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昼途夜行>第二十五章:得来不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得来不易

小说:昼途夜行 作者:遗弃却幸福的猫 更新时间:2018/6/14 15:57:51
紧裹着皮衣的男人行走于街道,黝黑男人整理好孩童的衣衫站起来正好和他四目相对。 凝视着那双眼睛却看不透双瞳背后流露出来是何等坚定和忧伤,刹那间他仿佛回想起那个黑夜下的昏暗街道。 瞬间惊慌和恐惧在眼瞳深处蔓延开来,下意识的躲避着那双熟悉的眼睛,可是他却站在对面就那样凝视着他。 仅仅只是瞬间的惊慌和恐惧,而作为警察的他还是清晰捕捉到那种微妙且无法言语的感情。 牵着笑容满面的孩童缓缓地从他身旁经过且远去,他站在冷风吹拂的街道回头观望着远去的背影。 那双眼睛隐藏着秘密,这是他对于黝黑男人的第一判断,至于眼睛深处隐藏何种秘密他却无法知晓更无从知晓。 裹了裹皮衣继续前行,他无暇为了那些无聊的小事浪费时间,甚至花费精力却深究,毕竟,每个人内心都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他?不会错的就是那个人!即使是三年不曾相遇,他依旧还是认出那双眼睛,因为那是他始终难以忘怀的双眼。 逃避的念头在心底不断涌出,惊慌和恐惧使得他变得很是焦躁,以往孩童喋喋不休的询问他都会悉心聆听并回答,但而今他却显得很是吵闹。 “难道你就不能稍微安静会吗?!”呵斥的话语脱口而出,三年来黝黑男人第一次如此对孩童这样说话。 那被惊吓的孩童紧紧地闭上嘴巴,她满脸惶恐的抬头凝视着黝黑男人,她不知道向来温柔的父亲怎会呵斥她的不是。 手心溢出的冷汗流淌在孩童的手心,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父亲原本温暖的手变得很是冰冷。 “爸爸,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回家去吧!”孩童紧紧握着父亲的手想要给予他些温暖,就像那时般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跟在他的身旁。 “没有,刚才我……”此时黝黑男人才注意到孩童那双要哭泣的眼睛,他想要说些抱歉的话语,可是却不知道给如何去道歉。 额头溢出的冷汗沿着鬓角流淌在脖颈,他鼓起莫大的勇气回头观望才发现裹着皮衣的男人已经消失在街道。 三年的平静生活就这样要被打破吗?他肯定还在追查黄金劫案的真相!仅仅只是短暂四目相对,黝黑男人就能知道他还没有放弃,甚至都不曾放弃。 尽管都已经过去三年之久,无论是他的外表还是面孔都有很大的变化,可是那种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比之三年前昏暗街道下的背影,他的眼瞳深处更加忧伤和坚定,在忧伤和坚定下却还流露出种别样的犹豫。 在冷风中擦拭脸庞残留却微笑的女孩凝视着街道的远方,以至于她没有在意到黝黑男人带着孩童从她的身边经过。 对于她而言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也是三年来最开心的时刻,仿佛在那刻她回到儿时般的场景见到曾经熟悉的哥哥。 明亮的目光深处流露出对未来的希冀,此时的她觉得杭都的严冬不再那样冰冷,即使是冷风迎面也给予人很是温暖的感觉。 微笑着走进杭都医院的她在走廊处遇见牵着孩童的黝黑少年,礼貌且温柔的打着招呼,可是今天却没能得到回应。 提着医生给孩童开的药物,几乎是木讷走出杭都医院,至于医生悉心嘱咐的话语,他完全都没有听进去更不要说是记得。 街道冷风努力且肆无忌惮沿着门缝向医院内部涌入,它驱赶着仅存的温暖使得空气变得僵硬和冰冷。 站在医院的门口,冷风吹干了额头的冷汗使得他的身体更加冰冷,他不由的裹了裹衣衫想要保留衣衫内残留的温度。 默默不语的孩童牵着愈发冰冷的手,她不知道父亲为何会变个人,在她的印象里父亲始终是那种和蔼且平静的人。 而今烦躁和焦虑不加掩饰浮现在他的脸庞,在医院听医生嘱咐的时候,他就略显得不耐烦,甚至是她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询问的话语并不亲切。 难道是前天和母亲吵架的缘故吗?孩童仰望着黝黑男人却没有像往常般得到他的注视,她想要询问却又害怕被烦躁的父亲再次呵斥。 想着心事的黝黑男人向家的方向走过去,惊慌和不安使得他内心深处很乱很乱,他思索着那个人为何会来到杭都、思索着那个人为何会在街道和他相遇。 仅仅只是巧合吗?难道仅仅只是纯属的巧合吗?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解释,至少在他看来这不是巧合那样简单的事情。 或许他是查到什么东西才跟过来的吧?街道的冷风更加急促,裹紧的衣衫也不能使得他感觉到丝毫的温暖。 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没有认出自己来,这也是他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但是他那时他注视的目光仿佛把自己看了通透。 搬家去别的地方居住,甚至离开杭都这座城市,他看着远方越逼越进的灰蒙蒙在心里如此决断着。 “爸爸,疼……”孩童轻微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面,此时的他才知道自己还在紧握着小手,而那她痛苦的面孔才让他明白自己握的力度很大很大。 “是爸爸的错,你怎么早说?”黝黑男人抱起孩童看着她那被握的淤白的小手很是心疼的询问着。 “爸爸,你的表情很可怕……我不敢……”孩童瞥着他的表情轻语着,除了害怕之外更多是对于父亲的担忧。 “没事的,我们回家吧!”黝黑男人抚摸着孩童的头,在那刻他烦躁的心仿佛平静下来。 倘若搬家或者是离开杭都,她都不会多说什么劝诫的话语,因为她从来都不会询问更不会阻挠他做出的每个决定。 可是丫头该怎么办?看着怀里搂着他脖颈的孩童,他不得不去想这个问题,毕竟,在这里已经居住三年,她早就熟悉而今的生活和环境。 说实话,现在搬家或者是离开杭都早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他还要考虑的丫头上学的问题、要考虑新的生活该如何才能稳定下来。 那丫头上学是最难解决的问题也是最麻烦的问题,即使是杭都这座很开放的城市都很是排斥外来者,甚至说是看不起外来者也不为过。 本地的学校很抵制或者说是拒绝外来者孩童入学,他们总是有种天生的优越感,在他们看来外来者孩童根本就不配和本地孩童在相同的教室接受相同的知识。 为了孩童能在杭都上学,黝黑男人来回于学校和教育局,可是却全部被拒绝着,原因很简单他们是外来者不是本地人。 直到他们在杭都买了房、安置杭都的城市户口之后,所有的问题似乎都变得是那样的简单,但是孩童入学的那天学校却依旧让他拿出本地户口的证明。 得知不易的安稳生活是如此弥足珍贵,他明白安稳生活背后是何等艰辛,而今他又怎么能忍心要亲手把之葬送? 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我干嘛要如此紧张?抱着孩童向温馨的家走去,他舍不得破坏那种家的味道、不忍心让他们再跟随着自己去奔波。 饭的弥漫香味沿着冷风涌入鼻孔,走于异常清冷的街道,他似乎能看到她依旧站在楼梯口张望着、等待着自己归来。 这就是幸福的滋味吗?这就是我向往的生活,仅仅只是这样简单就足够完美了!黝黑男人紧紧抱着孩童就犹如抓住了幸福的色彩,那对于他来说孩童是独一无二就像是曾经的自己对爷爷来说是独一无二。 “爸爸,不要再和妈妈吵架了好吗?”前天傍晚他呵斥着纤瘦女人已被她清晰的看到,她紧抓着黝黑男人的衣衫祈求着。 “嗯,我怎么会和你妈妈吵架?我还怕你再打我呢!”黝黑男人表情变得十分僵硬,他不曾想到前天自己发火的场面会被再次提及更不知道在她的心底已留下些许的阴暗。 “妈妈总是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的哭泣,我都看到好几次了!”孩童在他的耳边轻语着说出自己内心深藏的秘密,她觉得那时母亲肯定很伤心,因为在她的眼里始终认为只有伤心才会使得人落泪。 “偷偷的哭泣?”黝黑男人反问着,他不曾看到她哭泣的场面,可是却能想到她哭泣的模样。 至于她是为何哭泣黝黑男人的心底已经有了答案,这些年让他们绕不开的话题无非就那么一个,而她和他始终都不能达成一致。 她很想为他生个儿子并不是敷衍的话语,而是真心的想,可是他却始终都没有答应也不敢答应。 每次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都选择沉默,但他能看到她失落的面孔下流露出来悲伤。 三年来她都不曾问及他为何不想要孩子,首次和他很认真说起这个问题是两年前,那时他在逗孩童玩,而她站在旁边幸福的微笑着。 她能看到出来他很喜欢孩童,即使那个孩童不是他亲生的,他依旧是那样喜欢,她微笑着对他说道:要不我给你生个儿子吧? 愣了会的他苦笑的摇了摇头没有说任何原因就拒绝了,三年来这个话题不断被提及,而他每次依旧都不曾说原因就拒绝了。
0

第二十五章:得来不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