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卜算子观天>第五章 婚姻聘礼知多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婚姻聘礼知多少

小说:卜算子观天 作者:公子彭生 更新时间:2018/4/18 9:07:20
青青芦苇,苍苍蒹葭; 大尾巴的喜鹊叫喳喳。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大嘴巴的青蛙叫呱呱。 踩着露水,迎着朝霞; 赶着牛车,娶妻回家。 娶妻如何?如玉似花! 娶妻为何?为己生娃! 话接上回,御夫用绳索捆住刺客,上了马车继续载着南宫偃赶回司寇府。南宫偃这位御夫名叫牛舌背,因跟着司寇出入机要之地,又兼用心,便知道许多故事。 于车上无聊之时,御夫牛舌背便问道:“不知司寇大人是否听说。正月癸丑这日,鲁侯(姬同)的母亲下葬了”。 南宫偃略感诧异说道:“鲁桓公夫人是于天王四年秋七月初五戊戌日薨的(公元前673年7月14日),如何今日才下葬?按礼我国应当会葬的,因为正月出征在外给耽搁了,君上并未安排行人使者”。 御夫牛舌背继续说道:“大人可知鲁桓公夫人姜氏的故事吗?” “不知” 一听此话御夫牛舌背兴奋地继续说着:“当年鲁桓公夫人归嫁鲁国时,她哥哥齐襄公姜诸儿亲自送到鲁国边境的。按说国君是不能为女儿送嫁的,派上卿送嫁就算是行得最高礼了。 “有这事?吾当年不过二岁。怪不得没甚印象”南宫偃说道。 御夫牛舌背继续说着:“二十二年前,庄王三年正月时(公元前694年),鲁桓公带着夫人一起到齐国泺邑会见齐襄公。哥哥妹妹相见,自然是说不完的话,一夜缠绵之语不尽,但却被鲁侯撞见了”。 “鲁侯不多想也得多想,于是便把夫人姜氏看管起来,几个月都不让与齐侯见面。” “这齐侯一时怒火中烧,便要报复鲁侯。庄王三年夏四月丙子这天,齐侯宴请鲁侯,将他灌得死醉,派大力士公子彭生送鲁侯回馆舍,在车上勒死了他。这姜氏把鲁侯尸体送到边境,交给自己儿子太子同,不敢回鲁国,于是返回齐国跟着齐襄公厮混。” “当今鲁侯也不敢对外宣称自己的君父被自己的舅舅和君母一起杀了。执意要求齐襄公杀掉公子彭生”。 “这公子彭生力大无穷,每日贴身护卫齐襄公左右,无人胆敢上前。齐国公孙无知见其为了这事被齐侯赐死,便在庄王十一年,冬十有一月癸未这天,袭击杀掉齐襄公姜诸儿。” “正是因此,齐国君位空缺。齐襄公的弟弟公子小白杀了亲兄弟公子纠,成了当今齐侯。” “只因一个姜氏,死了两位国君,两位公子,一位公孙,成就了一位霸主。” “所以娶妻之道是娶贤不娶貌” 御夫牛舌背又问道:“臣冒昧敢问司寇大人,为何如今还未婚娶?” 要说原因,南宫偃才能够感受神鬼妖中的最低端的妖气,不能为了娶妻破了这能力,但又不能明说,只得说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吾尚未得父母之命矣。” 说着说着便到了司寇府门前,门前围着一群国人,中间一男一女正在争吵,所谓何事?只为了那女嫁男娶之事。 南宫偃一面令争执不休的两人到司寇府大殿之中,一面请御夫驾车前往地官司徒府请媒氏下士前来。在大殿之中,这男子与妇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 “出不起彩礼,就别想娶我女儿”男子说道; “自古以来都没有要这么多彩礼的!”妇人说道; “你儿子年纪大了,再不出币,娶不到媳妇”男子又说道; “你女儿大龄剩女!”妇人回道; “你儿子拐跑我女儿”男子骂道; “你卖女儿!”妇人毫不相让。 南宫偃哪里见过这么粗鄙的对骂之声,羞得听不下去了。遂转身对小司寇说道: “吾尚有要事,便交与中大夫了!” 小司寇转身对士师说道: “我还有刑狱需要处理,交给下大夫了” 士师转身对乡士说道:“我也要处理几件案子,便交给上士了” 乡士暗想:“此地我最小了,实在没有办法推脱”,只得起身对男子和妇人问话,这才想起司寇大人着御夫前去请媒氏。于是计上心头,对着南宫偃拜了一下说: “婚姻之事本属地官媒氏所辖,这两人为自己儿女私奔争吵,并不牵扯人身伤害,所以不归我司寇府管辖。如今倘若我来插手,恐被司徒大人责骂。待媒氏下士前来,不如就转交于他。敢问司寇大人意下如何?” 话音未落,媒氏下士便进入大殿殿,依次向司寇、小司寇、士师及乡士行过礼,问道: “敢问司寇大人,为何令我前来?” 南宫偃:“请下士调解两家婚姻争执”,于是媒氏下士便问那二人: “你儿可三十未娶?”“是的!”妇人回话; “你女可二十未嫁?”“是的!”男子回话; 又对妇人问道“你家是否以大雁行过纳彩礼?”“是的”妇人回答。 又对男子问道“你家是否收了大雁行过纳吉礼?”“收了”男子回答。 又对妇人问道“你家可准备了五匹黑红两色布帛和两张鹿皮,行过纳徵礼吗?” 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已经备妥,可是人家不收啊。一定要我们准备三十匹布帛,十二张鹿皮。还要我家先返修房屋,再用宝马香车去迎她女儿过门。否则就断然不许女儿归嫁!” 媒氏下士又问那男子:“你女儿怎么认识她儿子?” 男子回答道:“大人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是大人您亲自安排我女儿跟他儿子在本月中旬相亲。我女儿对他儿子是一见钟情,可是我没想到他家穷得叮当响,房子都没有,活该打光棍。如今哪家结婚不要几十两布帛的,我家还是要得少的呢!” 南宫偃听闻此话,大声呵斥道: “休得胡言乱语。礼云: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中春之月,男女相会,不禁私奔。凡嫁子娶妻,入币纯帛无过五两。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我令两家婚姻成立!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媒氏下士见此急忙说道:“请司寇大人息怒。你这男人!既然妇人家依礼行事,你就该把女儿嫁了。再叨扰司寇大人,我必定罚你!”。 男子见大司寇南宫偃大怒,不敢言语急忙告退。那妇人千恩万谢,三拜九叩之后,高高兴兴地去寻自己儿子和媳妇回家完成婚礼。 “我等分内之事,敢请司寇大人恕罪。如无他事下臣告退”媒氏说完此话正要告辞离开。 门外又有两家人吵闹着走了进来。 原来是一位下士与女子行过了纳徵礼,又问了婚期,本当在正月二十日成婚的,不料这位下士死于虢公征狄之战。 下士的父母已亡,也没有嫡亲弟弟。同祖的从弟(堂弟)坚持与女儿嫁断绝婚姻契约。而女子的父亲是断然不同意,坚持让女儿与死去的下士完婚,于是让家人抢夺了下士的尸体。 先前地官司徒府之媒氏推三阻四不愿管理,下士从弟(堂弟)与女子之父一直争执不休,今日听闻司寇府司寇大人作得了主,便来到这里。 听明白了原由,南宫偃问媒氏道:“于礼如何处理阴婚者?” 媒氏下士答道:“禁迁葬者与嫁殇者!” 南宫偃暗忖“这女子之父见下士没有了嫡亲,坚持完婚,想必是要侵夺下士家产。” 于是着女子之父说道:“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古之法也。且礼有禁阴婚者。快将下士尸体还于其从弟下葬。否则本官定要罚你!” 女子之父唯唯诺诺只得答应。此两家还未走出府门,却又有两家争吵进来。 原是正月征发的民夫,与一女子定下了婚约,不料想也死在了征狄人之战。民夫父亲希望女子与自己儿子成婚,但被女子父亲断然拒绝。 媒氏见司寇南宫偃禀礼办事,便有了底气,坚决果断地说道: “国之礼法,禁止阴婚。尔等若不从令,我定处罚!” 官府长久以来便不处罚这类婚姻之事,见媒氏突然说出这话,民夫之父便有所害怕,不敢再争吵。 南宫偃感叹道:“如此婚姻民事都应由地官司徒府调解,若每每要我这审理刑狱司寇府来裁决,礼无礼,国不国矣!” 天色已晚,南宫偃令人送走媒氏,关了府门,收拾行囊、礼物明日出发聘问陈国。 天王五年,春二月二十六乙酉日,夏历三月二十六从(公元前672年2月26号),南宫偃一行人从虢国都城上阳出发,四日后二月三十日己丑路过京师王城北门,心想:“去年跟着君上平定王子颓之乱,今年又献了戎捷。两番来过京师都未曾拜访老师,今日不妨去看望一下”。 便对御夫说道:“牛舌,请入城到太史家,吾要拜访老师”。 “大人我们没有束脩啊!”御夫牛舌背说道。 “吾倒是忘记带见面礼了。但吾不是初次拜师,而是要拜访昔日授业恩师。礼云:冬用雉,夏用腒(音:jū)。如今是仲春二月,请你帮吾买一只活鸡作雉,再买一鸡腊肉作腒”。买礼物之事,在此不提。 且说御夫牛舌背驱车赶到太史家门口,依着礼,南宫偃双手横捧着雉和腒(音:jū),雉头朝向左边,对门人作揖说道: “在下久欲拜见太史李先生,但无人相通“。 那门人见南宫偃穿着锦帽貂裘,便不敢怠慢,也回了一揖说道: “不敢不敢!若是拜见李太史,却有所不能。” 南宫偃听这话以为老师亡故了,伤心地问道: “如何不能了,难道李先生身体欠恙?” “不不不!因两年前,王师被卫师所败。天王一怒之下将老太史贬往成周城,看管守藏室(图书馆)“门人回禀道。 南宫偃揖谢门人之后,便又驱车赶往成周,在此不提。 且说南宫偃见到老师李耳,师徒二人分了主宾坐下。南宫偃稽首拜向老师说道: “夫子受辱了。天王不思修德,却迁怒于夫子,学生甚感不平。” “吾活得很久了见得多了,丝毫不在意这种事情。归父不必如此激愤。如今既为虢公大司寇位列上卿,政务繁忙,昨日之学,可否忘记?为师在此考归父一考。” “何为文王八卦?” 南宫偃又拜了一拜说道:”夫子之学博大精深。学生虽愚钝却也记得。昔年文王被帝辛关押在羑(音:yǒu)里,于是演绎后天八卦,可排成三纵三横: 四卦之东南巽?卦(六九九,阴阳阳),九卦之正南离?卦(九六九,阳阴阳),二卦之西南坤?卦(六六九,阴阴阳); 三卦之正东震?卦(九六六,阳阴阴),五为中宫,七卦之正西兑?卦(九九六,阳阳阴); 八卦之东北艮?卦(六六九,阴阴阳),一卦之正北坎?卦(六九六,阴阳阴),六卦之西北乾?卦(九九九,阳阳阳) 一横之四东南巽?、九正南离?、二西南坤?,四、九、二之和为十五;二横之三正东震?、五中宫、七正西兑?,三、五、七之和为十五;三横之八东北艮?、一正北坎?、六西北乾?,八、一、六之和为十五; 一纵之四东南巽?(音xùn)、三正东震震、八东北艮?,四、三、八之和为十五;二纵之九正南离?、五中宫、一正北坎?,九、五、一之和为十五;三纵之二西南坤?、七正西兑?、六西北乾?,二、七、六之和为十五; 正斜之四东南巽巽、五中宫、六西北乾?,四、五、六之和为十五;反斜之二西南坤?、五中宫、八东北艮?,二、五、八之和为十五。 内含阴阳变化,万物守恒之真理。但学生愚钝,尚不能窥得天机。“ 见南宫偃没有荒废了所学,李耳甚是欣慰,又问道:“归父此次前来京师,所为何事?” “学生不敢隐瞒夫子。本月陈侯杀其太子御寇,学生担心公子完被动乱所害。特请吾君之命聘问陈国,路过京师特来拜访夫子”南宫偃回道。 “原来如此“李耳继续说道:”昔年吾曾以《周易》拜见陈厉公。其时陈侯夫人正好诞下一子,便问命于我。遇《观》之《否》卦。”说道此处,李耳顿了一顿问道:“归父还记得卦词否?” 南宫偃回道:巽?上坤?下之《观》,《易》经曰:盥而不荐。有孚顒若。初六,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吝。六二,窥观,利女贞。六三,观我生,进退。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上九,观其生,君子无咎。” “乾?上坤?下之《否》,《易》经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初六,拔茅茹以其汇。贞吉,亨。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六三,包羞。九四,有命,无咎,畴离祉。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系于苞桑。上九,倾否,先否后喜”。 李耳见南宫偃对答如流,又问道:“可知其意?”
8

第五章 婚姻聘礼知多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