恢复钻探,民国二十六年钻成了三口浅探井,均有石油渗出,但是没有获得可观的产量。 民国二十六年年10月,国民政府成立了蜀省油矿勘探处,将4台旋转钻机部署在巴县石油沟、江油海棠铺、隆昌圣灯山和威远地区钻探。两年之后,仅有两口探井产出了天然气,却未见一滴石油。      在诸夏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西北石化的玉门油田和定靖、延长油田成了抗战钢铁洪流的唯一内生动力极大减缓了从国外进口油品的巨大压力。据史料记载:抗战八年中,西北石化公司排除万难,一直稳产于876万桶原油/年。除了满足西北边区工业自用及西北野战集团军群军用之外,其余的大部由国民政府军政部收购,运往全国各地的抗日战场。        民国三十一年——输血救急   民国三十年12月7日,日苯海军联合舰队偷袭花旗国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中、美、英三国组成反法西斯同盟向日苯宣战。诸夏国不在孤军抵抗日军的进攻,作为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地区的主战场,得到了同盟国提供的军事援助。   但是好景不长,疯狂进攻的日军迅速击溃了英戈蓝国和花旗国在东南亚地区的防线,缅甸的仰光港陷落,导致没来得及运回国内的大量物资被日军缴获。其中包括国民政府从花旗国购入的10357件,重1479吨的石油钻采设备和2391件,重534吨的炼油装置。仅抢运出来350吨,其余的尽遭损失。诸夏国岌岌可危的形势下,玉门油矿无疑成了唯一能够为抗战输血的急救中心。民国三十一年8月,国民政府最高长官常凯申乘坐的专机降落在嘉峪关机场,他在西北军政副长官邓瑜陪同下亲自前往玉门油矿看看情况。视察后,常公甚为高兴,大加赞扬,亲笔为西北石化题词曰:一寸国土一滴血,百里油田百万军。在常公题词鼓舞下,为了让这些来之不易的油品产生更大的激励作用,西北石化公司刻意把炼制出来的汽油染成了红色,一滴汽油象征一滴鲜血,日军欠下的血债一定要用血来偿还。 常凯申临走指令军方和交通运输部门,设法把玉门生产的油品运往渝城等地,解救燃眉之急。   玉门距离渝城千里之遥,不仅山高路险,而且经常遭到敌机的轰炸,用汽车运输损耗的成品油令人心疼。为了保证宝贵的油料安全抵达渝城,一条穿越深山峡谷的水上通道应运而生。从民国二十七年1月开始,沿着陇海线和没有建成的宝成线用汽车首先将桶装的油品从甘肃的玉门运达蜀省的广元,然后卸车再装上羊皮筏子,经涪江进嘉陵江漂泊,数百公里的水程不消耗一滴石油,悄然为抗战输血。卸完油的羊皮筏子再用汽车运回广元,每年往返八趟。这条隐蔽而又快捷的运输线缓解了油荒,为军队的重新集结和兵工厂的生产提供了动力。当时,汇聚到渝城的各界人士用上了国产的石油产品欢欣鼓舞,感到“建国”牌商标不足以表达心意,于是改成“国光”牌,寓意为玉门油矿为国争光。   偌大的诸夏国战场,仅靠西北每年生产的60万吨油品远远满足不了战场和后方需要(由于西北工业的加入,诸夏国有了自己的汽车生产线,部队和后方有了比地球历史上多的车辆,另外花旗国陆航在诸夏国的投入也比地球历史上多),花旗国总统罗斯福亲自下令不惜一切代价飞越喜马拉雅山,开辟空中运输的驼峰航线,保证诸夏国军队和驻夏美军的给养。当时的新闻报道披露:在驼峰空运最繁忙的时候,每75秒就有一架飞机从印度或诸夏国某一机场起飞,共运送了85万吨的战略物资,其中燃料油、润滑油占到了空运总量的四分之一。      民国三十一年,国民政府公布的全国产油量为122万吨,西北石化的产量占了98%以上,国内石油产量的激增可谓雪中送炭,支撑诸夏国战区度过了五更寒。      抗战八年,烽火连天,西北石化下属之玉门、定靖、延长二处油矿成为抗战能源的支柱,对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诸夏国现代石油工业的进程由此开篇,血与火的洗礼造就了第一批献身石油事业的中坚,尽管他们没有在战场上与日寇拼杀,但是爱国救国的忠贞已经融入了血色的石油之中。 石油虽然不是直接消灭敌人的武器,但是没有石油就难于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日苯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目的就是要夺取东南亚的石油和其它的战争资源。血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让战争的发动者和领土的捍卫者都认清了石油的战略价值,国家的安全与石油的生产量和储备量息息相关。 我们的采访结束的时候,正值西北石化公司庆祝公司成立二十周年之际,抗战期间的常公题词尚在,西北石化也踏上了和平建国的新征程。 中央社玉门关消息 以上是1949年,抗战尘埃落定后,中央社对玉门油田及西北石化对抗战贡献的评价。其实,玉门油田除了解决了抗战中我军摩托化部队和空军燃料需求外,其石油化工产品意义也非常重大,怎么强调也不为过。
0

第十九章红色的石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