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逆时空之虎胆柔情>第18章 救的竟是自己的战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8章 救的竟是自己的战友

小说:逆时空之虎胆柔情 作者:雪山猎人 更新时间:2018/4/17 7:38:10
松山大伯苏醒过来了,一睁眼认出了博扬,立刻抓住他的胳膊摇晃着:“快救救同志们,救救我娃儿的媳妇,她落在了白狗子的手里啊。” 博扬蒙了,这里怎么还冒出娃儿的媳妇。哦,你儿子是红军,你儿媳是红军的指导员,她落在国军手里了?他真的为难了,这意味着不仅要杀了侯德胜,还要杀了好些自己的兄弟。 为了掩饰他的犹豫,他立即将苟六安排到门外站岗,他不是不担心苟六会向国军告密,所以先前试探了他两次,发现这个家伙还真是信任自己,而且也有一定的正义感、同情心。现在门外没有人站岗,很快就会引起巡逻哨的注意的。 “怎么啦,不行吗?小同志,我们可是对你有救命之恩哪,难道你见死不救吗?”松山大伯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睛凝视着博扬还没有说话,一旁的郎中清醒过来,可是忍不住搭话了,这是什么时候,还能犹豫,难道你不是来救我们的吗? 博扬一咬牙,“救,当然要救,但是我们只有两个人,”为了安抚他们,他只说自己和苟六都是红军,“你们都是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人,上战场就是活靶子,你们还是自己逃命去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郎中知道自己误会了博扬,非常惭愧,但是他随即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消息:“跟我们一起抓进来的还有你们红军的一些伤病员和打散的战士,他们就关在东边的一处房子里,听说明天就要送到省城去了。他们可是上过战场的。” 没想到博扬更是犹豫了,因为自己只是假借了铜锁的身躯,思想还是博扬,这要是和他们见面了,谁谁谁都不认识,而他们认识自己这可咋说。看来自己只有再次装作失忆了。 “博扬,事不宜迟,我和我的几个徒弟跟你去,郎中带着大家伙先逃出去。”松山大伯倒是挺有主见,也看不得博扬犹豫再三的样子。这可是在敌营,别救不出人,还把自己搭上了。 博扬顿时非常惭愧,去他妈的,我本来就不是自己原来的样子了,就是杀了那些混蛋,也没人会认为是我干的。就是毛四苟六将来说了,估计别人只会把他们当成疯子。 “好,就这么办,郎中大伯就拜托你了,不过你们现在别急着出去,先找地方藏起来。松山大伯,请你安排两个徒弟去干这事。”他对松山大伯耳语一阵,松山大伯频频点头。 博扬又向松山大伯的两个徒弟传授如何使用手榴弹的办法,现学现卖让博扬很无奈,没想到这两个年轻人根本不用学,他们都会。不是因为他们是红军游击队,也不是赤卫队,而因为他们是猎户,常年使用炸药对付野兽,这些都懂,猎人会使用自制的手雷炸死野兽,他们甚至比博扬懂得更多的使用炸药的知识。 博扬顿时觉得信心倍增,他向门外晕倒的两个士兵指一指,要他们去拿士兵身上的手榴弹,还把自己的手榴弹全给了他们。两个徒弟还没上前,没想到愤怒的群众早就将这两个士兵拖进了屋子里,一顿拳脚交加,打得他们口鼻流血,这两个士兵还在昏睡中就见了阎王。 苟六是被博扬派到门口警戒去了,否则见到这一幕还不得当场吓得目瞪口呆,失魂落魄,那可就露馅了。这可真难为博扬了,用的还是国民党士兵,加上他自己这个正牌的国军军官,却要去解救一群拥护红军的老百姓。 若不是松山大伯低低喝一声:“你们这些家伙胡闹什么,想把白狗子引来吗?”这些群众还不知要抢夺武器到什么时候呢。他们乖乖地让出位置,让松山大伯的两个弟子先行挑选武器。看着别人羡慕的眼光,两个年轻人脸上都在放光哦。 两个徒弟穿戴上国民党士兵的服装,披挂上武器,各自悄悄地出去了,看他们的身影,博扬就觉得很佩服,比自己可是高明多了,那是动如脱兔、迅如狸猫。 松山大伯看着博扬羡慕的眼神,若有深意地笑笑,什么也没说。 那间关押着红军士兵的房屋也被人打开了,不过这次不是将看守的士兵打昏,而是将他们全都干掉,松山大伯他们的人下的手,博扬还是不忍心对自己的兄弟下手。他刚想对那两个向他们问话的士兵开口说话,这两个士兵的嘴巴就被捂住了,紧接着各自的前心露出了一截刀尖,直通心脏,就是想要呼救都叫不出声来了。 看着血肉模糊的尸体,他禁不住闭上了眼睛。作孽啊,过去用皮带教训他们还可以理解,现在却是要了他们的命。他在深深自责着。 苟六没有跟在后面,而是跟着郎中去了,郎中需要有人指引带路,否则这时也会吓得魂不附体,没准看到这血腥的一幕,他会反悔的,那时就情况危险了。 松山大伯也是急性子,就想推门进去。没想到就在他们干掉士兵的同时,茅屋后面忽然转出一个士兵,正在扣着裤扣哦。这小子刚才去方便去了,没想到回来门前竟然站着一群人,自己的两个兄弟倒在地上鲜血直流。 “喂!站住!你们是谁,举起手来!”这家伙真是训练有素,“哗啦——”一下推弹上膛,就要把枪端起来对着人群。形势万分危急。 这个时候,博扬也顾不得犹豫了,大喝一声:“陈武,别开枪,是我!我是连长!” 这一下将陈武惊得目瞪口呆,“连,连长,你真是连长谢博扬。” “是我,我没有死。”这一下将所有人惊呆了,除了苟六还有心理准备,其他人全都木雕泥塑一般。“过来!别声张。”博扬向痴呆的陈武招手。 这次陈武不听命令了,面前就有两具自己战友的尸体,你是连长怎么能带人把自己的兄弟干掉?我再听你的命令,岂不是跟着他们一起去地狱?他大吼一声“去你妈的连长,你就是鬼,我也要打死你!”再次想要端起枪。 可惜这一枪再也打不响了,松山大伯手一扬,一道亮光闪过,陈武的心脏上就插着一柄雪亮的猎刀,直没刀柄,陈武连一声都没吭,“哗啦——”一下丢下了步枪,躺在地上翻滚一阵,一下子蹬腿了。 “你到底是谁?!你真是白狗子吗?”松山大伯从死尸身上拔出匕首,惊疑地瞪着博扬,似乎只要他承认自己是国军,就会一刀要了他的命。其他人也惊呆了,他们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自己的武器。 “大伯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们的,我们刚才潜入进来时,就查问过这里的白狗子军官的名字,他是这支部队的连长。”这种变换身份的离奇事情简直能说是诡异,说出来也没人相信,还不如咬死了不说。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的。博扬镇定地说道。 “你咋知道他叫陈武?”这可不是好糊弄了,不过博扬是谁啊,他随即反应过来了,他指着陈武胸前的番号,那上面有姓名,又指着其他两个士兵的番号,“你看看,我说过查问过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那剩下的不就是陈武嘛。刚才是我疏忽了。” 松山大伯沉吟一阵,想到杀了这么多的白狗子,还是眼前的这红军战士解救了自己,他就是白狗子,又有什么关系,过去红军的队伍里不是也有不少曾经的白狗子俘虏兵吗?他抱歉地笑笑:“博扬,你别怪你大伯,我真的不是怀疑你。只是我们必须要谨慎。” 没时间说这些了,博扬为了遮掩自己的尴尬,推开了屋门,里面黑压压的,只点着一盏忽明忽暗的松油灯。博扬取过门前士兵用来照明的马灯,举到自己的面前,对着躺卧在地的红军战士说道:“同志们,快起来,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没想到这一下将自己暴露无遗了,那些躺着的战士中忽然有些人跳了起来,一下子凑到了他的面前,直直地盯着他的脸,然后居然欢呼起来,若不是松山大伯制止他们,几乎要把房屋掀翻了。几个人抓住博扬的胳膊摇晃着,晃得博扬一头雾水,不住地龇牙咧嘴,这是干啥?想要把我晃散了,“你们松开!” “指导员,你不认识我们啦?我们是你的战友,我们是山柱、毛神、福田和满仓啊,还有他们,你看看,这些都是你的同志啊。”“指导员,你这是怎么啦?你认不得我们啦?”看着博扬惊诧茫然的眼神,这些欢欣雀跃的战士都想哭了,博扬哪里会认识他们,过去童浩还认识,可是他是童浩的替身嘛。 “你们别晃他了,他自然不认得你们了。”松山大伯在一旁搭话:“他从悬崖上摔下来,把这里摔坏了,能够想起你们还是战友,已是万幸了。”松山大伯探口气,指着脑子说道,无奈的眼神中透着丝丝的疑惑。 那些战士却低声哭了出来,好像童浩指导员成了行尸走肉,活着也是残废了。 “同志们,没关系,就是我不记得你们,也别着急,还有一个缓冲的过程嘛。我们相处下去,我会把你们全都想起来的,现在我们还要解救其他的战友。”博扬苦笑着说道。那些战士才稍稍振作起来。 有了这些百炼成钢的战士在手里,博扬心里充实了很多。既然这么多人都认为自己就是童浩,那么自己就当一回童浩,救出百姓,救出遭难的红军战士吧,他们都是这么的可爱。这种战友间的情感是在国民党军中见不到的。 “啊,是啊,我们都看到了指导员和白狗子军官肉搏,我们也想去增援,可是没等我们跑到近前,天崩地裂啊。吓——我这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可怕的情景,山都塌了,我们亲眼见到指导员和白狗子军官摔到悬崖下面去了。我们都为你痛哭了好久。”一个战士带着夸张的神情说道。 “是啊,指导员,我们都亲眼见到你跳崖。”一个战士瞪了一眼刚才说话的战友,说成是“跳崖”比“摔到悬崖下面去”更能激动人心。 “你们应该早就撤走了,怎么还会被敌人俘虏呢?我们连怎么能……”这话要说就伤人了,国军要想俘虏红军战士何其艰难,大都是伤重的,怎么你们是集体被俘啊,真够丢脸的。 “指导员,你别怪我们,当时发生可怕的山塌,一些人被山上的巨石掩埋了,我们都被震昏过去了。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我们醒来时,就发现自己都在战俘营了,我们给红军脸上抹黑了。呜呜”原来是震昏过去失去了意识,这就难怪了。 “指导员,你的未婚妻叶梅也赶到战场,她……她也在这里。”一个战士嗫嚅着说道。 天,这里怎么除了自己的部下,还冒出一个未婚妻,红军里面这么年轻的军官也能找媳妇。我去你妈的童锁,你这见异思迁的家伙,国军里面还有柳莺姐在等着你,你却想着齐人之福?你这么快就忘了柳莺,博扬心里冒出了怒火,柳莺姐的感情真是太不值钱了。
0

第18章 救的竟是自己的战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