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冰洲漫舞之花神有泪>第七章 六月廿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六月廿四

小说:冰洲漫舞之花神有泪 作者:六中先生 更新时间:2018/6/11 14:10:07
 七 六月廿四  绿!   层林兮弥布翠烟,漫天兮染蓝叠云。   树木挺立,郁郁葱葱。   生机勃发的背后,是那盛夏的生命力的释放!   处处皆青意,浓荫与清凉。   然而——   六月也快结束了。   “六月廿四……眼看着,也快到了!”   “那不正是女儿……出生那天吗?”   “是啊……瞧,我这脑子……嘿,一下想起来了!”   吃饭的时候,正一家人围在石台,成了一圈。   “来吃菜!”   “好的,爹!”   “姝儿……你是六月廿四出生的……我们大家都觉得要好好庆祝一下!”   “娘!”   听到娘说的话,我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家里的条件其实并不好,勉强每日糊饱个肚子。可怜是我那大娘,丈夫、儿子都走了,却没有想开……直接跳江了。   世间或许每个人都有苦。也只有苦过的人,有资格去说:那“苦”有多“苦”,别人何来这抱怨之声呢?   “听说那王家两位公子也被请来了……这下可更热闹了!”   “那可不……此番可要好好开心开心!”   院落之中,竟能一尘不染。弹出脑袋的绿精灵,早已经被驱逐到了远方。有些却是连根拔起,又如何能找到这“回家的路”呢?   而娘与这旦儿的娘很是积极。一大早,就开始张罗起来。各色菜肴,在她们的玉手之下,更加飘香,引人含津。   “你们都别站着,也四处看看……都学着点!”   “好吧……可能干嘛呢……”,这句小声咕哝,我想娘是听不见的。   便大声些说:“好好……娘!”   “我们去门口看看吧!”   旦儿也随声接道。   “我去吧……有些客人,你还不太熟悉的。”   婶娘拍拍手,刚说完,便走了出去。   “那好……娘,我们去看看爹和小叔弄好吗?”   我拉起旦儿的手,转身朝屋里走去。   大门早已被擦了一遍又一遍,自是干净。   “伯筠,来……快到这来!”   “这位是仲韫!”   “你也快进来啊!”,娘在一旁招呼道。   台榭近水,瓦合堂前。虽无雅竹之幽静,亦随清风之翠丛。   “十五年了……竟然一晃又苦苦等了十五年!”   “大王放心,听闻那允常已有病症……况且其年近六十,又能有几度春秋?”   “哈哈,不错!”,那王听之甚喜,随后看向了那静静坐在一旁的白发“老者”,“卿有何言?”   “臣申胥不敢妄言!”   “爱卿,但说无妨!”   “等,况允常之女季菀……为大公子之妻……如此不妥?”   “哼……这……好吧!”   吴王阖闾甚为不悦,转而低头。   一会又起身,在这堂上来回踱步。   “卿荐专诸于我……入楚,则五战五胜,迫楚之昭王于困境……奈何今日?”   那老者自称“申胥”,想来是那伍子胥无疑了。   一晃二十五年,今日的伍子胥早已不在年少。白发苍苍,如今已是六十二岁了。效力吴国多年,于王之脾气,甚为了然。   这公子光能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说不上是那“暴君”,却也很是“残忍”!   “于柏举之战……甚慰吾心……然此却无功……”   却听这吴王阖闾缓缓说道,似乎一想起“辉煌”,那柏举之战……那楚昭王的落难……那五战五胜……乃至楚臣于秦地的数夜大哭……   “大王,臣有一言,不知……”,那老者却又起身,看向那吴王阖闾。   阖闾只一摆手。   这眼中已是年迈的上卿,不会是越来越不中用了吧。或许吴王就是这般心想,竟渐渐地“遗忘”了曾经。   晚饭过后的我,却很不平静。独自一人在院落之中,却是坐了好一会。头顶有月,时而躲在云彩之中,时而“显露”那光芒,一下子就“覆盖”了整片大地。   “姝儿,你在想什么呢?也快点休息吧!”   “娘,女儿还不困……想等一会儿……”   “怎么了……想今天那两位公子?”,娘有些欢喜地问道,“今天这两位也还不错……如果……”   “好了,娘……那公子虽然有文采,却有些……”   “怎么了?不开心啊……姝儿!”   “既然如此……娘也不会多说,你也快点休息吧!”   又坐了一会,起身回房。   许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迷糊地睡着了。   一切又重新地落入“寂静”的手中,没有任何是属于“我”的东西……或许就身处其中,却又好似做了一个梦。   仿佛就这样置身于水中,那脑海中的“彩鲤”却在周围,绕来绕去。   我感觉是在看着我,又告诉我什么……   临游兮舍长河,冥灵兮与列张。   这般奇妙的感觉,竟让我怀疑……我是不是都已经死去了?然而那“彩鲤”在动,我也在动。   感知到这水中的世界,都在缓缓地运动当中。难道死亡不是静止的一种形式吗?   “你来了?”   却不知如何,来到了一座小亭子。   奇怪的是,觉察不到那水的滋味……可周围的一切环境告诉我:一定还在水中。   那亭子周围,满眼看去,都是淤泥黏土,又如何会是那寻常陆地之景呢?   那“彩鲤”到底是什么?   难道那会是“神仙”送给我的“礼物”吗?   越想!越烦!越离奇!   凤莲寻主出海,意谆谆兮念思。临碧空兮俯翔,破九霄兮挂风。花神却泯兮困顿,茫入世兮晨昏。   到底为何?   谁又会告诉我,一个答案呢?   纷攘攘兮凝眉,欲存步兮扰心。疑晃神兮幻境,至清明兮魂平。   我想动用我的所有感官,来证明我的“存在”。   然而——   无论我用手怎样去触摸:看在眼中,已经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却仿佛有人想“捉摸”我一番……就算是躺下来,也不能去实实在在地触碰到那地面。   静兮目安,语兮难断。惟翠丛兮苦无林,定波兮沉禁声。   而那引我而来的“彩鲤”却已不见。   当真是神奇,当真是匪夷所思……莫非世间真有此等奇幻之事?   “我在这儿?”   这声音竟然让我……都怀疑我的耳朵。
0

第七章 六月廿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