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秦风悲茫>6.东伐无望 败师而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6.东伐无望 败师而归

小说:秦风悲茫 作者:军耀华月 更新时间:2018/7/9 0:40:11
出得安邑往西南,越过石门山,再渡过河水北岸,有两座在河水南岸的大山,一名夸父山,一名华山,两山都是东西走向,横跨其中。华山以西便是秦国关中腹地,以北几十里是渭水,南面秦岭、洛水(春秋战国时期,有两条洛水,一处在贯穿河西而入河水,一处就是西起华山、竹山,过韩地经周天子洛阳,直入中原段河水),正东便是与夸父山面而相对;夸父山位于河水下游南岸,北临河水,南靠门水,东面秦国函谷关、胡邑,西面华山。 这两山都是中华民族古老的圣山。华山古称“西岳”,为中国著名的五岳之一,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中华”和“华夏”之“华”,就源于华山,华山是中华民族的圣山。五岳皆是古代帝王封禅祭天之处,封禅名山,实际上是古代帝王巡守疆土、炫耀武功的产物,后为道教所继承,被视为道教名山。华夏五岳,是中华民族的五座圣山,它们是:西岳华山、东岳泰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其中的秦山更是五岳之首,泰山曾是后世封建帝王仰天功之巍巍而封禅祭祀的地方,更是封建帝王受命于天、定鼎中原的象征。五岳的得名,据说最早可追溯到尧舜的时代,尧命羲和氏四子分管四岳。那时“四岳”是主管方岳的官吏职称,天子巡狩时,各主管方岳的官吏在驻地选择一座高山,放火发出信号,以召集诸侯。于是,最早的几座发信号的山便成了岳官的首府。舜时,岳官的职称开始与这些名山的山名统一起来,有关五岳的详细记载,较早见于秦汉时代的书籍《尔雅.释山》。华山以北河水以西渭水以南地带的几个城邑,便在这华山与渭水之间东西走向,春秋时期的老晋国与秦国经常在这里形成拉锯战,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设有几座城池:阴晋、武城、郑、彤、船司空。 从华山以东一直向前而望,便是夸父山。相传远古时代,有一族名夸父族,夸父族的首领叫做夸父,他身高无比,力大无穷,意志坚强,气概非凡。那时候,世界上荒凉落后,毒蛇猛兽横行,人们生活凄苦。夸父为了本部落的人产能够活下去,每天都率领众人跟洪水猛兽搏斗。夸父常常将捉到的凶恶的黄蛇挂在自己的两只耳朵上作为装饰,引以为荣。 有一年,天大旱。火一样的太阳烤焦了地上的庄稼,晒干了河里的流水。人们热得难受,实在无法生活。夸父见到这种情景,就立下雄心壮志,发誓要把太阳捉住,一天,太阳刚刚从海上升起,夸父就从东海边上迈开大步开始了他逐日的征程。太阳在空中飞快地转,夸父在地上疾风一样地追。夸父不停地追呀追,饿了,摘个野果充饥;渴了,捧口河水解渴;累了,也仅仅打盹。他追了九天九夜,离太阳越来越近,红彤彤、热辣辣的太阳就在他自己的头上啦。 夸父又跨过了一座座高山,穿过了一条条大河,终于在禺谷就要追上太阳了。这时,夸父心里兴奋极了。可就在他伸手要捉住太阳的时候,由于过度激动,身心憔悴,突然,夸父感到头昏眼花,竟晕过去了。他醒来时,太阳早已不见了。夸父依然不气馁,他鼓足全身的力气,又准备出发了。可是离太阳越近,太阳光就越强烈,夸父越来越感到焦躁难耐,他觉得他浑身的水分都被蒸干了,当务之急,他需要喝大量的水。于是,夸父站起来走到东南方的河水边,伏下身子,猛喝黄河里的水,河水被他喝干了,他又去喝渭河里的水。谁知道,他喝干了渭水,还是不解渴。于是,他打算向北走,去喝一个大泽的水。可是,夸父实在太累太渴了,当他走到中途时,身体就再也支持不住了,慢慢地倒下去,死了。 夸父死后,他的身体变成了一座大山,这就是“夸父山”, 清晨,夸父山以北的河水南岸,浓浓的雾气还没有消散,山间林野之中,一支大军秘密向西开进,春日里群山之间一片碧绿,鸟语花香。几日之间,便越过了河水南岸,开进了华山险地,华山之险天下皆知,华山之貌,天下闻名。一支红色大军便在山间丛林秘密驻扎了下来。 就在秦国北路大军进伐少梁之时,秦简公亲率的十万大军沿着渭水也相继向东浩浩荡荡进发。一路上,他既兴奋又各种藐视魏国,兴奋的是他两路大军共二十万之众攻伐魏国,定能一战击败魏国,将创下秦国的千秋功业,藐视的是秦国顷刻之间便组建了二十万大军,而魏国四面处于列国环视之间,定抽不出数十万大军,想到这里,他底气十足。看着前进的军马,原野上旌旗招展战马吼叫的壮阔景象,这是他继位以来最威武的一次。 兵行到了郑地,秦简公良久思忖,便命令大军扎营歇息。他的幕府大帐在城邑东门外,比起城邑里面的狭窄府邸舒服多了。一快马越过渭水南岸,飞驰而来,幕府大帐外步军主将走进账内禀报:“禀报君上,据斥候来报,魏国派太子魏击驻防封陵。” 秦简公冷冷笑一阵大笑道:“哈哈哈,魏国难道无人为将了吗?既然派出一乳臭未干的小儿驻防如此重地。” 步军主将随即问道:“君上,接下来该如何?” 秦简公在木案前望着步军主将:“我决议,你率三万步军,作为前军,直取封陵!” 突然,账外一快马斥候来报:“启禀君上,前方急报!急报!” “慌个甚?细细将来!” “禀君上,船司空、阴晋被魏军攻下!” “什么?这魏国来兵多少?领军是谁?” “大概三万,全是步军,领军主将是李悝。” “啊哈哈哈哈,才三万,不惧,这魏军好大胆得胆子啊?这李悝何许人也,寡人不知啊,不惧,我十万对三万绰绰有余,传令,明日起营,直扑阴晋。” 就在魏国三万大军秘密驻扎华山营地之时,魏军主将李悝大帐内紧急召见各将领,他摊开木案上的羊皮地图,准备在夜晚奇袭秦国阴晋,李悝的谋划是这样的,三万大军是秘密开进,粮草是大的问题,在出发之前,已经与太子魏击商议,让他适机夺取船司空渡口,自己则攻下阴晋,一来粮草便可运到,而来拿下阴晋,进可攻如若战场情况不对,也可以撤退,不至于陷入绝境当中,此次长途奔袭的目的就是阻止秦国东进攻击魏国夭折,但是秦国必近是十万大军,单凭自己手上的兵力硬碰硬肯定是不好应对,只能各个击破,沿途袭扰。 李悝升帐发令:五千步军直取阴晋城,自己亲率一万五千步军西进埋伏,防止秦国援军,另外快马飞骑通告封陵太子发起进攻。李悝严令:“五千步军攻下阴晋之后,只留一千军士守城,其余全部西进与自己汇合,伏击秦国大军。” 于是,春日到来的时节,猛烈的攻城奔袭战开始了。 一切布置妥当,魏军很顺利拿下了秦国阴晋、船司空,这是李悝没有想到的,比预想的时日要快了很多,最后在汇合攻下了秦国武城,斥候传来消息太子魏击亲率大军拿下了船司空并支援了一万骑兵,最后在武城驻扎。 当秦简公听到武城被攻下之时,军营里面已经是议论纷纷,他才恍然大悟,魏国士兵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悍,他于是连夜发兵,准备攻下武城,便连夜聚将。 大帐内黑色大将齐聚,只见秦简公坐于木案前,亮闪闪的打量着各位将领一阵,径直起身。 “寡人决议,今夜启程发兵攻击魏军收复失地。”秦简公郑重地说道。 “臣启我王。”一老将拱手道,“魏军突然攻取武城等地,想必是长途奔袭,这样的一支军队,定然是魏国最精锐的部队,又加上是有备而来,气势汹汹,不可小视,我军虽然是十万之众,可有一半都是民间临时征发,老秦人虽然尚武成性,但毕竟到了战场,需要相互间的战斗配合,否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加上敌方主将之前并未谋面,底细并不清楚,请君上三思。” 秦简公黑着脸道:“寡人清楚,魏军不过三四万人而已,又是步军。大秦甲兵十万,还打不过区区几万之众?忘记怎么打仗了吗?” “我等襄一雪前耻,怕个鸟!”步军主将康概一句。 秦简公激昂得吩咐道:“好,只要诸将同仇敌忾,还怕它魏国不成!好了,即可出发,前军开路,拿下武城,后军押送军械,中军随后,不得有误!” “诺!”众将一口同声。 秦军驻地大营便忙碌了起来,大营外一斥候飞速驰马向东而去。 魏军武城幕府大帐内,李悝听完了斥候的禀报,他便下令火速撤离武城,在向南大山乘着夜色秘密开进,李悝对敌方的预料:秦军毕竟有十万之众,要想一战击败,几率不大,我军长途奔袭,加上一万骑兵,也只有四万兵力,如果被围困在这小小的武城内,有被全军覆没的危险,自己所带三万步军全是精锐,擅长山地战,守城之战风险太高。为此,李悝准备了后援,命一万骑兵袭击秦军后军辎重,只要成功,秦军必然回援,到时候,自己便亲率步军出击,必定能一举击溃秦军,杀个措手不及,只要能一举击溃秦军,秦国就无力东进。 毕竟战场环境瞬息万变,要想打赢,就得预料到各种败的可能性。李悝是平生第一次用兵,在出山之前,老师所教之兵学自己也学得不错,但毕竟这是实战,不是兵学所讲,但他罕见的冷静与灵动这是与生俱来的。 夜晚一万骑兵绕过官道,走了华山以北的小道,在一处山谷地带秘密埋伏下来,所有的马蹄用布料缠好,防止有声音,马嘴全部用钳马夹住马口,不使鸣叫。将近三万步军埋伏于山道两侧,合力袭击秦军。 夜色苍茫,秦国前军已经过了魏军骑兵的伏击范围,已经来到武城下,斥候来报,武城没有一个魏兵,前军主将大喜,以为魏军惧怕秦国大军,肯定全部逃走;遂派出斥候禀报秦简公,秦简公下令前军快速追击,自己的中军随后赶到。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后军行进当中,被突如其来的魏军骑兵给击溃了,一时溃不成军,此时中军刚好行进魏军伏击地,突然,一阵牛角号响起,满山火把,喊杀震天,箭如雨下,秦军连忙列队阻击,魏军又一轮长箭射了过来,顿时不断有人倒下,突然身后一队骑兵冲来,冲乱了阵型,秦军只能各自为战;前军得知中军被袭击,连忙回师救援,被赶来的太子魏击援军杀得脱不了身。 脸色惨白的秦简公,两眼怒目,看着眼前的一具具尸骨,一时间他什么都明白了,自己轻视了魏国士兵的战斗力,大出自己的意外,令他全身发抖,最后不等前军下令撤退,可是魏军并没有追击;清晨,郑邑迷雾大起,溃散的秦军陆陆续续的开始回营,最后只有五万之众,一快马来报:昨夜前军三万,被魏太子击败于武城于阴晋的山谷地带,全军覆没主将战死,魏军全部退回河东;良久,北边一斥候飞骑而入大营,下马变报:北路攻伐少梁大军大败,老将孟威战死。 当听到这个消息,秦简公沉默了,只说了一句话:“快,传令,严防洛水北岸,两万大军驻守阴晋,其余班师回雍城。” 李悝在击溃秦军之后,并没有追击溃散的秦军,而是东进与太子魏击汇合,击杀秦国前军全歼,最后挥师回魏国,此时的魏军如果继续西进,定会激起秦国举国的抗击,单凭这点兵力是不够的,只要阻止秦军东进便是大胜。 两路消息传到安邑,魏文侯大喜,立即下令,举国酺两日。接着又派士大夫任座为特使分别前往封临少梁犒军。数日之后,飞马来报:乐羊驻守少梁,西门豹驻守蒲坂,上将军李悝所部班师而来。
4

6.东伐无望 败师而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