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草根豪杰>第四章 兵临彭城(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兵临彭城(2)

小说:草根豪杰 作者:冷血孤鹰 更新时间:2018/4/16 19:04:48
李承墨怏怏不乐,思绪吉凶. 握拳有勇,面对汉军兵临彭城,虽能握拳拔刀出鞘,眼下就算有勇有谋,也无奈,如何反抗汉军? 面对瀚天,独有耿怀于心,纯粹看实情,叹望于怨天,地应吼不服. 整个楚军将士都是如此. 虽有害怕之意,可如今无退敌之方,羽将军启程北趟,趋驶万里,更无消息,只见最近天气非常异常,李承墨已经担心——险已进彭城,夜无心眠. 李左绩将军苦苦思绪,若从容计划,众楚军将士倘若心心未齐,几不得免,只得等困艰等死,如若不顾忌彭城之安危,狼狈出逃或是南趋,出神力也不免被灭. 天边四起,似有大雨之势,却不见下起,莫非是天为巧,想磨合楚军意识?诸历艰辛,视为磨练也. 李左绩一心一用,不管未来情况何如,真主只有霸王项羽也. 灌婴经过熟思,一夜下来,未对彭城发动突袭,毕竟我强敌弱,没有必要在优势占尽之时,与楚军血拼,两败俱伤,都无好处可捞,毕竟各路诸侯毕竟亦是饿虎也. 灌婴来回思绪,倘若礼拜李将,加厚三分情,竹篮装金,送做为民虑之聘礼,也可减少楚军将士之敌意,对己对敌都是大大有利无危也,此乃可行. “梁将听令。”灌婴对帐篷外大声喊许. “末将在,请太尉吩咐。” 灌婴走了几个来回后言:“楚军虽久围,但敌战斗力仍尚在,如若强攻,或许失败更大,对我军无益,眼下天下又郡诸甚多,个个都是虎豹豺狼,定下彭城夺乾坤,谈何容易啊!” 帐下汉将,听了灌婴此言,未免失色,马上急言:“请太尉许我上勇兵马,末急相战,我定冲破彭城,勇兵秀城,必败李左绩。” 灌婴言:“若强战,事实不益己,我乃仍望李将人望明君,望待彭城百姓如亲子,待孤寂楚军将士于出险境得和平,共享太平盛世,若他应我,我必保楚军将士之性命。” 汉军梁将言:“禀太尉,李左绩乃是楚军贤士之将,虽至楚霸王癫狂之末,借之城内楚士也是骁勇善战,他恐不会轻易降汉。” “我亦思考,多战之后,于彭城仍然不及进,不如礼拜李将,望他为彭城百姓及属下将士之安慰而虑眼于长远,你此去彭城孤见于李左绩,力劝于他,若他再一意孤行,必定不顺天意,必遭天谴。” “属下听令,我自当天亮以后秀口于他。” 灌婴点点头轻言:“你对他只可轻言,不可发怒,楚军将士现处于火势之上,心情暴躁,你若惹怒于李将及众将士,必遭他杀,切记。” “是,太尉。” “你此去切记,让李左绩夜开楚门,众将士纳为汉兵,以礼对待,我定于汉王面前为他请领厚赏。” “是,太尉。” 江南丽都于彭城. 此地乃是兵家必争之地. 已入清晨的日出,却感觉还是寒风瑟瑟,让人发抖,初阳轻轻的斜面柔照彭城. 凄凉的彭城清晨,街上还是人迹萧条,路上行人匆匆忙忙交错,个个还是紧抱衣领冷缩而行. 李承燕静静地躺在冷傾怀中,早早醒来. 冷傾也是如此. 冷傾轻轻的抚摸李承燕美丽清纯之黑发,闻闻便道:“燕,你昨夜拿回青铜刀是何用意?” 李承燕轻轻柔声动音:“我见相公爱刀亦是利齿之状,特去铸剑之地为拿青铜刀为夫君所用,只是此刀非常沉重。” 冷傾起身,轻轻的推开李承燕,起身握刀言:“爱妻有所不知,此刀是为项链塑造,望他成人之后,于继承霸王之勇力,望他日后冠绝天下,造福于世。” 李承燕起身更衣,摇头晃脑温柔体贴之言:“冰刀毕竟是血雨腥风,一把好刀,配勇者,必有许多人将命丧刀口之下。” 冷傾无奈言:“我亦希望霸王夺取天下,造福于民,我知所战,一路铁骑让多城成为幽幽之州,目居其中,也会暗暗凄凉,若国之久战,宛然自痛,匈奴危害,收利于匈奴护军,收风若沙土血汗洗面,长城以内,两者皆痛,武将杀戮,文将成奸,更不以君王所控,未能定国,实为害国害民。” “燕不懂大道理,自知随夫君一起,生的良子,共度春秋即可。” “我冷傾知爱妻之意,眼下汉军兵临彭城,看天意更是对我楚军不利,身为楚士,人人号为精勇,却是失政,楚统垂危,如果他日楚军将士万众一心,汉军有何战斗力与我抗衡,霸王一吼,天下谁人敢当面说不从?” “相公,若是力不及汉军,投降于汉军可好?” 冷傾大怒:“此事万万不可提,如若降汉,丧家辱国之痛必存于心,不能自拔,楚戟之威,谁人能敌?我意已决,先率铁骑出其不意,灭退汉军,连毁汉营数十营,方可退汉,霸王之勇,冷傾也有。” 说完,冷傾意拿冷刀先出门而离去. 李承燕赶紧相拥与冷傾怀中,喊长痛急言:“相公莫气,承燕是无心之言,想你于我父亲也是出生入死,征战连连,我身为女子,只想与相公过安乐日子。” 冷傾放刀于桌上,摸着李承燕温柔的黑发,享温闻暖,欣慰言:“我知晓燕是我好妻,退去汉兵,我们方回老家,耕田种地可好?” “嗯!”李承燕温柔体贴入微点头得知享暖. 冷傾决意率铁骑出城赶走汉军,骗妻言:“我现在想吃彭城最美之味,灶炉烤半温烧饼。” “我马上去集市买于夫君。” 天色足见透亮,万缕阳光灿烂千阳赶走黑暗. 柳河枝下,烧饼生意淡淡清淡,彭城郊区清晰淡淡,风起柳枝,似春意来领之歌,各处弥漫着清新脱俗的气息. 群雁人飞于头空,多雁群飞,为何却留孤雁鸣声? 独身寂寥长空,好梦处醒之时. 铸饼师傅忽闻女子的静体幽香,抬头一望,唤醒昨夜的梦丽玄清. 只见李承燕一身,身姿妙曼,柔美香逸,清甜动人的身体虽无倾国倾城之貌,但也是心弦动人. 李承燕的黑发似刚刚发出萌芽,点点的新意所欣所爱,随风飘飘而然,李承燕微微抬头一笑,确是秀美清甜,有桃花容颜. “姑娘你好!请上屋坐。”铸饼师傅礼貌轻言. 李承燕带着甜蜜笑容,礼貌回应:“谢谢师傅,我还有急事,请于我相公制上好的半温烧饼。” “好的,请姑娘稍等片刻,我马上为姑娘赶制烧饼。” “谢谢师傅!” “姑娘,客气客气。” 一群楚军铁骑快马加鞭,此时的冷傾,已经率楚军铁骑反击城外汉军,李承燕浑然不知,只知为相公买上好的烧饼. 李承燕余角的眼观看见一位小男孩可怜巴巴的含着手指,看着烧饼流着清色口水. 此小男孩,面容脏兮兮,根本看不清容颜,穿着楚军将士的破烂军衣,头发乱凌,冻着发抖. 李承燕温柔轻言:“师傅,请给这位乞儿两个烧饼,我看他实在是可怜。” “好的!姑娘让我佩服佩服,只是姑娘有所不知,此小孩乃是楚军步兵遗孤,他的家人在楚汉争霸的时候战死的战死,逃亡的逃亡,现如今他已无依无靠。” 李承燕仔细一看,乞丐小男孩身后面,一大堆更可怜巴巴的乞丐,有老有小,不少老人之子已经为楚军战死,血已随河流,冤骨已经长埋他乡. 李承燕拿出全部银两分于所有乞丐,但是这样的爱微不足道. “师傅,请你把所有的烧饼赐于他们,我这就请我父亲,开仓放粮发放与这些穷苦百姓。”李承燕眼中柔弱带痛泪. 十三十四岁的少年望着李承燕大声哀求:“谢谢姐姐!姐姐我知道你是李将军之女,你让我参加楚军可好?我只吃饱穿暖,定为楚军身先士卒,即使战死也无怨无悔……。” 李承燕亦是左右为难:“可是我是女儿家,这种是我做不了主啊!” 李左绩与李承墨父子已来到此地,看见这一切也寒心不止. 李承墨哀求父亲:“李将军,万民之心不可失,虽我粮仓粮草不多,可我们现在放粮于民众必得万民之心,有了万民之心,我们保卫彭城才有余力,一切还请李将军三思而后行。” 李左绩思绪后点头说:“现在真是需要万众一心抗击汉军之时,如百姓长期饥饿难耐,必又天心灭楚之意,李承墨听令。” “儿请李将军指示。” 李左绩言:“现在即可开仓发粮于穷苦百姓,争取民心共同抵抗汉军,让困难百姓脱离苦海,也可让我军将士安心而战。” “是,李将军!” 李承墨大喊:“李左绩将军有令,彭城的黎民百姓,现在可以跟随于我去粮仓,我们马上为彭城百姓开仓放粮。” “谢谢李左绩将军!……!” 许多饥饿的百姓不约而同下跪感谢,李左绩将军. 李左绩坚守彭城,迎接这一切也是无可奈何. 只但愿春风吹来彭城,吹走彭城之苦,留下春意暖人. 项链外表英俊,实乃潇洒之人,小小年龄就懂文武并勇之道. 项链知道失败乃是兵家常事,刚刚十岁出头的项链,深知战争的残酷,历史至秦始皇统一六国以来,一个强大的政权也可以短世消亡. 另一个政权的崛起,是民族热血之士血肉与刀剑连在一起,兵略过乡村、城镇,多少热血之士亡于冷酷的屠戮? 多少美好家园毁于战乱? 破涛汹涌的利利东流,不知疲倦,奔流不息入海而生. 项链看天冷静苦言:“但愿冷壮士一战可解彭城之危。” 刚临春分,狂风呼起,天空突然昏天暗地,蒙古大漠的黄沙浩浩荡荡,万里袭奔,突然倾向彭城. “驾!驾!驾……!” “杀……杀……!” 冷傾突然带五千楚军铁骑在大量黄沙中力战汉军. 黄沙弥漫,双方将士睁不开眼,彭城各处瞬间就飞落了一层层细细的黄沙,垂柳树木身处黄沙中,似喝醉酒的少女,左右摇摆不止,又不肯倒下. 干枝转眼飞驰,春雨的天气完全被吹没了,戴着战帽的前阵汉军将士被冷傾率领的楚军铁骑全部屠杀. 黑鞋、红衣、战袍已是黄沙之黄,尸体瞬间就铺盖上了一层层随风的黄沙巾. 汉军被迫退后数十里. 礼拜李将还未行,楚军铁骑先发动突袭,驱赶汉军,得黄沙协助,汉军被迫急急忙忙后退,一路楚军铁骑拼力屠杀,汉军一个意外,已倒下一万余众. 灌婴感叹:“难道是天……不肯亡楚?还是天要让我难看?难道彭城真的要血战才可停息干戈?” “报,禀告太尉,天大喜报,项羽率领的十万楚军在垓下全军覆没,项羽已在乌江自尽而归天。” “什么?项羽归天了?” 灌婴站起突然冷静不语. 据传说,人出生之时,一要看时辰;二要看年份月潇季节;三要看天气,如果能够在此时出生,必定能够呼风唤影,号令天下. 冷傾回彭城,李承燕一直在彭城楼顶上默默等候. 冷傾也感觉天气诡异,乐呼直言:“难道是是天助力与我楚军?” 可楚旗突然降落. 彭城百姓苦泪痛苦. “项将军!……。” 眼泪一滴又一滴. 哀鸣声一浪又一浪. 彭城百姓认为,此天气乃是大凶大血之兆. “砰呲”一声. 冷傾刀凄凉落地. 因为此时传来垓下战况,项羽将军兵败垓下,项羽不愿独自回楚地. 忠于项羽的将士战死的战死,自尽的自尽. 深爱项羽的爱妾自刎. 就连最后的28骑也力尽倒下. 项羽将军觉得自己已无脸面回楚地面见江东父老,自刎而去.
0

第四章 兵临彭城(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