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霜冷长河落日圆>二十、火烧清王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火烧清王府

小说:霜冷长河落日圆 作者:潇潇十八郎 更新时间:2018/6/14 11:58:13
婵黛听楼葆这么一说,立刻眼泪涌出眼眶,泪眼婆娑地看着楼葆说:“楼总管有话可否直言,婵黛恳请楼总管相告” 楼葆想了想说:“我适才听闻有人讲到南屏一事,故而跑来一问” 婵黛看着楼葆,手上死死抓住楼葆的手不放哭着说:“请楼总管实言相告,婵黛感激涕零” 楼葆点点头说:“现在令胞妹已经在清王赵光府上,我想玉宫主不久便会救他出来,婵妃只管安心等待,且要按着我所说去做,平曦公子是我们保命的筹码,你切不可慢待,现在又来了一个什么中山亚靖,我越来越看不清这个玉宫主了,他把我们留在这幽冥谷,不杀也不放,到底意欲何为?现在真的难以判断,所以,婵妃你且记住,那位平曦公子一定要好生伺候,一旦有变故,你便可把平曦公子搬出来,方能救得你我一命!” 婵黛慢慢松开楼葆的手点着头,她看看楼葆刚想张嘴,楼葆摇摇头说:“关于令胞妹其他事情我还不知晓,待我慢慢打探便知,你且安心,不可妄为”楼葆说着看了看香肩外露的婵黛,咽了一口口水走出去。 婵黛看着门被楼葆关上,不由得叹口气道:“妹妹,你因何也这般命苦啊?” 这时,中山亚靖仍旧在和玉临风等人在大殿之上商议着该何时进驻蓟城。中山亚靖看着玉临风说:“蓟城现在是风声鹤唳,鹿毛寿、苏代、还有赵光把个蓟城搞得是乌烟瘴气,人心惶恐不安。铁甲军每日在城中巡视,黎民百姓却是叫苦不迭啊!” 玉临风眉头紧锁,他看看中山亚靖说:“中山先生,我想听听你来幽冥谷之前在蓟城看到的这一切,你有何想法或者你又如何看待事态的发展呢?” 中山亚靖想了想道:“苏代、鹿毛寿本是同盟,清王赵光乃是外族,苏代和鹿毛寿原本是借助于赵光之力稳定自己。现在苏代与鹿毛寿之间产生分歧,其主要原因乃是因为婵黛,婵黛作为燕国第一美人,使这二个人垂涎已久,谁曾想苏代捷足先登,这令鹿毛寿大为不满,鹿毛寿借此缘由,将婵黛和楼葆逐出宫门流放漠北,这只是鹿毛寿的缓兵之策,他本想待婵黛和楼葆离开蓟城后再让护送人员郎盾暗中将二人带回蓟城。谁曾想郎盾心怀不轨,意欲无礼婵黛,然后半路又杀出来平曦公子救走了婵黛二人。这让鹿毛寿大为光火,因此杀了楼葆全族,大摆人头宴。鹿毛寿这么一来就让苏代更加怀恨在心,苏代生性多变,天性好色,苏代曾有言要淫遍天下美女,试想他又怎能放过婵黛呢?” “所以,中山先生又献南屏于苏代”玉临风说。 中山亚靖点点头说:“南屏于婵黛那是双胞,南屏之美不在婵黛之下,苏代见之必定会倍加宠爱,而这时,鹿毛寿横刀夺爱,清王赵光无礼霸占,这样以来,三人间的关系便发生了变化,蓟城中,苏代势力较弱,鹿毛寿手中掌握着三十万铁甲军,王宫中又把自己门客阴涪高安插进去做了侍从总管。清王赵光有着自己护卫军,只有苏代仅仅是靠着自己门下三千门客。因此,苏代目前只能是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中山亚靖的一番分析让在座人纷纷点头称是。玉临风想了想又问道:“那么从先生分析来看,苏代、鹿毛寿的同盟已经基本分裂,现在鹿毛寿、苏代由于南屏一事,又一同对清王赵光产生敌意,这样一来,岂不是又将把苏代与鹿毛寿二人拉近吗?” “宫主有此担忧,中山甚为理解,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清王赵光想为燕国之王,必须有鹿毛寿扶持,鹿毛寿想要独揽燕国王权就必须要有清王赵光护翼,苏代在这二人之中无论偏向于哪一方,另一方都将视他为敌,只要我等在这其中给他们加一把薪火,那岂不是就会让他们三人之间永远合不到一处,彼此之间相互掣肘,到那时,我们先灭掉弱的,再让他们自相生疑,产生内斗,到那时,必将只剩下一方,对我们而言就轻松多了”中山亚靖看着玉临风说。 玉临风点点头道:“我们只需在蓟城中散布一个说法:苏代一女献二人,实为示好清王,谁曾想鹿毛寿横刀夺爱。这样一来,鹿毛寿必定对苏代心生怨恨,而南屏受先生教诲,必定知晓自己该做什么?一旦鹿毛寿除杀苏代,反之,清王赵光比不放过鹿毛寿,到那时,便是我们进驻蓟城之时。” 中山亚靖笑了笑说:“宫主此言我极为赞成,另外,可在蓟城中燃起一把大火,佯装要烧死清王赵光,要让清王赵光感觉这把火是鹿毛寿所为,这样便可更加让他们之间产生分歧和争斗” “这个主意不错,我看就这么做吧?”舞阳听完笑着说。 玉临风看看一言不发的平曦公子说:“不知平曦公子有何高见?” 平曦公子看看中山亚靖和玉临风说:“中山先生此计甚妙,宫主适才一言我也赞成,平曦不知宫主下一步意欲何为,如若需要我前往蓟城放这一把火,我便遵命就是” 玉临风笑了笑说:“平曦公子亲自前往蓟城放火岂不是大材小用了,我是想请平曦公子与婵妃一叙” “哦,不知宫主何意?”平曦公子心中一惊,看着玉临风问。 玉临风笑了笑说:“平曦公子可与婵妃讲一下,近日我们将派人潜入蓟城,请婵妃是否可以告知王宫之中其他王妃,一起书写一个血书衣带函,其内容为恭请燕太子昭及早回燕国主持王室” 平曦公子看看玉临风一笑说:“宫主下令安排楼葆去做便是!” “楼葆乃一个侍从,怎能担此大事,此事还需公子亲自讲与婵妃,婵妃才能相信”中山亚靖跟着说了一句。玉临风点点头说:“还请公子费心,与婵妃讲过我意,待婵妃写好信笺,公子便可带人潜伏蓟城,我安排舞阳、巨鑫护卫公子,不知公子可否应允?” 平曦公子站起身深施一礼道:“平曦谨遵宫主之命”玉临风笑了笑说:“公子多礼了!” 清王赵光躺在龙榻上,一旁的紫鹃侍奉在旁。清王赵光看着美艳绝伦的紫鹃笑着说:“孤王怎么看怎么觉得你与易王妃婵黛如同一人,不知为何啊?” 紫鹃低下头小声说:“清王,您还真是会哄我开心哦,我若是做得王妃,那岂不是还得靠清王宠爱吗?” 赵光看看她大声道:“苏代将你献于鹿毛寿,鹿毛寿未曾亲近香体,你便被我带回王府,鹿毛寿大卿定是不满意,待过几日,我便将你送回大卿府上” 紫鹃一听心中一惊,中山亚靖曾经一再嘱咐她务必想尽办法留在清王府上,只有这样,才能离间鹿毛寿与苏代以及赵光之间关系,一旦,自己被送回大卿鹿毛寿府上,那么不但性命堪忧,整个离间计划都将成为泡影。想到这,紫鹃用手捂住口鼻啜泣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本是一个小女子,谁曾想上卿将我赠与大卿,还未曾服侍大卿,幸得清王喜爱,我又到清王府上,现在清王又要将我赠与大卿,难到你们王与卿之间就是互赠爱姬吗?” 紫鹃边说边站起身,也不穿衣服,自顾自跳下龙榻,径直来到案边,猛然间抽出案头清王赵光的青铜佩剑横在脖颈之上。 清王赵光被紫鹃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他连忙跳下床头,光着脚跑过来,一把揽住紫鹃道:“怎能这般?怎能这般?” 紫鹃抬起头,梨花带雨一般看着清王赵光说:“既然清王一夜之后便不再喜爱,我便死去算了,何必又再将我赠与大卿呢?” 清王赵光看着眼前楚楚动人的紫鹃,立刻道:“孤王怎舍得将你赠与他人呢?莫要啼哭,莫要啼哭!不赠便是!” 紫鹃闻言,立刻破涕为笑,嘤咛一声扑倒赵光怀中,挽着赵光脖颈问到:“王爷果真不赠?” “当真不赠,孤王说话,哪有反悔之时,你尽管在我府中侍奉孤王,我的爱姬!” 紫鹃点着头,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盯着赵光,赵光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到榻前。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人声鼎沸,鞠伟昌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清王赵光看着他大声喝道:“焉能这等没有规矩,擅自闯进孤王寝宫” 鞠伟昌慌忙跪倒道:“禀清王,有人在王府外燃起大火,火势凶猛,还请清王暂避!” 赵光眼睛一瞪吼道:“何人如此胆大妄为,敢在孤王府前燃放大火?” 鞠伟昌回道:“正在查看,稍后回禀清王,还请清王暂时回避,以免伤贵体” 紫鹃见状一把拉住赵光衣襟道:“清王不要丢下我”赵光搂着她说:“莫怕,莫怕” 鞠伟昌见状站起来跑了出去。清王赵光走到窗前向外看了看,见远处火光冲天,照耀夜空。赵光犹豫了一下回身抱起紫鹃道:“且随我来” 赵光胖大的身躯抱着紫鹃如同抱着一个小儿一般,闪身走到屏风前,摁下机关,屏风闪开,露出一扇小门,赵光将紫鹃放置门里道:“你且此稍后片刻,孤王去去就来”不待紫鹃讲话,赵光转身离开,屏风便又恢复如初。 赵光穿戴整齐,拿起案上青铜宝剑刚要推门出去,鞠伟昌又跑了进来说:“回清王,大火已被浇灭,现已查明,纵火者乃是铁甲军所为” “铁甲军?”赵光看看鞠伟昌道:“此等事情且不可胡言?” 鞠伟昌点着头说:“回禀清王,清王府中有人亲眼所见,乃是蓟城铁甲军所为,所为何故,尚不可知晓” 赵光手按剑柄点点头道:“你且退下,孤王知晓了” 鞠伟昌点点头退了出去。赵光走回到内室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青铜剑不由得笑了笑道:“大卿若是这般,休怪我清王不讲情面了”
0

二十、火烧清王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