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道之归心篇>第十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小说:大道之归心篇 作者:茶马古道 更新时间:2018/4/17 0:24:40
刘星见了刘老寨主就问:“爹,你火急火燎的叫我回来,又有什么事儿?” 刘老寨主说:“什么事?当然是好事。” 刘星说:“还能有啥好事?这阵我是没在刘家寨,但刘家寨发生的事刘利都给我说了,你是赚了点马,可也折腾的也不轻。” 刘老寨主说:“叫你回来,是有正事给你说,不是给你显摆来了。” 刘星说:“听着呢,没说你得……” “爹有个想法,想了好多年了,也算是天助我也,到现在才算方方面面都具备了,所以叫你回来,给你交代一下,让你立即着手去办。” 刘星说:“什么想法?” 刘老寨主说:“我想组个商队,还想在王城铺间酒庄,让我们刘家寨的酒卖到王城里去。” 刘星说:“这谈何容易?先不说路上不太平,就是平安运到王城,那一路交的税,花的人力,物力,那酒还不卖出天价?” 刘老寨主说:“你就不会用用脑子,事都有变通的法子,我大致有个方向了,这事你按我说的去做,应是能成。” 刘星说:“你都想好了,直接吩咐就行了。” 刘老寨主说:“这回你带30匹马去丁字口,你给吴参将送10匹去,给黄监军送10匹,还有10匹马,把地方上那些小鬼也打点打点,这事就从这开头。” 刘星说:“ 30匹马?好大的手笔,我以为吧,安安生生的做生意,求稳为先,俗话说民不于官斗,兵家和官家,我们面子上挂住就行了,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以免后患无穷。” 刘老寨主说:“富贵险中求,靠我们这样卖酒,也只是求个小富,想赚的钵满盆满,那想都不要想。” 刘星说:“这些年,我们刘家寨无论声望和财力,在丁字口辖区内,不说第一那也是第二,我们这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是很好吗?还贪图什么?” 刘老寨主说:“放肆,这是和爹在说话吗?我贪图什么?我这把年纪的人了,我还不是为了你,还不是为了刘家寨的子孙们能过个好日子?” 刘星说:“我们刘家寨的人家家有余粮,户户有余钱,人人有房屋,村村有田地,这样的日子过的不好吗?” 刘老寨主说:“是,你说的是,在这还算太平的年岁里,我们寨靠酒让大家伙过的日子比别人都好一些,但是不太平的时候,谁管我们?我要把刘家寨变成丁字口第一寨。” 刘星说:“你以为变成第一寨就行了?干嘛非要和张庄比?” 刘老寨主说:“把刘家寨变成富甲一方的第一大寨,这是我的最大的梦想,要实实在在的把张庄踩在脚下,让对我们有非分之想的人,有念头也不敢动,包括那氐族人。” 刘星说:“爹爹梦想很好,但有句俗话,树大招风,刘家寨真要成了丁字口的第一寨,我估计,到时麻烦会比现在多。” 刘老寨主说:“胸无大志,前怕狼后怕虎,好了,我不和你斗嘴皮子了,我是寨主,还是你爹,从哪条上来说,你都得听我的,你只管照办就行了。” 刘星说:“爹,我……” 老寨主打断他的话说:“你还想说啥?” 刘星说:“我想说,我回来赶半天的路了,先去吃点东西,饿了。” 刘星说:“去吧,去吧,我等你。” 刘星欲言又止,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 孙圆带着一波马队,20来人,去了巴扎尔的营地,孙圆给身后的人挥了挥手,马上的人都下了马站原地,回头给说:“峰儿,你们在这候着。”然后上前给大帐外的士卫说了一下,士卫就进了大帐。 一会儿尼加迎了出来,拉着孙圆就往大帐里走,边走边说:“我说今天煮茶的炉火怎么跳的那么旺,愿来是贵客来了。” 孙圆说:“你太客气了,哪是什么贵客,我只代道爷和寨主来看看好朋友,顺道给你们找了个恼人的差事。” 说话间二人进了大帐,尼加对上坐的人说:“少主,这位是孙家寨的孙圆。” 孙圆说:“少主,打扰了。” 少主说:“这是哪的话,我正和尼加说部族人都安顿好了,我们去孙家寨向孙寨主当面道谢呢,你这就过来了。” 尼加端着一个壶过来说:“你有口福,刚刚熬好的奶茶,来尝尝。” 孙圆接过一杯,喝了一口说:“少主见外了,我们都是朋友,不用拘泥这些繁文缛节,我们刘寨主让我来,就是问问你们还缺什么?看我们还有什么能帮上忙的?还有就是带了几个后生,来向你们学习骑马养马来了。” 少主说:“骑马养马这是小事,3个月,保他们个个都成好手,和我们一样。” 尼加说:“还有件事,你们帮忙想个辙。” 孙圆说:“啥事,直说,我们能帮一定帮。” 尼加说:“我们的马羊今年因缺水,都瘦,眼看快中秋了,入冬前要上不了膘,这个冬就难过,现在遇到这情况,要加喂精粮。” 孙圆说:“这个有点不太好办,今年秋粮还没收上来,存粮也不多了,但是你放心,既然你们说了,我回去给寨主禀报一声,多少我们孙家寨都会出上一份力。” 尼加说:“你别急呀,我话还没说完,大家都知道你们刚刚给我们那么多粮食,你们还能有多少存粮?这一下子多出这么多张嘴,那可不是十担八担粮的事儿,我是想问问,你们有什么法子让羊上膘?” 孙圆说:“这你问倒我了,我没养过羊,你也别担心,办法总比问题多,我回去问问养过羊的人,再难也就是这一个冬天,大家都来想法子,出主意,这个坎应是能过的了。” 尼加说:“孙圆兄说的是,那这事就先说到这,少主,那你看孙家寨的后生,交给谁来带?” 少主说:“交给托列,他教人法子多,经验最好,错不了。” 孙圆说:“谢谢少主,这些后生就劳你费心了,这些后生,都没吃过什么苦,不光体弱,还娇气,今天人就交你这了,你该怎么训就怎么训,别对他们另眼相看,不上心不长进的,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不光要他们学养马,骑马,还要会认马,搭帐篷。” 尼加说:“放心吧,道爷之前都给我交代过了。” 孙圆说:“哦,反正吧,对他们的要求就是,以后随便拎一个人出来,骑马去王城,跑个来回,不能这不行那不行。” 尼加说:“你放心,凡是交给托列的人,都能给你调教成合格的养马人。” 孙圆说:“这太好了,我先替他们谢谢各位,我这也能回去交差了。” 少主说:“尼加,你亲自带他们去托列部,一定要叮咛托列好好教,要比教我们自己的人还要用心。” 尼加说:“好,少主,我现在就去,孙圆兄,我先走一步。” 孙圆说:“尼加兄,稍等,少主,我出去给后生们训训话,顺道把人介绍一下。” 孙圆随尼加来到孙家寨后生面前,对尼加说:“这个叫孙峰,这个叫孙润,算是这伙后生的头儿,来路上就给他们说过了,若后生有啥事,就会报给他俩,到时要有啥事,只接交待他俩就行。” 尼加说:“孙圆兄想的真周道。” 说完又对众人喊起来:“今天把你们带来这,都打起你们的精神,用心的去学,好好的练,别吃一点苦就哭爹喊娘的,希望你们回到孙家寨的时候,个个都是响当当的男子汉,别在这丢了孙家寨人的脸……” “雪儿妹妹,雪儿妹妹,我们去看看西屋那个小子在干什么?蕊儿倚在门口悄悄的说。” “要去你去,有什么好看的,我要绣香包。雪儿头也不抬的说。” “香包有个啥好锈的,你都绣了那么多了,还绣,你不腻呀。” “娘说我这个鸳鸯香包做的好,鸳鸯都绣出灵气了,我要再绣一个。” “你娘哄你开心的,你的香包个个都好看。” “才不会,我娘从不骗我,我自己也认为这个鸳鸯绣的比以往的要好。” “我说你天天在家绣,你烦不烦呀?” “不烦呀,我就喜欢。” “这爹爹管的又严,门都不让出,天天关家里,闷死了,这家里来了个人,今天刚好爹娘都不在,我们去看看他在干什么,说说话也好,总比在这有意思。” “才不要,若被娘看见了,就糟了。” “不会的,娘没那么快回来。” “娘是不骂你,回回闯了祸,娘都是骂我。” “骂你那是爱你,谁让你是亲生的,你要和我一样是捡来的,也不会骂你。” “哼,看你怎么说,反正我不和你去” “真不去?” “不去!不去!不去!” “不去就不去,你吼叫什么?” “我就吼,不去!” “行行行,我不说了,你爱去不去,你不去,我一个人去。” “两位妹妹在吵什么?你们是要去哪儿?”康儿站在门口问 雪儿说:“蕊儿姐姐要去看你。” 蕊儿低下头说:“瞎说,我正要去看看康儿哥哥有茶水不?你怎么就过来了。” 康儿说:“听你们在吵,我过来看看。” 蕊儿说:“康儿哥哥没啥事,我们都吵习惯了,你要没茶水了你就说,我去给你烧。” 康儿说:“谢谢蕊儿妹妹,我那真没茶水了。” 蕊儿说:“阿…………那,那,那我这就去烧。” 雪儿一听,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康儿说:“有劳蕊儿妹妹。” 蕊儿边走边做鬼脸,还挥舞着两条胳膊,仿佛有千百年的怨气,还在自言自语的嘀咕:“都怪你和我吵,把他招来了,我想好的话,全给搅没了,还得去烧水……” 康儿说:雪儿妹妹在绣什么? 雪儿双手把香包往桌下一藏,抬头看着康尔说:“不告诉你。” 就在雪儿抬头的那一瞬间,四目相对,一张脸蛋清秀可爱,一双带着稚气的水灵灵的大眼睛映着阳光,仿佛有阳光在里面跃动着,卷翘的睫毛俏皮的颤动,就像一只可爱的蝴蝶,水嫩的粉唇微微向上勾着,一个至美的画面,康儿都看呆了。 雪儿发现康儿盯着自己看,眼睛都不眨,马上脸红了,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看过,低下头生气的说:“你不是要回屋了吗?还不走。” 康儿摇摇头说了声:“打扰了,转身往回走。” 雪儿听脚步声远了,才偷偷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没人了,坐直了身子,双手从桌下拿上桌面,把香包放下,双手放脸上一摸,有点烫,就捂着脸,皱起鼻子自言自语说:“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还康儿哥哥呢,什么人嘛,坏康儿,坏康儿。” 康儿听雪儿在叫他名字,心想不会有什么事吧,还是去看看,又折身走回去。 雪儿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以为是蕊儿烧水回来了,就说都怪你,你看,你看,边说话放下了手,放下手才发现,是康儿在门口,又是四目相对,气的一双大眼一瞪,想发大小姐脾气,可脑子里一片空白,就低下了头。 康儿问:“雪儿妹妹,你脸怎么了?” 雪儿脸爬在桌上,边摇头边说:“都怪你,都怪你……” 康儿心想,雪儿妹妹这是怎么了?脸怎么变红?就问:“你脸怎么红了?” 雪儿埋着头吼:“都是你……” 康儿呆呆的望着她说:“怎么又是我了?” 雪儿哗的抬起头吼:谁让你那样看我。四目相对了一瞬间,又把头低下轻声的说:“你……你走吧……” 这句你走吧里显露出了一丝的温柔 康儿说:“哦,我回屋了。转身就走了。” 蕊儿提着茶壶进来,见雪儿爬桌上,就问:“康儿哥哥呢??” 雪儿没吱声。 见雪儿头爬桌上,又没在绣香包,就问:“又没绣香包,你脸埋桌上干嘛呢?康儿哥哥呢?” 雪儿头也不抬,指指外面,蕊儿就提着水壶向康儿房间走去。
0

第十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