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姐妹杨下·梁天祚传>吴曰德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吴曰德传

小说:姐妹杨下·梁天祚传 作者:李尔王 更新时间:2018/6/20 15:02:22
吴曰德,绰号吴二怪,1898年生于乔官镇吴家庄。 [1] 1938年9月13日,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八支队第二十九大队在耿安村成立,吴曰德担任二十九大队的侦察联络员,担负与八支队的联络任务。他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来往于八支队驻地与昌乐之间,送去敌伪顽情报,带来上级的指示。 仲秋的一天吴曰德执行一项紧急任务,要将一份情报火速交给八支队首长。中午时分,他戴上一顶破草帽就上路了。正行进间,突然前面几步远的草丛中传来一声喊叫:“站住!干什么的?”接着,钻出几个手持短枪的人来。吴曰德心中一惊,急转身向路旁的杂草中跑去。 敌人见他孤身一人,身材矮小,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就一边追一边大喊,前方有一块坟地,里面长满半人高的蒿草,吴曰德赶忙跑进深草丛中隐藏了起来。敌人从四下里包围上来。吴曰德转到一座坟堆后面,对着追上来的敌人开了枪,吓得敌人慌忙趴下,胡乱地开枪。过了一会儿,吴曰德发现敌人的子弹总是追随着他头上的破草帽,便把破草帽摘下来扣在坟头上,悄悄躲在一边。天色昏暗,敌人仍在对着帽子开枪。殊不知,吴日德早已走远了。 [1] 正当抗日的烽火烧遍全国,昌乐的抗日浪潮高涨的时候,吴曰德在执行一次任务中被国民特务秘密逮捕,关押在张天佐老巢仓上据点。 敌人许以重金,要他说出二十九大队的活动计划,交待出昌乐的地下党组织,但是得到的只是一顿痛骂。敌人恼羞成怒,见软的不行使来硬的,用绳子将他反绑起来,吊到梁头上轮番用鞭子抽打,打昏过去再用冷水浇醒。但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三天三夜过去了,敌人从吴曰德身上什么也没得到,打算把他秘密处死。 第二天清晨,敌人把奄奄一息的吴曰德装进麻袋,由两个匪兵抬着,扔到了据点外面的一个湾里。正巧,一个早起拾粪的老人看见两个匪兵向湾里扔了一件什么东西,便悄悄躲在一棵树后,待匪兵走远,那个老人到湾边察看,见麻袋中有什么在挣扎扭动,忙把麻袋拖上岸来,打开麻袋口,把不成人样的吴曰德背回了家。 1939年1月,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八支队改称为山东纵队第一支队,二十九大队改编为支队的直属特务连,从此,年已半百的吴曰德在新的环境里又开始了新的斗争生涯。他拿起打狗棍,背上讨饭口袋,留一头又脏又乱的长发,穿一身破衣烂缕,整天走街转巷,干起了侦察敌情的工作。 1939年3月,部队开到马站一带。在马站以北驻有伪军刘同敬的一个团,吴曰德奉命前去侦察并监视敌人动静。一连几天来,街头巷尾多了一个秽头垢面的“乞丐”,东家讨一口,西家讨一口,伪军部队开饭时他就等在一边,捡拾士兵扔掉的饭菜,有的士兵拿他寻开心,故意把馒头扔得远远的,看“乞丐”奔跑着去捡。 一敌军营长觉得这个乞丐有些可疑,将他捆起来进行拷问。凶恶无耻的敌人用粪汤灌,用棍子打,鞭子抽,可吴曰德不是一个劲儿地嚎叫,就是一通胡言乱语,最后一声不吭,装作昏死过去。敌人见从这个疯疯癫癫、傻傻乎乎的“叫化子”身上找不出什么破绽,就将他丢在一边。吴曰德见敌人对他放松了注意,先慢慢爬出一段距离,待躲开敌人视线后,站起来逃离这个狼窝,把情报送回了部队。 吴曰德从事侦察联络活动,英勇机智、巧妙伪装,一次次化险为夷,胜利完成任务。 在一次执行任务的途中,他迎面碰上扫荡的大队日伪军耀武扬威地开了过来,逃跑已经来不及。身上还带着武器和情报,怎么办?他迅速地察看,见路边有个藕湾,灵机一动,摸出怀中的短枪埋进泥里,把头探到水面上唱起湾水来,一会儿他又到路边捡拾骡马撒下的粪蛋子。日伪军见状,毫不理会这个"傻子",径自走了过去,一场惊险就这样过去了。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又悍然发动全面内战。1946年冬天,在沂水城内有一个身材矮小、留着长发的哑巴,身背齐膝盖的钱搭子,手摇铁铃铛,在向行人乞讨。当敌人的队伍冲过来时,他就缩着身子躲在墙角,但他两只锐利的眼睛时刻注视着敌人的一举一动。这正是吴日德化装后在侦察敌人情况。 突然,有两个人正冲着他走来,将他撞了个趔趄。他凭多年练就的直觉经验,断定那两个家伙不大地道,很可能是国民党的便衣密探。他想,是不是我的行踪引起了敌人怀疑?又向前走了段路,他假装跌了一跤倒在地上,趁爬起来的机会偷偷向后一瞧,果然那两个家伙还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吴曰德一边走一边思索着甩掉“尾巴”的办法。他走进集市上人多的地方,那两个家伙紧跟其后。吴曰德装出一副又疯又傻的样子,见人手里拿着吃的东西,劈手就夺,夺不来,就捡地上的烂菜叶子吃。地上有一个滚在小孩屎尿的菜疙瘩,他抢起来啃几口,又扔在地上。跟踪的敌人见他又疯又傻,没有跟踪价值,咬了咬耳朵,掉头走了。 1948年春天,在潍县解放前夕,吴曰德扮作哑巴到坊子去给一个姓牟的领导送信。经过潍县城时,在东门石头坝下遇上了一伙儿国民党兵,其中有一个与他同村,叫做"二赖子"的,这家伙从小好吃懒做,偷鸡摸狗,为害乡邻。吴曰德早年进行革命活动时,也有所耳闻,但不了解底细。今天他撞着吴曰德,居心不良地打起了鬼算盘,心想抓住一个八路,可得一笔赏钱,便将吴曰德指认给一个敌班长。 吴曰德见敌兵中有一张面孔有些熟悉,那人也对他端详了一阵,这时敌班长招呼几个喽啰围了上来,问他是不是共产党便衣。吴曰德心中镇静,不露声色,只是"啊啊"叫着,打着手势。敌人见问不出什么,便围起来对他进行殴打,用手扇他的脸,用脚朝他身上乱踢,用棍子向他头上身上乱打,打得吴曰德鼻青脸肿,在地上乱滚乱爬,但他只是"啊啊"叫着,始终没说一句话。 全国解放以后,吴曰德因年龄大了,又积劳成疾,耳朵聋得厉害。在他的主动要求下,于1950年底回到家乡,从事农业生产。1967年11月,因病去逝,享年70岁。
0

吴曰德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