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绿林军>第017章 夜闯监狱救壮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17章 夜闯监狱救壮士

小说:烽火绿林军 作者:郭正青 更新时间:2018/4/16 18:38:04
关公刀锋利无比,斩敌兵污血飞溅。   父子仨人确实太困太疲乏了,因为长途拔涉数百里从未歇脚停顿过,又因为经过了刚才那阵子拚杀,虽短暂却激烈的拼杀耗去不少的体力,还有就是刚吃罢饭人的胃肠正消化身体自然会发软,所以离开饭店隐藏好枪支没多大功夫他就醉意浓浓乱了脚步,酒劲随着扑面而来的冷风急剧挥发,全身的疲乏和酸痛愈演愈烈终于有些挺不住了,真想倒在路边眯上一会儿然后在继续往前走……趁着黑夜来到西门外护城河西边的菜地里,摸索着找到一小块杂草丛生地坐下来,把手里拿着的关公刀就劲放在自己身边,郭忠压低声音说:"儿子们,老爹太累了,我想在这睡上一会儿再进城!你俩也跑一整天了,肯定也累的够呛,休息一下有好处无害处!"   小宝凑到老爹耳边说:“爹,不能躺下呀,万一睡着了醒不来可是要误大事的?你要是累了,就坐下来歇歇,反正不能睡觉啊?"   郭忠说:"儿子们,尽管放心好了,老爹睡觉比叫鸣鸡都要精心,绝对不会误事的。刚才你们不是看到了吗?敌人三步一岗两步一哨,把守的太严实了,他们吃饱了喝足了正在精神头上,现在进去弄不好会被敌人发现了就麻烦了。安安静静的睡上一会儿,养足了劲头,到时候老爹肯定会叫醒你俩的。"   于是,父子仨个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躺了下来,没多大的功夫就甜甜进入了梦乡,把自己处在鬼子眼皮子底下的险境和此次来襄阳的目的忘记得一干二净的了,侧身躺着呼呼地睡着连蚊虫的叮咬也全然不顾了。   半夜时分,郭忠被一声轻轻的呼唤的声惊醒,那个声音极其脆弱却又十分亲切:"爹啊,你啥时候来救儿子?儿子不想坐牢不想死呀!"哎呀好熟悉的声音?好熟悉的面容?他呼的一下就坐了起来,清醒清醒头脑抬起头来朝四周看了看,他看见的只有黑糊糊的夜色和满天的星斗,郭列呢?刚才不是明明显显地看见他泪水汪汪的就站在自己面前吗?他正诉说着自己的遭遇和痛苦,怎会转眼间就不见了?这是在哪里?怎么会跑这来了?哦,想起来了,要误大事了。他伸手拍了拍睡得正香的俩个儿子,小声地说:儿子,儿子,快起来,后半夜了,时间到了,我们应该行动了?   俩兄弟听到父亲小声的喊叫,呼一下站了起来,揉揉眼睛,朝四周看了看,没刮一点风,夜色依旧黑暗。抓起丟在旁边的关公刀,跟着老爹朝西门方向摸去。   按照酒店老板所说的路线,他们绕过西门钢木结构的桥梁,沿着护城河定直往北走,摸索着边走郭忠边数着脚步:六十一,六十二……。”走完了两百二十步,他站住了,模模糊糊的他们看见的是百米宽的护城河河水,黑油油倒映着远处城墙上照过来的微弱灯光,河水那边确实有一小块被炸倒的城墙,估计那散落的砖头石块堆有两人多高,几米宽的缺口隐约能见。   四周寂静得吓人。郭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难得的进城通道啊,老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拿到开门的钥匙包,谢天谢地。他毫不犹豫地提着关公刀溜身下水,兄弟俩随后也进入了水中。   "哎哟!"郭小宝差点叫出了声,好冷的夜间河水啊,他还从来没有尝试过,没游多远他就磕起了牙齿,他扭头朝三哥看了看,嗬,他已经游到自己前边去了。   其实,小宝对游泳和游泳知识还是略懂一些的,往年每到夏天炎热难挨的时候,他总是随着哥哥们或者是庄子上的伙伴们,到荡沟里泡澡踩水扎猛子。要说踩水,除下二哥的本事大以外,就属自己最有能耐了,两手抱着几件衣裳,能一点不湿的行走在几米深的水中,并且一走就是一两百步远……来到了护城河河水中间,他看见父亲和二哥划着水正在前头等着他,他使劲地拨拉着蹬踏着追了上去,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气力小,而拖累了今夜的行动。   终于爬上了河堤,他们小心翼翼地在碎石砖块上移动着,生怕一不留神闯动沙石弄出点响声被鬼子听到,哪怕是几粒米落地的微小声音也尽量避免;爬到了废墟顶上,再一步步往下移动,慢慢的他们走出了障阻区域,摸索着继续向前走,拐进了一条狭长的巷道。   来到一个岔路口,拐了个弯继续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位于汉江边古城墙下,一条稍微宽展的石子路出现在眼前。他们在路边墙角蹲了下来,郭忠拉着两个儿子指着前面的街道小声说:″这就是夫人城,监狱就在前面。"他把两把关公刀递给俩儿子说声:"注意点,走。"猫着腰顺着街边溜过去。   走出去不到百步远,他们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亮着两盏马灯,毫无疑问那就是敌人的岗哨。靠着墙提着刀躡手躡脚走着越来越近,他们看见两盏马灯就挂在大门两边的墙壁上,马灯下边立着两个岗亭,两个伪军端着枪在铁栅栏门前来回走着查看着,铁门右边墙壁上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襄阳警备队监管站。毫无疑问这里就是汪伪政府的监狱。   "乖乖,总算找对了位置,好家伙!"郭忠差点说出口,拉起俩儿子后退十几步对着他俩耳朵小声说:"我敢肯定,郭列就关在这。你俩记住,出手要狠毒,必须一刀毙命,免得他喊叫出声。两个巡逻哨我来收拾,你俩干掉西边岗亭里的敌人,行动!"   小宝凑到爹的耳朵旁边小声的说:"你放心,没问题,儿子正愁着没地方练刀法,看我的。“   郭忠握紧了关公刀,继续往前移动着。当行走到离马灯只有十几步远的时候他看见两个哨兵面对面走到了一起,饥不择食机会难得他抡起关公刀一个老子鹰扑食飞步上前横削过去。随着唰地一声响他看见两个伪军已经人头落地,尸首摇晃两下直挺挺地倒下。"哐当",一俱尸首倒地时肩膀撞到铁门上。他们吓了一大跳,他们担心岗亭里的哨兵会闻声而动。   轻轻地推开岗亭铁板门,郭忠就走了进去,他看见一个哨兵爬在桌上正呼呼大睡,他放下关公刀伸手掐住哨兵脖子,哨兵如梦初醒般瞪大眼睛吱唔着不知如何是好。对着哨兵的耳朵他压低声音说:"老老实实的配合,老子可以不取你狗命。犯人们关在哪?快说!"说着话把手松开一些。   哨兵翻翻白眼哆嗦着说:"我我我说,别别别杀我,在在在后院里。"说话间他指了指后院。   声音有些过大,郭忠连忙掐紧他的脖子,又说:"你给我听好了,别耍花样,小心我割了你的脑袋。带我们进去找一个人,快走!"松开手抓起靠在墙上的关公刀。   哨兵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小声的求饶道:"好汉,英雄,英雄,好汉,不是我不想帮你,院子里还有二道岗,高队长在那把着,不信你去看看啊?"   郭忠用关公刀刀尖顶着哨兵的脖子严厉地说:"你别跟老子讨价还价,快去把门叫开,叫不开门老子取你的心脏喂狗,快走。”   哨兵哆哆嗦嗦站了起来,往外走着结结巴巴地说:"好汉饶命,好汉饶命,走,走,走。"   郭忠一手提着关公刀,一手拧着哨兵的脊背,推着他往前走,走出去没几步,他就见郭恒和小宝从后面赶上来,他俩除了手里提着的关公刀以外,肩膀上还各挎两支步枪,毫无疑问他俩已经劈死了岗亭内外的哨兵。他把俩儿子拉到跟前吩咐说:"远远地跟着,别靠的太近,二道门有哨兵,注意警戒。"   兄弟俩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握紧了关公刀刀把子,往前看他们虎视眈眈。   打开铁栅门走进院子,来到二道门前,郭忠朝四下看看,没有岗亭和哨兵,也没有看见有灯火,他抓住哨兵的脖子原地转了三圈,警告说:"小心我要你的狗命。"   哨兵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见二道门里忽然亮起一道手电光,朝四处照照扫向院子当中,郭忠连忙闪到哨兵身后。那哨兵晃着手电大声问:"谁呀?深更半夜的谁在那说话?"   哨兵回答说:"高队长,是我呀,顺子。后半夜天气有点寒,我想借件大衣穿一下,实在是顶不住啊。"   高队长说:"哦,是顺子。别怪大哥心狠,都是爹生娘养的,你冷我就不冷?将就一会儿吧,很快就要换岗,对不起!"   哨兵说:"大哥呀,能将就我肯定将就,这些年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要不是太冷遭不住我也不会过来给你找麻烦!看在多年哥们的份上请你帮个忙,你站内岗好歹在屋里,还是暖和一些。"   高队长点上马灯,熄灭手电,脱着大衣说:"唉,遇上你真够麻烦的,自己有大衣为啥上班的时候不带上呢?你过来拿。老二,去开门!"   一个被称作老二的人答道着:"知道了大哥。"拿着手电灯走向门口。   哨兵感激地说:"谢谢大哥的体贴,兄弟不会忘记你的,有机会请你喝酒。"   门口响起摸锁开门的声音。郭忠有些紧张,二道门里有两个汉奸,一石难击二鸟,一手难按二鱼,万一有个闪失岂不是钱功尽弃煞费苦心?推着哨兵朝前走着,刀把子被他握得咯咯地响。   就在哨兵解锁开门的刹那间,郭忠抡起关公刀劈掉了开门哨兵的项上人头,箭步上前拧住正要开溜的高队长,飞起一脚把他踢跪到地上,伸手缴了他的匣子枪,抡起关公刀架到他的脖子上压低声音说:"敢动弹老子削掉你的脑袋,老实交代饶你不死,监狱里到底还有没有岗哨?在哪个位置?快说。"   高队长被突入起来的打击吓得是魂不守舍,结结巴巴地说:"有、没有岗哨,在、在值班室。"   郭忠又问:"监狱里有没有一个姓郭的年轻人?你不清楚?去年春天你们有没有从郭家庄抓过人?高高的个头稍黑的皮肤的那个?快点说!”   如梦初醒,高队长想起来了,忙说:"有有有,砍死几个日本人,好像有这个人。"   这时候,郭恒和小宝押着顺子走进来。郭忠抓着姓高的脊背把他提了起来,厉声说:"别耍花样,前面带路,走!"   高队长哆哆嗦嗦往前走。其实,他就是高家老大高天成,当他听到来人要寻找郭家庄姓郭的年轻人的时候,他如梦方醒似的立马明白过来,前来劫狱的夜行人竟是高家不共戴天的仇人?真应了那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不是冤家不碰头,若是仇家易见面。害死自家老四的凶手就在眼前竟会全然不知?自己竟然没察觉到监狱里还关着冤家的后人?仇人见面分外的眼红,他们会不会知道自己就是高家的老大高天成?刚才他们已经听到顺子喊出高队长几个字,很有可能他们疑惑上本人,怎么办?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贼人的功夫非同一般,动作如闪电、心肠比蝎毒,竟敢视皇军威严而不顾夜闯监狱救人?绝非蠢笨莽撞之辈!哨兵被劈死,几支钢枪被抢走,等会就会有囚犯逃跑,日本人很快就会知道,作为队长自己负有推脱不掉的责任,想指望鬼子辜息谦让绝对不可能。姓郭的不是好惹的,要是找不到他的儿子决定会动刀杀人。日本人也不是好惹的,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唉!自己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横竖都是一个死,得赶紧想办法离开,连夜溜出襄阳城回老家去。   他走着想着突然弯下腰,装着拔鞋的模样观察着,夜行人快步朝前面走着,他和他们拉开五六米的距离,天赐良机天助我也,现在不溜更待何时?他转过身撒腿就跑,跑到二道门口他忽然站住了,只见夜行人手持关公刀挡住去路,他麻利地转过身往回跑,跑出去没几步就觉察到有把锋利的大刀从后背别到胸口,巨烈的疼痛立马显现出来,他暗自叫苦:"完了完了,必死无疑。"他颤抖着回过头指着走上来的郭忠说:"姓郭的,你不得好死,老子就是到了阴朝地府也要找你算账,你记住。"说罢扑通一声爬到地上,不再动弹。   黑夜里,四周静悄悄的,远处响起断断续续的狗叫声。   父子仨人推着哨兵朝前走,很快来到两间平房前,看见屋里亮着两盏马灯,顺子用指指平房,郭忠立马明白其中的意思,毫无疑问这就是监狱警备室。他拍拍俩个儿子肩膀,后退几步小声地吩咐几句,然后直接走向东边那间平房,他飞起一脚踹开木板门冲了进去,举起关公刀就是几家伙,惨叫声随之响起,正熟睡的四个伪军立马见了阎王。   与此同时,兄弟俩冲进西边那间平房,一阵狂劈猛砍要了俩个警察的性命,取下挂在墙上的两把匣子枪转身来到外头,推着正哆嗦的哨兵来到监室外面,摸着挂在大门上的铁锁他们焦急万分。   这时候,郭忠从后面赶上来,见状他举起关公刀用刀背砸开大铁锁,说声:"抓紧时间,快点!"   行走进监室中间巷道里,老父亲提着关公刀走在前头,俩儿子打着手电灯紧跟其后。冲着两边监室里的囚犯郭忠大声地说:"乡亲们,你们不要怕,都是自己人,我来找我的儿子,他叫郭列!"   郭小宝举着电灯朝囚犯们照照,二十几间监室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他们中间有坐着的也有躺着,半夜三更隐约响起一个女人的哭泣声。郭忠手起刀落砸开几间铁栅栏门上铁锁大声地喊道:"乡亲们,跑出来,快逃命吧!"   黑暗的监室里寂静无声,没有一个人跑出来。一个坐在门口的老汉慢慢地站起来说:"好汉,别浪费时间了,你以为现在还跑得出去吗?天就快亮了!"   他被老者的一句话提醒,现在放他们出去不是个办法,不但救不了他们,而且会害了他们,因为天亮前他们根本无法跑出襄阳城,好心有时候会变成恶意,一旦让鬼子发现逮回来必死无疑,自己为啥就没有想到这些呢?想救他们出苦海是迟早的事情,现在要赶紧救出儿子跑出城外再说。他大步地行走在潮湿的巷道里,边走着边逐间屋的呼唤着自己的儿子:"郭列,郭列,你在哪呀?听见了没?我们救你来了。"   死一般寂静的监室里没人回答。兄弟俩走在父亲的后面,晃动着手电筒搜索着,他们也在不住的轻声的呼唤着:"二哥,二哥,你在哪里?弟弟们救你来了。"   继续朝前走,郭忠又想起郭列八岁那年发生的一件事情,儿子忍饥挨饿把讨饭要来的一个窝窝头送给庄南头宋奶奶吃,父亲却以为他把窝窝头弄丟了,竟然掂着棍子满庄子追打他,直到儿子被打晕倒在地上……自己是个极不称职的父亲,为啥子不问个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对待自己的骨肉比对待二家旁人还要心狠,哪里还有一点点做人的味道?为此他不知悔恨多少次,他觉得自己亏欠儿子的太多太多!换句话说,罪魁祸首还是这个黑暗的社会,如若家里有吃有喝条件好的话,父亲还会不会为一个窝窝头追打儿子?绝对不会。年幼的儿子为了救活别人的命人差点把自己的命搭上……想着走着来到监号的尽头,却没有发现儿子的踪迹,他失望地蹲到地上抱头流泪,心想他会不会已经被日本人枪毙了?就像饭店老板说的枪毙以后扔进汉江喂鱼去了?   就在他站起来准备返回的时候,身边监号里隐约传来说话声:"好汉,别找了,别喊了,去审训室看看吧,昨的被带去过堂的两个人,只回来了一个。"   犹如落水之人抓到一把救命草,郭忠顺着声音走近了那扇铁大门,大声的问:"老乡,你快说,审训室在哪?那个没有回监室的人在哪?"   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好汉,你听好了,就监室的进口处,两间平房,你去了就看见了没,快去吧。”   郭忠转过身看见俩儿子正沮丧地站着,他上前一步抓过顺子吼道:"狗杂种你不老实?带我去审训室,快点!"   顺子惊慌地答道:"是是是,我领你去审训室,我领你去审训室。"哆嗦着往前走着,忽然扑通一声瘫痪在了地上,慢慢的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片刻,来到监室入口处,哨兵指指挂有大铁锁的一间平房。老天爷,隔行如隔山,近在咫尺却不知道?,审训室就在警备室隔壁。二话没说郭忠抡起关公刀砸过去,门环断裂跳起老高。他飞起一脚蹬开铁门,拿着电灯照过去,哎哟,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尽管他破衫烂衣两眼紧闭,脸上糊满黑褐色血渍,但他还是认出来了,谁的儿子没得小名?这个人正是自己的儿子郭列,绝对没得错!他扔掉关公刀,蹲下身把他抱了起来喊道:"儿子儿子,是你吗老爹救你来了,你睁开眼看看啦?"他扭转身背起自己的儿子冲着郭恒和小宝说了句:"拿上刀枪快走!"   父子仨人跑出审训室,穿过二道门来到前院,迈开脚步跑上街道,趁着黑朦朦的夜色朝西门摸去。
0

第017章 夜闯监狱救壮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