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卜算子观天>第四章 士蔿一箭射双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士蔿一箭射双日

小说:卜算子观天 作者:公子彭生 更新时间:2018/4/17 15:56:32
话接上回。短狄步兵方阵及营地被士蔿所筑高墙死死困住。短狄步兵们都是青壮族人,是一族的希望和未来。无计可施,又不忍心短狄青壮年这般死去的短狄酋长于第二天贡献二女请降。 晋侯诡诸见此二女容貌美丽,媚态非常,看得是如痴如醉。 士蔿见晋侯痴迷之状,便知其内心所想,于是向前附耳说道:“君上欲一箭射双雕乎?” 晋侯急忙推脱说道:“哎呀呀,大夫这是说哪里话,寡人不堪矣。短狄之酋为虢公献出长女,为寡人献出小女。一人一个,寡人不敢贪多啊!” 士蔿却不理会继续说道:“臣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快快说来!” 士蔿便将计策悄悄告诉晋侯,晋侯哈哈哈痴笑着说:“此计甚秒,此计甚秒。若是别人难保成功,对虢公必定能行”。 见虢公已经代表天王宣言完毕,晋侯诡诸向着虢公先是一拜,继而说道:“礼云:王之妃百二十人,后一人、夫人三人、嫔九人、世妇二十七人、女御八十一人。诸侯则一聘九女,夫人一人,妾八人,更不再娶。君与寡人都已成婚,今日狄人贡献二女,是欲将陷君与寡人于不义之地。不若将此二女献于天王,一来因王子颓之乱,后宫空虚,正可填充天王后宫,二来可使君与寡人免遭天下诸侯耻笑”。 这虢公原是个不贪利却贪名,不好淫色却性格骄傲之人,平日里唯恐碌碌无为被天下诸侯嘲笑,如今听晋侯所说,内忖道:“万一贪了女色,被诸侯说拿着王命干私事。女人事小,失名是大啊”,于是说道:“君所言正合我意”。 晋侯内心狂喜不已,虢公已然中级计,压制住内心的躁动,平静地说道:“既然君有如此打算,将天王之妻置于军营众男子之中,有损天威,十分不妥”。 “可命寡人之陪臣士蔿于军营旁另筑行宫,安置天王二妻。敢问君意如何?” 虢公回道:“如此甚好。只是这狄人俘虏该如何处理?” “暂时安置于围城之中,待明日大军护送天王御妻返回之后,彼时无人看管,尔等将会自行逃离。君无需担忧”。 于是士蔿领命,率着几千民夫拆掉牛车凑齐木板,两个时辰便修筑好一座行宫。 又请短狄酋长安排妇人将芭芭拉·狐,雅典娜·狐两姐妹安置妥当。 此时的虢公,因今日大获全胜,心满意足在营帐中睡觉休息,兵卒们也是偃旗息鼓,风平浪静,只当是一夜无事。又有谁会注意到晋侯得行动呢? 夜半时分,圆月明亮,寂静无声。晋侯诡诸带着少数亲信,轻声细步摸到行宫之中。 不料正被哭泣着的芭芭拉·狐发现,她正要打声喊叫:“什么人!”之时,嘴巴却被捂住不能发出声音,而妹妹还在安心熟睡。 晋后亲自拿绳索捆住二人放于轻装快车之上,另带着一副车陪护,连夜赶往晋国曲沃。 狂奔半个时辰六十余里路,担心虢公发现的晋侯诡诸,回头正看到一少年骑着马在追赶自己。 晋侯大声呵斥:“什么人!”,那少年回答道:“我是阿突,快放了我姐姐!” 晋侯见此人身材瘦肖颀长,相貌不凡,又思忖:“此人若是真要阻止我,为何不在行宫处大声呼喊,偏偏要一路跟随与我?” 晋侯便对他说到:“跟着我回国,我让你姐姐作夫人,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那少年回道:“我要坐战车!”。晋侯大声笑到:“来吧,一百辆战车都给你!”。 此少年原是要把两位姐姐偷出,却不想晋侯抢先下手,故而一路跟随,寻机会作掉晋侯。不想却被晋侯发现,只得投靠了晋国。后来成长为名扬天下之狐突,在此不提。 且说第二日食时七点,大营中,虢公要与晋侯诡诸议事,整个大营都没有晋侯身影。心想:“晋侯这人好色成性,昨日之言怕是骗我的”。 带着舟之桥等人急忙赶往行宫,二孤女果然不在。虢公大声骂道:“竖子欺我太甚!” 又赶往中军营帐痛骂了士蔿一顿,即命他去围城中甄选俘虏。 舟之桥问虢公到:“君上被晋侯所欺骗,为何不杀掉士蔿,屠戮晋军?” 虢公说道:“我看到士蔿背后站着的毕万,神勇无比,脸生横肉,满面胡须炸起,着实恐惧。孤之函谷三猛虎都已不在,爱卿与南宫司寇也断然不是毕万之对手。 我军兵卒选选少于晋军,恐杀不得晋军,反而被毕万害了性命。暂且放过他们,以后从长计议。” 虢公满胸的怒火全部撒在短狄俘虏身上,虽放过了短狄两部首领,却将老弱病残全部杀死。与士蔿瓜分了青壮狄人。就此地分手,各自帅军归国。 士蔿却将近五千余人悉数放回,只带着晋国兵卒回了国都。 却说虢公等人日夜兼程十余日回到上阳国都,留下一千英俊的男子,留下二千貌美的女子作为奴隶分配给出征的卿大夫士。又亲自押送一千相貌粗陋的男人送到京师王城,向天王报戎捷。 坐于王城南门阙上的天王看着一千名狄人被齐刷刷砍下脑袋,内心之高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百年来受戎狄欺负的耻辱感一扫而光,四年来丢失的天王威严终于找回来了。 高兴的天王加封虢公为天王太师,位列三公。一时风光无限。 话又说回晋侯。诡诸绑了两绝色戎女,又得了少年才俊狐突,一夜狂奔回到国中。又遇到夫人姜氏为自己生下长女,更是高兴到极点。命人请来八元到宫中庆贺。内竖尚未出门,却有宫女哭着说着: “大君,夫人卒了!” “你说什么?”未等宫女回话,晋侯便觉天地倒转,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原来晋侯夫人姜氏生了女儿之后,却突然血崩而亡。 一旁的太子申生跳着对宫女说:“大君怎么了?君父怎么了?” 四岁幼儿如何能理解晋侯一日之内,由乐极到悲极的心情。这是他最心爱的女人,绝对不能忘记的夫人。抱着像极了姜氏的长女说道:“你以后就叫姬伯沂了”。 晋侯虽宠幸二位狐姬,却并不册立夫人之位,直到另一位女子的降临。此为后话,以后再提。 且说虢公自京师向天王献捷之后,于天王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回到国都上阳宫中。 自正月初五离开国都,到今日已快两月了,这回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修养生息一段日子。 虢公刚坐于席上,拿起酒爵正待引用,瞟见案几上放着的《国事书》一列大字写道:“陈侯杀其太子御寇”。 此为大事,虢公急忙命人请史嚚(音:yín),南宫偃前来。 虢公问史嚚道:“请大夫告知孤此事本末缘由”。 于是史嚚(音:yín)回禀虢公:“说来话长。三十五年前,正是桓王十三年春正月己丑,陈侯鲍卒,谥为陈桓公。” “陈桓公鲍有弟名叫妫佗,字五父,其母是蔡侯女公子,因此勾结蔡侯杀掉了陈桓公太子免,自立为陈侯。 陈侯佗性喜淫猎,经常到蔡国寻欢作乐,此事被陈桓公次子妫跃,及孙子妫林,妫杵臼利用。三人共谋,胁迫蔡人用美貌女子引诱陈侯前来,待其酣战之时,从隐蔽处冲出杀死了陈侯佗,谥为陈废公。” “于是妫跃立为陈侯,卒于二十八年前桓王二十年,谥为陈厉公。” “妫林又自立为陈侯,卒于二十一年前庄王四年,谥号为陈庄公。妫杵臼又立为当今陈侯。” “当今陈侯妫杵臼夫人生有长子,即为太子御寇,后来宣公宠幸一内嬖,生得公子妫款。不知为何陈侯定要立公子妫款为太子,于当今天王五年春二月,处死太子御寇。” 虢公闻言叹息道:“诸侯与正不与贤,立嫡不立长。陈侯杀嫡立庶,乱之道也。不出百年,家破国灭!” 南公偃知道公子友与太子御寇亲密无间,恐被牵连,便向虢公稽首再拜请命道:“敢请君上命臣聘问陈国。陈厉公有子一人公子友,贤于臣。若得他来相助,君上霸业可成!” “果真如此?爱卿明日即可动身。”虢公说道。 领了君命的南宫偃,乘车走在返回司寇府的路上。 只见路上载着棺,草席的马车,牛车一辆接着一辆,挤满了披麻戴孝之人,笙竽哀乐催人落泪。都是为此番出征战死兵卒送葬的亲人。 南宫偃内心不免庆幸:“若不是虞国井伯大夫,百里奚大夫谏言,此番死难之人恐怕更多。若是父亲也被征发参战,此时我只怕要为父亲送葬了。” 又看到一支送葬的队伍,让御夫停车,南宫偃在车上抚轼行礼,死者之父下拜行礼。南宫偃见父发斑斑,内心伤悲,便又下车亲自到前向其吊唁,哭着说道:“我知道他,我知道他。勇士死且不朽!” 南宫偃回到车上又走了一段路,见到装着棺椁的马车,上边写着“小司马卢虒天王赐谥武庄。” 急忙跳下车,跪拜在小司马之子卢枸面前,哭道:“司马国士无双,若无司马便无在下。” 卢枸也跪于南宫偃面前,听闻父亲于战场上慷慨激昂,英勇赴死,两人抱头哭成一团,因年龄相仿,便结为兄弟。 内心悲伤南宫偃上了车继续赶路,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被一群牛挡住去路。御夫留下南宫偃一人在车,自己前往路口驱散牛群。 却有一刺客忽然出现问南宫偃道:“大人可是司寇南宫?” “正是本官”南宫偃回答道。 “是便好,敢请取下司寇头颅!”刺客拱手作揖便要向前。 南宫偃心里咯噔一下:“何方仇人?要取我性命!” “司寇大人快躲闪”御夫看到刺客来不及向前,只能大声喊着。 “嘿嘿,黄金百斤到手了!”刺客正高兴地拿着南宫偃头颅领赏。 “哎呀!谁扔的石头”刺客登时丢下短剑,晕倒过去。 原来是御夫急中生智,从牛鼻上拉下牛鼻环,用力砸中刺客头部。 刺客倒地之后,御夫也跑上前来,用绳子将其捆住,放在车上。 “大人受惊了!把这竖子抓回去打一顿,问他何人指使!” 南宫偃说道:“赶快回府吧。” 片刻之后,车架到了司寇府前,御夫大声说道:“何人在此喧哗吵闹,还不为司寇大人让路!” “司寇大人总算回来了,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一中年男子跪上前来哭诉道。 “大人不要听他一面之词,要为民妇做主啊”一中年妇人也一并跪上前来说着。 四周之国人都围了上来吵吵说个不停,南宫偃在车上说道:“两位话还未说得明白,怎的是一面之词,勿要争吵。慢慢将事情本末缘由禀告本官。”只是南宫偃声音太小,完全淹没在众人嘈杂的议论当中。那刺客倒是因吵闹声在南宫偃背后苏醒了,弯腰勾头,用嘴咬出藏在腰下的匕首,嘴巴吞着匕首握把,甩头刺向南宫偃。 若不是御夫扭头正好看见,眼疾手快,用佩剑将刺客砍死,南宫偃性命休矣。刺客献血从车上留下,南宫偃大吃一惊。妇人,男子及围观国人见到有刺客袭击司寇,也是吓得不敢言语。 看大家因此冷静下来,南宫偃便继续问两人为何事情在司寇府前争吵不休。 那男人说道:“大人,我家有女今年虚岁二十,她家有儿今年三十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过了明年再不嫁娶就要吃官家惩罚。于是今年二月,由媒氏下士大人作主结了婚姻,我不过问她家要了些许聘礼财物。她家拿不出来,我便不放女儿出嫁。万没想到她家儿子拐了我女儿私奔!大人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那妇人说道:“自古至今,哪里有要恁多聘礼财物的!” 欲知婚姻聘礼为多少,请君欣赏第五章婚姻聘礼知多少。
0

第四章 士蔿一箭射双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